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是龍的龍

 

 

 

「肉!是肉的味道!」心靈溝通再次響起。這麼大的聲音在腦袋裡響很不舒服,璽克抱著頭蹲下,他再次抬起頭往外看的時候,撒拉拉司龍的臉已經堵在他們前方。牠臉的一側就有一整排多達七顆的眼睛,從洞口看進來,盯著這三塊渺小的肉。

「大姊,別這樣。人肉很臭,不好吃啊。」恩人安派特現在位於隊伍最前方,他張開雙手面對撒拉拉司龍,縮著脖子說。

「誰是你大姊!」撒拉拉司龍怒吼:「不要亂認親戚!我跟你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你不愛吃就給我吃,老娘快餓死了!」撒拉拉司龍的心靈溝通是雙向的,所以璽克他們說的話不管用什麼語言,撒拉拉司龍都聽得懂。

「您怎麼會餓成這樣?」恩人安派特問:「以您的力量,覓食是非常容易的啊。」

「那些渾帳海盜!」撒拉拉司龍憤怒的擺動尾巴,整個山洞都搖晃起來,但牠尾巴敲擊的地方卻只是出現了新的刮痕,沒有碎裂。要不是這裡的地質很硬,就是撒拉拉司龍很衰弱。撒拉拉司龍說:「他們把我困在這種地方!他們奪走了我的島!這裡是我的巢穴,他們卻大膽的在我頭上走來走去!」

璽克透過縫隙快速的瞄了洞窟各處。除了那個疑似出口的小洞外,沒有其他洞穴。這麼巨大的撒拉拉司龍沒辦法從小洞裡出去,應該也沒辦法從小洞進來才對。不過牠是魔獸,不能用常理判斷。牠可能有變小的方法,卻在進來以後變得沒辦法再用一次。

恩人安派特再問:「究竟出了什麼事呢?以您的力量,要離開這裡是很容易的啊。」

「他們把我騙來這裡,就在我頭頂上架設了法陣,把我的力量封住了!」撒拉拉司龍的怒吼聲一陣一陣的衝擊璽克的腦袋:「我本來也不吃臭人肉的,可是不吃就沒有力氣離開這裡,把那兩個人給我吃!」

「不行。」恩人安派特的口氣一變,充滿了威脅性:「妳不能吃我船上的年輕人。您要知道自己的狀況,又餓、又不能使用法力的您,與我對抗是非常不智的決定。」

璽克覺得那條撒拉拉司龍就算又餓又沒法力,甩個尾巴就能宰掉他們了。只是撿肉泥比較麻煩而已。

但是撒拉拉司龍和恩人安派特對峙,七顆黑眼睛對上一雙放紫光的眼睛,十五秒後,退讓的是撒拉拉司龍。牠把頭從洞口挪開,身體也慢慢挪開,讓出路讓璽克他們通過。

璽克等人順利的走到洞窟另一頭,走進往出口的隧道裡。在他們身後,撒拉拉司龍一直透過心靈溝通,傳來讓人心碎的啜泣聲。

瑟連開口問:「如果釋放撒拉拉司,讓牠取回這座島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大幅降低海盜的威脅?」

璽克也在想這件事,不過現在想這件事太不實際了:「辦不到啦。我們光顧自己都來不及了。」璽克念頭一轉,倒是想到一個可能能做到的人:「如果是洛菲司大人,說不定有辦法?魔法聖都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非常厲害。」降龍者安派特這次走在隊伍最前面,同時還給後面兩個人上課:「魔法聖都是諾卡斯特法師必去的朝聖地。那裡的魔法水準可說是藝術的層級了。全諾卡斯特的菁英法師都聚集在那裡。我去過一次,那裡最高處的冠冕城是古蹟,非常漂亮,可以見識到魔法和科學的完美結合。每塊磚都同時有法術和物理的力量。洛菲司大人染了一頭藍色頭髮,據說那是魔法聖都創立者的髮色,所以在聖都很流行。」

「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跑來當船主?」璽克覺得船主洛菲司的來歷聽起來不會缺錢的樣子,為什麼要做這種高風險的工作?

「我跟他聊天的時候他有提起一點。上面好像給了他什麼要在迷途之海辦的任務。他主要是為了那件事出海,錢他不怎麼在乎。會選擇薩拉法邑朵的船是因為諾卡斯特歷史悠久,他們比較喜歡同樣歷史悠久的國家。雖然這跟跑船也沒什麼直接關係就是了。」降龍者安派特接著說:「我非常推薦你哪天去魔法聖都觀光觀光,對魔法的看法會大大改觀喔。」

璽克嘆氣說:「諾卡斯特的簽證很難辦啊。」

「哈哈,我當年也是被刁難得亂七八糟呢。他們擔心外來物種——」降龍者安派特說著說著,前面吹來一陣強勁的風。他們加快腳步走了一小段路,降龍者安派特用歡快的聲音說:「我們出來了!」

他們現在身處於這座中間高、四周低的島嶼大山山腳下,眼前是一片汪洋,海面上成群的彎鉤狀植物靜靜的等待食物,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東西。現在是白天,太陽球滿天飛舞。視線範圍內看不到別的陸地。

想靠兩條腿逃出這座島是不可能的事。

「我們需要一條船。」瑟連平靜的說。

「還用你說。」璽克更加平靜的回答。

「默捷號應該在島上某個地方,要不要去打聽看看?」瑟連伸手指著山坡上滿滿的建築物。那些房子都不超過五層,因為這種建築方式很容易垮。那些房子用的材料很多都像是撞爛的船隻廢料,拼拼湊湊的,也沒有做出主體結構就硬疊上去。分布方式也是雜亂無章,看起來擁擠而骯髒。

璽克點頭。也沒別的辦法了。他們攀爬過海邊的亂石,往城鎮前進。

 

 

 

在坡度比較平緩的那一面底下有港口,就從港口開始,沿著山坡往上建立了城市。璽克沒有進入港口,先遠遠的看,看到很多奇怪的船。有些船前進的時候會朝天吐出泡泡。有些船是一個紅色泥狀巨人把船隻當成游泳圈一樣的穿在腰上。有些船的船頭做成像是犀牛的樣子,但是這個犀牛卻在皮膚外面還有一層頭蓋骨。在璽克覺得這個犀牛裝飾做得很逼真的時候,那個骨皮犀牛卻把一個站在船頭附近的人給吞了,其他人都緊張的衝上去扳開犀牛嘴。

沒有看到默捷號。

他們再三確認沒有看漏,然後轉向山坡上的城鎮找線索。

這裡幾乎什麼東西摸起來都黏黏的。空氣很糟,到處都瀰漫著臭味。不只是預期中的穢物、腐敗垃圾、劣質菸草的刺鼻味道。璽克還聞到傷口的味道。他很快就找到這個味道的來源。因為已經沒救了而被拋棄的奴隸,拖著一雙潰爛見骨的腳和拔不下來的腳鐐坐在路邊等死。經過的人對他們看也不看一眼。

這裡所有人都配有武器,所有人都時時警戒著其他人。

這裡是犯罪者聚集的島嶼。

璽克和瑟連把降龍者安派特夾在他們中間,免得他被暗算。

他們現在碰到最主要的問題是,他們不會說這裡的通用語言。雖然偶爾有人用妖魔語說話,但這也很少見。至於艾太羅語在這裡是完全行不通。

璽克要是說出他那口過於標準的妖魔語,馬上就會被發現是外來者。恐怕還會被發現他們不是自己來到這裡的,是作為奴隸商品被運過來的,沒有後台、不屬於任何組織、不熟悉這個世界哪怕是最拙劣的陷阱,馬上就會有前仆後繼的人潮想把他們綁去賣掉。瑟連看起來已經夠不像犯罪者了,降龍者安派特的模樣根本是個好好先生,現在在暗處觀察他們的人,都是在猜測前邪惡法師璽克有幾兩重,才沒有出手。

他們的處境糟透了。

在思考方案的時候,瑟連戳戳璽克的肩膀,遮住嘴低聲在璽克耳邊說:「我看到奈莫的使魔。」

「啊?怎麼可能?」璽克轉念一想,奈莫整天在黑市裡鑽營,他都可以當魔餌助理到這裡來了,連最不可能出現的瑟連都出現了,奈莫當然更有可能出現在這裡。雖然就機率來說連續碰到兩個熟人實在很詭異,不過截至目前為止,打從瑟連上船開始接二連三的發生大事,璽克已經不再信任機率了。

瑟連拖著兩個人往低處走,過了三條街,他們看到這個骯髒汙濁的地方,出現了惟一一個清新可人的身影。

莉絲娜背對著他們,黑色尾巴焦躁、快速、大幅度的左右甩動。她穿著有金色鈕扣的深色西裝短外套,裡面配高領白色襯衫。一件由無數紗捲成的玫瑰層層疊疊做成的粉紅色及膝蓬蓬裙。美腿包在白色絲襪裡,腳踩蕾絲鞋面的高跟鞋。頭髮綁成兩個低馬尾,髮尾拉到胸前。斜戴著一頂插上羽毛的南瓜形狀粉紅色軟帽。

璽克等人朝她走近,她的尾巴停止甩動,猛然回頭。一看到璽克,她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莉絲娜跑過街道,撲到璽克懷中,哭著說:「主人他、他掉到海裡去了!」

「奈莫落海了?」璽克急問:「多久以前的事情?」

「不是妳把他吃掉了嗎?」瑟連也急著問。

莉絲娜用食指抹去臉上的淚水,徹底忽略瑟連的提問:「已經五天了。莫若尼絲大王攻擊我們的船,主人在戰鬥中落海,沒有再浮上來……很多船都在那時候壞了、沉了……」莉絲娜的眼淚又湧了出來:「嗚嗚……主人大笨蛋……」

璽克一顆心直往下沉,聽起來奈莫是沒多少機會了:「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主人如果沒事的話,應該會到這裡來。如果一直等不到他,我也只能自己想辦法回魔界去……五天了都沒有感應到……」

璽克抱著哭泣的莉絲娜。五秒後,璽克說:「妳先跟我們一道走,我們正在想辦法回自己的船上去。如果能找到我們自己的船,我們的船以後會回薩拉法邑朵,妳可以再找新主人,或是從那裡送妳回魔界。」

莉絲娜含淚點頭。

「對了,妳會說這裡的通用語言嗎?」璽克問。他低頭看到莉絲娜頭上的羽毛都折傷了,帽子上也有沾到油汙的痕跡。這是過去從來沒有過的狀況。奈莫絕對不會讓莉絲娜穿著受損的衣服。這讓璽克更加深刻的體悟到,現在沒有奈莫照顧莉絲娜了。

莉絲娜用兩隻手抹去所有淚痕,抬起頭直視璽克,堅定的點頭:「我會。」

有莉絲娜翻譯,璽克他們總算可以聽懂當地人在說什麼了。

奈莫有給莉絲娜零用錢,這些錢在這裡可以使用。另外瑟連在觀察路人一段時間以後,把幾個傢伙引到暗巷去,出來時手上也多了一筆錢。

璽克擔心瑟連會惹麻煩,問他說:「你不怕被報復?萬一他們背後有組織怎麼辦?」

「放心吧。我看得出來。」瑟連聳聳肩:「騎士都在第一線對抗邪惡,作案的技巧我比大多數犯罪者還熟悉。想避免後患要怎麼挑對象,這個判斷標準我看過的案例比你多太多了。」

「如果在我國,你這麼做就是犯罪。」璽克扁嘴說。

「這個地方惟一的法律就是武力。」瑟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那些人也不是通過正當管道得到這些錢的,他們完全不是騎士該保護的平民。

「我也贊成因地制宜,不過——」璽克瞇眼看著瑟連。他還以為,這種事應該會等璽克或莉絲娜慫恿瑟連去做,然後瑟連才動手。不是瑟連自己主動去做。

「不過?」瑟連睜著無辜的眼睛看璽克。

「沒事。」璽克說。這也算是一種長大嗎?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