璽克在快滿十三歲的時候得到使魔小灰。那時候他才剛開始能夠流暢的說所尼語,根本還沒想到他日後會成為學院的第四名,獲得殺戮之首的稱號。

但他卻自己提出要進行第一使魔的訂約儀式。

雖然不飼養使魔的法師也不少,但在流行養使魔的團體裡都認為,第一使魔的地位是特別的。他們的第一個非人夥伴,通常會陪伴他們一生。在這個儀式上幾乎就可以看出這個法師日後的發展。

那時候璽克還沒有找到霧妖藏身處的能力,連離開學院去尋找的能力都沒有,是老師送他去的,他們也會確保璽克最後不是回到學院,就是被霧妖殺了,沒有第三種結果。

那時候,璽克一個人走進寒冷潮濕的沼澤地。他的眼前一片灰白,把手伸直都看不到指頭。他只能靠著腳下的感覺前進,但冰冷的泥水凍得他的腳也失去知覺,只知道他每踩一步都會往下陷。他的衣服上結著一片片的碎冰,吸水貼在身上。

這個地方安靜得像是耳朵被塞住了一樣,霧妖出沒的地方不會有任何生物。

璽克張開嘴,冷空氣好像一把刀在割他喉嚨。他看著頭頂上暈散開來,看不清輪廓的模糊太陽,輕聲問:「有誰在嗎?」

霧中傳回來無數回應:「這裡!」「我在這裡!」「我!」「我在!」「有我在!」「在這邊!」

璽克沒有能夠束縛霧妖的法術,沒有逼迫牠在自己面前現身的法力,他沒有資格對霧妖提出任何要求。所有他在黑暗學院裡看到的,與使魔訂約必須要有的條件,他都沒有。

在黑暗學院之外有人說,在與使魔訂約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不是力量,而是勇氣。璽克沒有力量,而他此刻所用的也不是只有勇氣。他為這一刻作了很多準備,他花了很多工夫去了解霧妖。

那些回應聲不是活人的聲音,是死者之音。本來不可能有辦法逮到霧妖的璽克,藉著聽這些聲音,找到在這片大霧中的霧妖本體位置。

璽克朝著聲音的來向走。隨著腳步移動,周遭溫度越來越低。他感覺肢體慢慢失去知覺,寒冷和痛苦逐漸消失。璽克的視野變得無比狹隘,除了眼睛盯著的一點以外都像瞎了一樣。霧妖正在吞噬他。他一直往前走,就會不知不覺的走到另一個灰白色的世界去。終於他看出來前方伸長手能碰到的距離內,霧氣濃重到光透不進去。人的手骨、破碎的衣服布料、生繡的刀柄在其間翻滾,不時冒出,像是在灰色的海中載浮載沉。

「當我的使魔吧。」璽克眨著眼問。他的眼睫毛上也掛著細小的冰塊。他用黑曜石般的瞳孔看著他其實看不到的東西,用所尼語說。

死者的聲音統整起來,為霧妖問:「為什麼?選上這個?」

「因為霧妖不會死。」璽克堅定的直視著霧妖,這可能是這個妖魔存在以來第一次被人盯著看。璽克從書上得知,霧妖會成長,也會消散,完全消散時會沉睡。但不管怎樣的狀態對他們來說都只是暫時的。就像水遇熱變成蒸氣,遇冷又會再次凝結,水的型態千變萬化,但永遠不滅。即使化成了空氣也能再回來。

「為什麼?選擇不會死的這個?」死者的聲音再次問。

璽克伸出右手,幾乎感覺手腕前方從他的感知中消失。就像他手的形狀變了,不再有手掌了一樣。但這樣的手還是聽從他的指令,他握住從霧中伸出來的手骨,手骨也回握他:「這樣不管我什麼時候和你說話,都不用擔心會喚醒死者。」

「這個不能理解,這個不知道生死的差異。」

璽克看著霧氣慢慢蓋過他的手:「那麼你就跟著我,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生死的差異,現在開始你會看到我的生,總有一天你會看到我的死。」

「這個不知道,這個覺得可以試試。這個覺得你不是灰白色的,但是沒有顏色。」

璽克咧嘴笑。霧氣退去了,他僵硬而蓋著一層霜的右手回到視野中,還維持握手的姿勢,但手骨不在他手中。「那我就當你同意了,小灰。」璽克第一次用使魔的名字叫牠,璽克打開預先準備好的小木匣,最濃重的那團霧氣竄入其中。璽克得到他不會死的第一使魔。

他帶著小灰回到學院,就聽說奈莫進了治療室,全身骨頭幾乎斷光光。奈莫也獲得了他的第一使魔莉絲娜。

 

 

 

「幾乎每個人得到第一使魔的過程裡都會流血。」二十歲的璽克張開眼睛,說出這個他在黑暗學院裡看過的事實。在黑暗學院裡,當場喪生的人也很多。

「嘛——大多都是訂約訂不成才受傷的,我是訂了約才——好痛!」奈莫正在說話,莉絲娜用指甲在他手背上刮出一條長長的紅色破皮傷痕,她靠著奈莫的耳邊輕聲說話,氣息隨著抑揚頓挫吹到奈莫臉上:「想不想躺到劍山上頭,讓我用裸足踐踏你的喉嚨?」

璽克看到莉絲娜的眼睛變紅了,他識相的往另一頭挪了兩步,讓主人自己處理。璽克轉頭不看,裝作沒聽見奈莫的求饒聲。

璽克在奈莫住進治療室當晚回到黑暗學院,也就是這一晚,伊蓮翠潛入他們的房間。

璽克還在回想那件事,努力回憶有沒有可能遺漏了什麼,突然大樓搖了一下,幾個銅盤從牆上掉了下來。璽克挪回奈莫旁邊,扯他的袖子說:「沒時間讓你和使魔卿卿我我了,諾皮格在鬧事,我們要想出辦法阻止他。」

奈莫把一根紅褐色的糖果棒塞進莉絲娜嘴裡,莉絲娜的眼睛就慢慢恢復深紫色。要讓嗜血的惡魔平靜下來,最好的方法是滿足他們,璽克不想知道那根糖果棒是用什麼做的。

璽克轉而問奈莫:「你昨天買了什麼晚餐回來?」

「就這些。」奈莫打開藤製餐籃,從底下抽出兩張和先前一樣的筆記紙。

「諾皮格會招喚惡魔嗎?」璽克在閱讀到一個段落時抬頭問。

「第一情報部認為不會。」奈莫伸手指著筆記紙說:「不過這種事很難說。他也可能去找仲介人。」

光明之杖並沒有禁止招喚惡魔當使魔。現代魔法的使魔根據國情不同,使魔大多都是妖精或精靈,但比較古老的學派就有不少以惡魔作為主流使魔,他們是合法的。由於惡魔常見的使魔品種幾乎都有高攻擊性,目前是採取強制登記制,所有在艾太羅工作的惡魔都要登記,不然就會被騎士團追殺,使役者也會受罰。莉絲娜就擁有光明之杖發放的工作證。

雖然現行制度已經很合乎人情了,登記過程方便、便宜,別搞人頭主人的話,也根本沒有申請登記會被退回的情況,卻還是會有人因為各種跟面子相關的理由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有惡魔當使魔,不肯登記。惡魔主從登記資料對騎士團是開放的,那些人就是最不想讓騎士知道這件事。

另外還有人是自己不懂招喚惡魔的方法,卻想要惡魔當使魔。光明之杖禁止代馴行為,所有使魔都必須由主人親自招喚或降伏,不能由別人招喚好訓練好,直接單單用錢就買來使喚。這項禁令是為了避免法師持有和自己能力不相襯的使魔。如果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項禁令,還是想要自己弄不到的使魔,他們就會去黑市找仲介人,這種違法使魔是不可能登記的。

惡魔伊卡瑪可能是諾皮格透過黑市取得的使魔,也可能是他學會了招喚惡魔的方法。

測試用的魔話鈴鐺一個接一個的響起,醜制服法師坐著小平台停在附近,匆匆忙忙的跑去接通魔話,所有鈴鐺頓時靜止。

璽克拿出地圖,跟奈莫一一確認密室的可能地點:「多設點陷阱肯定沒錯。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查出來,他怎麼能不在現場卻改造大門。」

醜制服法師遲遲等不到應答聲,切斷魔話大罵:「又來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