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_不要讓別人替你整理行李

 

 

 

大夥吃飽以後,葉茲自己鑽到櫃台裡去辦理借書手續,就帶著書不知道躲哪去了。據璽克說葉茲拿的是「白金級最高等借書證」,也可以乾脆稱之為「龍的魔書館住民證」,所以她想幹啥就幹啥,不用通過魔書館管理員,也不用遵守魔書館開放時間。她在魔書館裡還自行佔用了一間空房。

三人坐在櫃台後面,等親友送瑟連和奈莫的外宿行李過來。

首先到的是瑟連的行李。送行李來的男人皮膚黝黑,身材精實,穿著一身和瞳色相配的藍灰色騎士服,一頭淺黃色長髮綁成高高的馬尾,綁繩上頭串著許多琉璃珠和上漆的木珠,尾端長長的垂落在肩上。他手提一個帆布材質墨綠色,造型類似軍用品的大包包,大跨步走向櫃台。

「阿寇兒!」瑟連喊出那名騎士的名字,同時抓住璽克的領口,後者正打算鑽進桌子底下。

「你好。」阿寇兒幾乎是面無表情的對三人打招呼。

「璽克,你還記得他嗎?」瑟連低頭問璽克。

「記得很清楚,所以放開我。」璽克瞪眼說。

阿寇兒衣服底下有道非常誇張的傷疤,是璽克幹的好事。在璽克過去身為通緝犯的逃亡生涯中,他差點就殺了阿寇兒。

瑟連提著璽克的領口,用力把他提到站起來。璽克毫無反抗之力,只好和阿寇兒面對面。

「呃——你好?」璽克畏怯的說,同時以最小的動作抬起右手,擺了擺。

阿寇兒盯著璽克的臉看,依舊是面無表情,讓璽克想起鬣蜥或鱷魚之類的爬蟲類生物,看不出情緒。

然後阿寇兒伸手,像摸狗狗一樣的摸了摸璽克的頭頂。璽克完全搞不懂他想幹什麼。

摸完璽克的腦袋,阿寇兒似乎滿足了:「班納圖要我送這個過來。」他舉起包包放在桌上,拉開拉鍊,取出一件檸檬黃的圓領短袖上衣,上面寫著「除暴安良」四個大字:「他說這件正反面都可以穿,反過來看看——」

阿寇兒把上衣內面翻到外面,上面寫著「禍國殃民」四個大字。

「表裡不一致呢——」璽克喃喃的說。

「這是在諷刺我什麼嗎?」瑟連瞪著上衣說。

「那我回去了。」阿寇兒點點頭,腳跟後退,就要轉身。

「等——」璽克只發出一個音就說不下去了。他覺得好像該說些什麼,但是他和阿寇兒根本就不熟,說什麼都很奇怪。

奈莫一直在偷瞄璽克,現在他開口說:「等一下!」

阿寇兒停下腳步,看著兩人。

「這傢伙想問你,他跟你有仇,你沒有什麼話要說嗎?」憑著超人的洞察力,奈莫指著璽克說。

阿寇兒再次用看不出情緒的眼睛看著璽克,緩緩開口說:「沒有。」

奈莫說:「至少說個一兩句,不然這傢伙會七上八下的,以為你打算等半夜再來正式尋仇。」

阿寇兒用眼角餘光瞄奈莫,正眼拿來看璽克,慢慢的換了兩口氣,才說:「我這邊的事,跟你已經沒有關係了。管好你自己,別再上通緝榜,我就不必再跟你有所牽扯。以前的事情,當然就不必再翻出來了。」

說完,阿寇兒擺擺手,用軍人那種一腳後退,兩腳分別以腳尖和腳跟旋轉,一百八十度轉身的俐落動作轉向傳送陣,毫不猶豫的離開了。

過了兩秒,領子還被瑟連提著的璽克才開口低聲說:「好帥氣——」

「呃?」瑟連抬起手,手指指著自己,發出一個帶有詢問意味的音。

璽克用力奪回領子,回答:「不像話!」

 

 

 

三個人繼續在櫃台後面等行李,吃東西,聊天,喝酒和茶,半小時後,傳送陣的藍光一閃,莉絲娜拖著一個黑色附輪伸縮提把旅行大包包出現。她頭髮整齊的披在肩上,戴一頂蕾絲平簷帽,穿著有大波浪領口和裙襬的乳白色合身套裝,還有裝飾著大蝴蝶結的高跟鞋。

她踩著台步,寒著臉走向櫃台。到了櫃台邊,她把行李一扔,抓住奈莫的領口把他往自己這邊扯,嘴角是笑的,眼中卻燃燒著憤怒的火光,說:「主人——人家在外面風塵僕僕的到處奔波,您在這裡倒是滿清閒的嘛!」她發現擺滿櫃台的零食和三個啤酒空罐,吸吸鼻子,說:「您還有空喝酒!」

「誤會啊!莉絲娜!我也想出去跑啊,可是我被下詛咒了,不能出去啊!」奈莫急忙揮手解釋。

「不過就是變成粉紅色,有什麼了不起的!你知不知道有些惡魔天生就是櫻桃色的呢!」莉絲娜怒吼。她是奈莫的使魔,品種是媚魔,惡魔的一種。

「可是人類沒有粉紅色的啊!」

「你這黃澄澄的麥桿堆也沒好到哪去!」莉絲娜再次怒吼。

璽克和瑟連睜大了眼,人手一包零嘴,興奮不已的觀看他們主從吵架。

「我不管你了,隨便你的生意完蛋吧!我不要再幫你在外面到處跑,去面對那些兇神惡煞的傢伙!你都不知道媚魔在外面有多受人歧視,他們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裡!」莉絲娜放開手,別過頭,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別哭啊,我要怎樣才能讓妳原諒我,我什麼都做——」奈莫慌張的彎腰,配合莉絲娜的身高。

「穿上這個。」莉絲娜一抹眼淚,抬眼嘟嘴看著奈莫,伸手拉開行李包包,扯出一塊鮮紅色有黑色水滴形斑點的衣角。

「嗯?」奈莫愣了一下。

莉絲娜用力一抽,把整件衣服拉出來。那件連身工作服整件都是艷麗的紅色,布滿固定間距的黑色斑點,脖子的地方圍著一圈綠色尖錐圖案。還附一頂紅色底黑色水滴斑點,上窄下寬,內塞填充物的大球體帽子。大小是足球的三倍。

那是一件草莓裝!頭上還再頂一顆草莓!

莉絲娜臉頰浮現紅暈,對奈莫眨眨眼,嬌羞的說:「主人,人家想看你穿、這、個。」

奈莫震驚的樣子,就像是引起生物大滅絕的隕石掉在他頭上。

瑟連看了一眼自己披在椅背上的「禍國殃民」上衣,低聲說:「今天我們學到的教訓是:不要讓別人幫你準備行李。」

 

 

 

奈莫姑且先把草莓帽戴在頭上,四人繼續努力的把酒喝完、零食掃光。

「璽克,喝。」瑟連拿著啤酒,認真的盯著璽克看。

璽克堅守茶杯,猛搖頭:「我不喝酒。」

「為了世界和平,這個我喝。」奈莫一把搶走啤酒罐。

莉絲娜什麼也沒說,直接拿走兩罐啤酒。喝之前,她兩手各拿一罐,好像兩名情侶碰杯一樣,把兩罐啤酒輕輕對敲了一下,才火速喝掉。

此刻莉絲娜和奈莫坐在櫃台內,瑟連和璽克坐在櫃台外,背對傳送陣。璽克感覺到一陣魔法波動,像是「嗡」一聲直穿過身體,他知道這是傳送陣啟動的波動,有人傳送進來了。

但是璽克轉身,什麼都沒看到。他這才想到,剛剛好像也沒看到傳送陣的藍光。於是他又轉回去,卻看到除了他以外的三人,全都盯著他背後的傳送陣看。璽克只好再轉向傳送陣,還是沒看到東西。

璽克盯著三人看,發現奈莫難得一臉凝重,瑟連嘴微張,似乎是關不上,莉絲娜掩嘴輕笑,從表情實在看不出來發生了什麼事,他只好再次盯著傳送陣看。

還是什麼都沒有。

當一個地方什麼都沒有,但是旁邊人都盯著看的時候,不是大夥聯合起來整人,就是鬧鬼。於是璽克用靈視去看。

這一看不得了,傳送陣前面站著一個鮮紅色的身影——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她的頭髮全都被鮮血黏在一塊,本來是淺色的連身棉質睡衣也全都是血。她看起來接近四十歲,有著家庭主婦典型的內斂氣質,與些微欠缺運動的身材。

她的肩膀隨著抽泣而抽動,她抬起頭,用同樣血紅的眼睛看著璽克。璽克聽見女人的聲音說:「把孩子還給我!」

璽克回答:「這裡是圖書館,不是托兒所,去別處找吧!」

鮮紅的女人看著璽克,淚水湧出,滑過臉上的血跡。然後她就像輕煙一樣的消失了。

璽克聽見其他三人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鬧鬼這點小事已經嚇不到璽克了,對他來說,奇怪的是別的狀況。他用見鬼般的驚訝眼神看著瑟連和奈莫:「你們看得到啊?」

瑟連深吸一口氣:「那是鬼嗎?」

奈莫扁扁嘴說:「毫無疑問,是。」

「我還以為這裡最容易看到幽靈的人是我。」璽克說。怎麼這兩個人會比他還先看到?

「是你沒錯啊,我也很納悶。」奈莫說。

莉絲娜之所以會看見,是因為奈莫看見了,使魔透過主從連結使用主人的感官能力。最奇怪的就是瑟連了,騎士會看到幽靈根本毫無道理,他連靈視都不會。

「這不重要。」瑟連用拳頭一錘桌面,驚嚇到兩個正埋頭苦思的法師。瑟連義憤填膺的說:「那位女士哭了,她需要幫助!」

璽克皺眉說:「幽靈的冤屈查起來沒完沒了的喔。很多都是上百上千年的老案耶!」比方說戰爭、饑荒之類的歷史事件。

奈莫舉手提案:「這樣吧,先查她的身分,如果在法律追訴期內,就看看能做什麼,過了的話,追到也不能做什麼,就算了?怎麼樣?」

雖然不知道奈莫打算用哪條法律的追訴期當標準,至少這樣可以確保他們不需要去查幾千年以前的冤獄,璽克在瑟連開口以前搶先達成多數決:「就這麼做。還有,這事明天再開始辦。」

騎士的頑固人盡皆知,想叫瑟連別管這件事,靠璽克和奈莫是不可能的。只能勸他用「合理」的方式處理而已。

三個人不約而同的拿起紙筆,開始畫剛才看到的女人長相。畫她把血去掉,乾淨的樣子。

瑟連的寫實素描很好的表達了她的臉型和特徵。奈莫拿麥克筆勾勒出來的圖案,過於藝術,將人臉變成了一份由無數扭曲橢圓構成的拼圖。雖然還算看得出來是同一個人,但絕對不可能拿來尋人。

璽克看過他們畫的圖以後,立刻把自己才畫一半的那張扔下,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轉移注意力。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