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_惡魔對人類的看法

 

 

 

 

璽克有十足把握他喝的那個就是蘋果汁沒錯。不知道被哪個路過的好心人順手掉包了。否則別說胃了,食道早該完蛋。至少也換成辣油嘛!他胃和食道沒壞,腦袋卻壞了。

璽克不管他了,回到廚房裡把單子交出去。

颯米浩特還在說:「就因為不讓小孩知道,如果他們殺人,就會有人要殺他;不讓小孩知道,買東西不付帳,就不會有人肯給他們東西;不讓小孩知道,如果他總是威脅別人,遲早會被別人先下手為強。人類的社會才會這麼亂!」

璽克感覺這就好像艾太羅人批評垛洲人就是太重視個人主義,所以才變成一個只管踩著別人往上爬的社會。垛洲人則批評艾太羅人太重視關係,所以才變成一個沒有突破能力的社會。不同文化總是會有個看對方不順眼的地方,而且看起來還會很像是對方文化裡一切問題的根源,其實未必。

不過颯米浩特說的話璽克多少有點認同,至少在某部分範圍內就如他所說。璽克看報紙得知,有些愛的教育推廣團體連「犯罪會坐牢」這件事都不准老師讓學生知道,說是不能用恐懼讓學生不敢犯罪。除了愛以外什麼都不能給學生。璽克覺得這實在太誇張了,教育的目的竟然是阻止學生得知真正在發生的事嗎?

尼樂特先完成了簡單的「叉刺草泥乾拌麵」讓璽克端出去。璽克把這堆詭異的綠肉泥(叉刺草是動物,會偽裝成草,趁大型動物走過時,把叉刺戳在受害者身上吸血。食用的叉刺草是跟瘤羊養在一起,只吸瘤羊血長大的,所以沒有野生種的腥味)和粉紅麵條(用半凝結的配方血取代蛋製成)放上桌,報完菜名就退下。接著他看到了讓他非常吃驚的一幕。那個媽媽居然沒有先碰自己那碗麵,而是拿起兒子的麵幫他攪拌好,等他開始吃了才動手拌自己的麵。這真是太可怕了,這個兒子連自己拌麵都不會!那不就連泡麵都沒辦法弄給自己吃嗎?璽克動搖了。這種連泡麵能力都沒有的人類,真的要讓他們活下去嗎?他是不是應該放手讓進化論作用一下?

璽克回到廚房,「海泥半腐熔岩豬拌人類油膏」已經準備上菜。

光看顏色的話,這道菜非常美麗。帶皮的整塊熔岩豬肉,鮮紅色的表皮上面有一圈圈黑漩渦狀條紋,油脂在表面形成反光。濕潤的螢光深藍色海泥包圍著豬肉,藉由廚師巧手畫出波浪圍著岩石的波紋,還有許多特別亮的小點摻在裡頭,像是灑上一層銀粉。最後是裝在醬汁壺裡的特調人類油膏。金黃色半透明的醬汁,質感看起來很像生蛋白,但更加晶瑩剔透。讓璽克想到傳說中的人魚淚,尚未凝結成珍珠時是否就是像這樣?

璽克必須提醒自己,這個他吃了必死無疑。璽克的雙手以每五秒前進一公分的速度靠近那道菜,在極度掙扎中緩緩進行把菜端出去的動作,就在他碰到盤子前一刻,颯米浩特走了過來,雙手拿一個很大的胡椒罐朝菜上面猛灑,一大堆直徑大約三公厘的黑色皺縮碎塊掉在上頭。

璽克收回手問:「那是什麼?」

「嘰脊蟲肝粉。」颯米浩特說:「我剛剛想到,對餐飲業來說,讓客人鬧肚子好像不太好。」

璽克點點頭。其實是很不好,人類的店讓人類吃到鬧肚子是要關店的。而且這道菜上去不是鬧肚子,是直接鬧人命。

颯米浩特說:「這個很好吃,不過對人類來說是終極催吐藥,以前如果有人類把貨或是鑰匙吞進肚子裡,我們都用這個解決。」

讓客人吃到吐在人類世界裡也一樣糟糕,不過璽克現在沒有多餘心思考慮這件事。

颯米浩特狂灑蟲肝粉,灑到肉都快被埋了,尼樂特站在他背後瞪他了才住手,擺擺手叫璽克把菜端上去,隨即被尼樂特抓去撞牆。

「住手!尼樂特大人是天才!您的擺盤完美無缺,我不該擅自更動!」

璽克無視身後的慘叫聲。他抬頭挺胸,以走在高級餐館裡都不會突兀的端正姿勢端著餐盤,走直線到那兩個人類桌邊,掛上完美微笑說:「這是您的『海泥半腐熔岩豬拌人類油膏』。」他隨即轉身躲到櫃台後面,只露出上半個腦袋和兩顆眼睛觀察後續發展,隨時準備把櫃台變成牆壁,防禦爆發的熔岩大火。

「多麼帥氣,這就是惡魔風格的菜色啊!」「這才像是惡魔吃的東西!」那兩個人類對颯米浩特的破壞行為十分滿意。璽克滿懷恐懼的瞄了一眼廚房門,還好他們的廚師正忙著虐待老大,沒空出來痛扁不識貨的客人。

女人類切了一塊肉,用叉子叉起來,還特地細心的滾了滾,沾滿海泥、人類油膏,以及密密麻麻的蟲肝粉,這才塞進男人類嘴裡。

男人類的嘴都還沒閉上,第一塊蟲肝粉沾到他嘴內黏膜的瞬間,魔界特產催吐藥發揮功效,直接把嘴裡的東西噴到他媽臉上。熔岩豬肉塊先撞上女人類的鼻子,再充滿彈性的跳到天花板上撞了一下,最後砸到璽克躲著的櫃台上,起火燃燒。

璽克趕緊拿水壺滅火,水對汽油等級的易燃物沒有用,他衝到另一頭牆邊拿乾粉滅火器。惡魔在奇怪的地方很守規矩,滅火器不是放著而已,有在保存期限到期前換上新品。

璽克拔下滅火器手把上的安全插銷,手握皮管指向火焰根部,壓下壓柄。滅火器噴出大量白色粉塵,把櫃台整個淹沒。噴了一段時間火總算熄了,璽克又往上面澆水,確保不會再燒起來。

女人類在尖叫。她的鼻子沾到熔岩豬油,就像是被熱油濺到一樣的痛。而男人類趴在地上繼續吐,把上一道菜全吐光,繼續吐午餐和早餐。嘔吐物布滿桌面和地板,又被跳來跳去的女人類踐踏,弄得到處都是。

璽克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被熔岩豬肉撞到的地方留下一塊黑黑的焦痕。低頭看到櫃台中間被燒凹一塊,連同堆在櫃台四周的東西都被白色粉末和水所掩蓋。再看髒亂不堪的客人座位。

他拿空了的水壺去裝水、放冰塊,抓了一疊小毛巾,走向兩個客人,打算先擦掉女人類鼻頭上的熱油,再冰鎮她的鼻子。

璽克把冰涼的濕毛巾遞給女人類,她擦完鼻子,把毛巾往地上一扔,立刻破口大罵:「你們這間店是怎麼回事?這種東西也敢端出來賣?」

「是您自己要買的。」璽克說。

「你們幹嘛進貨?你們幹嘛開店?」女人類尖聲怒罵,她罵到一半發現鼻子很痛,又接過璽克遞上的第二條濕毛巾按著鼻子繼續罵:「你們幹嘛賣我?」

要不是男人類吐到倒在地上站不起來,他應該也會加入罵服務生的行列。

一個人適不適合作服務業就看這一刻了。

璽克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他說的第一句話應該要是:「非常對不起!」然後是「可能我們說明的還不夠周到。」身為一個從事服務業的人,他應該要使出九十度鞠躬的招式,搭配優惠方案跟自我貶抑以平息顧客怒火。他的態度應該要極度謙卑,宛如對方比他的爸媽還重要,是他的創世主。他的口氣應該是極度自責,彷彿他殺了對方全家連貓狗都不放過。

但是璽克不適合從事服務業。

璽克把手上的水連冰塊直接從那女人類頭上澆下去,板著臉說:「讓開,我要打掃。」

女人類舉起巴掌就朝璽克揮了過來。璽克輕鬆拍掉對方的手,反過來賞她一巴掌。巴掌聲十分響亮。

對方這輩子大概沒被賞過巴掌,竟然愣住了。颯米浩特從廚房裡走出來,問:「怎麼了?」

「他們把豬肉吐到天花板上去,然後掉到櫃台上燒了起來。」璽克說。

「真是太沒常識了,熔岩豬的肉入口必須盡快吞下肚,不能遲疑的啊!」颯米浩特說。

「你是什麼鬼東西!竟敢這樣說話!」女人類指著惡魔颯米浩特說。就像她之前頭髮裡飄出來和對璽克發出的那些問話一樣,她說的話都只是設問法。她並不想知道颯米浩特是什麼東西,而是希望他承認自己不是個東西。以他這副羊頭惡魔外貌,除了專業法師以外都看不出來他是個惡魔。對惡魔崇拜者來說,這種很像黑暗系幼兒玩偶的造型,可能會是任何東西,惟獨不可能是惡魔。

颯米浩特本來挑左眉看著女人類,他的眼睛慢慢睜大,兩邊眉頭也慢慢上抬,出現相當感興趣的神情。他對著璽克高聲說:「我錯了,他們不是笨蛋,他們是強者!」

璽克兩手叉胸,用感興趣的表情看颯米浩特,準備聽他怎麼說。

颯米浩特用一根手指指指女人類,又指指地上的男人類,最後指指自己:「他們跟我一樣強!」颯米浩特非常認真的說:「他們可以用嘴巴指使別人,去作他們應該自行處理的私事;他們不管作得好不好,都一定會被讚美;他們不需要勞累到提早老化的程度,就能過上比別人冒著生命危險作苦力還要富有的生活!擁有這麼多的優勢,他們是強者啊!阿塔塔莫普普!」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