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外行和內行愛看的

 

 

 

 

 

他們經過走廊,看到牆上貼著蓋有埃大學生會戳記的海報,寫著:「平日須注意:一、預防學生把自己炸了。二、避免學生把自己炸了。三、阻止學生把自己炸了。」越後面的項目字體越大。璽克看到最後還寫著一行字:「通常發現時只來得及進行項目三。」感覺上項目三已經很緊急了的樣子。

很多學生沿著路邊擺攤賣東西,璽克看他們裝飾攤位的風格,總覺得跟惡魔市集有點類似。馬上就看到有隻惡魔在攤位後面教學生怎樣叫賣。

璽克遊目四顧,在穿著各色各樣法師袍的人群裡,惡魔、妖精、妖魔、精靈自在穿行。一隻長得像大象,但有四根象牙的魔獸,駝著貨物和兩個學生走過。路人紛紛讓開。

舒伊洛奴拿起攤位上的一面鏡子照了一下自己,突然用手遮住鏡面。璽克問:「怎麼了?」

「不要問!」舒伊洛奴嘟嘴把鏡子面朝下蓋在攤位上。

「到底怎麼了?」璽克說著就伸手拿鏡子。舒伊洛奴抓住他的手往旁邊拉。

攤位主人是個年輕的女孩,她那種不在乎姿色的態度讓璽克想到葉茲:「客人,那面鏡子可以看到女朋友的真面目喔!」

「哪種真面目?」璽克問。

「不要問啊!」舒伊洛奴咧嘴邊笑邊拍打璽克。

「素顏!」攤位主人指著放在後面的全身鏡:「這個還可以看到整容前喔!」她對舒伊洛奴挑挑眉:「然後這裡的手鍊可以防禦這種魔法。」

「用不上啦!」舒伊洛奴大笑。她跟攤位主人都超喜歡這種魔法。

「嗯,她不怕。」璽克異常認真的說。

攤位主人拉著舒伊洛奴的袖子,塞了名片給她,貼近她低聲說:「改天妳如果要報復哪個女人,需要這種支援的話,來找我,我給妳算便宜一點。」

舒伊洛奴掩嘴點頭。

他們離開攤位的時候,璽克對舒伊洛奴說:「我看她遲早會上報的。」

「怎樣上報?」舒伊洛奴問。

「被憤怒的女性同胞報復之類的。」

「你覺得有必要提醒她這種風險嗎?」

璽克想了一下,說:「不需要,會擔這種心就不是法師了。」

舒伊洛奴盯著璽克說:「你該不會也想做類似的事情吧?」

「這個嘛。」璽克咧嘴笑,沒有回答。

「你一副覺得很好玩的樣子!」舒伊洛奴兩手抓住璽克的手臂,繼續往前走。

 

 

 

 

 

大操場有表演活動。

最受歡迎的果然還是幻術社團的表演。他們的攤位還提供一日幻影變身服務,可以把人變成各種奇形怪狀的模樣。璽克看到有人變成一頭會走路的熊,或是鹿。也有人把自己變成蛇髮女妖之類的魔物。變出那麼多條蛇頭,還要自然甩動,不能互相卡到,這是個大工程,完成時棚子裡發出一陣歡呼。

操場上有一大片發出藍光的雲,雲上有個戴皇冠、滿身肌肉的巨人,裝模作樣的拿著權杖到處點。所指的地方就出現幻術的閃電。

「肌肉配置有點不自然啊——而且比較小的肌肉沒有隨著動作收縮。」璽克打量著巨人說。畢竟是學生作品。如果是那些在國際舞台上表演的幻術專家,當然不會有這種問題。不過在這裡幻術只要夠大夠炫就行了。

「幻術研究社社長上台了!」廣播的同學大喊:「大家快來看啊!」

巨人對渺小的人群一鞠躬,瞬間消失。本來所在的地方只剩一小團雲,旋轉一下就什麼都沒了。

一個頭髮染成彩虹顏色,穿著銀色法師袍的學生——幻術研究社的社長——站上表演台。他抬起手,大聲說:「想參加天外旅行的人,請看著我。」

璽克和舒伊洛奴都看著他。

社長發出了電子音,說:「警告!有心臟病、高血壓、最近動過手術的人,可能不能適應宇宙的環境,請轉移視線,免得一起飛上天。

「準備好了嗎?看看我們的地球!」

璽克眨了一下眼睛,發現他看到自己正抬頭看著自己。那個看著自己的自己,腳是穩穩踏在埃大的土地上的。他低頭,發現自己腳朝天,而且正離地面越來越遠。他一路升空,鳥瞰埃文薩爾大學,然後是整座王都。鳥就在他旁邊,他又穿過鳥群繼續往天上飛。他看到薩拉法邑朵的整個國土,兩個鄰國映入眼簾、因華亞緣洲的海岸線、最後,他飄在宇宙中望著地球和遠方繁星。途中看到的每個細節、每個地標都毫不含糊,他甚至看到了他和安派特他們住的那間旅館,完全就是他如果真的頭下腳上的朝天上飛的話,會看到的景色。

地球上的雲緩緩流動,組成了社長的名字和經紀人的連絡方式。璽克大笑起來,沒有忘記拉生意啊。

璽克以前也表演過幻術,但他和社長完全不能比。這個人絕對會成名的。

幻術表演結束,回到地球上以後,舒伊洛奴碰到一群打算進美容魔器業的學生,些許勾起了璽克的心理創傷,還好這一攤賣的東西似乎還算正常。舒伊洛奴看上了一顆可以把水暫時變成人造僕人,聚集成娃娃型為主人按摩臉、肩頸等等的魔法核。附有把水加熱並控制溫度的功能,還有試用期,不滿意可以退貨。

這是高價品,她用信用卡付帳。璽克跟他們討論,他能不能開發搭配的魔藥,跟這些人跨領域一起賺錢?

有魔獸保育社團帶著通人話的魔獸開座談會,聽他們說他們的家園遭遇的各種困難。還有現在世界各地的魔獸生活情形、垛洲迫害魔獸情況蔓延到蓋洲的問題。許多受蓋洲人尊敬的古老魔獸,在垛洲文化傳入後突然被稱作是魔鬼、變成攻擊的對象。

舒伊洛奴走著走著,聽到一個男學生大喊:「學長!」她往那邊看過去,卻發現那個人叫的對象毫無疑問是女的。

璽克注意到她疑惑的眼神,說:「法師內部稱謂都是這樣,不分男女。只有學長、學弟,沒有學姊、學妹。這是承襲以前古人的習慣。那些一般大學就學洋人的習慣,都在喊學姊、學妹了吧。」

舒伊洛奴說:「羔恩地語的陰性和陽性用法就分得很清楚。」羔恩地語男人用陽性字,女人用陰性字。女人是不可以用陽性字的。

「以前我國不分男女的字還更多呢。」璽克聳聳肩。

「真奇妙,為什麼呢?」

「因為在『道』之中,是沒有區別的。」璽克說。

校內廣播說:「活動中心即將進行皮薩魯塔拆除術表演。欲參觀的遊客請加緊腳步。」

璽克脖子伸長,說:「這個我要看!」

他們趕到現場。活動中心裡擠滿了人,全都是法師。表演皮薩魯塔拆除術的不是學生,而是一個在學術界相當知名的有照法師。

那個人非常嚴肅的,從一個盒子裡拿了一顆直徑只有三公分大的黑色小球,放在桌子的一端,然後在另一端畫上法陣。

「什麼是皮薩魯塔拆除術?」舒伊洛奴問璽克。

「失敗的話,埃大要整個重建的法術。」璽克說。有十幾位也都很強大的法師在表演場地周圍檢防護法術。整個活動中心一周前就封鎖起來,專門為了今天的表演架設重重防護。

皮薩魯塔是有完善防護設施的法術研究室,也就是最能抵抗法術失誤爆炸的場域。皮薩魯塔拆除術指的是非常危險又非常困難,理論上很可能,或是曾經真的把皮薩魯塔給夷平了的法術。由於法術研究一直在進步,有些過去的皮薩魯塔拆除術後來變得簡單安全了,就不再被人這麼稱呼了。每個時代的皮薩魯塔拆除術清單都不太一樣。

主持人報出今天要表演的皮薩魯塔拆除術名稱,現場多人深吸一口氣。璽克也嚴肅的抿嘴。

表演開始,防護法術發動了,護罩隔開觀眾和表演者,也擋住所有可能影響到法術的細微能量波動。然後場內又花了很多時間重整法術能量,那個人才開始施法。

沒有任何聲光表演,但是在場觀看的法師包括璽克在內全都聚精會神。那個人把手放在黑色小球旁邊,看起來相當辛苦,臉整個繃緊,身體也繃緊。他維持這個姿勢過了三分鐘,突然,黑色小球消失了,另一顆黑色小球出現在另一端的法陣裡。他拿起新出現的黑色小球,舉起來給觀眾看。防護法術解除了。

現場觀眾的歡呼聲幾乎可以掀翻活動中心的天花板。璽克高興到跳了起來,兩手握拳搖動:「太厲害了!太強大了!神乎其技啊!」

舒伊洛奴完全看不懂。

表演者大口喘氣,抬高雙手接受歡呼。

走出活動中心時,看璽克還沉浸在剛剛的表演裡,臉上笑容不曾退去,舒伊洛奴試探性的問璽克:「你以後會拆皮薩魯塔嗎?」

「疑?皮蛋怎麼了?」璽克花了兩秒才回神,趕緊回答:「不會啦,魔藥和別的法術比起來算安全的。通常都只是弄壞鍋子。」

「喔——通常啊。」舒伊洛奴拉長音:「那不通常的時候呢?」

「不通常的時候,只好請妳多包涵了。」璽克說完,低下了頭,不敢看舒伊洛奴。

舒伊洛奴只花了零點一秒就讀懂璽克在說什麼。璽克弄出的爆炸會需要她包涵,就代表她是在璽克身邊的人。於是她的臉也紅了起來,兩手用手臂纏住璽克的手,把頭靠了上去。

校內廣播說:「各位遊客,光明之杖中央研究院的獻禮。中央研究院的屋頂即將通過本校上空!」

「啊?成功了嗎?」璽克抬頭看著藍天。葉茲的確說過要讓中央研究院的屋頂飛起來。

十分鐘後,一個巨大的白色蛋形屋頂浩浩蕩蕩的從埃大頭上飄過。內部的鋼鐵支架上綁著長條彩旗,上面寫著:「祝各位埃文薩爾誕辰紀念日快樂。中央法術研究院全體同仁敬上。」

地面上的埃大學生紛紛朝天上放校徽圖案的煙火,天空開滿了蘭花。

「這就是法師的世界吧?」舒伊洛奴看著天空說。

「怎麼了嗎?」璽克問。

舒伊洛奴張開雙手,轉了一圈:「你們的世界真大!」

璽克笑說:「因為世界本來就很大。」

他們再次牽起手,併肩走。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