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_應付人類

 

 

 

 

璽克努力想起颯米浩特對他的訓練。對方是人類,不是惡魔,對他這個人類來說應該要比惡魔好應付,不過他總覺得他這個想法好像漏了什麼重大關鍵。

女人類左右張望,扁嘴說:「這間店好寒酸,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她是認為惡魔一定住在熔岩中間的鋼鐵要塞,用亂噴的火花當背景嗎?

璽克耐著性子等他們就座,奉上水杯和菜單,露出笑臉背誦颯米浩特交代的台詞:「以前有來消費過嗎?知道這裡的消費方式嗎?」

女人類看了璽克一眼,皺眉說:「我還以為惡魔應該更——怎麼看起來這麼——」她說了一堆關於缺乏存在感和氣勢的貶抑詞「——啊?」今天如果被這樣說的人不是一個卑微的小服務生,而是社會地位比較高的族群,比方說律師之類的,應該會馬上告她公然侮辱。

作為一個卑微的小服務生,璽克耐住性子解釋:「我們有套餐可以搭配這些小菜——」

璽克話還沒說完,女人類就瞪著璽克問:「有賣嬰兒嗎?」

「呃,沒有。」璽克說。他很肯定不管是菜單還是員工餐裡都沒有嬰兒,他搜過食材櫃了!雖然菜單上有些品項的名稱很可疑,不過垛洲也有種用蛋白、糖、奶油之類合法材料作成的甜點,取了個人體部位的綽號,叫少女酥胸。

「那皮膚呢?這總有了吧?」女人類眼睛瞪得更大了,似乎生氣了。

「我們有烈焰火犬皮。用骨面鳥的嘔吐物醃漬過,再燉上四十八小時,入口即化。」璽克裝傻。他聽語氣也知道對方指的是人皮。

「什麼都沒賣,你這算什麼惡魔市集?」女人類拍桌大罵。

「我們是餐飲店,只賣食物,妳要的東西應該去黑市找。」璽克努力維持笑臉。

「上面的市集都關了,我只好跟你買啊!」女人類居然露出了「還不都你造成的」的表情。

璽克兩手一攤:「但是我們沒賣啊。」

璽克看到很多黑黑的文字從女人類的頭髮裡跑出來。那不是漂亮的書法字,看起來比較像亂噴的泥水剛好形成文字的樣子。那些字飄啊飄的,像是墨水滴進水中一樣,緩緩擺動遠離,然後散去。他沒聽說過惡魔會看到這些字啊。這有可能是他的體質跟魔界食材產生了奇怪的效應,也可能是法師之眼和惡魔之眼共鳴的結果。要是研究透徹,說不定可以發表在魔法期刊上。

那些字的內容是:你們幹嘛不進貨就好?你們幹嘛不開店就好?你們幹嘛不賣我就好?你們幹嘛和我作對?你們幹嘛這樣瞪我?你們幹嘛……

璽克又低頭看那個男人類,男人類用威脅性的低音對他說:「她要買什麼就賣給她,少廢話!」

璽克看到他頭髮裡飄出來的黑字內容是:你怎麼聽不懂我說的話?你怎麼不作好你的工作?你怎麼不扮演好的你的角色?你怎麼……

這對情侶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些字並不能視為璽克偷窺到他們的想法。因為這是他們想要璽克「自己明白到」的事情,也因為他們想要璽克知道,卻又不肯自己開口講,才會以這種形式往外散發。如果現在有個人在旁邊指著璽克說:「你幹嘛不進貨,那是你的工作!」他們一定會爭先恐後的點頭說那個人說話很有道理。

惡魔能夠輕易察覺到這種「我希望不用我說你就懂」的意念,因此許多人不分社會地位高低,都抵抗不了惡魔的耳語。那是他們沒開口,但是心裡期盼別人對他們說的話。像那位被惡魔使魔所殺的前魔話公司董事長就是如此。伊卡瑪對他的溢美之詞在外人聽起來誇張到不可思議,但是那完全是那個人想聽的話,連一點點偏離都沒有。而且因為伊卡瑪是主動這麼說,他又不了解惡魔,就以為伊卡瑪是真誠的。

璽克忘記是哪位惡魔專家說的了:「惡魔駕馭語言的能力,天生就比人類好太多,除非透過長久觀察,否則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情況。口舌作為一項工具,在他們身上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不只是能輕易學會多國語言而已,還包括滔滔雄辯、溫言軟語,鼓起各種如簧之舌的功力。

璽克盯著這對情侶,突然有種不太對勁的感覺。這對情侶怪怪的。他們從進來到現在沒有任何親密行為,連牽手都沒有。在女方穿得如此暴露的狀況下,沒有互摸兩把實在太詭異了。

由於女人類身上有極高比例人工產物,於是璽克試探性的問:「請問你們是情侶嗎?」

女方的回應和璽克猜的一樣,她嬌羞的笑說:「才不是呢,我是他媽媽啦。」

璽克很想問,她老公是不是被她的育兒之道和過度整容嚇到,拋家棄子逃到北方凍土去了,所以才不在這裡,不過他忍住了。

由於璽克的問句達到了良好的讚美效果,女方開心了,他們就坐好拿起菜單,似乎有意乖乖點菜。

「這道、這道和這道推薦人類吃,有養顏美容、排除體內多餘脂肪和消除自由基的功效。」璽克趕緊推薦他們人類能吃的餐點。當然了,那些東西並沒有美容和健康效果。他只是非常惡魔的操縱他們點菜。

「就照你說的吧。」女人類笑說。

璽克在心裡叫好。但這時男人類開口了,他指著單子上名稱最可疑的「海泥半腐熔岩豬拌人類油膏」說:「我要吃這個。」他擠擠眼睛,對璽克露出自以為帥氣的賊笑:「我看得懂惡魔文。」

但璽克非常不推薦那道,就算允許同類相食也不推薦,那道人類吃一口恐怕活不過三分鐘。裡頭的海泥是產自有劇毒獨眼螺的海灘,摻滿毒螺黏液(正是美味之源)。熔岩豬在燃燒時一刀斃命,火焰暫時熄滅,但是一到胃裡就會再次燃燒起來,靜置發酵過的半腐肉燃燒起來更為劇烈。惡魔會覺得胃暖暖的很舒服,人類會變成火球。

他們難道是傳說中的「惡魔崇拜者」?璽克聽說過有這種人,跟垛洲的「魔鬼崇拜者」差不多是一掛的,近年來還有合流的跡象。他們迷戀惡魔就像瘋狂歌迷迷戀偶像一樣,毫無理智可言。就像認為偶像不會放屁,而且住處一定乾淨明亮到可以當樣品屋一樣,他們也認為惡魔不會左腳絆到右腳跌倒,而且住的地方都是煉獄城堡。

這種人通常不會走正規途徑,不會去考法師執照,但自學惡魔語卻莫名其妙的無比流利。就像那些偶像崇拜者一旦知道偶像住哪就會開始跟蹤和擅闖民宅一樣,他們也是一知道無主惡魔的行蹤就會開始騷擾他們(他們認為使魔已經失去惡魔本色,就像結了婚的偶像一樣不值得他們付出)。

璽克本來想答應給他們熔岩豬,但是偷偷叫廚房作別的,但又想到燒烤牛頭惡魔的時候,颯米浩特並沒有偷偷換菜。於是他拿不定主意,只好試著用人類最重要的美德之一「誠實」應對:「那個對人體會造成嚴重傷害——更正確的說是,人類吃了會死——不建議您吃。」

璽克漏了個很大的關鍵,那就是全世界所有物種裡,他最不擅長應付的正是人類。

那兩個人類的頭髮裡繼續飄出黑字,字還變大了些:你們幹嘛不照作就好?你怎麼不照作?

璽克臉上笑笑的,心裡長長的嘆氣。他乖乖的寫下他們要的菜色,走進廚房問廚師尼樂特:「有沒有燒起來比較和緩一點的熔岩豬?至少燒掉人類的胃就好,別把人整個燒穿,送到醫院還有救的那種?」

尼樂特搖搖頭。店裡的熔岩豬都是專業手法處理過的半腐肉,燒起來跟汽油彈沒兩樣。

璽克猶豫著要不要把點菜單交出去。

這時候颯米浩特出現了。他從通往員工宿舍的走廊走出來,看到璽克手拿點菜單猶豫不決,就問:「出了什麼事?有人指定要吃服務生冷盤?」

「有兩個人類在店裡,他們要吃熔岩豬。」

颯米浩特說:「就給他們啊,怎麼了嗎?」

「他們會死!」

颯米浩特抖抖耳朵:「就死啊。死前能吃到我們大廚作的藝術品,也該心滿意足了吧。」

璽克問:「不能偷偷換菜嗎?」

「為什麼要換菜?」

「這樣他們才不會死。」

颯米浩特眉頭一壓:「你有告訴他們人類吃這個會死嗎?」

「有。」

「那就是他們自己要死,你何必阻止?」

「事情就發生在眼前,應該要阻止的啊!」

颯米浩特瞇眼看著璽克:「就是因為人類老是『順手救笨蛋』,他們才會長成這麼大一個笨蛋。如果他們還在當小笨蛋的時候想吃腐敗食物,人類不要把那些東西拿走換成新鮮的,他們就會知道自己的胃沒有那麼萬能。你去問問他們,他們肯定沒有鬧肚子鬧到生不如死的經驗。作為人類的一份子,你應該眼睜睜的讓他們自食惡果,以便淘汰人類中的劣等因子,促進民族進化。」

人類比惡魔脆弱,應該在生不如死之前就先電解質不平衡而死了,沒幾個活著的人類有那種經驗。不過璽克還是聽老大的話,走出去問客人:「您對自己的胃很有自信嗎?」

男人類拍拍自己的橫膈膜附近:「我曾經跟人打賭喝鹽酸,一點事都沒有!那個喝起來就像蘋果汁!」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