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羊頭惡魔的店

 

 

 

 

羊頭惡魔的店在地下室的美食街,占了很大一塊空間,有自己的店面,不和其他店共用桌椅。店名是「最魔的角落」。跟其他店家比起來,這間店色彩灰暗,缺乏妝點。就只是白色瓷磚牆、灰色瓷磚地和一堆舊桌椅而已。一些椅墊和杯墊之類的東西也都灰暗陳舊。店裡一個客人也沒有。外面那些共用的桌子則坐著大批惡魔,吃著一些像是眼球炒飯或會叫的蘿蔔湯之類的食物。

由於多年來不斷遭遇惡劣職場,璽克對此立刻提高警覺。生意不好為什麼還需要招募人手?是舊的人全跑光了,連營運基本人手都不夠嗎?

羊頭惡魔帶璽克在店裡轉了一圈,最後把璽克帶到廚房,璽克看到一個身高超過三公尺的惡魔在裡面。他的身體是非常壯碩、滿是肌肉的人類男性,臉上戴著一個挖出眼睛和嘴巴洞的全臉皮面罩,從面罩底下刺出一對牛角,還在鼻梁的地方有像犀牛,但是小得多的角刺出來。透過眼睛洞看到的雙眼沒有眼白,而嘴洞裡可以看到獠牙。他的上半身交錯纏著生鏽的鐵鍊,雙手戴著鐵甲手套,下半身是長著棘刺的蛇。要不是他站在爐子前面,正拿長柄湯匙在撈湯裡的浮沫,璽克會以為他才是警衛。

「這是我們的廚師,尼樂特。」羊頭惡魔驕傲的說。

璽克盯著尼樂特,然後疑惑的看羊頭惡魔。惡魔都很擅長解讀表情,立刻明白璽克在想什麼。

羊頭惡魔說:「讓他當警衛會驚動騎士,我們可不希望這裡整個給聖潔之盾抄了。」

「騎士會抄你們?你們沒有工作證嗎?」璽克問。惡魔要待在本國境內需要有工作證。那個東西只要找個有法師執照的人類當主人,然後去光明之杖登記就有了。通常都會有。

「當然有!」羊頭惡魔抬了一下下巴:「我們可是正派經營的老實人,只是我們很久沒跟主人聯絡了而已!」

璽克點點頭。原來是人頭主人。因為沒有規定單人可擁有的惡魔使魔數量,部分有能力召喚惡魔的窮法師會當起人頭主人,收點錢幫忙讓惡魔過來並登記工作證,但是對惡魔沒有任何管束。這是遊走法律邊緣的行為,不過如果在街上碰到騎士臨檢,只要有證就行了,對方並不會特別調查這張工作證是不是來自人頭主人。如果這樣一大群聚集在一起被找上門,騎士可能會深入調查,那就瞞不過了。

璽克想了想,說:「光明之杖不管你們?」這裡是光明之杖列管的土地,他們應該知道這個狀況吧?

「法師比較好說話。」羊頭惡魔理所當然的說。

在艾太羅,的確法師比較不在意惡魔氾濫問題,除非攻擊主人以外的人,否則光明之杖很少主動取締。以致這個主要由法師引起的問題,竟然主要是騎士在處理。對此聖潔之盾也沒有怨言就是了,他們也有些事情是法師在處理。

接著羊頭惡魔開始說:「那邊堆著的碗盤你就先——」

眼看著羊頭惡魔似乎無意提起,璽克主動問在上工之前他必須搞懂的事:「請問薪水多少,用哪種貨幣付?」

羊頭惡魔扭扭捏捏的擺擺頭,彷彿璽克是在問他內褲是什麼顏色:「可以用蓋米爾付吧?」

蓋米爾是什麼璽克聽都沒聽過。他盯著羊頭惡魔等待解釋。

「那個很好吃喔,而且會越嚼越香——」

「不,還是算了。我去別的地方工作吧。」璽克不希望自己的薪水竟然是高級花生米。

璽克轉身往樓梯走。這時候在樓梯附近座位上,有兩個吃東西的客人,一個長得像樹妖,一個長得像貓妖,說:「蓋米爾真的很好吃耶。」「那個東西現在轉手可以翻好幾倍的價格呢!」

璽克停下腳步,一手一個抓住那兩位客人作工粗糙的臉,往上拔,毫不意外的看到底下是髒髒和臭臭。

璽克和兩個警衛面對面乾笑。隨手把假頭一扔,堅持往樓梯前進。

羊頭惡魔撲上來抓著璽克的褲管:「不要走!我們用薩幣付就是了!」

璽克停下腳步,問:「多少薩幣?」

「每天……」羊頭惡魔飛到璽克頭旁邊報價。

璽克算了一下,以薩幣來說還可接受,他再次確認:「是『薩拉法邑朵』幣,不是『薩米迪瓦』幣吧?」

薩米迪瓦是一個蓋姆喀吶洲國家,通膨嚴重,大約七千萬薩米迪瓦幣換一薩拉法邑朵幣。薩米迪瓦貨幣在艾太羅通常稱為「薩米迪瓦拉魯」,簡稱「薩拉魯」或直接稱「拉魯」。「拉魯」是薩米迪瓦語言的「幣」音譯,以此跟薩拉法邑朵幣的「薩幣」作區隔。但是羊頭惡魔這幾句話是用惡魔語說的,「幣」這個字都用意譯,因此薩幣和薩拉魯翻成惡魔語都一樣。

看羊頭惡魔又一副璽克在問他內褲顏色的樣子,璽克肯定他是打算付薩拉魯。

「告辭!」璽克扭頭就走。

「我們用薩拉法邑朵幣付就是了!」羊頭惡魔再次抓住璽克的褲管。

「好吧。」璽克嘆了口氣,他到底是多缺人啊?他發現自己有點老好人的傾向,雖然發揮在這種地方,連他自己都覺得不應該。璽克問:「食宿呢?」

「當然了,店裡的食材跟餐點你可以隨意取用,吃到飽喔!連你的寵物也可以盡量吃喔!」羊頭惡魔說。

惡魔語的「寵物」,意思可以包含人類世界語言的「伴侶」、「子女」、「寵物」和「奴隸」。因為惡魔通常是以家族(這個「家族」的意義跟人類世界也不太一樣,通常是指少數主人和「寵物」們組成的集團)為單位投靠較大勢力,所以他們才會有工作福利連帶包含寵物們的習慣。

璽克跟著羊頭惡魔走到廚房去。他的「寵物」只有霧妖小灰一隻,小灰用璽克吃剩的東西就夠養了,牠不挑食。

羊頭惡魔忙著打開門讓璽克看員工宿舍。璽克瞄了一眼,還算可以,就回到廚房打開食材櫃看有什麼東西吃。長得像蛆的屍飼普古丁蟲、紅色蛇狀會扭動的米安諾菜、上頭寫著「諾諾農場毒性特選」的瓶裝蠍毒、多種不同動物眼球製成的肉凍、醃漬蒼蠅眼罐頭……多虧璽克的專業就是辨識這些東西,他對這些魔界食材相當熟悉——大多都不能拿來餵人類!

璽克笑著對羊頭惡魔說:「還是算了吧。」他不顧羊頭惡魔在後面哭天搶地,逕自上樓。

 

 

 

 

璽克剛剛上到一樓,突然聽到惡魔們大叫:「那傢伙又來了!」「阻止他!」「那台大卡車!」

璽克轉頭一看,有一個被惡魔形容成大卡車的魔獸卡在「垃圾投入口」的拱門上。一群惡魔抓著牠的尾巴和後腳想把牠拖出來,但牠腿一直亂蹬,前腳亂扒,用力把頭塞進拱門裡。

璽克覺得那隻魔獸很眼熟。那隻魔獸有一身彩虹漸層色的長毛,看起來像是狼,不過沒有長爪子。

在惡魔們大喊:「三、二、一!」一起用力拖,把牠從拱門裡拖出來後,璽克看到牠有一張鬆垮垮的猴臉,鼻子上有一道褪色的紅條紋。璽克想起來了,牠是「巨狂號」。之前璽克在飯店當魔法寵物飼育員的時候照顧過牠。

牠瘦了好多,皮毛都沒光澤了,鼻子擦傷,全身都是髒汙。從牠努力甩開惡魔爬向拱門的樣子看來,牠相當肌餓。

璽克走上前。巨狂號認出璽克,趴在地上嗚嗚悲鳴。

璽克彎身檢查,沒有項圈也沒有腳環。璽克又翻開牠的耳朵,發現烙在裡面的訂製品出廠號被燙掉了。牠不是迷路了,是被扔掉了。因為之前通過相關的法條修正案,魔法寵物飼養現在多了很多限制。很多本來能養的寵物現在不能養了,必須移交給專業機構(像是法師經營的魔獸園),還有很多雖然還是可以繼續飼養,但是對於飼養環境嚴格要求。巨狂號就是後面這一類的魔法寵物。牠的主人嫌麻煩,不想為牠打造飼養環境,就把牠拋棄在野外變成流浪魔獸。

魔法寵物跟自然產生的魔獸不一樣,人類在製作他們的時候,通常都會刻意剝奪他們的野外求生能力,加上被人類飼養沒有機會學習生存方法,因此他們被拋棄以後不可能活得下去。

巨狂號的肚子在叫,牠整隻趴平,用濕潤的眼睛看著璽克,五秒後翻身,對著璽克露出肚子。

璽克想起來了,巨狂號曾經在會吸取生命的殭屍面前拖著他逃跑。雖然牠當時是自己想逃,但牠的速度也幫到了璽克。璽克摸摸巨狂號粗糙糾結的毛。以前他照顧牠的時候,牠的毛都是滑順柔軟的。

璽克再一次感覺自己真的有點老好人傾向。他有法師執照,如果他收養巨狂號,巨狂號在法律上的身分會變成使魔,而不是魔法寵物。他不需要給巨狂號準備魔法寵物修正案裡規定的飼養環境。

璽克拍拍巨狂號的側腹,起身加上手勢說:「起來,跟我過來。」

巨狂號順從的爬起來,垂著頭跟著璽克走。惡魔們搔搔腦袋,甩甩尾巴,回攤位去了。

璽克帶著巨狂號下樓梯,找到羊頭惡魔的店:「我改變主意了,我要這個工作。」

巨狂號食量很大,而且吃的東西都不普通,璽克供不起。但是璽克剛剛確認過食材櫃了,這間店的供餐可以養活巨狂號。

他要把巨狂號收為他的寵物。

羊頭惡魔從廚房裡扭扭捏捏的走出來,搖著屁股說:「可是人家已經找到替代的人選了,我是也可以勉為其難的給你個工作啦,不過這樣薪水就……」

璽克是法師,還是前邪惡法師,就算他不懂惡魔的文化,也知道該如何應付。璽克單手掐住羊頭惡魔的脖子,把他提起來,笑說:「那位不存在的員工就別提了。我的薪水是……」璽克重複了一次羊頭惡魔之前的開價:「……薩拉法邑朵幣,附食宿,含寵物。」

「好。」羊頭惡魔別無選擇的答應。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