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四_追逐彩虹的法師(下)

 

 

 

逃出皮薩魯塔後,奈莫接著前往溫古告訴他的,藏研究報告的地點。

艾太羅的法師全員都是重症書癡患者。他們非常非常看重「書籍」具備的知識傳承功能,視其為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他們自古以來一直都有為了把知識傳給後世人而不擇手段的傳統。不論是把手抄本當陪葬品帶進墳墓等人來挖,還是蓋廟時在牆壁裡藏上一套,動不動全國各地埋藏捲軸匣。就算有國家圖書館負起知識傳承的任務,還是有很多法師認為把書集中就等於方便銷毀(這是有歷史憑據的),總要造出一堆複本到處藏才安心。

溫古告訴奈莫的這個地方,應該也只是其中一個藏書地點。但是溫古只告訴奈莫這麼一個地點,明擺著奈莫不去這裡拿他就不幫忙,奈莫也只能認了。

國內有一些距離大城市很遠,規模很小的城鎮。因為實在太小了,很容易會因為大環境改變,而一個居民也不剩,全數搬家。那裡就會變成只有空建物的「鬼鎮」。

溫古給的地點就是其中一個鬼鎮。這些鬼鎮閒置久了,有時會變成妖魔的巢穴。

奈莫和莉絲娜趁著白天,妖魔活動力比較低,進入鬼鎮。人類製造、使用的種種東西擺放許久之後,散發出和森林不同的腐敗氣味。許多木造房屋看起來外表完整,仔細看牆壁和柱子都已經裂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整棟垮掉。

兩人在大太陽下走過坑坑疤疤的街道。鎮裡沒有任何人,連貓狗或是鳥都沒有,也還沒看到任何妖魔。

奈莫戴著一頂中間朝天尖錐部分是銅質的帽子。銅殼上面打了很多小洞,掛了許多小鈴噹。風吹過那些小洞時會撞響鈴噹、發出笛聲。這些聲音都是妖魔討厭的音頻。

莉絲娜穿襯衫和皮長褲、長靴。長髮盤起固定,一身好活動的打扮。

溫古說報告放在居民活動中心的閱覽室裡。

兩人朝著鎮裡最大間的建築物走去。那棟屋子有三層樓,大門上面插著一把枯草。門有點卡住,奈莫撞了一下才開。

房內一樓是辦公大廳,現在空無一物。奈莫用腳踢開灰塵,在瓷磚地上看到桌角經年累月壓出的直角形髒汙。他們通過大廳,找到往樓上的樓梯,抵達二樓閱覽室。

二樓擺著很多書架,架子上也還有些書。天花板的合成木板很多都破了,風一吹碎屑就不停的掉下來。奈莫翻了翻那些舊書,淨是些過期的女性雜誌和言情小說,跟現代的風格比起來還真是含蓄。

他走到貼著一排裝飾木板的牆壁旁邊,其中一個木板的角落用油性筆畫了一個小貓咪舔爪子的圖案,畫得活靈活現,相當可愛。奈莫抓住木板邊緣,用全部的力氣扯了兩下,木板紋風不動。莉絲娜走過來,看似隨手一扯,木板就裂開來了。除了幾個角還被釘子固定在牆上之外,其他地方隨著他的動作離開牆面。

莉絲娜開心的把手上木板剝除大部份,只留下貓咪圖案那一塊,放進包包裡。

木板拆下來以後,牆壁上出現一個空洞。裡頭放著一個五十立方公分大的銅盒。盒子表面金光閃閃,沒有半點銅鏽。兩邊有提把。盒蓋上用腐蝕的方式寫著「砸裡他」三個字。

就是這個了。奈莫雙手拉起提把,結果只提起來一點就又不得不放下,非常重!紙已經很重了,還要加上銅盒的重量。

莉絲娜靠上前,像端盤子一樣,輕輕鬆鬆的單手就把銅盒放在張開的五指上,邊哼歌邊往樓下走。

「烈火的六翼女王——他是慾望的主宰,最美麗的黑暗——」莉絲娜用惡魔語唱出魔界的歌曲:「不聽話就拔你的舌頭——切你的手腳——哎呀呀呀宴會上的主角——大家一起欣賞的頭顱——」

奈莫也跟著哼歌。目前為止一切順利,看來可以平安離開。在他這麼想的時候,頭上出現悉悉簌簌的聲音,碎屑大量掉落。他抬頭看到碎裂的天花板裡,伸出很多烏黑長著剛毛的腿,看起來是大蜘蛛。

「拿好盒子!」奈莫說。他一手拔出祭刀,一手抓住莉絲娜,用穿牆術直接穿過地板,落到一樓。但是本來應該要跟著他們一起下到一樓的銅盒,卻卡在二樓的地板上。莉絲娜的手和頭穿過天花板抓著銅盒,就這麼掛著。

「這些大法師,有防護法術也不說一聲!」銅盒上面有防止穿牆的法術。奈莫沒時間再衝上二樓,他把血瓶澆在祭刀上,指向天花板:「本大爺今天要當室內觀星家了!」

他的祭刀尖端噴出閃電衝擊天花板。碰到的地方立刻爆炸。莉絲娜四周的天花板都被他炸碎,她和卡住的水泥、木板還有緊緊抓著的銅盒一起掉下來。

奈莫過去接,結果直接被壓垮倒地。

莉絲娜坐在奈莫身上,兩手一撐,直接把水泥塊撐碎,再擺一下就掙脫了。她是惡魔,穿牆術卡住對她沒有影響。她左手抱著銅盒,右手拍掉頭髮和身上的灰塵,低頭問身下的奈莫:「主人,你還好嗎?」

奈莫悶哼,說:「肋骨或許沒斷。」

莉絲娜扶奈莫站起來。奈莫的閃電炸掉一樓天花板,又一路打穿了二、三樓的天花板,直接打穿到外面去。從破洞中可以看到一些三樓的景色,滿滿的全是灰白色的蜘蛛網。

這棟房子今晚可以在室內看星星了,但在這個時間,看出去應該是藍天白雲才對,洞外面的天空卻是一片黑。

許多蜘蛛被閃電波及,有些已經炸成了碎肉塊,也有很多還活著,跟著碎石掉到一樓來。十來隻蜘蛛從水泥碎塊堆裡爬出來,圍著奈莫和莉絲娜。他們像羊一樣大,身上有滴出惡臭液體的裂痕。他們的八顆鮮紅色眼睛裡有黃光在打轉。

奈莫很有黑市法師本色的說出蜘蛛名稱和用途:「宴簇魔化蜘蛛。吐的絲可以賣錢,能做不錯的療傷藥。」不過看頭上那片黑暗,現在不是採集商品的好時機。奈莫挑挑眉,把一瓶魔藥澆在自己身上:「請放過我們吧。」

一股鳥類的氣味從奈莫身上散發出來。他手一揮,震盪空氣發出巨鳥振翅的聲音。蜘蛛們一下子僵住,動也不動。奈莫接著用力跺腳,蜘蛛就全數逃跑了。奈莫趕緊和莉絲娜逃出房子。他剛剛發出的是宴簇蜘蛛天敵的氣味和聲音。

他們一路不停的往前衝,衝出陰影回到陽光下,蓋住屋子上方的那片黑暗卻像是雲層追著他們飄動一般,跟了過來,一直逼近他們。蜘蛛的問題解決了,但那個讓天空暗下來的東西卻沒這麼好搞定。他們背後傳來像是幾百個人一起墜落懸崖的尖叫聲。

這是很強大的妖魔,奈莫的帽子牠不放在眼裡!這傢伙跟璽克的小灰是同等級的,都一樣殺不死,而且這一隻是在牠自己的地盤上,正處於力量顛峰,奈莫沒有勝算!

「千萬別回頭!」奈莫喊。

莉絲娜猛點頭。

跑著跑著,奈莫開始覺得喘了。莉絲娜咬著銅盒提把,彎身一手往奈莫膝蓋後面撈,一手抱住他的腰往上抬,以「公主抱」的方式將奈莫抱在胸前繼續狂奔,速度絲毫沒有因此減緩。

奈莫張口喘氣。他的舌頭嚐到一點帶著涼意的特殊氣味,他立刻施展偵測法術。他看到法術指向的地方地面裂開了一個洞。

「跳進那裡!」奈莫大叫。

莉絲娜衝到洞旁邊,抱緊奈莫、咬緊銅盒往下跳。底下的空間比開口要大,他們往下墜落了大約二十公尺,跌進一團濕答答的水草裡面。

洞口照進來的光消失了。尖叫聲越過他們頭上,逐漸遠去。陽光又再次照了進來。

奈莫呼出一口氣:「得救了。」

身下這些水草只要動一下,就會飄出類似薄荷的味道,這就是奈莫舌頭嚐到的味道。他知道這種水草是一種特殊的居民種的。他等著那些居民現身。

奈莫被莉絲娜抱在懷裡,兩人維持仰面朝天的姿勢,半躺半坐的待在水草堆裡過了三分鐘,開始有一些草綠色,矮矮圓圓,身高二十公分的小矮人聚集過來。

這些水草是他們種來吃的。這是妖精的一種,因為很弱小,所以喜歡住在強大的妖魔附近,讓妖魔替他們維持地盤安寧。他們擁有遮蔽妖魔感知的獨門法術,躲在他們的領域裡就不會被發現。

爬出來的妖精越來越多,將近五十隻。一隻小矮人妖精站到莉絲娜肩膀上,還有爬到奈莫膝蓋上的,一個個用黑色的小眼睛盯著他們看。

身為經常需要和各地居民打交道的黑市法師,奈莫很清楚這時候該怎麼辦。他從包包裡拿出急救包,把裡頭一些對妖精也有用的藥品拿出來:「請收下我的謝禮,謝謝你們讓我過境你們的王國。」

小矮人妖精聚集在那堆藥品旁邊,湊近嗅聞了一陣。他們確定這些是什麼東西後,整齊劃一的對著奈莫咧嘴笑。那些咧開的嘴裡沒有牙齒、沒有舌頭,連口腔都沒有。那裡面是一團漩渦,目前還沒有人知道,進他們嘴裡的東西會到哪裡去。

雖然這個笑容實在很可怕,奈莫還是專業的回以笑臉。成交了,他和莉絲娜安全了。

之後那群妖精一路護送他們離開鬼鎮。只是他們身上沾的水草氣味,過了一段時間居然變質成像是燃燒橡膠的臭味,非常難以消除,導致他們後來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時,差點把車廂給清空了。

 

 

 

等奈莫終於把身上的味道去掉,前往溫古家的時候,已經又過了一周時間。因為他上一頂帽子沾水生鏽了,他這次戴上一頂附風鏡的皮帽,兩邊有毛茸茸的耳罩,頭頂上還有個可以拆卸的風向雞。

他到那個村莊去,發現溫古家不見了。原本那地方只剩下一片光禿禿的空地。

他詢問周遭居民這是怎麼回事,整理之後的事發經過如下:

一周前的夜晚,差不多是凱米奧從皮薩魯塔消失後半小時,本來月光明亮,突然飄來一片烏雲遮住了月亮,村子裡只剩下燈光。

在這片黑暗中,出現了一個穿著螢光黃色外套,戴著同色系的鴨舌帽,穿著帆布球鞋和丹寧布短褲,瘦瘦的小男孩。這個男孩把帽沿壓得低低的,挨家挨戶按門鈴,對著村人說:「把所有東西都固定好,快!要像是五級地震即將發生一樣的防備。把高處的東西拿下來,容易倒的東西要放低,找個不會被東西砸到的地方待著!」

村人本來聽不懂他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還問他要不要吃點東西。這個男孩聞言,稍微拉高帽沿,露出一隻眼睛瞪著他們。村人頓時感到毛骨悚然。當這個男孩再次開口時,他的聲音不再稚嫩,而聽起來像是強壯的中年男子聲音:「你們即將面對這個國家最強大的法師之爭,如果不聽警告保護自己的話,就消失在魔法的烈焰裡吧!」

告訴奈莫這件事的村人當時非常害怕,於是他拿出蛋糕,又問了一次:「要吃嗎?」

小男孩的恐怖氣息頓時消失,他臉頰泛紅,害羞的縮著脖子問:「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村人單手握拳,用力強調。

小男孩恢復稚嫩的聲音說:「謝謝叔叔——」

後來吃蛋糕的時候,小男孩喋喋不休的說了很多話:「那兩個傢伙,我跟他們認識到現在差不多也有百年了啦。他們從以前就這樣愛吵架。連吃麵還是吃飯都能吵。有時候也會鬧到動起手來。以前四周都是大法師就還好,大家看氣氛不對,架護壁的架護壁,設渠道的設渠道,隨他們愛怎麼炸就怎麼炸。反正有大夥在,什麼魔法化解不掉?

「現在大家都退隱了,這兩個還這樣搞。真是,一把年紀了還這麼幼稚。害我把工作放下趕到這邊來處理,有一堆人等著我幫忙找工作耶!這年頭中年失業的人暴增不少,局裡忙個沒完,可是這邊不處理,國家中心就要冒出一個大坑啦。

「都是戰爭啦,一個想去一個不想去,就吵起來了。兩個人都按照自己想法去做,結果都氣到不再聯絡,超幼稚的對吧?

「這回好像是利用了哪個小法師才聯絡的,真是的,怎麼可以把炸藥和雷管接起來呢?」

在沿街吃了麻油雞、米糕、鮮蝦餛飩湯和其他種種村人拿出來的食物之後,小男孩跑向溫古的房子,鑽進裡面,沒再出來。

當天半夜這裡發生了三級地震,所幸無人受傷。地震當時有到屋外的人,看見溫古家的窗戶和煙囪都噴出七彩煙霧,然後就整棟消失了。

得知事情經過後,奈莫瞪著沉重的銅盒,很有一種自己被惡整的感覺。

 

 

 

他還不打算放棄。他和莉絲娜在溫古家遺址上走來走去。奈莫用腳在地上踩,聽聲音,他發現溫古家的地下室還在這裡。他找到蓋在一片薄木板底下的入口。掀開木板,跟莉絲娜兩人下去。

地下室一片漆黑。他摸到燈的開關,試探性的按下去,居然亮了。

地下室裡全都是書!有的放在書架上,有的放在罐子裡,旁邊還堆著山一般高的捲軸匣,全是手寫的書!

奈莫轉身,爬上回地面的樓梯。他推開薄木板,從隙縫中看到的卻不是本來那片光禿禿的空地。他看到一棟房屋的內部。牆壁貼著粉色調橘紅花紋壁紙,掛著黃色調的花形燈。一屋子的家具都是原木造的。

溫古和凱米奧坐在大桌旁邊,距離奈莫只有兩公尺,低頭看他。

凱米奧說:「喔,來了耶。」

溫古說:「我知道他一定會發現的。」

凱米奧說:「你說的『一定』經常不會實現。」

奈莫扁嘴,和莉絲娜先後爬出地下室。他感覺氣溫比之前低了很多,帶著高山特有的涼意,空氣也變稀薄了。他換氣好幾次,喝了一口魔藥才習慣。他轉頭看窗外,並不意外的看見從山頂往下看的廣闊風景,雲霧在下方的山谷裡翻湧。

奈莫寒著臉,瞪搞出這件事的兩個高人前輩。

溫古和凱米奧尷尬的笑了笑。

溫古先說:「這純屬意外。有人叫我們不要在國家中心決鬥,我們想說去沒人的地方總是比較方便,結果飛過來以後才想到你跟不過來。」

凱米奧說:「還好這傢伙施法總是丟三落四,地下室還留在那裡,我們就把地下室的門設成『回頭式傳送門』了。」

「回頭式傳送門」是法師隱藏傳送門的常用手法。通常會一次用四道以外的實體門去作組合。要用固定的順序、方向和次數穿過這些門,才會在最後一次穿過門時進入傳送門。在完成整個流程以前,都只是在原地打轉而已。

因為地下室沒有其他出口,把回頭式傳送門設成穿過進入地下室的門,再穿出來時就是最後一道,這樣進地下室的人就一定會傳送到這裡來。

「我把東西拿來了,人也找到了。現在快點教我法術!」奈莫激動的說。

「沒問題!」溫古和凱米奧同時站起來,目露兇光。

 

 

 

結果奈莫被困在山頂上長達六個月的時間。這段期間他只能靠養生餐酒維生。因為不知道自己人在哪,地下室的傳送門又是單向的,完全逃脫無門。溫古本來就不在意吃什麼,凱米奧也因為專注在教學上而放棄口腹之慾,奈莫只能在心裡叫苦。

溫古和凱米奧不愧是埃文薩爾法師大學系主任,充滿了足以把學生燃燒殆盡的教學熱忱。多年沒有執教鞭,更是讓他們的教學之心爆發高漲。

他們兩人從最基礎的魔法符號學開始,不管是微動傳送點計算式,還是直覺式跳躍法,乃至於氣旋式高空墜落防護,奈莫面對他們的「穿牆術完全教育」,把他以前得過且過的地方全都訓練到再無一絲含混。最可怕的一點是,如果只有他們當中的一個負責教學的話,因為所有學問都有重點和非重點之分,奈莫還有喘息的機會,但是這兩人對重點和非重點的看法正好相反,於是所有東西都要當成重點來學!

半年過去,奈莫總算從二對一的缺氧課堂上存活下來,他感覺自己好像已經不需要施展法術,就可以直接穿過地面跌進地獄裡去。他拿著在課堂上自己一步步計算出來的數據(他本來還期望這些事溫古會替他做的),收集他自己列出來的法術材料(他本來還期望凱米奧會直接告訴他需要啥的),準備完成他一開始的目的。

砸裡他學派的「虹橋印記」,能夠透過在施法者身上附加已經成形的法陣,在施法時帶著人體跟法術連動,達成完全轉變的效果。這可以解決穿牆術的風險。如果是專精穿牆術的法師,可以用來穿越能量,像是火焰和閃電,能穿越水體而不弄濕,技藝臻於極致時,甚至可以穿過別人放的法術,而不受影響。

這個法陣必需用刺青的方式附著在施法者背上。刺青師本身要是法陣刺青的專家,才能達到這個法陣的諸多困難要求。

等法陣完成的時候,那會是一個有著彩虹漸層色,繪上了世界之柱和萬物循環,複雜華美的圖案。象徵著法師無止盡的追尋,追尋世界的道理和更高的境界,追尋人類的極限。

奈莫和莉絲娜回到大城市裡,很快就買了滿手朝思暮想的美食,邊走邊吃。奈莫的風帽在山上被風吹跑了,所以他又弄來一頂新帽子。這次是經典巫師帽,有絲綢內裡,外面繡滿爬藤圖案。黃金比例的帽沿和尖頂,不是一般便宜貨能比的。

刺青所需的材料還有好幾樣他不知道要上哪找,但他有自信,他能解決的。

他是黑市法師,他相信自己什麼都能拿到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