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電視惡魔們

 

 

 

 

沒了牛頭惡魔的吸客尖叫,今天「最魔的角落」生意持續慘澹。僅有的幾個顧客是昨天出現過的老面孔。玻璃臉阿烏達特今天指定的是菜單上本來就有的菜——用藍色的長蟲取代麵條,白色血液當成湯,再放上幾片綠色肉片的湯麵。

因為沒別的客人,璽克跟阿烏達特坐在同一桌,邊吃他自己的烤的杏仁餅乾邊看電視。

電視上播放藹彌彌麥國總理的公開發言,說為了拯救國內的窮人,他需要更多國際奧援。畫面隨後出現他國內街頭的景象,人民住在泥土蓋的房子裡,不分大人小孩全都骨瘦如柴。

「真奇怪,他們為什麼不殺了那個『總理』?」阿烏達特說。

「為什麼要殺他?」璽克問。

「你這麼人類化,應該知道原因吧?為什麼他們不把總理殺了?」阿烏達特問璽克。

「我首先不明白為什麼要殺他。」

「這很正常啊。你是在地球待太久,忘了作人的基本道理了嗎?」阿烏達特說。他的玻璃頭裡有一個透明的大腦,現在微微發紅,在玻璃表面折射出許多紅色光芒:「不照顧部屬的大人就應該被分食。你看他住的那個地方。」阿烏達特說。藹彌彌麥國總理在富麗堂皇的國會裡接受記者採訪,那裡肯定沒有漏水問題,看起來還像是有空調的樣子。

阿烏達特說:「光是那棟屋子就可以讓多少人類住啊?你再看他多麼肥美,他的親信,」阿烏達特指的是國會議員們。「也一個比一個肥美,宰殺以後至少大夥能平安過一個冬季吧。他的衣服也比他的部屬要漂亮多了,拿去賣掉換台小車作作生意什麼的,有了生財工具不是很好嗎?我不是很清楚人類,不過,那些人類小孩應該吃得不夠吧?只要分給他們幾根手指,對發育應該就很有幫助了吧?」

「現在就吃掉他的話,下一年怎麼辦?」璽克試著說服阿烏達特,說那個總理活著比較有用。

「你看他的部屬像是能活到明年的樣子嗎?每個人都應該要為自己打算。」

「但是——」璽克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人類就是不會這麼作,為什麼?

「他都說得那麼明白了,他都說了:『世界各大強國快點給本人錢好讓本人玩女人蓋豪宅吃香喝辣。』你該不會還期待他會盡任何大人的義務吧?」

「不,他才沒有那麼說!」璽克猛搖頭。這點他很肯定。

阿烏達特的大腦變成綠色了:「他就是這麼說的啊,不信你聽重播。」

拖把頭惡魔的眼睛閃了幾下黃光,電視重播剛剛的畫面。藹彌彌麥總理說:「我國現在還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民沒有水和電力,也沒有錢受教育,我懇求世界各國伸出援手,繼續幫助我的人民。」

「沒錯啊。他是說:『本人需要錢玩女人跟蓋豪宅。』他還說:『之前那筆已經花光了,快點給本人下一筆。』」阿烏達特非常肯定的點頭,大腦又變得透明。

璽克抓抓頭皮。阿烏達特應該是意指這個總理將會私吞國際援助的金錢,只是璽克不曉得,惡魔為什麼能聽政治家打一段官腔就知道他在打什麼壞主意。璽克想了想,有時候他也能辦到這件事。

「幹嘛還不殺他?想養得更肥再吃嗎?」阿烏達特繼續思索人肉備糧的問題:「我聽說人類是一種會保育笨蛋的種族,是這個原因嗎?」

「保育笨蛋又是怎麼回事?」璽克總算驚訝了。

「你不知道?」阿烏達特的大腦變成深藍色:「你只有外皮人類化而已嗎?要是有個人類又笨又懶,不事生產只會剝削他人成果,又到處向強者和權力者挑釁,還喜歡硬闖危險的禁止進入地區,作出各種會讓自己死掉的行為,人類會想盡辦法讓他活下去。可是如果是一個謹慎又會思考的人類,人類會讓他自己想辦法,不幫他任何事,為各種事作安排時也不會為他著想。」

璽克花了一點時間,總算把自己的腦袋整理好,回答阿烏達特:「不是,人類這麼作不是因為他笨或是聰明,是因為一個人弱小或是強大。人類是在保護弱小,不是保護笨蛋。」

「吾輩才會保護弱小。人類不會。」阿烏達特指指電視旁邊的拖把惡魔:「任何人敢欺負那個弱小子都會被圍毆。他太弱了,毫無暴力能力,用暴力對待他是不公正的。我問你,人類保育弱者的條件,是因為他們弱嗎?還是更多時候是因為他們笨呢?」

「人類也是因為弱——吧。」璽克不敢肯定了。他對人類本來就沒什麼信心。何況阿烏達特說的那個現象他親眼見識過,對方保育的還是人類中最惡劣的殺人犯。璽克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答案。

「真希望埃文薩爾的傳人准許我們作地球的慈善事業。」阿烏達特喃喃的說。

璽克默默的吃餅乾。他覺得阿烏達特應該是惡魔中的知識份子。

 

 

 

 

等到晚餐時段,璽克已經無聊到開始用食材插花了。他把一種紫色、花瓣上有橘斑,莖上長滿纖毛的花插在水杯裡,每張桌上放一杯。他剛插好一杯,後面颯米浩特就直接拿走那杯,當成零食邊走邊吃。

颯米浩特並不在意璽克浪費食材,也不在乎巨狂號差點清空冰箱裡所有的火鵝肉,不在乎璽克把大量人類能吃的食材奪走燉湯食用,跟璽克印象中的餐飲業老闆完全不一樣。

颯米浩特表現得像是很在意店裡沒客人的樣子,但是璽克覺得他根本不在乎。他就像擁有整座山的人還在花盆裡種個鬱金香球莖一樣,這部分對他來說純屬娛樂,成不成功他都無所謂。

要是店裡生意再差下去,他應該會去附近的圖書館申請借書證。

人潮開始減少的時候,璽克只能站在店門口,眼睜睜的看著左鄰右舍炫耀他們今天多麼辛苦,應付了多少奧客與難搞的上司,像是久經戰陣的老兵一樣,對自己能夠生還這件事非常驕傲。

而璽克大概是作過打靶練習,正要出發時運輸車拋錨,於是被扔在大後方直到戰爭結束的菜鳥,連真正戰場上的砲聲都沒聽過。這讓他沒辦法加入鄰居的話題中。

左邊的鄰居說今天有個客人點完餐自己離席去洗手,回來的時候坐到不同桌去,發現他帶來的東西不在位子上,就大罵服務生偷了他的東西。服務生直接把東西拿給他,順便把單改到那一桌,他竟然還邊吃邊碎嘴唸他們是「小偷歸還贓物」。後來那個客人遭逢意外,全店服務生歡聲鼓舞。

右邊的鄰居說他們老闆今天用滅火器把廚具櫃給砸爛了,接著又拿木頭鍋鏟把鋼製燉鍋戳穿一個洞。然後他從本店大批用餐中的客人中間走過,一路走出店門,到左邊第二間店去,對他看到的第一個客人使出後橋背摔。那個客人被摔以前嘴裡唸唸有詞,好像是跟「小偷」、「贓物」還什麼的有關。

璽克默默的,坐在店外的椅子上,聽隔壁的服務生被吆喝著去清洗如山高的髒盤子——他店裡用過的餐具五分鐘就洗完了,還主要來自於他和巨狂號。

這個時間樓上正值關店前的折扣時間,叫賣聲不絕於耳,卻突然全都安靜下來。接著左邊的店家拉下鐵門,右邊的店家也架起「清潔中」的圍欄。璽克站了起來,看到每家店都拿出「餐點已售完」、「本日公休」的牌子掛在顯眼處。昨天這時間並沒有這種集體關店的狀況啊。

璽克看向樓梯,有兩個外貌接近人類的客人走了下來。

其中一個客人看起來像人類壯漢,但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比例是二比一,高度和寬度都是。不成比例的小腦袋上插著五根漆成紅色的大螺絲,尺寸像是起重機用的。他嘴裡全是金屬尖牙,雙眼沒有瞳孔,只有眼白。全身都是鱷魚般的硬皮。胸前掛著一整片用大量頭蓋骨串起來的裝飾物,像是頭蓋骨造成的大圍兜。

另一個看起來像是人類美女。但是下巴極尖,幾乎成了標準的倒銳角三角形,眼睛大到幾乎占去半個臉,眼周還有黑色條紋一路延伸到太陽穴去。沒有劉海,紫色頭髮梳成高髻,沒綁的髮尾捲翹,在頭上形成一叢不明物體。她的胸和臀都又大又挺,幾乎讓人感到威脅,穿著胸前尖領一路開到肚臍下的金色高衩挖背連身長裙。

璽克眨了一下眼睛,突然發現他們不是看起來像人類,而是根本就是人類!那男人的皮膚恢復正常,但有種疑似拉皮過度的橡皮光澤。瞳孔雖然出現了,但跟沒有也跟差不多,幾乎只能看到眼白。牙齒變成人類的,不過潔白閃亮過了頭,肯定有漂白過。頭上的螺絲不見了,變成小平頭。耳朵上插著一大堆釘子代替耳環。整個人的比例正常了點,上半身縮小一點,下半身拉長一點,頭大了點。胸前沒有人骨,而是一具沒皮的人體模型擺出敬禮姿勢,印在他的黑色汗衫上。

那個女人外表幾乎沒變,差別只是紫髮變成不自然的金色,應該是染的。眼周的條紋現在可以輕易分辨出來,那是化妝效果。現在變成人類後,璽克也可以看出她那誇張的胸和臀都是人工產物。

璽克立刻轉身衝進廁所,死盯著鏡子裡自己的臉看。他叫出光球照自己的眼睛,他的瞳孔反光稍微帶點不正常的紅色。魔界食材吃太多又整天和惡魔在一起,看到的景象開始受到魔力影響了!他得停止掃蕩店裡食材櫃的行為,多去樓上的「人類食品攤」買食物。

璽克回到店裡,看到髒髒和臭臭正往廚房躲。璽克問兩隻警衛:「你們怎麼沒擋住人類?」

不知道是髒髒還是臭臭的小傢伙回答:「那些傢伙知道這裡在幹什麼,嚇不退的,只能關門等他們自己離開。」

「這樣——啊!」糟了,「最魔的角落」沒有關店!

璽克走到外場區,已經來不及了。那兩個客人直直的往這間店走過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