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大典

 

 

 

 

 

埃文薩爾廟是古式宮廷建築。格局方正,外牆是高聳的紅牆圍繞。眾人從開在左右靠前位置,牌樓樣式的側門進入。正前方的位置沒有門,是一個半圓形的湖。湖邊圍著一圈白色石欄杆,頭尾各站著一隻石獅子,隔著小湖相視而笑。

工作人員拿著繡有光明之杖標誌,黃色長條底下掛流蘇的錦旗引導參加者,這些隊伍從鋪著大塊灰白色石磚的道路走過,來到有著雙層飛簷的內牆入口前。背對小湖進到內牆裡。

眼前的鋪石廣場中間立著正紅色大殿,裡頭有埃文薩爾的牌位。大殿前面有個形狀像亭子的大香爐。香爐周圍圍著四條龍的雕像大殿的門用大鎖鎖著。人們跟著旗子到廣場兩邊的階梯式站台上就位。不方便站立的人有特別準備的座椅。大部分人都穿著華美,也有人穿的是素面法袍,只是弄得乾乾淨淨的。看他的皮膚狀況,他大概是沒有預算租禮服。並沒有人因此就把他們趕到後排去。人群彼此禮讓,自發的在階梯上排好。璽克發現有不少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帶著拐杖,堅持要站著。如果璽克剛好在幾天前摔斷腳,他應該會和他們做出同樣的決定。

這時候都還可以聽到說話聲。有些好久不見的人忙著敘舊。璽克看到奈莫也在參加者隊伍裡,穿著極為正式的法師袍。身上一個奇怪的配件也沒有。神情極其嚴肅,站得筆直,目光一直放在大殿上,沒有絲毫偏移。

然後是很多來參加大典的達官貴人也進場了。

鼓聲響起,由慢而快,最後用一聲鐘鳴結束,儀隊用低沉的語調齊聲喊:「肅靜!」大典正式開始,坐著的高官們站了起來,現在開始不准說話。現場安靜到連葉子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能聽見。雖然法師可以用法術強制現場所有人沉默,但他們不會這麼做。

璽克盯著場內看。

「典禮開始!」主祭官一甩袖子,發出「啪」的一聲清響。平常在埃文薩爾廟裡是不能施放法術的,以免在埃文薩爾面丟臉,但今天可以在禮法的範圍內施法。

主祭官拿出一根翠綠的玉石法杖。法杖頭做成了雲環的樣子,杖身則刻成串著外圓內方銅錢的絲帶。他用法杖輕點大殿門前的地板。地上出現樹根圖案的青藍色光芒,慢慢往外延伸。天還沒全亮,樹根看起來就像是和天色呼應。樹根蓋過全場地面,也蓋滿大殿的台階。主祭官再用法杖輕點門上的銀色大鎖。璽克現在才發現那個鎖不是附魔鎖,竟然整個都是用魔法形成的。鎖變成光,接在樹根上往外長,穿過主祭官頭上,長出枝幹和樹葉。

法師執照上那棵樹。

大殿緩緩分解,從屋頂開始,慢慢往下延伸到地板,每一塊磚瓦都捲進了發光的樹裡。化成了樹的一部分。樹往上伸展,最後整座大殿都變成了大樹,枝葉繁茂蓋過每個參加者頭上,青藍色光芒照亮了雲朵。在這個時刻,整座王都裡的人抬起頭,都能看到它發出的光。在樹底下,樹根分開的地方有個洞,埃文薩爾的牌位就在那裡。樣式極為簡單的黑色木板,上面用金漆寫著埃文薩爾的全名,放在同樣是黑色的木桌上。

主祭官宣布:「行鞠躬禮!一鞠躬!」

所有人對著埃文薩爾牌位的方向鞠躬。

然後儀隊奏樂,獻上牲禮和酒。與會的達官貴人開始唱名輪流上香。

第一組上香的是現任的魔法院院長、魔法院行政部部長、法師第一情報部部長。璽克認出了行政部部長,他看起來老了一些,但行動還是很便捷。

光明之杖內部的人上香後,再上來的是聖潔之盾的人。璽克看到一個年長的男騎士,帶著班納圖和一個名叫雅莫薩.蘭恩諾的女騎士上香。聖潔之盾祭安塔蓮和厄海時,光明之杖也會派代表參加。

全部的顯要都上完香以後,再次全場一鞠躬。主祭官出面念誦祝文。全場靜默,只有他的聲音迴盪。接著是三鞠躬禮。

主祭官轉身面對眾人,宣布:「舉起法杖!」

每個人都拿出法杖,杖尖指著天空。騎士們放出聖劍,雙手持劍立於胸前,劍尖垂直朝

「吾輩之道,一以貫之。沉雲蓋地之日,重影隱月之夜,蒙昧捨靈之時,吾輩獻光予世!」主祭官宣布:「光明之杖!」

所有人都施展出對法師而言,最簡單、最初的法術。在法杖的尖端點起一顆小小的光球。對現代的法師而言這麼簡單的法術,在很久以前曾經是非常困難的。就是這個小小的法術,在照明還不發達,燃料取得困難的時代,帶著艾太羅人在敵物環伺的大地上,一點一點的建立起自己的家園。

每一把光明之杖,都是埃文薩爾精神的傳承。

閃亮的大樹葉子紛紛落下,枝幹化為光點,落在樹根上,被樹根吸收回去。然後又從樹根上長出了新的樹。小樹糾纏出大殿的雛形,一閃之後化成了一座嶄新的大殿。埃文薩爾的牌位仍舊在裡面,同樣的位子。這是自然的循環,也就是世道的循環。

這一年,是埃文薩爾七百三十九歲冥誕。光明之杖由舊人傳給新人,已經進行這樣的循環七百多年了。

儀隊朗聲喊:「禮成!」地上樹根的光漸暗,消失。

鼓聲再次響起,最後用一聲鑼響結束。

 

 

 

 

 

大典結束以後還有一些人在現場逗留,有的去幫忙收拾器具,有的是趁機參觀埃文薩爾廟。有些法師學生拿學生證去香爐上過火,祈求好成績。

大殿的門平常都是關的,今天會開一整天,有些人在這時候去上香。也有人雙手合十敬拜。

晚上會有一場比較簡單的封門儀式。

安派特把吉祿瑪帶去參拜後殿和偏殿,那裡供奉著光明之杖的歷代先賢,他去給吉祿瑪上歷史課。凱巳緊跟著去聽課了。

璽克逮到奈莫,兩人邊聊邊走,最後到了小湖邊。據說湖裡住著一尾比薩國還老的鯉魚精,挑對時辰過來扔魚飼料的話,就可以和他聊天。現在湖面看起來挺平靜的。

「你居然也來了。」璽克說。

「黑市法師才尊敬埃文薩爾呢。」奈莫掀了掀嘴唇,露出牙齒說:「你在黑市裡找不到一個沒參加過觀星祭的法師。正派法師要是不好好教育下一代,埃文薩爾廟我們很樂意接手照料。」

「獻光予世。」璽克彎腰把額頭靠在欄杆頭上。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他能像個光明之杖一樣的活下去嗎?而他沒想到,在他想著自己能做到多少的此刻,他已經是光明之杖的一員了。

 

 

 

 

 

早上是祭埃文薩爾大典,下午還有埃文薩爾大學祭,正如其名,是在埃文薩爾大學舉辦。

早上這場大典是莊嚴肅穆的,而下午這場則是歡樂活潑的。早上這場只有法師會參加,下午這場則是一般人也會來同樂。

璽克等四人先回旅館換上輕便的現代法師袍,然後坐交通車埃文薩爾大學。璽克和舒伊洛奴約好,在進去不遠處的埃文薩爾像底下見。

到那裡以後,舒伊洛奴笑著迎上來:「璽克,才幾分鐘而已,我聽到三次爆炸聲!」

「我想今天爆炸的頻率應該已經低於平常了。」璽克搖頭晃腦的說。平常一般人進埃大是需要申請的,好讓校方派人保護。今天的埃大已經比平常安全很多了。法師界可是都開玩笑說:「埃大的土地,除了埃文薩爾(雕像)腳下那一塊之外,都已經炸翻過了。」

舒伊洛奴向安派特等人打招呼:「安派特大人、凱巳先生、吉祿瑪先生,好久不見。」

安派特點點頭:「你們兩個去玩吧,我還要照顧兩個弟子。」

於是璽克揮揮手,跟舒伊洛奴一起走。

埃文薩爾法師大學建築物經常要重蓋,因此都很新,但是他們維持當初的建築風格,一次次重建起同樣的大樓,只是會順便更新內部。通常重建的原因有兩種,一種是炸掉了,一種是學生在裡面蓋太多違章建築,密室、傳送陣之類的,拆不勝拆乾脆剷平重來。

埃大是建國時建校的,反映出的是那個時代,艾太羅和垛洲羔恩地文化碰撞融合的成果。洋式有點盒子感覺的塔樓,本國常用色調的灰藍瓦片和玄黑鑲邊。支撐建築的是長排並列的整齊方柱。路邊欄杆頭上則站著本國的扁臉獅子神獸。

石磚上飄著閃爍的路標,告訴參觀者哪裡有什麼活動。快要開始的活動旁邊還會出現「距離這裡還有……公尺。」的字樣。有些石磚特別新,可能才被炸毀換新過。

樹的形狀全都很奇怪。大概常被拿來練塑型術。看起來就是那些模仿狂風高山上樹形的盆景放大,長在這個風不大的平原上。

還有些樹用繩子圍了起來,上面掛著紅字牌子:「妖精孵蛋中。請勿打擾,以免被變成咕咕雞。」璽克不知道強調咕咕兩個字是為什麼。

煙火竄上天空,炸出一堆鮮艷的紫煙,構成一個埃文薩爾法師大學的蘭花校徽,久久不散。

舒伊洛奴兩手交握笑了起來:「今天可以看到法師的真面目嗎?」

璽克舉起手握拳說:「我要先警告妳,不管看到什麼都別轉身逃跑。」

埃大是本國法師界第一學府,每年這一天,都會有希望孩子成為法師的家長帶孩子來參觀,參觀後決定還是別鼓勵孩子當法師好了的家長也為數不少。

舒伊洛奴握住璽克的手:「不會有很多白蟻吧?」

「今天應該都藏好了吧。之前聽說有用來練習放大術的白蟻逃走了。」

「抓到了沒?」舒伊洛奴有點緊張的眨眼。

「那麼顯眼,馬上就抓回去了。」璽克也握住舒伊洛奴的手,兩人牽著手往前走。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