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_小碴與嘉赫娜、吉祿瑪、安派特、瓦魯與利諾、費倫娜與奧葛、洛菲司

 

 

 

 

 

小碴和嘉赫娜從涅庫卡密納歸國了。在璽克和透沙柏見面後半個月,他們回來三個月後,璽克才見到小碴。

小碴曬得很黑,看得出來累了。明明已經洗乾淨了,也穿上新衣服,看起來卻好像還是蒙著一層灰塵。

他們在涅國的期間,璽克一直緊張的追蹤國際新聞。涅國的局勢每下愈況,後來甚至出現了國外部隊介入,最後讓「明君」弗哈克控制了整個國家。薩國在這個過程裡拒絕讓國際部隊通過領空,但最多也只能這樣而已。

他們去茶館喝茶。璽克看小碴那樣子也知道,最好別問他在涅國看到了什麼。

璽克談著小碴不在國內的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小碴自己提起了涅國的事,但也沒有說他看到了什麼。

「嘉赫娜比我勇敢多了。」小碴露出微笑。璽克看他的表情,知道小碴會沒事的。

小碴說:「她一直拍照,別人轉頭不看的東西她一直拍。她說她要把這些東西全都紀錄下來,總有一天要全世界都知道這些事。」

「公開那些東西會有危險嗎?」璽克問。

「如果薩拉法邑朵一直都是薩拉法邑朵,我們主要的威脅就只有被跨國告毀謗而已。如果薩國不再屬於他的人民,那會發生什麼事就不知道了。」

璽克已經聽懂了,那些東西跟國際部隊有很大的關係。

小碴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露出璽克很熟悉的,尖銳的笑臉:「我們明年要補辦婚禮,你有禮服嗎?」他們在法院公證和登記完就衝去涅國了,沒有宴客。雖然法律已經不要求這部分了,不過長輩還是會要求要宴客。

「就算要手縫一套我也會去的。」璽克反擊:「紅包可以用一把龍毛代替嗎?」

「如果是龍毛做的嬰兒服就可以。」

璽克聽了眼睛一亮:「嘉赫娜肚子裡有寶寶了?」

小碴愣了一下才承認,說溜嘴了:「對啦。」

「恭喜啊。我這就去給師父刷毛。」璽克猛眨眼。有孩子以後很多蠢事都不能幹啦。

小碴立刻反擊:「你跟舒伊洛奴有進展嗎?」

「沒有需要你擔心的事。」

「璽克,你知道嗎?最危險的就是當男人認為一切都沒問題的時候。」小碴開始灌輸璽克各種危機意識:「男人很容易就會覺得照這樣下去就好,但是女孩子需要變化……」

璽克聽小碴這麼努力的提出加深夫妻關係的各種策略,覺得嘉赫娜一定會幸福的。

 

 

 

 

 

吉祿瑪考上法師大學了。那不是頂尖的大學,但應屆執照合格率也還可以,不好也不差。

璽克、吉祿瑪、凱巳,安派特聚在龍窩大廳。龍窩面臨再次空巢的情形。

「我跟你一起搬過去好了。」龍型的安派特耳朵都垂下來了。

吉祿瑪眨眨眼。對他來說這樣還不錯。

「不行。大學就是要自己照顧自己。」璽克說。何況吉祿瑪的年紀比他大部份的同學大上四歲,還有老爸跟前跟後像話嗎?

「我也要離開。有一個古蹟保存工作需要很多人加入,不過我還是會常常過來。」凱巳說。

安派特耳朵壓得更低了,背也稍微下壓,幾乎是趴著從下往上看向璽克。

璽克有點縮著脖子,但目光不肯退讓:「師父,你也要學著獨立。」

安派特的脖子都碰到地了,淚汪汪的看著璽克。璽克有點不忍心,不過不能退讓:「吉祿瑪寒暑假會回來,你也可以飛來找我和凱巳。」

安派特還是淚眼汪汪的。

璽克有點無法直視安派特了,最後他找了個說法:「師父,你知道嗎?男人如果不能自己照顧自己,就討不到老婆。沒有老婆的話,就不會有孩子可以給你抱。」

安派特眼睛一亮:「所以你跟舒伊洛奴幾時要生寶寶?」那個寶寶絕對會同時成為安派特的孩子。

璽克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的確雙方年紀都差不多了,但安派特想的進度比璽克還超前啊!

「那個——」璽克抓住桌緣穩住自己:「等我事業穩定的時候再說!」

 

 

 

 

 

因為給魔藥店找貨源的關係,璽克連絡上了瓦魯。瓦魯和利諾離開璽克當法師助理的那個家以後結婚了。

璽克在本國糧倉的大平原上找到他們的家。瓦魯家是世代務農的超級大家族,利諾是商人之女,多少會讓人擔心適應不良的問題,結果完全沒問題。

瓦魯非常高興的告訴璽克,利諾剛來他們家的時候,長輩也擔心過她嬌生慣養的能不能勞動,結果她休養一陣子以後,以實際行動證明她沒問題,還越來越健康了。

他們生了三個小孩,在談話的時候,孩子就在屋裡跑來跑去的,發出孩子特有的,完全不顧忌旁人的高聲喊叫。

利諾坐在桌邊,一面拿筆算帳,時不時也停下來逗弄小孩。她現在臉色紅潤,身上也長肉了,跟當年判若兩人。現在這個利諾就算要挑戰靠雙腳橫越荒野之類的活動,璽克也相信她能辦到。

「她很厲害,她去幫我們談……」瓦魯繼續炫耀他老婆是如何的偉大。他們農夫很會種,卻不會賣,以至於常被大盤商欺負。價格高的時候,差額是大盤商賺去,收購價還是一樣。價格低的時候,差額是農家負擔,賣給消費者的價格還是一樣。利諾是商家出身,她用她的知識和智慧扭轉這種情況。

接下來兩個小時,璽克聽利諾上了一場農產業分析課。從屋子裡一直聽到田邊。從消費者端一直分析到生產者,從心理到大環境的經濟變化,從行銷到風險分擔……

璽克也聽說了一些利諾娘家後來的發展。她父親已經退休了,所有事業都交給吉諾掌管。優蘭夫人的事情給他們帶來很大的打擊,賠償金讓他們家的家產受到重大損失。本來吉諾也可以拿(和賠償金相比)幾乎為不足道的錢請大律師規避所有責任,但她選擇了盡可能的承擔,然後重新出發。璽克知道吉諾做得到的,她一定可以建立起她的王國。

因為現在是吉諾當家的關係,利諾跟娘家也就恢復往來了。

瓦魯繼續向璽克炫耀,他們家現在的家產有多少是靠利諾的頭腦賺來的。現在整個家族都寵利諾寵到不行,比自家兒子還得寵。

因為瓦魯炫耀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是太幸福了,感染到璽克也一直滿臉笑容。

「她是我們家的寶物!」瓦魯說。

「你是我們夫妻倆的恩人,我會挑最好的給你。」利諾笑著對璽克說。

「感激不盡。」璽克說。

「如果你碰到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在我家至少有東西吃。」瓦魯認真的說。

「感激不盡。」璽克認真的說。

 

 

 

 

 

璽克和諾卡斯特界域的洛菲司交上了筆友。因為雙方世界沒有相通的郵政系統,所以只能透過界際貿易公司轉寄。聽說妖精也能把信弄到諾卡斯特去,不過璽克想想還是算了。

璽克是找納林格界際貿易公司轉寄。這天他收到來自諾卡斯特的大包裹,裡面全是諾卡斯特的魔法書,還有一本洛菲司自己當年學艾太羅語時做的筆記複印本,上頭滿是諾卡斯特語和艾太羅語的對照。作為回禮,璽克也寄了一堆魔法書回去。

要看懂這些魔法書真的很困難,而且璽克也已經領悟到到一件事:他的語言能力在人類裡並不算特別好。

的確他會艾太羅語、所尼語、妖魔語。惡魔語、妖精語也還可以。但是每個語言都是他付出大量心血才學會的。對他來說,學一種新語言永遠都很是困難的事。

他想起費倫娜和奧葛。他們已經結婚了。奧葛的語言能力遠遠超越璽克。他可以拿起一篇外語文章,一面讀一面就流利的把翻譯後的文章內容說出來,彷彿那是用他的母語寫成的,他只是照著上面寫的唸而已。他會的語言數量也是直線上升,隨著他會的語言越多,他學新語言的速度就越快,尤其是相似的語言,他可以一次學會好幾種,而且不會搞混。這對璽克來說是不可能的。

奧葛光靠這個翻譯能力,他要在薩國活下去就肯定不成問題。在任何有國際業務的國家,只要他可以合法居留,他就能靠翻譯工作活下去。

到璽克現在這個年紀,他已經明白他不可能樣樣精通。如果他費那麼大的力氣去學新語言,就必定會有學其他東西的時間和精力被佔用,而無法學好。他開始要取捨自己要走的路。某些道路他應該放棄,好讓他所選擇的路走得更好。

他做出了選擇,他在傳統魔藥領域裡有很多東西要學。

諾卡斯特界域和其他世界交流的歷史,遠比璽克的世界更長。洛菲司在包裹裡的信中說,他參加了另一個長時間的研究計劃,要將各個不同世界的語言概念進行整理。比對各種不同的語彙,將過去被混用但其實涵義不同、涵蓋範圍不同的翻譯對應字,都獨立出來重新造字或是列表釐清,並且將只存在於單一語言中的概念,用造字或造辭方式引入別的語言裡,跟其他概念進行類比或是矛盾的討論。那會是個非常非常大的工程。目前只有整合度高的世界參加。至於沒有整合,甚至各種文化間還在彼此消滅的世界,是不可能參加這種計劃的。

璽克的世界就不可能參加。真神教還在堅持除神輔以外的施法者通通都和魔鬼為伍,所有不以達尼薩為最高主宰的文化通通都需要被拯救,一切不是因神諭經指導而為的善舉必定是假的。更糟的是,綜觀整個地球,竟然還存在著其他跟他們一樣想消滅「假神」,只是拜另一個惟一真主宰的世界級大型宗教。

那個宗教的「聖經」裡有一個故事,說是一個「有智慧的人」突然殺了一個普通的小男孩。那本書說他這樣做是對的,因為那個小男孩長大以後不會成為虔誠教徒,還會影響到他父母的虔誠。必須早早殺死他——並且將他打落地獄,永遠在火湖裡受焚燒。

那個宗教公開表示:「我們反對宗教自由,因為人類不能選擇信仰 (只能崇拜我們的神,不能崇拜別的神)。」

當有人批評他們的宗教時,他們不只會殺原始發言人,還會殺害相關出版從業人員。這個宗教採取行動在全球範圍(也就是他們能達到的全部範圍)消滅言論自由。連垛洲人在自己位於垛洲的國家批評他們,都被當街殺害,妻女也被其他教徒迫害,而在自己的國家裡淪為「宗教犯」,搬遷逃命。

但這個宗教卻仍然受到「天賦人權的宗教自由」保障,而且繼續包含在「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這句話裡「宗教」的指涉範圍裡。

阿塔塔莫普普會說,他們的宗教自由意思是:我們有權自發的以宗教為由侵害他人(神),而他人(神)有義務自動的以宗教為由保護我們。

這種文化是不可能和其他文化整合起來的。如果他們知道除了地球,還有比地球更廣闊無數倍的世界全都「滿是魔鬼的奴隸」,不知道會不會領悟到「只有我們不是魔鬼」這種思維的可笑之處?

也許他們只會說,那些世界都是魔鬼製造的幻影。

洛菲司也告訴璽克存在著像遊俠那樣的跨世界組織,專門阻止科技先進的世界侵略科技落後世界。還有到各個世界挑選頂尖人才入學,獨立於所有世界之外的學校。有從不參與世界間爭端的圖書館,蒐羅了諸多世界裡,人們自相殘殺到滅亡前最後一段日子的文獻……

璽克也寫了艾太羅的事情給洛菲司。據洛菲司說,在諾卡斯特已經觀察不到現在地球正經歷的文明階段了。就像在現在的地球,也觀察不到人類從無語言發展到有語言的那一刻了。因此像諾卡斯特這樣的老文明,會觀察像地球這種年輕文明,好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如果沒有毀滅的話,洛菲司說,總有一天地球會走到他們現在這一步。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