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打擾

 

 

 

 

 

隔天璽克搭車到王都,中午到大學去等舒伊洛奴下課。舒伊洛奴讀的是一般人提到「大學」時所指的那種大學,也就是「並非法師大學,也沒有法術科系的大學」。

新式建築的校舍乾淨而莊嚴。璽克走在平整的合成磚上,享受清涼的晚風。爽朗的談笑聲中,混著某處傳來的社團練習樂聲。路邊公布欄上貼著青春洋溢的活動海報。

璽克看到有純科學製造的電力車緩緩開過,藍色和白色的塑膠殼設計很有科技感。他欣賞修剪整齊的路樹和整理過的草坪。也看到有相關科系的田地,裡面開滿了學生栽培的花。飛鳥越過藍色的天空下。非常平靜祥和

他在教室外等待,舒伊洛奴還在上課時就發現他了,下了課立刻跑出教室抓住他。舒伊洛奴用兩隻手掌上下抓住璽克的手臂,有點掐住的感覺。璽克覺得好玩。

舒伊洛奴稍微嘟嘴,認真的捏璽克的手臂肉:「又長肉了。」

「標準體重。」璽克裝作嚴肅的說。

「真的嗎?」舒伊洛奴笑了開來。

「我照報紙上的公式算過了,不會錯。」

兩人牽著手,慢慢走向學校大門,邊走邊聊天。

他們去吃一般人的焗烤店。也就是店裡不會有使魔出沒,桌上放的花就只是花,不會噴煙也不會咬人的店。更不會看到老闆抓著會噴火的生物點燃木炭。

吃飯的時候,璽克和舒伊洛奴提到他作生意的事情。

「以我的能力,我有三個選擇,賣魔器、魔獸或魔藥。」璽克分析:「我覺得魔器不適合我。那東西汰舊換新速度好快,才半年就換新了。我實在不太適合賣這種東西。而且作魔器這一行的人,都要能預測潮流,這不是我擅長的範圍。魔獸的話,我不太喜歡這個行業。我想我還是適合賣魔藥。」

「魔藥好啊。」舒伊洛奴說:「這是個很古老的行業。」跟艾太羅的歷史一樣悠久。跟需要追趕潮流的商用魔獸、商用魔器不同,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人類、還有疾病,就有需要魔藥師的地方。

「我在想應該是要開一間店,錢的話我有跑船的薪水。之前有試著跑市集擺攤,我想會需要建立品牌。不過我想不到該取什麼名字。」

「也需要吉祥物吧。」

「好像是。」璽克看向擺在店外的立牌,還有街上的店家招牌,這年頭大家都有吉祥物。

璽克說:「不過我不會畫畫。」

「你想要怎樣的吉祥物?」舒伊洛奴問。

「不知道,牛頭惡魔之類的?」璽克看過長得最像吉祥物的就是那東西了。

「你可以找個人像畫家把你畫成招牌圖案。」舒伊洛奴笑說。賣傳統美食的店還滿流行這樣的。把創辦人當成吉祥物。

璽克皺眉說:「不要。我不喜歡自己被放得很大掛在顯眼的地方。」

「不然用動物代替?你的吉祥物一定要跟月亮有關。」

「為什麼?」

「就是要有關。」舒伊洛奴用一根手指玩著璽克額頭上的頭髮,另一手托腮,笑看璽克。

「月亮啊——有種熊脖子上的白紋就很像月亮。」

「既然有月亮,毛皮就畫成星空吧。」舒伊洛奴說著,就拿出筆在紙巾上畫出了最初的雛形。

 

 

 

 

 

等舒伊洛奴回去上課,璽克去找另外三個人會合。

安派特載著兩個人在人行道上降落,引來很多感興趣的目光。

「大典在明天,今天可以去逛逛。我想去參觀幾間魔藥店。」璽克說。

王都有些超級古老,代代相傳的傳統魔藥店,璽克覺得自己必須去朝聖。

「我要逛古蹟。」凱巳說。他手上拿著一份有大量標記的地圖,顯然是作過功課的。

「我都好。」吉祿瑪說。他的臉色發青。璽克覺得他昨天一定剖曼陀羅失敗了,被尖叫聲重創。

璽克對吉祿瑪說:「你還是去旅館休息吧。儲備體力。明天要早起。」

「那我去照顧吉祿瑪。」安派特說。

雖然覺得吉祿瑪不需要照顧,不過璽克也沒有阻止安派特的意思。

於是璽克一個人朝老魔藥店前進。

 

 

 

 

 

他找到清單上其中一間店。在店門口抬頭就看到掛著一個葫蘆。

古代有個藥到病除的魔藥師,他賣藥時總是掛著個葫蘆。後來艾太羅的魔藥師就模仿他,也掛個葫蘆,表示代代傳承懸壺濟世的精神。

站在店外就可以聞到藥材的氣味。傳統醫學用的魔藥分成很多大類,氣味也是,交織成一幅深刻的氣味圖樣,印在每個艾太羅人靈魂裡。他們幾千年來都能認出這種味道。

璽克從走進店裡就開始清點藥材,從氣味、架上魔藥、還有櫃檯後方一整面,可說是魔藥店招牌裝潢的小格子抽屜上推敲。這種涼爽感覺的是仁根草,只做過簡單的日曬處理……沼泥大蛇的膽,這個藥材市面上沒有,要跟獵人攀關係才買得到……老闆本來沒理他,等璽克逛完一排櫃子以後,老闆開口朗聲問:「你是魔藥師?」

璽克嚇到了,脖子縮了一下,他還沒想過要以魔藥師自稱,只好說:「我想開魔藥店。」

「啊,好年輕啊。」老闆是個中年男子,說話聲音爽朗、氣很足:「你有跟著哪個老師父學嗎?」

「我師父是條龍,他有教我龍的魔藥。」璽克從櫃子後面走到櫃台前。這個人看他的樣子很特別。璽克以前沒看過這種人。這個人不帶敵意、也不帶好奇心的打量璽克這個人好像看穿了璽克身上的某種特質,但他不是打算利用這種特質,甚至也不是想要評價璽克。笑臉對璽克釋出善意,挑起的眉毛似乎是想把璽克看得更清楚一點。

老闆拿出一片仁根草,直接放進嘴裡嚼。璽克吃了一驚。那東西很苦,一般都是熬湯加糖在喝的。璽克還以為除了他之外,沒人會直接把這東西放進嘴裡嚼。於是他也開始用那個人看他的眼神看回去。

碰到同好了。

璽克這輩子還沒這麼健談過,他們整整聊了兩個多小時。話題裡充滿了只有魔藥師才懂的一切。從特殊地點適用不同的淨水方法、到罕見材料的栽培計畫、失傳配方的重現研究、跟垛醫搭配的合併療法……璽克只覺得越聊越有精神,根本不覺得累。

離開時,老闆給了璽克一本艾太羅魔藥學會的期刊,裡面有一份入會申請書。璽克填好,找到郵局把申請書寄了出去。這是他參加的第一個學會。

之後璽克又逛了好幾間老魔藥店,發生了好幾次類似的情況。

當他回到旅館時,神清氣爽到容光煥發的樣子,讓安派特嚇了一跳。

 

 

 

 

 

隔天他們一大早就起來準備。祭埃文薩爾大典別名「觀星祭」。參與者多半都是屋頂升空協會會員,眾多室內觀星家會在這個大典上齊聚一堂,說起來也挺貼切的。

古人有云:「祭如在。」祭祀要彷彿祭祀的對象就在場一樣。參加祭埃文薩爾大典要好像去見埃文薩爾本人一樣。大夥都把自己打理乾淨,穿上正式的法袍。

璽克有點緊張。他在擔心自己在大典上會不會有什麼不得體的表現。但是他知道,現在參加祭埃文薩爾大典已經不像過去那麼嚴格了。一般法師只要乖乖站好,偶爾聽口令做動作到結束就行了。他實在不太可能做出任何破壞大典的行為。但他還是緊張,為什麼呢?他想了一下總算找到結論了:因為他把這當成是去見埃文薩爾本人一般。

他尊敬埃文薩爾,所以不想在他的大典上失禮。

吉祿瑪在安派特的協助下把衣服一層層弄平整。凱巳也穿上了艾太羅本地的傳統法袍,他看起來非常高興,一直在研究上面的紋樣

安派特為他們三個準備的法袍都相當貴重。每一層都繡滿了吉祥的動植物紋樣。布料在窗外射進來的微光下泛出光暈。璽克穿的這一件是藍黑色的底上面用靛藍色的絲線刺繡,金色的邊上則用白色線繡出雲紋。

他走到鏡子前面看,恍然有種現在不是薩拉法邑朵一百二十九年,而是埃文薩爾那個時代的感覺。這些服裝樣式從那個時候就一直傳承到現在。

還有更多更重要的無形東西,也一起傳承到現在。

他們下樓。安派特恢復龍形,先載凱巳和吉祿瑪過去,璽克暫時站在旅館門口等。他把法杖插在腰際的法杖專用袋裡。旁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個準備參加大典的法師。

這時候,有個看起非常和善的婦人朝他走過來,塞了一張傳單給他。璽克看了一眼,傳單上斗大的字樣寫著「埃文薩爾是假神!」

璽克眉頭皺起。埃文薩爾是以祖師爺的身分接受祭祀,要說不是神嘛,就某些人的定義上是可以這麼說,但這張傳單的寫法就是給他一種非常惡劣的感覺。這些人絕對不是僅僅想要阻止學生向埃文薩爾祈求好成績而已。

璽克再往下看,底下寫著「達尼薩是惟一的真神!」他把傳單塞回給那個人:「不需要。」

那個人露出一種璽克一定很期待她要說的話,而且絕對會贊同她的說法的得意笑臉。璽克在他眼中消失了一瞬間,變成只是一個用來陪襯她的配件。她對璽克說:「我知道你們的力量來自哪裡,那是魔鬼的力量。」

「不是。我們是利用大自然的力量。」璽克皺眉說。所有法術能量都原本就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法師就是能夠使用這些能量的人們。

「你們應該拋棄假神埃文薩爾。回到真神達尼薩的懷抱。」

璽克懶得和她討論第一句,直接針對第二句說:「我從來不在他懷抱裡,沒有回去這回事。」

「你知道自己是祂創造出來的嗎?」

還有一個傢伙也說璽克是祂創造出來的,那傢伙叫黑夜王者。

璽克扭頭不再管她,正好這時候安派特回來了。璽克看著那女人對著安派特畫出驅魔的符號,頓時有種很想對她放點詛咒的衝動,但他們趕時間,所以璽克就沒有整她了。

那個人還在到處對路人發傳單,璽克從天上看到,她居然有一大群都穿著同樣背心的同伴。

到了埃文薩爾廟附近,璽克下了龍背,安派特化成人形,四人會合。許多義工正在引導參加者。

凱巳大受歡迎,一堆人想跟這個穿著艾太羅傳統服飾的老外合照花了一點時間才把他拉出來。

他們先在大門旁邊的長桌那裡拿簡介,還有登記參加,取得施放在手背上的光明之杖印記,准許入場。以前是沒有這麼麻煩的。以前參加這個大典,直接走去排隊就好了。璽克聽到另一個帶學生過來的老師說:「前幾年有真神信徒鬧場,故意在大典肅靜時高聲唱達尼薩的聖歌。之後就都需要驗身分了。」

那個學生很驚訝:「神輔不會阻止他們嗎?」神輔是真神教的神職人員名稱,他們的宗教團體和場所則稱作教會。

老師說:「光明之杖向教會抗議,結果那些人得到其他真神信徒的稱讚,說他們有勇氣挑戰魔鬼。教會裡一堆人自告奮勇要在隔年模仿他,神輔說這是真神的啟示,不能阻止。只好以後都出入管制了。」

那幾個人聊起來了:「之前有真神信徒拒絕對國旗行禮,說是他們只拜達尼薩。那時神輔也是這麼說的。」「佛覺教的佛祖誕辰遊行他們也去鬧場過。」「他們動員信徒到處干擾別人立神像。」

璽克發現道路兩邊有警衛性質的義工,大概也是來擋真神信徒的。所以那些傢伙才跑到外地法師可能入住的旅館門口,堵那些要參加大典的人。

這種行為讓璽克覺得很不舒服。他們很不尊重其他人。不尊重其他人到這種地步,表示他們不想和別人和平共存。他們也會想利用和平讓自己存在下去,但並不想把存在的機會也讓別人享有。

「進場囉。」安派特拉拉璽克的袖子。這裡遲到就不能進場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