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_來點屍體吧

 

 

 

 

 

璽克想起來,是有這麼一回事,真神教把死靈術喊作復活術,視為最高等的神蹟:「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嗎?你到這裡來,是為了到第一線保護『復活』的幼苗。」

真神教傳說,當世界末日到來、審判之日降臨時,所有死者都將從墳墓裡復活,於是神的國降臨地上,再也沒有死亡。

「是,我要保護天啟的使者。」歐黎爾看著璽克笑說。

「好歹也尊重一下本地風俗吧——」璽克咬牙說。

「真神的教誨適用於全世界每一個地方。」歐黎爾說。

「你該不會以為那本破書,可以取代本地人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幾千年,累積下來的智慧吧?」反對死靈術是本地人上千年累積下來的教訓!

「當然可以。你可以在聖經裡找到所有問題的解答。」歐黎爾認真的說。

「『盡信書不如無書』你沒聽過嗎?」在重視讀書學習的艾太羅文化裡,這是跟「學而不思則罔」同等的重要箴言。

「上帝的話語沒有這個問題。」

這傢伙也是真神的傀儡,跟他說話沒有用。璽克不想跟真神騎士打,那沒比跟聖潔之盾騎士打好多少。雙方就這樣僵持不下。

這段期間那三個死靈師爬了起來,雖然搞不懂情況,卻立刻搞清楚他們安全了,於是又開始修補法陣,要使用死靈術。

璽克沒有搏命的打算,面對真神騎士只能放棄了。

璽克決定撤退,然後直接去警局報警,用世俗的力量對抗宗教。

就在他腳步往後移動的時候,那兩個小鬼,奎恩跟瑠塞比沿著小徑小跑步過來。

「是真正的死靈師,已經在施展法術了!我們快去看!」奎恩眼睛發亮,拉著一臉快哭了的瑠塞比跑向三個死靈師。

三個死靈師中有一個露出邪笑,對著孩子開始唸咒聚集風刃。對他們來說,這兩人是自動送上門的新鮮屍體。

兩個孩子發現情況不對,嚇得站住。

歐黎爾轉頭看那兩個小孩。

璽克趁機往前衝。兩個死靈師被他嚇到舉手遮臉不敢動,但是那個使用風刃的傢伙沒有停手。在璽克一拳打上他的臉同時,歐黎爾也轉身,聖槍橫掃向璽克。趁著對方吃痛,無力掙扎的瞬間,璽克抓住那個死靈師,扭身拉他去撞聖槍。

白色閃電炸裂開來,死靈師正面衣衫全破,包含頭套也飛了,露出一張極瘦,皮膚滿是大片紅斑和潰爛的臉,上面有很多條因為極癢而抓傷的痕跡,有個地方爛得極深,都看到嘴裡了。他因為挨了璽克的揍而流鼻血,又因為被聖槍打到而暈噘。

璽克一腳把男子踹向歐黎爾,趁歐黎爾接人的時候衝向兩個小孩,抓住他們的手拖著跑走。

璽克邊跑邊低吼:「想死了你們?你們不知道死靈師頭號死因不是被抓到,是被其他死靈師殺掉嗎?」

瑠塞比哭出來了:「對不起!奎恩,我們回去吧?」

奎恩也嚇到了,臉色蒼白問璽克:「那個人的臉是怎麼回事?」

璽克怒答:「屍毒啊!那是化學和詛咒的複合毒,無藥可救!」本國老人家這麼常用這件事嚇唬小孩,他們都沒記住嗎?

璽克一路把他們拖到入口旁的土地公像旁邊,推他們出去:「這次真的要乖乖回家了?」

奎恩和瑠塞比用力點頭。

 

 

 

 

 

四點零二分

雲移動了,璽克抬頭看到月光逐步照亮瓏達漠亞的模樣。

他站在離開墳場的路上,旁邊站著那隻骷髏。

「新人啊?」瓏達漠亞作出一個好像是打算偏頭,卻偏到一半就決定算了的動作。頭稍微歪著看他們。

璽克把兩個小孩拉到自己身後。

「真可愛,過來呀,讓我看看。」瓏達漠亞說。

「瓏達漠亞師兄。」璽克提高聲音問:「我可以問你其他師兄怎麼了嗎?」當時和瓏達漠亞一起離開龍窩的人,應該有五個才對。

瓏達漠亞語調輕柔,像是在戀人的耳邊說話:「哈安和雅斯蒙的屍體你們應該早就收到了吧?我記得警察驗完會還給家屬的,師父也會知道吧?真是的,我那時候技術還不成熟,浪費了呢。思其索被別的同行殺掉了喔,現在屍體不知道在哪裡游蕩。怡耶我還帶著呢,最近有點爛了,保存技術還需要改善。」

璽克感覺到背後兩人抓著他的力道變大了。

「你們現在知道了嗎?」璽克咬牙切齒的說:「這就是你們想加入的世界。」

「這是當然的吧?」瓏達漠亞的視線定在璽克身上:「哪有使用別人的屍體,自己卻不供應屍體的道理?那不就成了單純的掠奪者嗎?」

「你以為自己不是掠奪者嗎?」

「依我看,這些一輩子靠吃動植物維生,卻不肯讓食屍鬼啃上幾口的人,才是掠奪者呢。」瓏達漠亞把他做到一半的偏頭動作完成,慢慢轉正,然後朝天空看:「啊,有別的同行呢。」

「是啊。死人都被煩死了。」

「去騷擾下他們吧。」瓏達漠亞指著道路說:「路上的傢伙我清掉了,這條路暫時是安全的,兩個小孩就這樣回家吧。這裡不是活人的遊戲場,沒有獻上性命的覺悟就別到死靈的世界來。」

「你沒騙人吧?」璽克警戒的問。

瓏達漠亞表情漠然,整張臉尤其是嘴唇都放鬆了,眼神看起來甚至有點茫然,看不出來是不是認真的:「就當成是師兄的禮物吧。再說,你以為我來這裡的路上碰到的死靈師會放過我嗎?我活著走過的路上安全了,也很正常吧?我覺得夠了,接下來我想找點樂子。」

「小灰,送他們回城裡。」璽克打開銀匣放出使魔,灰色的霧纏在兩個孩子身上:「碰到死靈師就吃掉,留骨頭就夠了。」

奎恩、瑠塞比跟小灰一起跑下山坡。

瓏達漠亞朝璽克走近:「那麼,去狩獵死靈師吧。」

「你瘋了嗎?你這個人正常嗎?」璽克咬牙說。瓏達漠亞的行為完全不可理喻,看不出來他行動的標準,搞不清楚他在想什麼。

「我所做的一切合情合理啊?」瓏達漠亞眼睛稍微睜大。他站的地方比璽克低,因此是抬頭看璽克。

「你到底在幹什麼?你到底是站哪邊的?你沒發現自己反覆無常嗎?」

「反覆無常是指什麼?」

「你到底是討厭死靈術還是不討厭?」璽克指著站在瓏達漠亞旁邊的骷髏說。

「我只是覺得墳場適合避暑,有屍體就順便了而已。」

璽克有種脫力的感覺。他之前就覺得「死靈師怕冷所以夏天活動比較積極」的說法有問題了,原來是把陰風當冷氣吹嗎?

「算了!」璽克說:「那邊有真神騎士,你想對付他嗎?」璽克希望這樣可以嚇退瓏達漠亞。

瓏達漠亞帶著骷髏從璽克旁邊走過:「好啊。聽說有些真神教聖人死了,屍體不防腐也不會爛呢。」

璽克不是想要他答應這件事啊!璽克擔心他殺人,趕緊跟了上去。

 

 

 

 

 

四點二十一分。

瓏達漠亞在距離目標還有五十公尺時就動手了。他手抬起,手掌對著天空,也沒唸咒,直徑超過一公尺的血球就出現在他手上。

璽克跟在後面看,非常驚訝。即使不想要知道,也不打算去考慮這一點,他還是發現瓏達漠亞作為法師的資質,比他更強上很多。

瓏達漠亞手一甩,把血球砸了出去。

歐黎爾守在死靈法陣旁邊,立刻反應過來,手中聖槍放出白色閃電,在地上蔓延出去。他提起聖槍對著血珠一刺,大血珠變成一堆小血珠,和四竄的閃電碰撞爆炸。

瓏達漠亞兩手垂下又往上揮,突然無數灰色的手從土裡伸出,到處亂抓。歐黎爾不得不揮舞聖槍防衛,保護那三個死靈師不被拖進地裡。

雙方法術對轟,整片天空都是白色和紅色的光不斷炸裂,地面被光照得不斷變換顏色,連月光都被蓋過去。璽克覺得照他們這麼誇張的作法,璽克不必使用蜜蜂方塊,魔法之手應該很快就會到了。

璽克盯著瓏達漠亞看,發現他的眼睛狂熱的瞪大,嘴也大大的咧開,看起來跟被驅逐的食屍鬼竟然有幾分相似。

璽克在旁邊想了又想,覺得結束這場戰鬥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出人命以前,趁機收拾掉其中一邊。

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瓏達漠亞身上,璽克在身上罩了一層陰影,壓低身體,摸到死靈法陣旁邊,把祭刀戳到中間,灌入能量,然後拔刀開溜。

他壓低身體走回瓏達漠亞旁邊,倒數二十秒。

被璽克動過手腳的法陣放出紫光爆炸,捲起的灰塵形成一個直徑十公尺的半球體,把歐黎爾和三個死靈師都罩在裡面。白色閃電在空中閃了最後一下微弱的光芒,就消失了。

沒了法術互炸,這地方突然安靜下來。

「你幹嘛多事!」瓏達漠亞轉身抓住璽克的領口,把他往自己那邊拉。

璽克深吸一口氣,在刀柄附上魔法敲向瓏達漠亞的腦袋。他還以為以瓏達漠亞的能力,絕對可以擋下這一擊。

結果沒有。

摳的一聲,瓏達漠亞被璽克敲中了。他眉頭微微一皺,往前倒進璽克懷中,昏了過去。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