窗外傳來男女歌唱聲。

電子音伴奏的高音像是刮鐵板般的尖銳,直刺進人的腦袋。低音像是有個百萬噸位的巨人在踱步,讓人誤以為自己人在土俵裡。

當男子的音盤旋著往更低的音域前進時,那就像是低頭嘔吐一樣失控的往下掉。當他企圖從肺腑深處吼出靈魂時,我有股衝動想拿臉盆過去接,應該會掉出來一個又黑又爛的玩意兒。他試著詮釋溫柔與體貼,還有一絲絲的憾恨,而我卻覺得他可能正在跟別人談合約,計算著要如何大賺一筆。他的音忽大忽小,像是技藝不佳,喝了酒又堅持要走鋼索的演員,從頭到尾不停的掉下來,還壓傷底下接著的人。當他在傳達激動的情緒時,那完全是用聲音辦到的給人迎面一拳,卻又在瞬間頹喪下去,好像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打人。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被打!

女子的高音像是哀嚎,但我仔細聽卻發現那是情歌。要不是情郎在跟她聊天的時候被天外飛來的幽浮砸中,跟外星人一起當場死亡,我想不出來怎樣才能發出這種音。她的歌聲好像一隻肥到飛不動的鳥,一路上試圖起飛卻撞毀了大家的屋頂。不管是高音還是低音惟一的差別就只在於音量。那微妙到難以察覺的音高十分完美的讓我明白半夜鬼在啼哭是什麼樣的感覺。她延遲唱出歌詞的時間,好傳達猶疑的情緒,結果我還以為伴奏才是主旋律,畢竟只有伴奏才有節奏感。她用沉重的鼻音詮釋疑問,聽起來像是流行性感冒到要斷氣了,拜託妳回家休養可以嗎?

凡是該鼓足氣衝刺的地方,他們都會成為在起跑點上被自己的腳絆倒的短跑選手。而凡是該快速輕點跳躍的地方,他們都開坦克輾過去。好不容易他們的歌聲轉為平和時,我卻沒能找到溫暖的家,我只看見一頭瘦到皮包骨的牛,走在一根草都沒有的荒涼大地上,甚至就在我眼前倒地斷氣,宛如預示我被迫聽他們唱歌的心靈最終結局。他們衝進華美潔淨的音樂之殿堂,盡其所能的拆毀一切。好好一首歌被摧殘成這樣,我都想替全世界的作曲家流下同情之淚了。

當他們唱起了男女合唱時,我彷彿聽到神佛都被謀殺了的消息。連烏鴉都不敢靠近這裡撿拾死屍。他們就像是企圖用歌聲互相勒緊對方的喉嚨,好殺死對方。

周圍人家養的狗紛紛吠了起來,我懂,這種聲音真的需要驅邪,對吧?

 

註:我開始覺得麥克風是人類史上最糟糕的發明了。

又註:雖然當事人是在大白天唱,有守住晚上不准唱歌的道德良知,不過在此還是提醒社會大眾,露天唱歌音量還是請設在自己和親友能聽清楚的大小就好,不要開最大,以免遭隱藏聽眾收音公開然後爆紅。

20130928笑獅彈劍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