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_去死吧

 

 

 

 

 

一點二十七分。

璽克在給舒伊洛奴的信上寫下:「然而,我不禁懷疑二分法可能有某種缺漏,總是有些人可以站在兩種世界的中間逍遙自在。

「我想肯定有人可以帶著一邊的資訊到另一邊去,只是那肯定不是我。也許那會是某個小說家,用誰都不會相信的方式,半真半假的偷偷把答案說了出來。

「『死後世界』已經成了眾多宗教的戰場,許多宗教都在編造敵人在那裡過得很不好的故事。這種說得斬釘截鐵的話,反而不可信了。」

骷髏站在上風處,和璽克保持固定距離,陳年土味隨風飄了過來。

這個骷髏很聒噪,一直找璽克講話:「吶、現在幾年了?誰在當皇帝啊?」

「現在皇帝沒人管他是誰了。皇帝現在除了娛樂和發展觀光以外沒有別的價值。重要的是總理。」璽克頓了一下又說:「其實總理也只有娛樂價值,而且還沒有發展觀光的價值。」

「這樣啊,官銜變化真大。那現在的總理家族姓什麼?」

「總理不是世襲制……」

璽克覺得他有必要跟骷髏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你已經死了,既然如此就乖乖到另一個世界去。」

「我知道啊。」骷髏用非常開心的高昂語氣說。璽克認為假如他有眉毛,一定會露出眉飛色舞的表情。

「既然你知道自己是死人,就別擺出一副活生生的陽世觀光客態度!」

骷髏伸長了頸椎盯著璽克:「你是光明之杖的人?」

「你是指魔法院嗎?」璽克問。在薩拉法邑朵建國之前,「光明之杖」這個詞指的就只是光明之杖,跟魔法院無關。從他在意皇帝超過總理這點看來,這具骷髏活著的時間大概是建國前。

「魔法院?哪個國家的魔法院?」骷髏問。

現在可以肯定他不是指薩國的魔法院,而是指建國前純屬民間團體的光明之杖。確定這傢伙是建國前的人了。

「現在統治這裡的國家是薩拉法邑朵……」璽克稍微解釋了一下現在的國家局勢。

骷髏說:「我還以為你是光明之杖的人呢,不然怎麼這麼堅持死人就該死掉?」

「死人當然該死掉吧?」

「沒啊,除了光明之杖,很多人都覺得死人不要死掉也沒關係。我們會先把沒死透的人藏起來,等交代完後事,跟親友全部告別以後才讓光明之杖知道,看那些法師氣得呢!」

璽克一愣。

「這樣很危險!」璽克說。他本身不是因為光明之杖這麼說才覺得死人就該乖乖去死,他曾經親眼看過死者不安息,對死者和活人而言都是一種折磨。

「嗯,是有聽說有些活人被吃了,我有個親戚就這樣一家子全陪葬了。」骷髏搔搔自己的顴骨。

所以是因為很多人目擊到不那麼做的後果,長期累積下來才變成常識。一千兩百年前,死國帝王耶薩華引起了席捲艾太羅的殭屍大遊行。人們稱那個時代為負亡時代。璽克還以為負亡時代一過,全艾太羅人應該就一起排斥死靈術了,其實還是有不排斥的人存在,只是不知道比例多寡。

「所以你有打算乖乖到另一個世界去嗎?」璽克問。

「有啊,不過拖個幾個小時也沒關係吧?」

「你已經沒有要告別的親友了吧?」

「你好囉嗦啊,馬上燒掉人也不會活過來啊!」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邏輯啊?」人當然不會活過來啊!不管幹什麼都不會活過來啊!晚點燒難道就會活過來不成?

璽克抱著頭喃喃自語:「我現在體驗到的,難不成就是先人當年哀嘆『時人短視窄聽,素好走告逸樂淫奢之事,若聞似禍臨,乃掩耳閉目,但求不知,謂其煩心也。』的那種感受!」之後沒多久大戰就開打了。

「有什麼關係呢——」骷髏還在煽動璽克晚點再燒他。

璽克不怎麼擅長扔火球,這傢伙看起來又很容易散架,化整為零的逃跑。要是骷髏掙扎的話,可能會引起火災。燒掉這個骷髏的行動最好從長計議。

他考慮這是不是該下山報警的情形,但是又擔心他離開墓園的話,這個骷髏會跑得不見蹤影。他有帶透沙柏給他的蜜蜂方塊,用這個的話他人在哪裡都可以呼叫魔法之手的援軍,問題是,來的會是重武裝部隊。這東西是在璽克因為先天法師身份被盯上時用的,因為一隻骷髏就用蜜蜂方塊,他覺得好像太大驚小怪了。

瓏達漠亞是個立刻報警的好理由,不過璽克還有事情想問他。

璽克決定再觀察一下。

 

 

 

 

 

一點四十五分。璽克去找兩個打掃的小鬼,骷髏保持安全距離尾隨他移動。希望小鬼們沒碰到瓏達漠亞。璽克沒感覺到有異常的法術波動,應該沒事才對。

璽克走向兩個小鬼的方向,在距離還很遠時就先發現他塞給他們的掃把和畚箕。兩個小鬼在偷懶,等下一定要教訓他們。

璽克在一座新墳前面發現他們。果不其然,奎恩靠著記憶在地上畫死靈術的法陣,瑠塞比則被派去把風。

璽克隱藏自己的身影,直接走到奎恩的法陣中間再現身,大喊:「你們在幹嘛啊?」

瑠塞比嚇到整個人縮了起來。奎恩卻以很快的動作擦燃火柴,想把最後一步驟完成。璽克比他快一步,直接把法陣圖案踢散,又一腳把蠟燭踩碎。就算璽克沒阻止,這個法陣也不可能有效的。這是某個漫畫家畫在作品裡的虛構法陣,不知被誰當成真正的魔法亂傳了。

「你就那麼想見識死人的樣子嗎?」璽克寒著臉說。

奎恩還打算頂嘴,突然感覺氣氛不太對。他轉頭,看到一個透光的身影沿著小徑走來,停在瑠塞比前面。那具人型物體是深褐色的,只有骨頭,骨頭和骨頭間什麼都沒有,就一塊空隙在那裡。它身上掛著碎布跟草根,邊走邊掉土塊。

這兩個小鬼對不死者沒有免疫力。對第一次碰到的人來說,不死者是比模樣可怕的屍體更恐怖的。應該死了的東西居然在動,同時具有以暴力傷害自己、將相同死法傳染給自己、無法溝通不能投降的多重威脅,會刺激到人類作為一種生命體的全部生存本能,直接在淺意識裡聯想到自己的死亡。璽克看過很多次這種場面了,被嚇到的人腦袋會瞬間停擺,無法反應過來。

璽克早就習慣了。他招招手,說:「給他們個抱抱吧!」

骷髏非常配合的撲上去給孩子們擁抱。

瑠塞比嚇得哭出來了,骷髏放手後他吐了起來。接著骷髏撲向腳軟的奎恩,奎恩整個人都癱了,任由骷髏用頭骨磨蹭他的臉。

璽克聞到奇怪的味道,奎恩失禁了。

 

 

 

 

 

兩點二十三分

在管理員的亭子後面,有高度在成人腰附近的水龍頭。璽克拿了勺子給奎恩沖洗。

「這種已經爛到乾淨的你也怕,還想叫起半腐爛的屍體?」璽克在把奎恩拖過來的過程裡,自己也弄髒了。反正現在是夏天,他乾脆也把衣服脫了,只穿著荷葉圖案的四角內褲沖水。

奎恩還站不穩,靠璽克幫忙才把衣服脫下來沖水。

「下、下次我一定會——」奎恩一回神,第一件事就是開始頂嘴。

「再失禁一次?」

「不是!」

骷髏現在蹲在會被水噴到的範圍外,用手指骨撐著下顎骨,打量這兩個活人身上的肉。

瑠塞比離骷髏遠遠的站著。

「你是死靈師嗎?那個是你的使魔嗎?」奎恩睜大眼問璽克。

璽克盛了滿滿一勺水從奎恩頭頂上澆下去。奎恩脖子縮了起來,手也跟著抬起。

「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問。我只是個普通的墓場看守人,那傢伙是個不該發生的意外。」璽克說。要是告訴他有別的死靈師出沒,這個奎恩肯定會讓事情朝更糟的方向發展。

墓場不可能有衣服給他們換,洗完以後奎恩直接把扭乾的衣服穿在身上風乾。

璽克套上濕長褲,再披上濕的法師袍。他今天穿的法師袍是中間一條長拉鍊的外套款式。他沒把拉鏈拉上,露出胸膛。雖然也可以用法術弄乾,但璽克不想浪費精力。光把衣服烤乾而不傷到衣料,是需要費神精密控制的。

璽克發現這兩個小鬼看他的眼神好像有所改變。尤其是奎恩,之前看他的樣子就是看囉嗦大人的表情,一點尊敬之意都沒有,現在突然開始用看可靠大哥的眼神看璽克,突然變得可愛多了。

璽克皺眉,和抬起眉毛、眼睛發亮的奎恩對看。

「你是戰鬥法師嗎?你跟光明之杖戰鬥過嗎?」奎恩提高音調問。

原來是傷疤的關係。璽克的確跟光明之杖戰鬥過,不過他可不想告訴奎恩。

「你想知道什麼?」璽克板著臉說:「你想知道被砍上一刀痛到打滾都沒辦法是什麼感覺?還是你想要知道被火球砸中全身燒起來會有什麼心情?你想知道旁邊的人被冰錐群打到的時候,噴到你身上的血還有多少溫度?

「連為什麼不可以都沒搞懂,就把自己不了解的東西當成目標了。你不知道古代流傳至今的禁忌有他們的理由嗎?是歷代白癡一再挑戰結果一再應驗,才會維持至今!」

奎恩還太年輕,璽克說的這些事情他都無法想像,因此也無從害怕。奎恩會把這些大人寧可不要碰到的事情當成英雄事蹟崇拜。璽克只希望他至少可以從璽克的表情裡稍微明白到,那些事情絕對不是好玩的。

奎恩皺眉低頭,也垂下眼瞼。

骷髏說話了:「我知道吃麻糬噎到是什麼感覺。」

「閉嘴。」璽克對骷髏說。這種死因的歷史看來是跟麻糬的歷史一樣久。

璽克和骷髏說話的樣子,導致奎恩更加認定璽克是死靈師,那具骷髏是他的傑作。

「你怎麼成為死靈師的?為什麼不當了?」奎恩追問。

璽克正要回答,突然感覺到有不正常的法術能量流動。他指著兩個孩子說:「你們躲好,別跟過來!」然後跑向異常的地點。

不只兩個孩子,連骷髏都快樂的找地方躲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