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_襲擊

 

 

 

 

 

舒伊洛奴拿著臉盆和卸妝油走出來,她把東西放在桌上,然後就重重的跌坐在沙發上,眼神發直,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芙蘿蜜看了猛眨眼,加拉葛不解的皺眉。

她並不是沒看過男人的身體。高中體育課上游泳課時男孩子都只穿泳褲;夏天也會有阿伯光著上身坐在路邊搧風納涼。她有一個弟弟,從小一起長大,當然看過不少次老弟只穿內褲的場面,連包尿布的樣子她都記得。

但是璽克的身體帶給她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淺而分明的肌肉線條,皮膚底下突出稜角分明的骨架形狀,殘留的水珠閃閃發光。她也看過男性偶像刊在雜誌上的性感寫真,但是沒有人的身體能讓她內心深處顫動起來,彷彿有扇一直鎖著的門,在她體內溫柔的打開了。

「怎麼回事?」加拉葛問。

「因為水龍頭沒水,所以我——」

舒伊洛奴話還沒說完,加拉葛已經跳了起來,衝向剛剛舒伊洛奴取水的浴室。

 

 

 

 

 

 

璽克衣服穿好,拿起祭刀塞進腰帶裡,慢吞吞的往浴室門口走,加拉葛突然衝進來嚇了他一跳。加拉葛朝洗臉台跨出一大步,手在腰間擺出拔劍姿勢,但他並沒有握住他隨身攜帶的長劍,而是在空中一抓,往前揮出同時,聖劍現形!

璽克眼前一片白茫茫,他看到數以百萬計,有著一圈圈光暈的光點在室內流動,織成一道道飄動的彩帶,彩帶上隱約有著彩虹的顏色,一層層游移變換。在那些彩帶中間,他還看到像是雲化成的小人型,那些人型有著修長的手腳,在其間旋轉飛舞。他們每次跳起,腳尖與指尖也會拉出長長的彩帶。

那看起來就像是一場宴會,一場只應天上有的宴會從加拉葛的手中延伸出去,撲向水龍頭。

璽克聽見一連串厚實的噹噹聲,敲出一種和緩卻愉悅的樂音,從低谷盤旋而上。

聖劍的範圍到了水龍頭周圍半公尺處就停了,彩帶在那裡打轉,卻無法更靠近一步。

「入侵者,現身吧!」加拉葛大吼。

從水龍頭裡鑽出一團金黃色的透明軟泥,看起來就像是流動的琥珀。那團軟泥不斷湧出,把加拉葛的聖劍逼得後退。不過三秒鐘的時間,已經湧出了三公尺立方的軟泥,那些軟泥聚集成人形,只不過一瞬間,就變成了一個穿著黃色長袍,臉枯瘦如骷髏一般,沒有頭髮的男人。他的身體好像還是液態的,臉部肌肉微妙的往下垂,好像隨時會滴落。

璽克以為加拉葛佔了下風,但是當他仔細觀察,卻發現是相反。許多彩帶在牆邊飛舞,延伸到牆壁裡,像是在水中跳躍的海豚一樣,忽而探頭,忽而潛入,所有在水管裡移動的軟泥都被逼集中到這裡來,沒有逃脫的機會。

眼前的黃衣男人是軟泥傾盡全力的最後一擊。他朝加拉葛抬起手,璽克聽到空氣中出現霹啪聲,卻只有一瞬間就又安靜下來。

「結束吧。」加拉葛用低沉的聲音說。

黃衣男子只來得及露出一瞬間驚恐的表情,就化為一塊白色的石柱。那看起來是許多細小結晶構成的,璽克懷疑那是鹽。

加拉葛作出迴劍入鞘的動作,彩帶和小人隨著他的動作奔向他的手心裡,消失不見。

加拉葛閉著嘴,肩膀稍稍抬起又放下,淺淺的換氣。

第一次看到這個場面的璽克,張著嘴說不出話來。聖照之日的騎士不待加拉葛下令,就跑進浴室分散開來檢查管線。也有騎士去向其他同伴傳遞消息,要他們加強防備。

「牆裡的防壁被突破了,立刻加強。」加拉葛一拳把石柱打碎。

「是!」

加拉葛抓著一塊鹽結晶,在手裡慢慢捏碎,他的眉間慢慢緊繃:「不完全?還有嗎?」他猛的轉身跑出浴室。

 

 

 

 

 

 

在舒伊洛奴把臉盆遞給璽克之前,她曾經把臉盆放在水龍頭底下,打開水龍頭,裡頭只滴出了一滴水,掉在臉盆裡。

那滴水就是問題所在。

芙蘿蜜尖叫一聲。臉盆裡的水開始扭動,變成黃色發出金光,變成黏稠的軟泥。

芙蘿蜜戴滿護身魔法戒的左手護住腹部,右手抽出一支髮簪握在手裡,狠狠瞪著軟泥。

舒伊洛奴比在場的任何人都要靠近臉盆。說時遲,那時快,她手撐沙發,飛起一腳把臉盆連裡頭的軟泥踢到房間另一頭去,臉盆撞翻在牆上,軟泥沿著牆面往下滴。

這時加拉葛趕到,聖劍一揮,白光閃過,軟泥全部變成鹽塊。

「沒事吧?」加拉葛問。

「沒事。」芙蘿蜜放鬆下來,露出笑容說。她身邊站著手持聖劍的瑟連,還有四個拔劍出鞘的聖照之日騎士,瑟連的金色樹林包圍著他們,形成壁壘。

加拉葛看著舒伊洛奴,吐出一口氣說:「踢得好。」

舒伊洛奴驚魂未定的點頭。她憑直覺就一腳踹了出去,現在才真正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她趕緊把還半舉著的腿放下,因為沒有注意裙子的皺褶,這個姿勢已經走光了。

然後她看到璽克站在加拉葛後面盯著她看。

加拉葛去檢查鹽塊,確定這個人沒有把看到的景色傳出去。璽克繼續站在那裡看著舒伊洛奴。

舒伊洛奴心中一下子閃過許多複雜的情緒,她不知道璽克能不能接受她本來的樣子,她就是一個在危急關頭會一腳踹過去,不坐等人來救的女孩。她是會為了保護自己和周遭人而戰的女子,她不認為躲在男性背後是她應有的姿態。

她不知道璽克會如何看待這樣的她。

璽克慢慢走了過來,表情很嚴肅的問兩個人:「有受傷嗎?」

芙蘿蜜搖搖頭:「孩子也很好。」

「沒事。那東西沒碰到我。」舒伊洛奴說。

璽克聽了,咧嘴露出笑容:「漂亮的一腳。」

舒伊洛奴的臉一下子紅了。加拉葛稱讚她,她都不會有這種反應。

璽克看她臉變得超紅,手抬了起來,有點慌張:「欸?怎麼了?啊,對不起,我看到了!」他看到走光了。

「那不重要啦!」舒伊洛奴笑說。

瑟連看看璽克,又看看舒伊洛奴,想了一下,然後躡手躡腳的離開,去別處巡邏。

璽克深吸一口氣。他突然驚覺,他覺得舒伊洛奴笑起來好可愛,這次看到的笑容,又比在天上飛時更加可愛。裡頭有一種關於核心的微妙差異,這個舒伊洛奴更真切,也更吸引他。在天上時的她雖然美麗,但僅止於此,看過就算了,此刻的舒伊洛奴,則讓他想要接觸,想要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她。

璽克把髒衣服塞進包包裡,在沙發上坐下,看舒伊洛奴拿了個新臉盆,重新裝水替芙蘿蜜卸妝。

他們的眼神好幾次交會,幾次似有若無的微笑,輕輕的頷首,無聲的交流。

 

 

 

 

 

舒伊洛奴一面忙碌,同時也想起了自己在黑暗學院裡的經歷。

她曾經在走廊上被學姊堵住,對方把她壓在冰冷的石牆上,用祭刀抵著她的脖子,笑著對她說:「我給妳三天時間,妳去殺掉——」那位學姊說出另一個更高年級學姊的名字「——不然我就殺了妳,懂了嗎?像妳這種小蛆蟲,最好乖乖聽話,看妳是要靠賣乖還是別的方法都行,妳不要想敷衍我,我隨時都可以殺了妳。」

舒伊洛奴怕得躲到璽克的塔裡,躲進木箱裡。

那時候,箱子口開了一條縫,她從裡面往外看,看到璽克露出黑色長袍領口的,蒼白纖細的鎖骨,他的喉節上上下下的動,告訴她:「妳睡吧。等妳睡醒,她就不在了。」

等她睡醒之後,去到課堂上,她得知那個威脅她的學姊已經暴斃在走廊上。每個人都知道是璽克下的手,但沒有證據。

舒伊洛奴一直都記著這件事。當她在惡夢中醒來,想到那些血泊與腥味,她就會想起璽克當時的聲音,沙啞而溫柔,因為吐出的氣不太夠而斷斷續續的聲音。告訴她「睡吧,那些事都不在了。」鼓勵她再次閉上眼睛。

雖然璽克不在她身邊,但是他曾經在黑暗學院裡保護她的那段時光,成為她心靈的避難所。

她突然明白了芙蘿蜜所說的話。即使對方沒有在身邊,這份力量仍然會陪著她。

她又想起了她在浴室裡看到璽克的右臂,那上頭有一圈斷臂後再生的疤痕。

舒伊洛奴瞄了璽克一眼,璽克本來拿了書出來看,注意到她的視線,就對她笑了笑,又低頭看書。

在黑暗學院毀滅之後,在兩人一起逃亡的尾聲,在他們分別的時候。如今她已經不記得這件事發生在怎樣的地方,是在草原上,還是森林中?她只記得她掩著嘴,看璽克那把樸素的祭刀發出紅光。他把刀抵在自己的右臂上,一道撕裂聲,還有輕微的霹啪聲,璽克的右手直接掉到地上。璽克的血好像比她看過任何人的血都要紅,紅到現在還烙印在她的眼裡,久久不散。

璽克咬牙唸了幾句咒語,把右手斷臂處的血止住。然後他蹲下來,把祭刀刺進斷臂裡,喃喃唸了幾句咒語。斷臂消失了,只留下一灘血。璽克把祭刀插回腰間,把舒伊洛奴的左手放在他僅存的左手手心。因為失血無力的關係,他單膝觸地跪著,抬頭看舒伊洛奴。

舒伊洛奴還記得璽克的手心非常溫熱,這股熱度也傳到她斷了兩根指頭的地方,一直往前傳,直到她曾經失去的指尖也有了感覺。

璽克用他的右臂,換回來舒伊洛奴失去的兩根指頭。

他非常仔細的摸著舒伊洛奴的指頭,一點一點的把重生痕跡消去,直到連舒伊洛奴自己都找不到傷疤。他的指尖貼著她的皮膚,像是畫出一個不存在的戒指般,一圈又一圈的繞著。

然後璽克告訴她:「妳回家吧。」誰也不會知道她待過黑夜教團。

這時璽克的聲音就像他曾經在箱子外告訴她「妳睡吧」的時候一樣,溫柔而沙啞,這次還帶著疲憊,以及道別的意味。璽克沒有家可以回去。

似乎聽見了追兵的聲音。十一歲的舒伊洛奴把璽克扔下,跑向回家的路。她的眼裡都是淚水,不知道是為了可以回家,高興的哭,還是因為璽克仍然在流浪,悲傷的哭。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