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_離去

 

 

 

 

 

「妳說謊。是妳把他丟在魔書館裡,狄密尼都告訴我了。」葉茲面無表情,眼神卻冷得像冰:「我還知道妳根本沒懷孕。妳居然去偷了個小孩,假裝懷孕騙婚!難怪每次邀妳去泡溫泉妳都拒絕,妳是怕醫生朋友看到身體,會被識破吧?」

 

艾珠憐震驚的臉,那兩顆瞪大的眼珠失了神,像是墓地的魔物石雕,沒有靈魂。

 

葉茲怒罵:「妳自己要上床不戴套,那是妳的事,妳要搞砸自己的人生,當騙子的玩物,那都妳的事。妳不可以害別人!妳把那位母親害得多慘妳知道嗎?」

 

艾珠憐愣了一陣子,突然露出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嬌笑:「我才沒有害人呢。他們說我是在做好事啊。那是沒人要的孩子,我不收的話,他會餓死耶,我是救他的人耶。」

 

「妳都沒想過,這種來歷不明的嬰兒一定有問題嗎?」

 

「他們說我是在救他啊。」艾珠憐輕輕的翹起嘴角,同時微微嘟唇,讓她那艷紅欲滴的雙唇顯得極其動人:「我是一片好心。我沒有錯啊。」

 

「妳——薩福耶卡羅蜜尼其……」葉茲唸出一長串咒語,左手一揮,拉出一條光帶。

 

除了璽克曾在書上看過,現場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咒語。

 

璽克撲上前去抓住葉茲的左手:「住手,妳會讓她瘋掉!」

 

葉茲用力甩手:「讓她看看自己的內心世界,她才會正常一點!」

 

法術完成,光帶炸裂開來,璽克用力一拉,成功阻止法術打到人,但光帶碎片噴到站在柱子邊的瑟連和奈莫。

 

兩個都是久經戰陣的人,立刻反應抵抗不明法術。聖劍和祭刀同時出鞘,凝聚著他們的力量,同時也接通了他們身上的變色詛咒,和光帶碎片混合。

 

三道不穩定的魔法混合在一起。碎片消失,像是有人在月台上敲響了鑼一樣,噹的一聲,漣漪憑空出現,讓月台地面的影像擺動。

 

地面變成了大型螢幕,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個比現在年輕好多的艾珠憐的臉出現在螢幕上。背後看似是黑暗的巷弄內。

 

 

 

 

 

本來應該只會讓受術者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法術,變成了將過去重現的法術。

 

過去的艾珠憐,畫著濃密,不適合她那個年紀的彩妝。她才十六、七歲,舉止和她的年齡一點也不搭。她極力擺出事業有成的成人那種傲慢姿態。

 

「孩子呢?」年輕的艾珠憐對著所有人演出獨角戲,她笑得非常燦爛、異常開心:「他一定要娶我!只要懷了他的孩子就行了吧!我已經跟他上床了,懷孕檢查記錄也有了,快把孩子給我!我需要一個孩子,哪來的都沒關係?你們可以弄到吧?我要一個!噁,怎麼一身是血啊?什麼?剛出生都這樣?哇,還好我沒生!哪個白痴要生這種玩意兒啊?懷孕身材還會走樣,超蠢的耶。」

 

她咯咯嬌笑,笑容燦爛得像是盛夏正午的陽光,也像是開放到極致,即將枯萎的花。

 

「錢?嬰兒這麼貴喔?好啦好啦,會給的。」艾珠憐的臉愣了一下,出現當她被葉茲指責說謊時,那種空洞的表情:「死了?你什麼意思?你們把她肚子剖開?殺了人所以要加錢?才不對呢?哪有死人?你告訴我哪裡有死人?我收養了一個沒人要的孩子!你聽懂了沒,沒人要的!我是救他的人!不准你們再說謊!我沒跟你們買孩子,這筆錢是為了給這可憐的孩子贖身,是為了救他!不准說謊,別再提那個謊言了,我沒有殺人!我救了人!」

 

為什麼可以這樣自我欺騙,璽克無法理解。但是當他想起他在複寫世界看到的,空空的嬰兒床,又覺得似乎能夠明白裡頭的涵義。

 

艾珠憐驚慌的掃視現場,每個人都盯著地板看,只有她沒有如此做:「怎、怎麼了?」

 

「我想,這裡所有人都看到妳的真心了。」璽克盡可能用一般民眾也能懂的方式,不使用術語的回答。

 

「那你們一定懂了吧!」艾珠憐的眼睛亮了起來:「我是這麼的純潔!」

 

但是現場十二個法師,還有璽克他們、等車的四十多位民眾,全都用驚詫,不可思議的眼光看她。許多人交頭接耳,一面看她一面竊竊私語。微皺的眉頭、使力的眼周,防衛性的弓著背,這些人的眼神和身體姿態,都傳達出一個同樣的事實:他們瞧不起艾珠憐,像看待穢物一樣的看她。

 

艾珠憐頓了一下,對葉茲大喊起來:「不,妳竟然欺騙大眾!妳為什麼要忌妒我?」她指著地板大叫:「我很純潔!我無罪!祂說過,這本書能讓祂拯救世界!」她四處張望,遠方傳來火車進站的聲音,噠噠噠噠的聲音越來越近:「對了,要證明,要有無瑕的證明。我會證明神愛純潔的我。」

 

在火車進站同時,艾珠憐衝向月台,跳了出去:「『神』必定會使我復活!」

 

沒有人來得及拉住她。

 

這個車站本來有設防自殺魔法護壁,但是現在,那個護壁已經關閉了,葉茲在這裡就是為了裝上新的。

 

火車衝過,艾珠憐一頭撞上看不到的魔法牆壁,然後,她像是被一根繩子牽著,猛力拉走一樣,發出淒厲的尖叫往後彈,直接越過月台另一側的鐵軌,掉到隔壁月台上去,還面朝下滑行了兩公尺才停下來。

 

「臨時護壁反彈力道太大了。」葉茲掩嘴說。

 

璽克突然想起,狄密尼好像有說過,葉茲的護壁用卡車去撞,十之八九卡車會倒飛出去。好在沒撞到對面等車的人。

 

警察衝到另一邊月台上,逮捕已無力抵抗,連站都站不起來的艾珠憐。

 

葉茲聳聳肩,轉身拍手,叫大夥繼續護壁裝設作業。彷彿剛剛發生的事不過是一陣夾帶灰塵的風。

 

 

 

 

 

璽克等三人在火車站附近吃了一頓好料,回魔書館去。

 

下午,班納圖打魔話找瑟連:「喂,晚上有任務,回來吧。」

 

「我房間修好了嗎?」瑟連問。

 

「還沒。」

 

瑟連笑著回答:「那我正好發現這邊有事情需要我處理。」

 

班納圖冷聲說:「你不在的時候,高速公路跑去找弟兄撒嬌要飯,我想牠已經忘記你了。」

 

「疑?」瑟連強壯的身軀震了一下。

 

「牠昨晚睡在我的枕頭上!」

 

「等等,這樣不行!我馬上回去!」瑟連抓住魔話籠大喊,弄得客人都轉頭過來看。

 

於是瑟連行李收一收,準備回聖潔之盾。

 

莉絲娜背著工作包回來。她不顧當時現場還有客人在,當場在大廳摔包包,對穿著鳳梨裝的奈莫吼:「沒工作的主人實在太廢柴了!男人這種生物,如果不工作就只會像放了太久的香蕉一樣,變得軟爛!」

 

「別生氣!我回去工作就是了!」奈莫趕緊說。

 

於是奈莫也收拾行李,準備回他的黑市去。

 

瑟連、奈莫和莉絲娜,各自提著行李到大廳來。瑟連穿著寫有「風調雨順」字樣的上衣,奈莫則換回了他到這裡第一天穿的衣服,一身醒目的紅黑色。他們站到傳送陣旁邊,璽克也站在他們前面送行。

 

這幾天以來,會讓瑟連變成紫色的法術已經被聖劍力量消除了,璽克沒有必要再替瑟連解咒。

 

瑟連在一張印有魔書館標誌的便條紙上寫了他的聯絡方式,塞進璽克手裡:「有事聯絡我,不,沒事也可以聯絡我。」

 

璽克的眉頭稍微靠攏。

 

對於璽克的反應,瑟連頓了一下,深吸一口氣,才說:「我的意思是,保持聯絡吧!」他臉上沒有平常的那種業務用的笑容,甚至可以說是有點氣惱的樣子,眉毛也有點皺,低頭認真的看著璽克。

 

「好啦!」璽克咧嘴笑,把聯絡方式背了起來。

 

瑟連揮揮手,也跟奈莫握了一下手,就轉過身,以騎士那種堅定的步伐走進傳送陣。

 

一陣紫光過後,他就消失了。

 

雖然對於這個特異的顏色璽克感到有點奇怪,不過他決定不管已經離開魔書館,也已經離開他超過一公里的瑟連是什麼顏色,轉向奈莫說:「我現在就把魔法解開。」

 

「不用了。」奈莫伸手擋住璽克的動作。

 

「嗯?」

 

「我就粉紅再粉紅的回去吧。測試群眾反應。」奈莫說:「讓你看看,社會人士為了工作,會去做很多自己本來根本不會做的事情,也因為這樣,工作和求生,都會讓自己成長。」

 

璽克眨眨眼,他覺得這種示範方向不太有說服力,不過他決定不說破。雖然他不想被說服,不過想看粉紅色。

 

「拿去,我的聯絡方法!」奈莫從口袋裡拿出來一個小紙袋,用一手叉腰,一手拿著紙袋往前伸直的高傲姿勢交給璽克。

 

璽克打開紙袋,裡面是用巧克力寫上聯絡方式的餅乾!用魔書館的廚房,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烤的!

 

「背起來以後就吃掉吧!我都交代好了,是你的話,不用提醒接線生七奶的事,他也會幫你轉接。」奈莫說。

 

「嗯,保持聯絡啊!」雖然有一句聽不懂,璽克還是低頭微笑。

 

奈莫和莉絲娜走進傳送陣,傳送陣發出非常強烈的粉紅色光芒,染遍了整座大廳。

 

璽克臉上掛著笑意,兩手拿著兩個人的聯絡方式站在原地,十秒後才轉身,打算一個人走回櫃台。

 

這時,傳送陣發出正常的藍光,然後明明沒有增加任何光源,大廳看起來卻像是變亮了。

 

璽克再次轉身,驚愕的看著傳送陣。葉茲站在那裡,她穿著一件翠綠色的棉質上衣,還有長達腳踝的同色系紗裙,配上低跟白色綁帶涼鞋,在裙子底下若隱若現。平常總是束著的長髮放下來,別上兩只垂墜髮夾。

 

跟平常完全不同的打扮。俗話說「女為悅己者容」,這樣美麗的葉茲,璽克還是第一次看到,難道說——

 

水精靈狄密尼提著兩個繪有海棠的大皮箱走進大廳,走到葉茲旁邊。

 

葉茲露出前所未見的明亮笑容說:「工程結束了,我要去異大陸研究旅行,起碼兩個月後才會回來。珍重。」

 

璽克傻傻的揮手。所以還是沒有啊,男朋友。

 

葉茲用小跳步走進傳送陣。狄密尼也跟上,臨走時,向璽克挑了挑水珠構成的眉毛。

 

「不知道能不能帶個吸血鬼回來?」「那個能通過海關嗎?」「好像要簽證的樣子。」他們聊著這樣的話題,消失在藍光裡。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