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_分頭進行

 

 

 

「不要太過分了。」葉茲寒著臉說。

璽克擔心葉茲抓狂會把魔書館炸掉,上前一步,卻不知道該從何阻止起。璽克曾在《光明之杖中央研究院重建史》上看過,有名院士打個噴嚏就造出了室內觀星場!

就在此時,在外面跑了一天,又累又餓的莉絲娜,踩著十六公分高跟鞋,以優雅的台步從傳送陣進來。她進來時聽到的第一句話是艾珠憐說:「你跟這三個傢伙全都有染!」

聽見這句話,莉絲娜微微張嘴,眉毛小幅提起。她的表情比起生氣更像是不屑,但裡頭又隱隱約約有股火藥味。

璽克感覺室內溫度陡然上升,一股熱力從莉絲娜身上傳來。

莉絲娜又往前兩步,鞋跟在地上敲出清脆的響聲。用銀鈴般的聲音說:「主人跟璽克大人、瑟連大人,玩四飛?」

瑟連閉著嘴,喉嚨清了兩下,疑似被口水嗆到。璽克急忙搖手。

「為什麼沒找我?」莉絲娜雙目一瞪,直直走向奈莫。

「莉絲娜,絕對沒有!妳不在的時候我都關機啊!」奈莫兩手握拳,大聲辯解。

「這樣啊。」莉絲娜笑了笑,轉向艾珠憐:「妳這是想羞辱我嗎?」

艾珠憐完全不明白為何莉絲娜會加入戰團,只能愣在那裡。

「竟然說我的主人沒滿足,妳的意思是我不夠——」莉絲娜說出一長串兒童不宜的內容:「——嗎?」

艾珠憐看到莉絲娜垂落的黑色短毛長尾巴,她猛然醒悟:「妳是媚魔。」

「就是!」莉絲娜低吼,眼睛開始變紅。

「骯髒的東西!神啊,快淨化我!」艾珠憐尖叫起來,拔腿就跑。

「滾回妳的修道院去!」莉絲娜揮舞著拳頭叫囂。

艾珠憐消失在傳送陣裡。

奈莫趕緊往莉絲娜嘴裡塞了個棒棒糖,她的眼睛慢慢恢復紫色。

莉絲娜拿著棒棒糖說:「我討厭那種女人。」接著她一口把棒棒糖咬碎。

「是啊。真夠煩的。」葉茲吐出一口長氣。

「妳們是不是認識啊?」璽克謹慎的開口問。看艾珠憐那股怨氣,不像是陌生人。

「她前夫是我哥哥的大學同學,我跟她是高中同學。我沒做過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倒是她很多事情都欠我個道歉。」葉茲一臉厭煩,她走回椅子旁邊,坐下閉上眼睛:「她高中的時候是小團體領袖,整天前呼後擁,沒變的是永遠一身奢侈品。」葉茲冷笑了一下:「現在還是在搞『小團體』。」

「然後都欺負妳?」奈莫:「欺負躲在角落只會看書,不打扮不化妝,不懂流行的醜小鴨。」

葉茲微笑,像是同意奈莫說的內容:「醜小鴨後來考上可律西利法師大學,加入屋頂升空協會。艾珠憐卻是大學沒畢業就休學待產,後來也沒復學。離婚以後她就一無所有了,從此她每次看到我都會抓狂。」

璽克不知道葉茲原來是可律西利法師大學畢業的。那是本國排名第三的法師大學,剛創校時只收女性,現在在男女平等風潮下改為男女合校。傳說「可律西利無美女」,但是擁有甲級法術執照的女性法師幾乎都是那裡畢業的。那裡,專門出產比男人更專注於專業領域的女法師。

出於對女人間戰爭的恐懼,璽克沒再問下去。他把搶來的傳單扔進垃圾筒,看到上面大字寫著:「你相信神必定拯救信祂者嗎?我信!我信!」

如果這上面是寫著那些因為有了信仰,於是真的獲得力量面對生命殘酷折磨的案例,璽克還比較能接受。璽克是因為有這些人存在,才相信信仰對人類有其意義。

至於這份傳單,璽克搖搖頭,心想:「你信關我什麼事?」難不成連信仰也要採多數決?記名或不記名投票?這算亮票嗎?

奈莫聳聳肩,對婆婆媽媽們說完故事的結局,孩子是偷來的這件事被發現了,女子也因此失去一切:「一無所有的公主,只能去找個神問問,自己是不是其實被一個更偉大的東西,有『更重要』的打算。她需要另一個『命中註定』。」

璽克跑去整理椅子,沒聽到瑟連問了奈莫一句:「你這個故事,意有所指?」

奈莫搖搖手指,沒有回答。

 

 

 

魔書館閉館後,三人按照原定計畫,出門去滿足三個人的查案需求。莉絲娜拒絕陪奈莫出門,她帶著食物,進房間去把房門鎖上。

既有騎士團基地又有黑市據點,兩處距離不超過一公里的地方,聽起來幾乎不可能存在,居然還是讓他們想到了一個。

黑白兩道通吃的納林格界際貿易公司總部。

總部設在首都的辦公大樓裡,租下了整層樓的空間。瑟連前往更上一層的「皇家騎士團窩過玀都東區服務處」,奈莫前往下面一層的「美好大地童裝」辦公室。璽克就在中間的納林格界際貿易公司外頭等待。

他窩在樓梯間的長椅上,看著一堆精明幹練的人來來去去。

這裡有非常強烈的工作氣息,每個人目標明確,動作迅速。這讓璽克感到非常不自在。他這個遊手好閒,不事生產的傢伙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

璽克用眼角餘光偷瞄公司的玻璃大門,正好看到納林格走到前面櫃台來,不知道問櫃台什麼事情。大概是有什麼狀況,幾個在別處忙的人也圍了過去,一陣討論,指手劃腳之後,納林格一拍手,大概找到解決方法了,眾人大笑一陣,又四散繼續處理各自的事情。

那些人在討論時,眼中的光芒,璽克沒有看漏。那是面對生命才會發出的活力。

瑟連在樓上耗了三個小時才過來,璽克和瑟連一起去樓下找奈莫。

美好大地童裝的辦公室看起來非常正常,到處擺滿了童裝的樣品,還有一起在店裡販售的布玩偶。在走廊上還有一個裝飾用的公用魔話亭,上面彩繪有大量粉紅熊熊,璽克好奇開來看,看到裡頭放了一隻粉紅色的熊玩偶,跟人一樣高。

這裡完全看不出來會是黑市的據點。瑟連非常不知好歹的直接走向櫃台,說他們要找奈莫。

櫃台人員搖頭說這裡沒這個人。這是當然的,黑市據點怎麼可能會承認有黑市法師在這裡?

正當璽克努力勸瑟連出去等的時候,奈莫卻從他們背後,走大門進來。走廊上明明就沒有任何可以躲人的地方啊。

「好了,走囉。」奈莫說。

璽克和瑟連狐疑的跟著奈莫出去。經過魔話亭時璽克注意到,魔話亭的門是開的,裡面的大熊熊不見了。

 

 

 

時間已經滿晚了,街上行人少了許多。他們在街上尋找還有開的餐館,瑟連拿出一個裝滿影印資料的紙袋,奈莫也拿出影印資料,不過只有一張。

瑟連舉起一大堆資料說:「團裡幫我比對過資料庫裡的臉部特徵。雖然痣有可能會點掉,不過以此為篩選條件,初步比對出來,有孩子失蹤報案的母親,資料都在這裡。」

「不能再篩細一點嗎?」璽克問。

「那就有得等了。更細的尋人作業要人工處理。早就滿載了,有很多緊急的要處理。」他們不能為了一個幽靈,讓和活人生命相關的任務拖延。

奈莫抽出一張:「我的天啊,竟然有三十七年前的!」

「因為是幽靈的孩子,什麼都有可能啊。」瑟連說:「我還沒把建國以來的資料都拿來咧。」

璽克抽出三張來看,上頭一張又一張滿滿的都是人頭像。

「你拿了什麼過來?」瑟連把手伸向奈莫拿在手上的紙,奈莫閃開,交給璽克看。

奈莫說:「你知道班納圖大人抓到的人口販子,現在調查遇到什麼難題嗎?」

「欠缺犯罪紀錄。」瑟連說:「他們十幾年前就開始做這行了,但是當時的交易紀錄都不在。供詞說是銷毀了。」

「沒有銷毀。」奈莫咧嘴笑:「那種東西,等孩子大了,可以用來威脅當初非法交易的父母親,或是用來和想知道身世的孩子交易。幹出這事的那群人很精明,這麼好的紀錄他們才不會銷毀呢!絕對還在啦。」

「難道說——」

「我帶來的是那筆資料的去向。」奈莫說。

「多少錢你才肯賣給騎士團?」瑟連正色問。

「那要請你牽線幫我和班納圖大人談囉。」

「不是我能下決定的價格啊。如果拿到資料本身,不只是『去向』我就幫你談。」

「先交貨後付款?」奈莫皺起眉頭。

「公家機關比較麻煩。拿不到貨我會用別的方式補償你的行動,這樣行嗎?」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忙碌之後,他們想找個地方吃晚餐。

璽克本來說要搭公車去他熟悉的餐廳,結果公車停到他們面前時,右前輪突然爆胎。這時間公車班次本來就不多,要等別台車過來代替,不知道又要多久,於是他們放棄了搭公車的打算。

當他們沿街走的時候,找到一間連鎖快餐店,結果正要進去的時候,店門一黑,店內停電了。三人在門口站了一下,看裡頭服務生怎麼弄都弄不好,只好轉身繼續走。

終於,他們平安進入一間有賣簡餐的茶館,而且營業時間到凌晨一點。兩層樓的店裡客人不多,只有兩、三桌,所以二樓不開放,從樓梯看上去只有一片黑暗。

璽克他們選擇位於大片玻璃窗邊的四人座,窗外往下看有一個大水池,池子是用黑石鋪成,再打上藍光。他們的位子和其他座位中間擺著兩層矮櫃,櫃子上放著裝有彩色液體的瓶子、還有放在高腳杯裡的彩色石頭,當成裝飾。

璽克和瑟連都大吃大喝起來,奈莫只點飲料,還回他們一句:「這麼晚吃東西,小心發胖!」

當璽克往嘴裡塞燉牛肉時,他看到一個頭大身小的怪物從門口進來,躲進櫃台。服務生正好拿飲料經過,就從怪物旁邊跨過,卻像是沒看到一樣。牠的灰色皮膚上長著短短的剛毛,有一對招風耳,臉上滿是肉瘤和皺紋,身高大約四十公分,四肢細如鳥爪;走路時駝背,手幾乎要貼在地上用爬的。

璽克盯著櫃台,那個怪物沒有再出來,他卻有種異樣的感覺。璽克閉上眼睛,改用第三隻眼環顧全場,結果他看到那隻怪物蹲在他們這桌的空位上,瑟連的旁邊,對璽克咧嘴笑,露出一口尖牙。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