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_挑撥離間

 

 

 

本來在進行初次懇談的人全逃光了。只有造成這一切的古司沒被捲入。

璽克目瞪口獃的看著整個過程。

其中一個女招待衣服都被撕爛了,好不容易脫離戰團,衝向後面的走廊。

古司跑向瑟連,低聲說:「跟著她。」

然後瑟連一手抓璽克、一手抓奈莫,和古司一起追上去。

跑了一段路以後瑟連就放開手,和古司並肩。璽克聽見古司和瑟離的交談內容。

瑟連問古司:「……知道她……背景……」

古司回答:「……站的位置會透露很多……那個眼神很明顯,手上的傷……這些人太好猜了……」

他們追著的女招待拐進一扇小門,璽克他們先在門外等了一下,聽見裡面傳來女招待的哭泣和抱怨聲,要求裡面的人讓她去找大師「主持公道」。然後璽克和奈莫非常有默契,同時朝門裡放了一大片入睡術。等裡面的人都倒光了,他們才走進去。

這裡是會場後台,他們還沒大膽到直接登上舞台,走小路到了舞台下。

佈道會場裡到處都是金色的布幔、橘色的燈光、每個地方都貼有亮片,讓人眼花撩亂。會場裡擠了大約兩百人,璽克看出他們全都穿著昂貴的進口服飾,幾乎人人身上都有勳章之類表現高貴身分的裝飾,還不停的交換名片,那些名片上面擠滿了小字,頭銜多到放不下。

璽克發現自從進來以後,奈莫和瑟連的表情就越來越凝重,忍不住問:「怎麼了?

奈莫指著角落一群用高腳杯喝洋酒的女人:「那一群都是官員的老婆。

「老公們在另一邊。」瑟連往會場另一頭看去:「有不少藝人、名嘴、政客這些公眾行業的人,還真是冠蓋雲集啊。」

「除了腳踏實地過日子的人以外,都到齊啦。」奈莫說:「邪教為了對抗自己洩漏出去的不良紀錄,避免他們的名聲變得跟他們本質一樣壞,會注重宣傳戰。其中一招就是拉攏公眾人物。沒什麼好驚訝的。」

布理培格開始講正題了。他依然坐在椅子上,所以發不太出聲音,只好捏著喉嚨尖聲說:「各位神所寵愛的孩子,今天在神的恩惠之下,我們聚集在這裡,阻止了即將到來的世界末日!」

璽克正在測試現場提供的水果酒裡有沒有下迷藥,他覺得這是惟一一個可以合理解釋現場氣氛的辦法,突然聽見「世界末日」四個字,差點把酒灑了一地。

「昨天,本來世界將在直徑十萬光年的巨大颱風之下裂成兩半,但是因為我虔誠向神祈禱,神可憐我們,決定把毀滅世界的時間延後,讓我可以拯救更多的心靈!」

就算把龍捲風改成颱風,這也一樣不可能發生啊!

台下的名流們大喊:「大師,沒有你這個世界就完了!」

先捏造一個不會發生的災難,如果沒有發生,就說是自己阻止了。這是個極為傳統的騙人手法。

布理培格仍然在台上大發謬論:「你們都是誠心悔改的人,背離了一直以來蠱惑你們的艾太羅惡魔信仰,朝著更文明美好的世界前進!

「艾太羅惡魔思想是這個世界的亂源!在艾太羅語裡,獸類稱之為『動物』,這真是太殘忍了,他們認為獸類只是會動的東西,無視於牠們也有生命!」

布理培格頓了一下,讓他說的話在人群中發酵。台下的人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繼續不停的自我開悟。

璽克卻感到憤怒,布理培格怎麼可以這樣污衊艾太羅語!艾太羅稱獸類為「動物」,是因為在艾太羅語裡還有個「生物」這個詞,包含了獸類、植物和細菌等等所有生命。是因為艾太羅人認為不只有獸類有生命,才稱為動物的。他卻扭曲成艾太羅人不認為獸類有生命!

而且艾太羅語的「物」不是無生命物品的意思。世間一切都可不作區分的稱為物,不分有生命無生命……是人或非人。連人都可以被稱為「人物」。

這個字本身並無正面或負面的意涵,也無高貴或低劣之分,是完全中立的。是垛洲文化傳過來以後,為了把他們那邊的一個有「可替換的消耗品」負面意義的辭找一個艾太羅語翻譯,才硬給它加上了負面印象。

「他們還崇拜龍!龍是邪惡的象徵,是讓人類墮落的邪惡勢力,艾太羅人卻喜歡牠們,這實在太可恥了!」

要是安派特在這裡,聽見這句話一定會抓狂。

「你們是有大智慧的人,所以拋棄了邪教教主埃文薩爾,回到神的懷抱||」

聽見這句話,璽克終於忍不住大聲罵了起來:「埃文薩爾從來沒有搞過宗教!他是現代魔法學派的創始者!」

全場的人都轉頭看向璽克,瞪著他,但是璽克很火大,也很瞧不起這些人,所以不覺得害怕。

「眼前就有一個埃文薩爾的信徒,還說不是邪教?」布理培格懶洋洋的說。

「我不是信仰他,我是尊敬他!我因為他的知識、智慧和勇氣尊敬他,跟神不神聖沒有關係!」

「尊敬就是信仰!」布理培格強辯說。

「埃文薩爾從未要求徒弟對他的一切照單全收,他要求每個人都要自己去思考古籍真正的意義,這就跟你的宗教不一樣!

「你們的宗教,如果同一個人同時信不同的宗教,他就是瘋子。但是同一個人越能精通各種不同的學派,他就是大師。這是你們的宗教和我們的學派根本上的不同!我們的學派是知識系統!他要求每個人放開心胸,去看更多不同的觀念!」

「你們可以忍受一個人信仰不同的學派,是因為你們不虔誠!」布理培格完全沒有辯駁璽克說的話,只是繼續認定埃文薩爾是邪教,既然是邪教,所有狀況當然都是不虔誠造成的。

「不虔誠」是神棍為萬事萬物找藉口時的超方便說詞。

台下眾人紛紛附和,內容不堪。

璽克感到一股寒氣直往上竄。他發現這些信徒根本沒在聽他說話。他很早以前就認識到,說的話沒人聽很正常,所以他不會對這件事驚訝。

問題是,他們卻對布理培格說的話照單全收。

為什麼這些人可以這麼精準的只聽到歪理呢?

布理培格繼續對聽眾佈道:「你們看到了吧,那就是一個不會得救的靈魂!只有你們會得救,你們會在神的引導下,成為下一個世界的統治者。任何懷疑神的人,都將在世界末日毀滅,你們如果聽從他的邪說,就會和他一起承受神的憤怒!」

原來如此。璽克懂了。

布理培格說出了這些人想聽的話。他們的確是不聽別人說話,因此他們其實也沒在聽布理培格說話,他們是透過布理培格的嘴巴,聽自己說話。

聽自己說自己是特別的、是偉大的、是高貴的這些話。

這些信徒是這麼的需要布理培格對他們說謊,需要到不惜一切的程度。

璽克輸了。他不可能改變這些人。

「你們都被騙了,這個人只是想要你們的錢!」璽克最後的掙扎,就是說出這個最基本的事實。

而情況如他所料,沒有人相信。

信徒們露出開朗的笑容,此起彼落的開口:「他都教導我們要有愛與憐憫,要包容,提倡這種事情的人怎麼會是壞人呢?」「自從認識他之後,我就處於至高的幸福中!」「是汙穢人類的共同缺陷使你這樣攻擊救世主。」「又一個不實指控,注意,你觸犯了刑法!上一個這麼說的人已經公開道歉了!」

他們無比快活而流利的說出這些話,就像是他們早在心裡練習了很多遍,如今終於找到人當標靶,可以讓他們實際說出口一樣。

璽克猛然明白過來,布理培格早就知道會有璽克這種人出現,先對信徒打了「預防針」,讓他們先入為主的,對所有不是布理培格說的話抱持敵意。

奈莫走過來拍璽克的肩,搖了搖頭。瑟連也走過來手叉胸口,束手無策。

布理培格領導的宗教毫無疑問是「邪教」。他所說的一切不管聽起來多麼光明,和正派宗教的教義多麼類似,不管他表現的多麼親切,說了再多的讚美,目的都只在於控制信徒,讓信徒只聽他說的話。有需要時,他隨時可以根據人們的質疑修改說法,好讓自己能夠完美的「偽裝成好人」。

在璽克看來,這點再明顯不過了,但其他人卻看不出來。他也無法說服那些人,因為璽克根本不懂他們怎麼會看不出來這麼明顯的事!

布理培格拿出一個圓盤,那是木頭圓盤法器放大五倍的版本,但是上面的假魔法符號更加繁複,就像是虛構法師故事裡登場的,緻密到難以看清楚的法陣。

璽克警覺到那正是之前攻擊他們的法器本體。璽克閉上眼,看到每個信徒身上都趴著灰色怪物,用他們的盲信為法器增加力量,然後那個力量都會讓灰色怪物得以傷害它附著的對象。

「千人祝福法」仰賴的人相信之心去構成,在這裡,聚集了這麼多自願放棄判斷力的人,使這件事極其容易。

布理培格開始給信眾算命,用塔塔紙牌裝模作樣,其實是信口開河,說他們每個人所遭遇的災難都是神在考驗他們的信心,要花錢消災等等。碰到一個信徒身體不適,布理培格也告訴他這是神在考驗他的信心,不可以看醫生,特別是不可以看法師醫生,否則就會失去前往下一個美好世界的權利,只要虔誠信神病就會好云云。每當他算完一個人,那人身上就會多一隻妖怪。

布理培格對一個信徒說:「你的眼睛有問題,過沒多久就會發作!」然後那名信徒頭上的灰色妖怪就把雙爪刺進那名信徒眼裡。他現在還沒感覺,過幾天視力就會出問題,以印證布理培格的「預言」,還不知道這種傷害能不能修復。

假裝算命算得差不多時,布理培格舉高那個圓盤,大聲說:「各位高潔的聖徒們,這是神所賜與,讓我用來拯救世界的神器!它可以開天闢地、控制生死、讓人復活!它可以瞬間將邪教徒一掃而空!」

聽眾們全都對他的話無比信服,璽克看到魔法力量透過這些信徒的思想,被引導集中在圓盤上,形成詛咒法術。這樣下去,那個法器力量會越來越大。

此時古司舉起手,開口了:「大師,我有問題!」

布理培格露出模仿慈悲模樣的神情,說:「說吧,孩子。我隨時都願意為你解惑。」

「對於我們裡面的叛徒,要怎麼做呢?」

現場的人議論紛紛。

「神知道誰是叛徒,神會處罰他的。」布理培格說。

「難道神不是要我們懲罰叛徒嗎?那個人把頌揚神的財富私吞了!我已經知道是誰做的,也有證據了!」古司說。

當場,在會場左後方就有兩個男人抓住一個人怒吼:「就是你,我今天一定要揭發你!」

古司繼續說:「大師你當然會同意吧?神的財富怎麼可以用在私利上?那個女人說自己是去見姊姊,事實上卻是紅杏出牆!」

在會場前方有個女人尖叫起來:「我沒有!」而她旁邊應該是丈夫的人狠狠瞪著她。

「淫蕩的行為神是不會允許的!還有他,在家裡偷偷拜別的神!」

就在璽克左邊的女子哭說:「那是我父母強迫我拜的!」而她旁邊的人怒吼起來:「妳竟然這麼做!」

現場氣氛越來越激動,每當古司說出一個罪行,就會有人遭到周遭人的指責。他越說越多,直到連指責別人的人都被他說到。於是那些人就更加強硬的指責先被說到的人,以轉移別人注意力。

眼看著古司就要把會場變成跟大廳一樣的戰場,開始有人互搧巴掌和揮拳時,布理培格終於反應過來,對著古司大吼:「住手!神會原諒你們的,只要你們誠心悔過,神會包容一切罪過……」

古司露出笑容,大聲說:「大師,神在哪?」

「神在天上看著這一切,每個人的作為祂都在看。」

「你怎麼知道神會原諒這一切?」

「我的話就是祂親口告訴我的旨意!」

古司又笑了:「為神而戰的各位,大師說你們是錯的,他們的行為都該被原諒才對。就算淫蕩、偷錢、甚至是不信神,對神來說,他們和你們一樣都是值得憐愛的孩子,『沒有絲毫差別』,神會給予他們祝福的。」

璽克不知道古司到底是用了什麼魔法,他這句話一出來,流向法器的力量瞬間變少。

「你們或是蛆蟲,對神來說都是一樣的。」古司笑說。

開始有人吼叫著要布理培格說清楚,該如何懲罰叛徒。要他收回剛才的話,罪惡就是罪惡,不可以原諒。

「我才是真正信神的人,這些人都是裝出來的!」「我一直都遵守神的教誨,跟他不一樣!」那些人爭先恐後的吼叫著。

布理培格錯亂起來,對著人群說:「那種事情不重要!」

布理培格的回話導致從法器上流出的法力多過了流入的。法器正在變弱!

「不懲罰不信神的人,這些人不就是邪教徒嗎?這樣的法器,能守護神嗎?」古司再次推波助瀾。

終於,在一道只有法師能看見的白色光芒閃過之後,法器跟信徒間的連結全數斷裂。灰皮妖怪嗚咽一聲,消失了。

古司兩手叉胸,用單腳支撐身體。此時,一名高壯男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從人群裡跳上講台,拿出手銬,銬在布理培格手腕上,另一手拿出皮夾裡的法師第一情報部徽章:「我是法師第一情報部探員……你沒有法師執照卻進行商業占卜,違反法師法第十九條第八項;對於未經認可的療法聲稱具有療效,違反法師法第七十二條;沒有執照私造法器,違反法師法第三條,另外還有刑法傷害罪中的魔法傷害項目。請你跟我走一趟。這是逮捕令。」

剛剛不可一世,以教皇之姿扭曲他人文化的布理培格,瞬間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本來看起來是塞在椅子裡不想起來,現在看起來是全身癱軟無法站起,頭都要陷進脖子裡了。

璽克一愣,全場的人也是,這時候,屋外傳來警車的聲音。沒多久,大批警察從門口湧入,包圍會場。本來亢奮而充滿自信的名流們,一個個發出不像人的慘叫。那甚至也不是獸類的聲音,而像是空洞的容器掉到地上,發出沒有靈魂的響聲。

布理培格從座椅上吃力的起身,被警察帶走的背影,看起來很像水蛭之類的無骨生物。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