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_分別

 

 

 

 

他們兩人走出產房,加拉葛把門關上,和舒伊洛奴在客廳兩張沙發上,面對面坐下。

「你似乎誤會了什麼。」加拉葛說。

「我還以為——這個孩子不是——最後希望?打倒弗哈克的希望?」舒伊洛奴話都說不清楚了。剛剛芙蘿蜜喝下迴光返照的事情,讓她受到不小的驚嚇。雖然她不懂魔藥,但她很敏感,看氣氛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加拉葛聽得懂舒伊洛奴想表達什麼:「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期待這孩子長大以後回去推翻弗哈克。」

「嗯。」

「不,依索倫只是希望這個孩子活下去而已。」加拉葛說:「竄位者被歸國的流亡王子擊敗,這種故事在歷史上發生過幾次?一隻手就數得出來。他不會把這種重擔壓在孩子身上。」

「可是你們出動了這麼多人,這麼努力——」舒伊洛奴還以為,這麼大的行動,一定和國家有關。

「這只是在政治鬥爭中落敗的一方,作的最後一場夢。我國的情況已經無可挽回了。沒必要把未出世的孩子也一起埋葬。」加拉葛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孩子會留在貴國,逃掉一個算一個。」

「為什麼不留下來?」舒伊洛奴激動的問。剛剛芙蘿蜜的樣子,就像是確信自己不會陪著孩子長大。聖照之日的騎士和芙蘿蜜,在行程結束以後都要回到那個有暴君弗哈克的國家去。

「我們留下來,你的國家就會陷入戰亂。」加拉葛說出一個垛洲強國的名字:「——用否決權打回了貴國在國盟會的提案。這個世界已經決定承認弗哈克是涅國的合法統治者,決定堅稱他是個明君。貴國如果給我們政治庇護,就等於指責弗哈克是殺人暴君,等於挑釁國盟會的權威。到時候那些垛洲國家就會找到理由圍攻你們。你想讓自己的國家陷入戰火嗎?你想犧牲自己國家兩億國民的和平生活嗎?」

國盟會是「全世界國家同盟會」的簡稱,是大戰後成立的,由幾乎所有國家共同成立,聲稱是為了世界和平,避免又發生大戰,而管理全地球事務的最高組織,幾乎每個國家在裡面都有一個席次。

舒伊洛奴是外交官的女兒,她知道國盟會的真面目,那裡是不可理喻的地方,是國際間政治遊戲的頂級賭桌,她不會對那個地方的決策抱持任何期望。

「別露出這樣的表情,每年全球各地都有無數難民被送回自己國家等死,我們不過是其中的一小小撮而已。」加拉葛笑說:「依索倫之所以不在這裡,是因為他要留在國內當誘餌。這些天來攻擊我們的特種兵只是底層小兵,真正的高手都在國內圍攻依索倫,要趁我們分散人力保護芙蘿蜜的期間剷除他。也因為這樣能讓弗哈克那傢伙有可趁之機,他才會允許芙蘿蜜出國。畢竟芙蘿蜜蠢笨的臭名遠播,弗哈克比較忌諱依索倫。」加拉葛頓了一下,說:「我們回去的時候,他應該已經不在了。你也可以把現在在你眼前的人,都當成已經死去的人。」

舒伊洛奴的眼淚流了出來,怎麼也止不住,她哭到彎身抱著自己的膝頭,不能自抑。

客廳裡出現了藍色的傳送門,奈莫和穿著騎士服的萊爾諾特女士走出傳送門。傳送門沒有消失,繼續開著。具有保密功能的傳送門,中間是一片毛玻璃般,可以通過但是看不到另一頭的能量壁。

「我來接孩子。」萊爾諾特嚴肅的說。

「再等一下,讓他們道別。」加拉葛依舊坐在沙發上一手支著下巴,沒有行禮。萊爾諾特也沒有計較這件事。

五分鐘後,加拉葛開門領他們進產房。

產房裡,因為迴光返照的影響,芙蘿蜜已經可以坐起來了,她抱著嬰兒,一直親臉,看到這群人進來。她看起來像是要哭了,卻又立刻露出溫柔的微笑:「你好,萊爾諾特女士?」

「您好。」

璽克看氣氛嚴肅,拉著瑟連先出去了。

「我大兒子威嘶和我的長媳密麗安會收養這孩子。我已經提出退休申請了,之後我會和他們住在一起,我會保護這孩子。」萊爾諾特說。

芙蘿蜜看看這些人,又看看自己的孩子,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一瞬間,她似乎下定決心要把孩子交給這些人,手動了一下,但又縮回來,小心的抱在懷中,親了又親。小克勞蒂好像感覺到什麼了,又「呱啊——呱啊——」的叫了起來。芙蘿蜜聞聲,眼淚終於忍不住湧了出來。她說:「他爸爸有乳糖不耐的問題,你們要注意他可能也一樣。也許他會跟我小時候一樣怕黑,你們不要罵他,陪他一起睡他就會慢慢忘記恐懼……」

芙蘿蜜慢慢的把小克勞蒂遞給莉絲娜,莉絲娜小心的接過孩子。芙蘿蜜緊緊的看著自己的孩子,直到看到小克勞蒂在莉絲娜懷中安心的入睡,她才把目光移到莉絲娜臉上,像是想用眼神加上一道咒語:絕對要愛我的孩子,否則不原諒你!

莉絲娜對芙蘿蜜點點頭,她能理解也能接受。

芙蘿蜜又湊近孩子,親了又親,然後說:「你們走吧,留越久越容易被發現。」她吸了吸鼻子,把眼淚鎖在眼眶裡,在床上挺直了脊梁坐正,彷彿古老威嚴的神像。

萊爾諾特向芙蘿蜜鞠躬,領著眾人走出產房。除了老醫生之外,所有人都跟了出去。

在客廳的傳送門前面,加拉葛、摩挪和全體在場的騎士,對他們深深的一鞠躬。

「他就拜託你們了。」

萊爾諾特他們嚴肅的點了點頭。莉絲娜站在隊伍的最外側,本來不在鞠躬的方向上,但加拉葛竟然還轉向她,補上一鞠躬:「拜託你好好照顧我們的孩子。」

這個「我們」指的不只是依索倫、芙蘿蜜、形同乾爹的加拉葛,還有所有參與這件事的聖照之日騎士。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他們的孩子。

全場所有人,包括萊爾諾特和璽克在內都驚獃了。媚魔向來被人鄙視,而加拉葛地位這麼高的騎士竟然對她低頭。

「會的,我絕對會把他餵養得頭好壯壯!誰也別想傷害他!」莉絲娜用涅國的口音回答:「我會把這孩子當成我的主人照顧,原來的主人撇一邊!」

「咦?」奈莫驚訝的轉頭看莉絲娜。

「女人有孩子就不需要丈夫了!」莉絲娜猛力點頭說。

萊爾諾特深吸一口氣說:「走吧。」

萊爾諾特、奈莫和莉絲娜帶著小克勞蒂進入傳送門。傳送門發出「嗡」的一聲關閉。這個震動比較敏感的人隔著門也能感覺到。

產房裡立刻傳來女性悽慘的哭喊聲,摩挪衝了進去。

璽克和舒伊洛奴手足無措的站在客廳,加拉葛面無表情的對他們說:「你們可以走了。剩下的事情,我們可以處理。」

「不需要封我的口嗎?」舒伊洛奴問。

「不必了,殿下信任你。」加拉葛說:「他從來沒有看錯人過——包括為自己挑的丈夫。」為了孩子而處於高度警戒中的芙蘿蜜,竟然主動靠近舒伊洛奴,這個訊息夠明確了。

璽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說「再見」似乎並不適當。他們是不可能再見面了。

加拉葛似乎察覺了這份尷尬,他抬手,兩臂平舉,右手握著左手的拳頭,對著璽克的方向輕推一下,作出涅庫卡密納的行禮手勢,笑說:「拜別。」

璽克和舒伊洛奴看了,也笑起來跟著模仿,說:「拜別。」

然後他們離開了聖照之日準備室。

瑟連沒有立刻離開。他再次感受到強烈想逃的感覺。而且這次班納圖還不在場,只有他和加拉葛。

加拉葛把瑟連從腳到頭看了一遍,然後他看到瑟連袖子上沾到的血。從加拉葛變裝成芙蘿蜜離開之後,瑟連一直遵守承諾待在產房裡,貼身守護芙蘿蜜,直到孩子平安出生,接生時幫了點忙,才會沾到血。

加拉葛用拳頭掩著嘴笑了:「臍帶是你剪的嗎?」

「是、是啊!」瑟連縮了一下。當時瑟連正處於莉絲娜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不管是遞毛巾、遞吸痰器還是擦汗都無條件服從的狀態,莉絲娜一喊他來剪,氣氛使然,瑟連拿了剪刀就剪了。

加拉葛只是笑,笑到肩膀動個不停。瑟連縮著肩膀看了幾秒,偏了一下頭,放鬆下來。

加拉葛用平淡到不能更平淡的語氣說:「你很優秀。」

瑟連知道自己耳朵聽到了什麼,但是頭腦卻一時間無法解讀。

旁邊的聖照之日騎士大喊起來:「加拉葛大人稱讚人啦!」「不!我不相信,這是幻聽吧!」「這真的是加拉葛大人嗎?」

眼看著場面氣氛越看越像聖潔之盾準備室,加拉葛板著臉回頭大喊:「吵夠了沒?吱吱喳喳的跟麻雀一樣,還不快去做事!」

瑟連笑了出來,原來聖照之日的騎士也很愛玩鬧的。

 

 

 

 

璽克跟舒伊洛奴走出聖照之日準備室。璽克邊走邊想自己接下來該投靠哪方。等聖潔之盾和魔法之手撤出霧侶大飯店以後,他可能會去騎士團在本市的分部請求協助吧。雖然他的危險偵測神經告訴他,那個殭屍不會再來騷擾他了。至少短期內不會。

「你等一下要去上班嗎?」舒伊洛奴問。

「沒有。」璽克說。他今天只有上早班。

經過剛剛那件事,兩個人都受到不小的震撼,需要平復一下心情,兩人都覺得現在有對方在旁邊挺不錯的。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