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_警察的做法

 

 

 

璽克他們本來也要被帶去作紀錄,但古司站到他們旁邊,對警察說:「放過他們吧。」

警察聽了,還是招手要他們跟上。

四人跟著警察走出大廳,走到室外的警車後面,一個僻靜的角落。然後警察就離開了。

璽克盯著古司看。奈莫問:「聖潔之盾還是魔法之手?」

「魔法之手。」古司兩手插在口袋裡,瞇著眼睛笑說。他承認了他是法師第一情報部,俗稱「魔法之手」的政府魔法犯罪查緝人員。

「這位是璽克.崔格?」古司問。

「我是。」璽克警戒的看著古司。

「公平起見,我告訴你我的身分好了。我叫透沙柏。資料上的名字是填假的。你們也都填假的對吧?」古司把手別在背後說。

璽克面無表情,但心裡很震驚。透沙柏輕易的猜到,璽克對他不友善是因為不知道「古司」這個名字是不是假名。

「您不是研究人員嗎?怎麼會跑到現場來?」瑟連問。

瑟連認識透沙柏這件事,看之前的表現就知道了,所以璽克沒有很驚訝。

透沙柏說:「這次這個法器需要一點話術才好處理,所以上頭就叫我來第一線體驗一下氣氛。」

「話術?你沒用魔法?」奈莫追問。他的作為簡直像是洗腦了。

「沒有喔。」透沙柏偏著頭笑:「靠觀察和事前資料收集就夠了。每個人心裡都有地雷,一腳踩下去準沒錯。就外行人的標準我可能算有用暗示技巧吧,不過對我來說,只是很正常的說話而已。啊,我好像忘了說,我的專長是心理分析和心靈魔法。」

「你哪天需要踩我的時候,請溫柔一點。」奈莫扁嘴說。

「你不會有被我踩的一天的。」透沙柏又轉向璽克,一下子湊上來,靠得很近。

璽克後退一步,透沙柏卻抓住璽克的雙臂,臉貼到鼻子要碰到,盯著璽克看。透沙柏的那雙眼睛好像會把人吸進去,像是有生命的深淵。

璽克很少被人這樣貼近,頓時緊張起來,手握拳,腦袋裡也開始有攻擊魔法的施咒方式跑過,但他都否決了使用的可能性。他是良民!現在的他毫無疑問是良民,他不必擔心自己會被魔法之手抓走,當然也就不用為此抵抗!

透沙柏放開璽克,又偏了一下頭,微笑說:「看來是『安全的』。」

「當然。他已經『安全』了。」瑟連站到璽克前面,對著透沙柏說。

「其實我個人還有別的目標,想找某個人,可是他沒現身。白來了。」透沙柏用一根食指抵著下嘴唇,看了一下天空。

「我幫得上忙嗎?」瑟連問。

「不,不過你後面那一個——」透沙柏抓住瑟連的手,上半身探到他後面,對璽克小聲說:「你知道我們有專門『實驗』命令術的部門嗎?」

璽克有點害怕的點頭。

「照『這樣』看來,我們遲早也會需要死靈術的專業人才。」

透沙柏沒說是怎樣的「這樣」,但已經夠璽克想像了。在魔法之手看來,死靈法術有死灰復燃的跡象,而且嚴重到魔法之手判斷,他們需要提升對死靈法術的了解才足以對抗。

魔法之手作為對抗邪惡法師的主力,他們不用遵守光明之杖對禁忌法術的規定。只要他們覺得有必要,就可以實際操作,以增進了解,提升和邪惡對抗時獲勝的機率。

「考慮一下吧。雖然我看你是抵死不從啦。」透沙柏在璽克回答以前就說出了他的答案。

就算要出去工作,璽克也不幹這一個!

透沙柏縮回身體,對瑟連說:「你還有什麼事?我陪你去找頭子吧?」

瑟連點點頭,於是透沙柏領瑟連去找警方的指揮官,然後他就自己走路離開了。璽克有種暴風雨終於離去的感覺。

 

 

 

瑟連跟警方合作,在整倉庫的詐欺記錄裡挖出人口買賣紀錄,影印後,厚厚的一大疊搬回魔書館去。

離開會場很遠後,大夥開始評論起布理培格的下場,奈莫問瑟連:「看醫生要看執照,看法師也要看執照。我和璽克不記得就算了,你這騎士怎麼也忘了啊!」他們都忘了還可以檢舉布理培格無照作法。

「我平常不負責這一塊啊。」瑟連尷尬的笑說。

「唉,被警方先一步,我和你的交易也無效了吧。」奈莫嘆了口氣。

「當然。」瑟連說。

「不過我還有這個!」奈莫拉開葡萄帽上的隱藏拉鍊,裡頭赫然露出一台攝影機:「我拍到好多名流被神棍騙的現場,臉都拍清楚了。有這個,下次大選可以勒索到不少錢啊。他們那副蠢樣要是被選民看到,連里長都休想選上!」

這些畫面要是公開,選民肯定會輕易看出布理培格是個騙子,就只有在場名流看不出來。而他們「看不出來」的現場畫面,會讓選民看清名流有多愚蠢。

瑟連盯著奈莫的葡萄帽說:「我可以跟你買這個嗎?」

奈莫刻意皺眉說:「幹嘛?你想維護那些傢伙的形象嗎?」

「不,我想讓他們支持一個犯罪被害人救助條款。那些人只想蓋蚊子館,好在外牆上放他們的巨大簽名浮雕,對不容易宣傳的實用政策都沒興趣。好政策只能用勒索的方式才能通過。」

「我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我沒聽到這年頭的政治竟然因為採取投票制,黑暗到這種程度。」璽克捂著耳朵說。

瑟連挑起眉毛看璽克:「最黑暗的是因為選民真吃這一套,連想專注在工作上的人也會被迫照這個規則玩。」

璽克搖搖頭,把手放了下來。這世界想被騙的人實在太多了。

 

 

 

他們回到龍的魔書館,一進館就聞到一股酒味。水精靈狄密尼坐在櫃台裡,莉絲娜坐在櫃台外,桌上放著七個空酒瓶,還有一瓶喝到一半的酒。

「主人現在忙著把火車站炸飛,不需要我啦!」水精靈狄密尼喝了酒,通體變成葡萄色,還不斷有氣泡從頭髮裡鑽出來。

「主人跟兩個人類去看神棍,也不需要我啦!啊,等等,主人到我背後了。」莉絲娜笑了一陣,才回頭看璽克等人,她用一根食指指著奈莫說:「明天穿鳳梨。」

「你們兩個喝醉了?」奈莫皺眉說。

「我們醉心於人類的愚蠢與自大。」莉絲娜舉起高腳杯說。

「透過主從連結,你們看到的事情莉絲娜都跟我說了||等等,主人她要拿卡車撞護壁作測試了,我賭卡車會倒飛出去!」狄密尼扶住額頭說。

「濫用連結很有趣嗎?」奈莫縮了縮脖子。

「幾乎是使魔工作裡最有趣的地方。」狄密尼說。

三個人類上前加入兩個非人類的飲酒會,璽克和瑟連坐櫃台裡,奈莫坐櫃台外。璽克還是替自己倒茶來喝,另外兩人都喝酒。

「狄密尼來艾太羅工作很久了,葉茲大人是他的第六個雇主。」莉絲娜說。

「那我是妳的第幾個雇主?」奈莫問。

「怎麼可以問女孩子的婚姻狀況?不識趣!」莉絲娜把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我肯跟著你就該偷笑了,也不想想現在是誰在養家?」

奈莫急忙縮脖子道歉:「對不起!」

瑟連湊近璽克低聲說:「我覺得奈莫的地位越來越低了。」

璽克也這麼覺得。為了轉移話題,也為了滿足好奇心,璽克問:「因為我的使魔是妖魔,所以我不太清楚,為什麼你們會想離開原本的世界,到這裡來替法師工作?」

法師最常見的四種非人夥伴裡,妖魔、妖精是本土生物,惡魔、精靈則是來自魔界和元素位面這兩處異界。

「人類又為什麼要跑去洋國家留學」狄密尼搖晃酒杯,說:「雖然在出發以前,根本沒辦法確定這趟值不值得,但是既然知道有一個和自己所處世界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就會想去見識見識。看過的地方越多,越是知道別人的情況,反而更能看出自己的家鄉有多獨特。我覺得離開元素位面,讓我更清楚精靈是怎樣的生物。」

「在魔界,曾經跟過法師的惡魔都過得比較好。所以大家都想過來。」莉絲娜說:「惡魔這種生物啊,出生的時候實力就已經決定了,這輩子的成就也就決定了。是什麼品種,就是什麼樣的未來。可是在艾太羅,法師會展示給我們看,要怎樣鬥倒頭上的人、怎樣挑撥離間、怎樣透過詐騙取得想要的東西,教我們很多跟武力無關的實力。惡魔可以在這裡學會改變未來的技巧。

「雖然惡魔天生就會做這種事,可是人類的手法精緻多了。」

璽克點點頭,他大概懂了。他們之所以出來工作,一部分其實和璽克看書類似,是一種學習,是「閱讀」這個世界。

 

 

 

二十分鐘後,奈莫舉杯大喊:「那麼,為了騙子的敗亡,乾杯——」

所有人也都紛紛舉起手中的酒或茶,就在碰杯的瞬間,傳送陣大亮起來,一整團的書頁衝進大廳。

那些書頁都是從出版品上撕下來的,大片的有六十公分寬,小片的才兩公分寬,他們像是受到圓形的龍捲風操縱,在一個直徑兩公尺的圓球體範圍內打轉,裡頭似乎有個人在。從這個書頁的漩渦中發出非常熟悉的尖叫聲,讓所有人摀上耳朵。

假洋法師艾珠憐。

雖然完全看不到裡面的人,可是那個尖叫聲實在太好認了。

「煩不煩啊!」璽克大叫一聲。他應該把傳送陣鎖死的!

艾珠憐紙團一路往前衝,衝進黑暗的走廊裡,然後綠頭髮的達欽才緩步走出傳送陣,他手上拿著一疊書皮,裡頭的書頁都不見了,看來是跟著艾珠憐跑掉了。

「她撕魔書?」璽克反手用拇指指著走廊說。

達欽點點頭,然後在櫃台邊坐了下來。奈莫馬上倒了一杯酒給他,瑟連立刻沒收,換上一杯茶。

沒人理會走廊裡越來越遠的尖叫聲。

「她怎麼有機會撕你的書?」奈莫眨眨眼問。

「法院判決我一年要跟她住三個月,她家太無聊了,我都會帶書。」達欽說。

「聽起來像是監護權判決?」璽克問。

「對,她和我爸離婚。」

「她不是你媽?」奈莫猛眨眼。

「不是。」達欽斬釘截鐵的回答:「戶籍上我是她生的,但是我只承認葉茲姊。」

「葉茲『姊』?」奈莫挑出關鍵字。

「幾年前認的乾媽,之前都叫姊姊。」狄密尼說:「反正主人跟男人生小孩的機率微乎其微,有個乾兒子也不錯。」

「這種話直說好嗎?」璽克扁扁嘴。所以達欽是艾珠憐生的,但是對他來說他是葉茲的孩子。

璽克接著說:「比起整天神來神去的瘋子,黑氣妖怪當媽還是好得多吧。」

「你講的更直啊!」奈莫說。

「至少葉茲姊不會抓我去參加連續一個禮拜的儀式!」達欽說:「離婚以前,那瘋女人整天把我關在宗教會場裡逼我禱告淨身,是葉茲姊說服我爸離婚,我才逃離苦海!她還到處借錢亂花,她死掉我立刻拋棄繼承!還好葉茲姊警覺性高,即時擋下,不然她還想拿我的證件去辦貸款!」

璽克和奈莫都猛眨眼。難怪,雖然葉茲怎麼看都沒跟達欽爸在一起(正確來說是根本沒有男朋友),艾珠憐還是恨她恨到像在恨情敵一樣。

「想到法律規定我長大以後還要出錢養她,就覺得生氣。」達欽一口把茶乾了:「她肯定會變成那種把錢都獻給神棍,然後叫小孩支付生活費的吸血蟲。我還要小心她偷我的存款簿去捐獻!」

眾人同情的點頭。艾珠憐這種程度的爛媽媽不符合法定虐兒要件,只是行使她的管教權而已,只要達欽是她生的,就沒辦法用官司免除奉養義務。

「今天她又想抓我去那個什麼布理的會場,說是要潔淨我。」達欽放下杯子:「結果過去一看,哈!警察把那裡圍起來了!大快人心!」

走廊裡傳來的尖叫聲變得很奇怪,斷斷續續的,夾雜著含混不清的言語。

「她會不會吵到鄰居啊?」奈莫看著走廊說。

「哪來的鄰居啊?」璽克幫達欽把茶添滿。

從走廊裡傳來山崩一樣的隆隆聲。

眾人靜默,聽餘音在整座魔書館裡迴盪。

「書架倒了?」狄密尼先開口問。

「或是書架空了。」璽克說。那搞不好是魔書傾巢而出的聲音。璽克裝作沒事一樣的繼續喝茶,聲音卻又傳來一次、再一次。

「我還是去看看好了。」璽克無奈的放下茶杯。

「我跟去。」奈莫舉起手。

瑟連也點點頭。魔書館面積超過一平方公里,搞不好會突然變色。

於是他們把達欽和莉絲娜、狄密尼一起放在客廳,前去尋找假洋法師。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