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_魔話系統

 

 

 

「伊卡瑪,保護我!」闊略大喊。

有著黛姊外表的伊卡瑪往前走。突然這個房間裡的重力變強了很多,璽克直接往下趴,手腳並用才免於撞上地板,沒法再站起來。

奇茅大哥要璽克、奈莫和莉絲娜都靠近他。在他旁邊那股力量減弱很多。璽克看到他的衣服裡有護身符在發光。

萊爾諾特女士絲毫不受影響,她站著不移動、不出手,和伊卡瑪對峙。

「你在等什麼?快殺了她!」闊略催促伊卡瑪。

「囉嗦,你這人渣!這傢伙是高階騎士!」伊卡瑪頭也沒回的怒罵。

「你敬愛我,你不能這樣對我說話!」闊略說著,手上開始施法,房間裡燃起熊熊烈火。惡魔不怕火燒,騎士卻怕。要是整個房間都被烈焰吞噬,他們就完了。

璽克完成抵抗重力的法術,衝出去,跳起來飛撲向闊略,抓住闊略的腳。闊略搖搖晃晃的邊拍翅膀邊在房間裡繞圈飛行。抱在他腿上的璽克不斷撞上光帶。沒有撞到東西的實感,但是每撞一次他就聽到一段對話。

「明天把貨送到那個——」

「突然很想你,所以——」

「你到底去哪打混了?我——」

「之前我跟你說過——」

每一段話的口音、性別、年齡都不一樣。

闊略從袖子裡抽出法杖指著璽克:「就是你這渾帳跟第一情報部串通!」

璽克搶在他唸咒之前就把祭刀插進他腿裡。闊略尖叫起來,滿房間亂飛的速度更快了。

璽克通魔話的對象是法師執業管理局,就算闊略違法查他的通聯紀錄,不知道通話內容,也不會知道璽克有間接提供情報給第一情報部。

「你居然破壞保密法陣,蓋了這個竊聽室!」璽克用力拉祭刀,切斷闊略腳上的筋肉。闊略準備飛過火焰上方,璽克會撞上火舌,只好放手,在看不到的地面上滾了三圈。

璽克在光帶裡聽到的聲音是人們的魔話通話內容。闊略為了監聽別人的通話內容,弄壞了保密法陣。避免通話內容外洩的保密法陣,和防止魔話系統傳輸法術的過濾法陣是同一個,於是法術傳輸也一併開放。於是諾皮格透過魔話系統,他的法術要在哪生效都沒問題,這就是諾皮格不在場也能轉換物體的原因。闊略自己也曾經利用這個漏洞,炸掉了璽克使用的魔話亭。

闊略停在一片火海上說話:「這是我的公司,我當然可以聽這些內容!」

「才怪。」璽克說:「憲法規定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還有生存權、工作權和財產權。你非常喜歡剝奪別人這些權利啊?聽說你很熟憲法,經常在談喔?」與諾皮格戰鬥的經驗,讓璽克覺得在打鬥中花時間刺激對方痛處好處多多。

「政府不能帶頭剝奪人民的生存權,死刑違反憲法!」闊略本來在施法,被璽克挑撥,因而放棄施法,選擇先用嘴反駁璽克。他不是專業的戰鬥法師,要吵架就沒法放法術。

璽克繼續反駁闊略的話。奈莫一定會趁機做些什麼。

璽克說:「如果死刑侵犯生存權,那麼關起來同樣侵犯到居住和遷徙自由,罰款侵犯財產權。你乾脆把法院關起來,警察都遣散,開個良心呼籲院就算了!

「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限!侵犯他人生存權者沒有生存權,侵犯他人財產權者沒有財產權!無視於個人作為有無損害大眾性命,無條件都給予保護,這種做法已經無關法條怎麼寫了,這違反了保護良民,從惡人手中拯救國家的立國精神!」

闊略的回答並未反駁關於關閉法院的部分,聽起來反而像是他贊成的樣子,只是直接說出來一定會被反對,只好繞個圈子說:「因為有刑罰才有暴力,只要這個世界上沒有這種合法傷人的途徑,一定能成為祥和安樂的理想國!刑罰真正的功能是教育,以傷害犯人為目的的法律應該廢棄!」

「你以為人類一開始就有法律嗎?」璽克反問闊略:「在『合法』這種概念出現之前,人類就已經會行使暴力了。法律從來不是暴力的必要條件,也從來不是保證暴力不會發生的關鍵。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刑罰是治安最後一道防線,最後防線是不能捨棄的!」

璽克不懂,無論是「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限」,還是「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標準』」,都是本國國小課本上就有的句子,為什麼闊略看起來像是根本沒聽過這種句子似的?他在很久以後才知道,闊略那種看法是洋人的產物。而且因為那是洋人的產物,所以在上流社會裡比本國國小課本更受重視。對他們來說,那甚至「先進」到足以用來否決產自本國的一切思想。

「你這個沒有讀過書,什麼都不懂的鄉民,只憑你原始的暴力本能去胡亂解釋法律!」

「如果蹲在書店和圖書館裡看的不叫書,那我不知道什麼才叫書了。」

對闊略來說,大概作者不是外國人的就不算書。

「你以為你可以對抗我嗎?」闊略打算威脅璽克。

璽克看著闊略,自從他走進艾太羅魔信,第一次看到員工關懷室的勵志標語、收到那一大本生活規約後,就一直鬱結在心的那個團塊突然解開了。他心想:有時候,像現在這種時候,我會覺得我和你根本就不是同一種物種。討厭別人受苦的人,和只要對自己有利就樂意促使悲傷發生的人。希望大家平安健康過日子的我,和給自己塞了滿腦子偏頗思想還據此採取行動的你,不可能共處在一片天空底下。

璽克堅定的說:「這不是能不能對抗的問題,而是生為一個善良的人,一輩子對抗沒有良心的人,是我們的宿命。不管有沒有機會贏,正邪不兩立!」這段話璽克這輩子恐怕不會再說第二次了。他接著繼續刺激闊略:「你提倡愛與原諒的價值,是因為你要別人愛你、要別人原諒你,你想要傷人卻不被報復的特權。死刑犯只是你滿足自己需求的犧牲品,你才不愛他們!」

璽克終於戳到了闊略最看重的點,他無法自制的指著璽克大喊起來:「我沒有那種自私的想法,我是為了全人類的利益奮鬥的大善人!像我這麼完美、這麼徹底為他人著想的靈魂非常稀有!不像你,你只是數不盡的爛肉塊之一,你只能庸庸碌碌一輩子!像你這種滿腦子邪惡思想的人,看到好人就想抹黑他們!」

闊略的身體不斷擺動,說得口沫橫飛。璽克已經不需要再開口了,闊略自己都停不下來。

「我能包容人殺人,這是你們這些販夫走卒做不到的!你們這些賤民只懂些小情小愛,只能愛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偶爾幫一下陌生人就大驚小怪,還當成什麼偉大的情操。這大錯特錯!人類應該往更偉大的方向發展!為家人和朋友付出不算什麼,不值得讚許!協助陌生人更是可恥的小事,不應該浪費報紙篇幅!

「所謂的偉大,就是去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所謂的成功,就是做到別人不能做的事!這就是我地位這麼高的理由,我就是這麼特別!

「你們這些人豆子般的目光就只能想到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真正的愛是無條件的,是和仇恨對抗的!愛那些懂得知恩圖報的人太簡單了,誰都願意這樣做,就不值得去做!因為別人幫助你、保護你,你就愛他保護他,又算什麼?這種有理由的愛一點也不純潔!

「愛的價值是不證自明的,它不能有理由,有理由就是玷汙它的神聖性!只有去愛這世界上最垃圾的人,才是無條件的愛!只有在那些人不斷毀滅自己,在世間散播痛苦,對自己和他人都極盡蹂躪之能事之後,我仍然愛著醜惡卑鄙的人,這才是愛!偉大的人就是要不停的原諒過,要連殺人犯都原諒過,他的原諒才圓滿!他必須為了惡人的幸福努力,這才是高尚!」

說到激昂處,闊略眼眶閃著淚光,十足感性的大喊:「我,願意替殺人犯下地獄!」

璽克只是聽。闊略仍然沒有發現他的行為哪裡有問題,璽克也不覺得他能自己發現。他永遠不會承認,他努力去做的並不是讓世間充滿愛,而是奪取「定義什麼是愛」的權力。他的行為只是強行在別人的字典裡塗改「愛」這個字的解釋,把愛的定義變成他的版本。

他只是希望人們會稱他是「愛的發揚人」、「原諒的啟發者」……他要的只是虛名。

所有能讓世間增加愛的作為,那些幫助別人、關懷別人的實際行動,都不是他要的。

因此,他從未讓這個世間增加一絲一毫的愛。

「你有下地獄的自由,我們有拒絕奉陪的權利。你要去就現在去,沒人攔著你。殺人犯『大概』會記得幫你上香的!」蹲著的奈莫大喊。趁著璽克和闊略舌戰的期間,奈莫一直在施法。藉著長篇大論掩飾,他完成了相當複雜的法術。

地底下的光帶中浮現出一張人臉。那張圓滑無骨的人臉有四公尺寬,把四周的光帶都絞了過來,形成它的樣貌。就像水母一樣漂在地底。那張臉的眼睛睜大成圓形,眼珠沒有瞳孔,只有一個零點五公分寬的小黑點。鼻子是兩個洞,沒有鼻梁跟鼻翼。它張開沒有牙齒的嘴,吸了一陣子火,接著打了一個嗝,寒風颳過房內,火海頓時熄滅。

闊略唸出一大串璽克聽不懂的語言,遠方出現一尾魚,從虛空中游了過來。速度極快,轉眼就到了璽克跟前。牠身長十公尺,全身包著骨板,嘴裡有上下各五排獠牙,張嘴咬向璽克。

被咬到會只剩半個人!璽克往地上一滾躲開,祭刀順勢剖開魚肚,魚腸噴滿地。奈莫叫出來的人臉水母伸出青白色的舌頭,把魚腸都捲進它嘴裡。

魚像沒有受傷一樣活動。牠轉了一圈又回頭,再次張開大口撲向璽克。這次璽克對準牠放出冰箭。冰箭穿過魚嘴、穿透魚身,把牠釘到看不見的牆壁上。

這段時間裡闊略又完成一道法術,毒蜂聚集形成烏雲,蓋向璽克,螫到一下就會喪命。幸好他動作快,已經完成無接縫的球體護壁。但是他又要抵抗重力術,又要保持這個緻密的護壁,闊略要是再多放一道運作中的攻擊法術,璽克就擋不住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