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_安派特的畢業論文

 

 

 

 

 

大約一年前,當璽克要求看安派特的畢業論文時,安派特從書桌裡挖出一本厚達十公分的白皮巨書給他,放在餐廳桌上時發出沉重的一聲「碰」。

「好厚!」璽克光看厚度就傻了:「法師大學要寫這麼多字才能畢業啊?」

璽克讀的是法術補校,不用寫論文和答辯。

「我是誇張了點,不過還有同學超過我的。」安派特以龍形努努嘴說,頗有驕傲的意味在。

璽克翻開那本論文,立刻就沉迷其中。

論文中提到:「……聖騎士與先天法師在地球各洲都存在,但是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稱呼,在某些地區,聖騎士與先天法師被視為同一種人,或者是用不同的標準,區分為不同的二或更多種人……

「……如前所述,分析歷史紀錄的結果已經證實,聖騎士與先天法師的產生,與遺傳毫無關係。聖騎士與先天法師的基因與常人無異,不會較常出現在優秀的騎士和法師世家,他們的後代也不會有較高比例出現聖騎士和先天法師……

「……但是研究也證實,聖騎士通常具備能夠成為騎士的性格。在並未受到外力嚴重扭曲的情況下,聖騎士通常會踏上維持公平正義的道路,就像普通的騎士一樣。跟聖騎士比起來,先天法師性格上不容易找出共通點,但是作為法師的『悟性』,通常會與其先天法術類型相重疊。」

璽克盯同一頁看了五分鐘,又前後翻看了十分鐘,然後抱著書,跑去把臉埋在安派特的毛裡糾纏他:「師父——看——不懂。」

安派特舔舔鼻子:「哪裡看不懂?」

璽克指著「先天法術類型」那段話。

「意思是說,你是個先天死靈師,但是你同時也有死靈術方面的資質。」

璽克眼睛睜得很大,就是這裡不懂:「先天死靈師跟死靈師資質有什麼不同?」

「你會是先天死靈師,是因為你能用聲音喚醒死者。」

璽克點點頭。

「但是死靈術方面的資質,是意味著你能夠學會死靈術。這是以『成果』論和以『潛力』論的差別。」

「就像會騎腳踏車和平衡感好的差異?」

「差不多。給你作個小測驗好了。這個是埃文薩爾法師大學學生三年級時全校都會作的測驗,後來流行起來,各校學生也都主動做了。」安派特變成人型,從一個大木箱裡抽出一個大盒子,裡頭有一疊很舊的紙卡。紙卡背面是光明之杖的發光法杖標誌。

安派特把牌洗一洗,一張一張抽出來,背面朝上放在掌心裡。璽克立刻感覺到牌上散發出穩定的魔法能量。

「猜猜看這是什麼能量。形容看看?」安派特笑說。

璽克閉上眼,專心的感受波動:「——熱的,是光嗎?」

「錯啦。」安派特翻到正面,那裡畫著一個魔法符號:「答案是『流動』。再試一個。」

「幻影?不是幽靈那種的,不是光影造成的,心因性的幻影?」

「正確答案。這是心靈法術的幻象標準符號。」安派特笑得很開心。

像這樣一路猜下去,安派特把璽克猜對的放一邊,猜錯的放一邊,全部看完以後才對璽克解釋:「這個測驗可以測試你的『悟性』落在哪些範圍內。

「就像視覺有動態視力、視野範圍等各種差異,法師的『感覺』也有『悟性』的差異。其實悟性的問題很複雜,會受先天後天的影響,也有興趣和腦力的影響,並不是固定不變的,這個測驗只是測個大概,看現在的你對哪些領域比較容易進入狀況。」

璽克以他對標準法術符號在魔法體系中作用的暸解,推測:「猜中的符號就代表我對那種類型的能量性質比較有概念?」

「對。表示你對這種類型的能量本質有所暸解,不是只限於書上的文字描述,而是抓住『常名』。差很大的表示還沒開竅。

「我這套測驗卡只有基本符號,光明之杖每年都會根據新的標準符號表,出版補充包。我們來看看你的測驗結果。」安派特拿起璽克答對的那疊紙牌:「幽靈符號、層疊世界符號、植物之性符號、藥力錯綜符號……」他抽出其中三張,指給璽克看:「幽靈存在、無音之聲、層疊世界。有這三個概念,你學習通靈術會很快——」安派特又抽出一張卡:「這張很少人答對:切穿世界。」

璽克想起他當時的回答:「一道裂縫?不是物質的裂縫,也不是存在的裂縫,可以讓它對某些東西開啟,其他卻不行。它會穿到不一樣的地方。不一樣,連物理律都不一樣的地方。像是連接一維與二維。不是自二維看見一維,而是連接起來,讓一個東西存在於兩邊。」

「讓我來假設你的死靈師能力構造。因為我和你都沒有研究死靈術的許可,所以只能像個外行人一樣的說說就算了。千年前的先天死靈師耶薩華,他並不像你那樣能聽到死者的聲音。死者不用活人的方式發聲,他就聽不到他們說話。」

璽克驚訝的瞪大了眼。他還以為所有死靈師都能和死者溝通。

「我們還是先釐清,何謂『死靈術』?」

「能將死者叫起來活動的法術?」

「對。所以『能和死者溝通』並不是死靈術,分類上它是通靈術。那麼,禁忌的問題:要怎麼將死者叫起來活動?」

璽克沉默不語,他知道該怎樣做,但是沒辦法解釋給別人聽。

「保持這樣,不要說。」安派特點點頭:「讓我們用別的法術來代替它進行討論,『加熱術』是個不錯的範例。你晚上煮茶喝或是早上泡澡都用得上。加熱術還可以細分,對吧?」

「熱射線加熱、微波加熱。」璽克迅速回答。

「同樣都是加熱術,可以用好幾種不同的方式辦到,我上次看到你變出了一把火。那是『燃燒術』,但也可以用來煮熱水。在你把火球對著水壺扔過去的時候,你也是在施展『加熱術』。」

「同樣是死靈術,也可以透過不同方式達成?」

「對,死靈術和加熱術一樣,都是『以結果定義』的法術,裡頭可以包含很多和結果不直接相關的魔法技術。耶薩華和你都可以喚醒死者,但是我認為你和他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先天法師。你們走的是不同的路,只是恰好在一個點上交會了而已。」

璽克驚訝的半張著嘴。他和耶薩華不一樣?他從沒想過這種事。

「耶薩華的死靈術是從操屍術出發。」

「操屍術是那個吧,讓屍體站起來自己走回家。」璽克縮著脖子說。操屍術是艾太羅地區一種很古老的法術,舊稱「趕屍」,是一種能把屍體當成戲偶操縱的法術。

「對。你的死靈術我雖然沒看過,但我猜起點比較接近通靈術。你真正的能力應該是呼喚不在這個世界的『他者』,喚醒死者只是其中一種使用方式而已。」

璽克之前從沒考慮過這種事,在安派特說出口之後,他立刻領悟到「就是這樣沒錯!」他呼喊時從來就不是在呼喚死者,而是呼喚不在這個世界上的某人歸來。對他來說,對象是死是活不在考慮之列。這也讓他聯想到一件事:他無法像一般人那樣,光憑直覺去分辨活人、非人者和死者,只要外表一樣他就會搞混。除了理智上認為他們不一樣之外,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重點來了。」安派特拿了一根麥芽糖塞進璽克嘴裡,給腦袋補充糖份,以便高速運轉。安派特說:「為什麼你會有這種能力呢?這跟你的血統沒有關係,它到底是哪裡來的?」

「我就是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把聲音傳出去。」璽克回答:「就像一般人說話那樣。」

「不對喔,你真的知道一般人是怎麼說話的嗎?」

璽克仔細想想,他沒當過一般人,他可能真的不知道。

「一般人說話聲音不會傳到別的世界去,所以你不是和一般人一樣的說話。你會以為你是和一般人一樣的說話,是因為你和一般人學會發聲的時期一樣,都是在有記憶以前就學會了。」安派特滔滔不絕的說著難懂的專業話題:「如果你仔細觀察一般人發聲,你會發現他們也有分成捏著喉嚨發音和丹田發聲的差異,發出的音就不同,能傳開的距離也不同。你和他們的發聲方式一定在某些地方不一樣,才會造成那樣的效果。

「那麼,在沒有特別訓練的情況下,為什麼有的人只會用喉嚨發聲,有的人卻會用上更響亮的丹田呢?有些人天生就懂得用整個身體當『共鳴箱』,唱出驚人的嘹亮歌聲。

「這就是『悟性』的差異。有些人沒人指點也能夠『領悟』到更好的發音方式,有些人要看過示範才會跟著做,有些人需要經過系統化訓練,有些人則要刻苦努力才能有所『體悟』。

「先天法師和一般人的基因是一樣的。丹田通常也都存在於每個人身上,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利用。雖然外行人常常使用『先天法師的能力』這種詞彙,但你並沒有什麼特殊能力,你只是比別人多領悟一些施法方式罷了。

「有許多法術的研發,最初是從研究先天法師的施法方式開始的。之所以能夠複製先天法師的施法經驗,就是因為先天法師所施展的那些法術並不是什麼『特殊能力』,那只是超出現存法術範圍的『高超技藝』!」

「為什麼我會知道還不存在的施法方式?」璽克訝然問。

「這邊開始就是我的推論了。」安派特翻開論文,指出一段要璽克看。

論文裡說:「我們稱之為『黑夜與白晝之河』、涅庫卡密納稱之為『龍脈』,又或者是垛畢羅噩洲法師所稱的『天國之路』……那擁有眾多名稱的魔力之河,有時會在大地上產生稍縱即逝的魔力噴泉。目前已知,在噴泉出現時接觸到噴泉的存在,往往會產生魔法性質的變化。新品種魔獸、魔書等等經常因此產生。但原本就已是魔法生物的物種,碰到魔力噴泉並不會有什麼影響。

「人類可以說是一種魔法生物,只是大多數人不使用魔法而已……我們艾太羅龍族,若是在睡眠時接觸到魔力噴泉點,就會進入我族所稱的『夢域』,那本來是我們還在蛋裡作夢時才悠游的領域。我族在那個世界學習我們龍的力量,從而使龍族成為先天具有施法能力的種族……」

看到「先天具有施法能力」這幾個字,璽克頓了一下才繼續看。這個形容很像先天法師。

「……我認為,在人類孩子還是一片白紙的時候,在他們對這世界的感知不被經驗與五感所限制之前,如果接觸到魔力噴泉,他們可能也會進入夢域。成年人會把那當成一場無法理解的夢,並下意識的加以扭曲成沒有價值的面貌,只有孩子能像我族一樣,接受那個世界本來的訊息。在夢域裡有天地初開的一切,那同時也是世界一切道理隱藏前的面貌……

「……於是,就如同我族同胞基於個體悟性之不同,而展現出不同的龍族能力,人類的孩子也基於個體悟性不同,而從夢域學到不同的東西……所謂的聖騎士與先天法師,應是在母親懷胎期間,在自我意識產生之後、分娩之前這段期間,接觸到魔力噴泉的孩子。比起『天賦』,這更像是大自然『胎教』的成果。」

璽克看到這裡,他抬起頭,猛然發現他已經看了三個小時,天都黑了,安派特替他開了燈。窗外飄來烤豬肉的味道,璽克想起來安派特說今天要烤味噌豬肉。都已經滿屋飄香了,他居然沒發現。

聖騎士和先天法師並不是有異於一般人的新種族,他們只是看過這個世界的另一面,並且從中學到了些什麼。

他們所會的這一切,別人也能學得起來,只是他們在出生前就先學會了而已。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