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進入王谷

 

 

 

 

 

蜥蜴車在透明的森林裡走。樹木看起來越來越像冰雕,蜥蜴車的影像反射在上頭,扭曲成奇怪的形狀。過了某個區域後,樹又恢復本來的樣子。四周的氣氛變了,空氣似乎特別的沉靜,璽克還覺得身體變輕了。

「走過門、穿過反對之壁、我們到城外圍了。」阿灑說。

璽克看到在樹林間有很多小小的彩色土丘,仔細一看才發現有很多超級小的妖精在裡面進進出出,身高幾乎都不超過五公分,要不是穿著鮮豔的衣服,璽克根本不會發現。

璽克抬頭,發現樹枝上蓋有很多球一般的小房子,外面掛著一層層鱗片般、指甲大的彩色瓦片,住在那裡的小個子妖精駕駛很像蝙蝠的飛行器,在他們的空中街道上盤旋。

橘紅色的氣球底下掛著妖精語的綠底白字路標布條,飄浮在路口。蜥蜴車朝著「青澀果實大道」走,經過一條地上長滿綿密淺黃色短草的馬路。蜥蜴車碾壓過去,那些草卻一點也沒受傷。走在這些草上頭,車本身也比較不顛簸了。璽克猜測那是妖精版本的活柏油。

接著他們又經過「昏睡午後湖」。湖本身不算大,今天天氣好,可以輕易的看到對岸。

湖面上有很多用單片十公尺長的葉子黏成的船,妖精漁夫拿著釣竿,邊打瞌睡邊釣魚。在他們底下,湖裡有很大的生物在水面下形成黑影。那麼大的生物應該不會活在這麼小的湖裡。在璽克懷疑這個湖底下通到別處的時候,就像是印證璽克的猜測一樣,那個生物往深處潛,不見了。

這附近樹比較少,視野開闊。璽克發現不管往哪個方向看去,最後都會看到高山,看不到地平線。

再來經過「鳴叫鎮」。阿灑問璽克要不要塞上耳朵。璽克拒絕了。

鳴叫鎮裡看不到任何人,看起來像是空蕩蕩的普通城鎮,建築甚至挺像人類風格的。這裡有很多聲音。人走路的聲音、說話的聲音。還有隨著一些嗡嗡、嘶嘶的聲音出現,物體移動、衣服鞋子被穿著走,聲音甚至會在市場上拿出錢幣彼此交易。這裡住的是風之妖精,大多時候只有他們看得到彼此,別人只能聽到他們。嚴格說來他們不算妖精,據說是從異界遷來的,本土的妖精收容了他們。

璽克被連綿不絕又找不到原因的聲音弄得頭昏腦脹,最後還是只能塞上耳朵。

他看到城市中間的廣場上有一座石碑,就說他想看看,阿灑也讓車子在那裡停了一陣子。

那是妖精語的石碑,雖然有一些字璽克看不懂,但意思大致知道。那上面說要風之妖精不要忘記故鄉的景色,不要忘記他們在自己的世界曾經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因為那裡的權威人士突然開始否認風之妖精的存在,而且折磨、殺害說自己能看到風之妖精的人類,他們不忍心人們受到這樣的傷害,害怕自己的存在成為人受害的原因,只好全族離開那個地方。但他們一直在等待,有一天當那些迫害人的非人者消失時,他們就會回到人的身邊。

蜥蜴車走著走著,經過一棟相當現代人類化的方型大樓。透過玻璃帷幕,璽克看到一樓裡面有大批身高體格都一樣的妖精,穿著包裹全身的白色制服、帽子和口罩,以機器人般整齊的動作在幾十條生產線上包裝和處理食材。璽克抬頭,看到大樓上面的橫式招牌寫著:「蘋果之夢中央廚房」。飄在路口的氣球上寫說其他樓層還有釀酒中心、麵包廠、果醬中心……璽克一直聞到各種食物的味道。

蜥蜴車繼續往前走,到隔壁一棟小一點,只有兩層樓的「蘋果之夢配送中心」前面。那裡的一樓是開放空間,有大約三十道看起來很像冰箱門的門,每道門上都有一個翻牌式數字表。每次門打開,露出後面的白色空間,白衣妖精們塞進去一批包裝好的食材,再關上。上面的牌子就會啪啪啪的換,變成另一串數字。白衣妖精再打開門時,之前放進去的食材已經不見了,他們又塞另外幾個箱子進去。

蜥蜴車繼續走,前面出現一個大丘陵,上面滿是樹和建築物。璽克一眼就看到最頂端有一座很大的建築物。那座建築物全部都是綠色的。牆壁是夏天樹葉濃艷的綠、數百扇窗戶裝飾是日曬減少時微黃的綠、瓦當是小草溫暖的綠、屋瓦是高海拔森林嚴肅冷冽的綠、玻璃是湖水的綠……它本身看起來就像一棵矮而粗的大樹。一層層的屋頂像一層層爭著冒頭的樹冠,重重疊疊,讓人不清楚哪裡才是主殿。它覆蓋住了丘陵最頂端的土地,又像一隻收著翅膀、縮著脖子的鳥蹲距在那裡。中間高、四周矮的建築,屋瓦像是整齊的羽毛,由中心往外散開。

璽克很仔細的盯著看,這才分辨出那片綠裡面又混了很多真正的樹。那些樹的根攀在牆上、在屋頂上延伸、枝葉蓋住本應露天的庭院和道路。

璽克大口吸氣緩和他的激動情緒,這個景色符合他在書中看到的描述,那是傳說中的妖精皇宮「綠城」。他從沒想過自己可以親眼看見。

「你運氣不錯,綠城平常都是掩蓋起來的。今天正好是曬瓦葉的日子。」阿灑說:「我們到家了,很快吧。」

「花了一天多。」璽克說。如果直接從璽克上車的地方過來,就算坐火車也只需要幾個小時。

「出發的時候是——」阿灑說出一個璽克不清楚的曆法日期:「——下午四點四十三分,現在是——」她說出同一個日期:「——下午兩點十一分。你看,不是很快嗎?」

璽克搓揉自己的臉。假如這是真的,這真是太不科學了,竟然可以走一天多的路程讓時間倒轉將近兩小時。

「你們總是能這麼快到任何地方嗎?」璽克問。

「當然不行,要路開了才能走啊。」阿灑理所當然的說。

璽克覺得,人類大概一輩子也搞不懂哪條路是開的。璽克想起之前阿咪說的,是省長說路開了,他們才往王谷出發的。璽克問:「你們一路上說的里長、市長、省長大人是誰?」

「他就是那個大人。」阿灑說。

璽克換個問題:「他還有別的名字嗎?」

阿灑想了一下:「垛洲人怎麼叫他們?市長大人的名字翻成垛洲語言,再翻成艾太羅語是『守護聖人』吧。因洲也有很多市長大人,不過不叫守護聖人。垛洲的里長大人是不合法的,說是人類統治者不承認里長大人是大人。」阿灑非常認真的對璽克說:「里長大人就是里長大人,人類不承認他還是里長大人。很多人類也不想承認自己家有屋長大人,但屋長大人還是一樣不會改變。」

璽克稍微有點了解了,不過這不是他的專業範圍,於是他放棄探究這件事,改為閒聊:「有比省長大人更大的大人嗎?」

「有啊,國長大人、洲長大人。」阿咪湊過來回答,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星球長大人。」

璽克眨眨眼:「還有更大的嗎?」

「有啊。他的名字不在任何語言裡。」阿咪高聲回答。

阿灑挑挑眉,對璽克說:「有些人類想把他占為己有,所以給他取了名字,結果人類自己成了那個名字的奴隸。為了那個名字爭鬥、死亡、剝削和被剝削、自欺欺人、逼迫他人說謊,直到深陷永劫之中仍不悔悟。」            

璽克本來想問阿灑是不是指教廷過去作過的事,但他很快就想通了,那個名字有許多個,有部分以現代人類的標準而言未必算是名字,就連他也聽過其中一些。

蜥蜴車接近大丘陵。人類會把樹砍掉,空出空間來蓋房子。但妖精反其道而行。他們把房子蓋成奇怪的形狀,以便利用樹和樹之間的空間。於是這裡最常見的建築就是用粗繩把屋頂掛在幾棵樹中間,再於樹幹和樹幹間用竹子、木板和長草編織成的蓆子搭牆壁。妖精並不在乎這樣的房子容易壞,璽克不時可以看到有妖精在拆房子,準備按照樹的生長情況加以修改。

馬路寬到能讓蜥蜴車前進。按理來說要開出這麼寬的路一定有砍掉一些樹,但是他們又沒有砍出一條直路來,路彎彎曲曲的,經常在某棵特別巨大的樹前面轉向。不知道他們是用什麼標準決定哪些樹不能砍。

有綠皮、頭上長著葉子的妖精從樹上跳到車頂上,唱了幾句璽克聽不懂,像鳥鳴一樣的歌就又跳走。

整群皮膚像石塊的妖精蹲在路邊,圍著一個小烤肉攤發出喀嘰喀嘰的聲音,頭頂那一小搓綠毛看起來像草。璽克覺得他們要是趴在草叢裡,他一定不會發現。

也有長得很像人類的妖精。一群看起來像人類女性的妖精穿著由無數層紗製成的衣服,淺紅、淺黃、淺紫、淺藍……的漸層色薄紗層層疊疊形成連身長裙。他們坐在樹蔭下聊天。那些妖精的骨架非常細,好像碰一下就會碎,身材乍看像是非常瘦的女人,但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身上是有肉的,只是他們骨頭太細、肩臀又比人類窄太多。除了骨架不像人之外,要不是奇異的銀藍色和銀綠色頭髮,璽克還以為他們是人類。

「還有點時間,我們帶著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類,該帶他上哪參觀好呢?」阿灑問。

阿咪突然變得非常興奮,她雙手握拳說:「愛情路!」

阿灑轉向璽克說:「年輕女孩就喜歡這個。你想去看別的嗎?」

「我都好。」璽克說。這裡不管什麼東西對他來說都很新奇。

結果阿灑叫阿咪把車停好,帶埃基那瓦先生去休息。阿咪難掩失望的照作了。

阿灑帶著璽克步行走在愛情路上。所謂的愛情路,是一條圍繞這座山丘的特殊路線。阿灑邊走邊向璽克介紹:「這是我們妖精的傳統。新人要一前一後的走這條路,一路上接受大家的祝福。不過現在不是妖精結婚的季節,所以路是空的。」

璽克問:「為什麼是一前一後?」

「一個跑一個追,這很自然啊。」

璽克不能理解,不過他尊重不同文化的慶祝方式。

突然有個東西從後面重重的撞上璽克,讓他往前跨了一步。他回頭看,發現是蜥蜴車上那個黑色短髮女孩。她睜大眼睛,非常興奮的抓著璽克衣服。

璽克頓了一下,伸手試圖抓住她,結果她一溜煙的跑了。跑到五公尺外,發現璽克沒追上來,又慢慢靠近。

「調皮的孩子偷溜下來了。」阿灑無可奈何的搖搖頭:「算了,就讓她跟來吧。」

阿灑牽著黑髮女孩的手,跟璽克三個人一起慢慢散步。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