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_通往某某大人的隱藏路線

 

 

 

 

 

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但璽克記得不是很清楚。他知道他做了好多事。他告訴和消防車一起過來的火災調查員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告訴他們裡面有什麼可能妨礙救災的東西,告訴他們裡面沒有不可遇水(碰到水會爆炸,不能用水灌救)的東西。並且告訴他們裡面已經沒有需要拯救的生命了,消防員不需要冒生命危險進入搜救(這很重要)。等火滅了以後,現場被圍了起來。明天要作火場鑑定。他到街上的魔話亭打魔話告訴保險公司這些事情,確認申請理賠需要的文件。他又一個個打魔話通知廠商不需要送貨品過來了,告知之後的貨款付清計劃……全部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完以後,他掛斷魔話,站在魔話亭裡,好一陣子動也不動。

因為家用魔話普及了,現在魔話亭使用的人少了,沒有人來干擾璽克。他就這麼愣愣的站著,腦袋一片空白。因為要講貨品的事情,瓦魯他已經打過了,接下來要打給誰?瑟連正在出任務;奈莫之前才說要帶隊談判,帶著一群「小朋友」應該是無暇他顧;小碴今天和嘉赫娜去開律師群會議了,這關係到以後被告的可能性,非常重要;安派特今天是龍族聚會……舒伊洛奴正面臨一場非常重要的考試,他不想讓她分心。

結果璽克誰的魔話都沒打。

晚餐時間已經快結束了。璽克口袋裡還有一點錢,他買了一個排骨便當坐在路邊吃,卻不太清楚自己吃了什麼。總之便當店老闆應該沒騙他。

天上飄下細雪。

明天銀行開門以後,璽克要去辦新存摺。還有一堆燒掉的文件都要補辦,連法師執照都燒了。璽克捧著空餐盒,想完接下來要做的事以後,腦袋又空白了。

是該睡覺的時候了,璽克走過街道,鑽進一個橋下的紙箱裡,施了簡單的保暖術,縮成一團。

突然,他明白到墨墨熊魔藥鋪已經結束了。法師在保險業一向不受歡迎,他的保險無法賠償全部損失,他有足夠的錢再次開店。

他的右手因為直接附魔的關係,從裡面一路痛到外面來。可是有個地方比手還痛。

他的心好痛。

他曾經那麼高興,以為這將是一個新的開始。他投注了全部的心力,店裡的每一個角落都是他慢慢砌上的。他痛到像是誰在挖他的心一樣。要是真的有個誰現在把他的心挖出來吃,一定會因為味道太苦而吞不下去。心的痛像是在體內奔流的洪水,慢慢淹沒他的意識,最後體內裝不下了,變成眼淚流了出來。

他聽到自己的嗚咽聲,他抱住頭,把臉藏起來,慶幸現在旁邊沒有別人。

全都結束了。他胡亂的用袖子抹臉。已經沒有墨墨熊魔藥鋪了。他是一個做任何事都很認真的人,但是就連這樣的他,也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的想要一件事成功。他真的期待過,而那份期待被燒成了灰。

他受夠了。為什麼總是他?為什麼別人總是輕而易舉的碰上所有需的好運,只要碰到一些可以在成功以後拿來說嘴的小挫折,就能走上康莊大道。而他就算拼盡全力,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末日級毀滅。為什麼他從來就沒有一個扭轉劣勢的機會?為什麼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要勇敢,你不知道你會碰到什麼事。而別人可以對未來懷抱著肯定會實現的期待?

為什麼別人掌握了自己的人生,而他的人生總是毀滅在不該由他負責的地方?如果是他自己搞砸的他就認命了,但這種事叫他要怎麼接受?

為什麼?這都是為什麼?他當然想像個白癡一樣的相信這一切都是某個偉大神物偉大意志所安排的,這樣他就可以即刻啟程去獵殺那個天上的王八蛋,但他很清楚並沒有這種傢伙

他受夠了,他不想再當好人了。他要學壞,他要施展遊走在法律和道德中間的手段。他要去賺名聲和金錢,不要管別人會因此發生什麼事了。

但他知道他不會去做的。他知道他根本做不出來的。

以後他該怎麼辦?去幫瓦魯種田嗎?瓦魯的事業看起來非常不錯,但他是法師。他知道他就是個法師。他不想進別的行業。他想要當法師。

璽克在淚水中睡去。

 

 

 

 

 

不久之前,在同一座都市的某個角落,有兩隻矮小的東西結伴走在街上。他們一個長得像長頸瓶子,羊頭、鴿子翅膀、用雙腳站立。另一個接近鑽石型,牛頭、蝙蝠翅膀,同樣是用兩腳站立。他們都是惡魔,羊頭的是是颯米浩特,牛頭的是是墨耳銘特。

他們兩個拿著有璽克專訪的雜誌,正在尋找地點。

「璽克的店應該就在附近吧?」颯米浩特說。

「城市名字對了,再來是區名吧。」墨耳銘特說:「希望他會喜歡我們帶來的禮物。埃文薩爾的傳人要是下定決心和我們作對就棘手了。」

「要多多接觸,摸清楚他們的底線。」颯米浩特認真的說。

正在討論的時候,他們看到哈娜賊頭賊腦的經過。

哈娜滿腦子都是上法院時要有什麼說辭。雖然本國法律縱火最重可處死刑,但她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自己不會被判死刑。法官會說她放火時有讓璽克知道,就足以證明她不想殺璽克了,應該輕判。

魔藥師是靠口碑吃飯的。只要璽克還想當個魔藥師,他就只能暴露在大眾面前,哈娜永遠都能找到他。她將會在一次又一次的出獄後,一次又一次的燒掉璽克珍視的事物,直到她把璽克本人也燒死,然後滿足的接受無期徒刑(二十五年可假釋)判決。

兩隻惡魔隔著兩條街盯著她看,颯米浩特眼睛發亮:「這是個人類裡的終極強者啊。殺別人,自己卻絕對不會被殺,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強大的權力嗎?」

墨耳銘特挑起一邊眉毛說:「我贊成你的看法。他比我們還要強大。要挑戰他嗎?」

「當然!」颯米浩特立刻說。

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人看過哈娜了。

 

 

 

 

 

接近半夜的時候,有三個穿著厚重防雪斗篷的人影出現在璽克藏身的橋附近。那群人慢慢的靠近璽克,先施展隔音術,然後當中一個皺巴巴的老人說:「小心點。他可能設了很多陷阱法術。他以前是通緝犯,戒心很重。」

另一個黑髮的俊美年輕人伸出法杖在熟睡的璽克旁邊揮了揮:「沒有陷阱,也沒有防禦魔法。只有一個基本保暖術。」

老人說:「喔。他自暴自棄了。」

另一個矮小像孩子的人說:「真是讓我們找了好久啊。還以為他會住到旅館裡,結果居然躲在這種橋下,是因為受到太大驚嚇,逃亡時期的本能回來了嗎?

「都不知道他的朋友有多擔心他。瓦魯先生沒能在魔話裡說服他過去他家住,超緊張的。」

「聲音大到我在隔壁都聽到了。」年輕人說。

小孩子說:「是啊。接著他朋友看到新聞就一個一個打來了。這傢伙怎麼不會想到該聯繫親友?誰去找那條龍一下?他應該還在上空飛來飛去找人。」

老人說:「也要打魔話去騎士團,那邊再三十分鐘就要出動找人了。」

小孩子說:「我來搬他回去吧。我會小心不要吵醒他的。」

 

 

 

 

 

璽克覺得很溫暖。他稍微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才猛然想到他施展的基本保暖術,在這個季節不可能這麼溫暖。這應該是在有開暖氣的房子裡。他睜開眼睛,發現身上堆了一堆毯子。

他發現自己連人帶紙箱身在一個現代化辦公室裡,靠牆邊的位置。他稍微往前爬了一點,脫離紙箱。

璽克轉頭看到早晨的陽光穿過窗戶。他再把眼光移回室內。除了許多工作人員外,他還看到一個瘦瘦的小男孩站在一個巨大的全國地圖前面。那張地圖是用飛鏢標靶的材質做的,可以重覆把針釘在上面而不會損傷。

此時正有一個工作人員拿著一張單子給那個男孩說:「這是聯絡不上的失業者清單,請確定一下位置。」

男孩接過清單以後,在手上凝聚魔法,把飛鏢射向那張大地圖,飛鏢以非常不自然的路線,像是被吸過去一樣釘在一個城市標誌上。男孩就告訴工作人員,要找的人在那座城市裡。

工作人員翻出那座城市的地圖,同樣是標靶材質,掛到牆上。男孩準備再射一次飛鏢。

座位最接近璽克的人看到璽克醒了,就對那個男孩大喊:「局長,璽克先生醒了喔!」

男孩轉過來對著璽克笑。那個笑容像是成人的笑,經過社會化的修飾,但還保留著很多的誠摯。他有一頭接近鵝黃色的短髮,一雙金色的大眼睛,瘦瘦的。穿著螢光綠的外套。帆布球鞋,黑色厚棉質長褲和米色毛衣。他手上拿著一個可麗餅走過來,邊吃邊說話:「跟你講過那麼多次魔話,今天還是第一次見面。」他發出成年男子的聲音。

璽克還坐在地板上沒起來,他驚訝的頓了一下才說:「你是?」

「啊,我叫威奇基,法師執業管理局局長。」男孩把聲音變回了稚嫩的孩童音,下一句又變回成人的聲音:「用大人的聲音說話比較有利,所以講魔話的時候我都會變聲。」

「這裡是?」璽克還沒回神。

局長大人塞了一杯熱奶茶給璽克:「法師執業管理局辦公室。」

趁璽克喝奶茶的期間,局長大人走開了,回來時拿著一個本子和一個魔話籠,塞進璽克懷裡:「拿去,給我一個個打。」

璽克翻開本子,發現是瓦魯、瑟連、小碴、安派特……都是他認識的人的魔話號碼。

局長大人用力指了兩下本子,認真的說:「出事要第一個通知親友是常識!昨天我幫你通知他們說你平安了,今天你自己再打一遍!」

「呃——抱歉。」璽克低聲說。

「哼!」局長看了一眼時鐘,又往前跨了一步,把璽克打開的本子翻到其中一頁:「這個現在打!」

那是舒伊洛奴的聯絡號碼。

璽克開始撥號,而局長大人很識相的走開了,臨走還送了一個隔音結界給璽克。

「喂?」

「是我璽克。」

「你沒事嗎?有受傷嗎?局長說你沒事,真的沒事嗎?我看到電視上那個火燒好大!」舒伊洛奴的聲音很緊張。

「對不起,我真的沒事,可是店沒了。」

「那個沒了再開就有了。你沒事才是重要的!」

「不會再開了。」璽克的淚水又在眼眶裡打轉。

「為什麼?你不想賣魔藥了嗎?」

「沒有錢了。」璽克的淚水要掉出來了。

魔話對面沉默了一陣子,舒伊洛奴再次開口時,語調堅定,有如群山般亙古不移:「璽克,你聽好了,我還有兩科要考。考完以後,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你身邊,我一到你身邊,就會立刻用力抱緊你。你等我!」

「好。」璽克哽噎的說。他發現舒伊洛奴的話語讓他心裡的洪水開始退去。雖然舒伊洛奴還沒有抵達,他卻感覺舒伊洛奴在他身邊。

他開始覺得,錢再賺就有了。

等璽克和舒伊洛奴說完話,他接著打其他人的魔話。

第一個接通的是奈莫。奈莫說:「蛤?不過就是燒掉一間店,我作這行失敗虧掉的不知道幾座城了。對啦,我用的單位比你大啦。你都用銅幣我用金幣的。比起這個,你想不想永絕後患?這種案子大家都很願意接喔。我可以幫你墊。」

然後接通了瑟連。瑟連說:「真的沒事?騎士團可以給你庇護。你不應該擔心我們忙不忙!有事卻不報案,那我們是作什麼用的?就算你可以自己處理也一樣!你不是一個人!」

接著接通了小碴。小碴說:「保險公司不找我去交涉,你是在想什麼?我自己沒空,可以介紹別人幫你啊!多依賴一點你的人脈網,不然以後別人想要你幫忙也很難開口。」

連續被兩個親友罵了。接下來接通了安派特。安派特說:「我知道你獨立了,可是我會擔心。」

「對不起。」璽克老實道歉。這是他的錯。

等到璽克打完全部的號碼,解除隔音結界,局長大人走過來問璽克:「你之後打算怎麼辦?」

「我希望能繼續從事法師的工作。」璽克站起來,整理好衣服說。

「法師工作,這裡正好有一個,來。」局長大人塞了一本書給璽克。

璽克一看書名,是光明之杖公務員的考試考古題大全。

局長大人拉著璽克的袖子牽他到放著魔話籠的桌子旁邊:「我們先用約聘的聘請你,你要是考過就可以轉為正式員工。今天就上班吧。火場鑑定是約在下午嘛,早上你可以先熟悉一下工作,就是實際去做啦。」

「等一下,是什麼工作啊?」璽克皺眉問。

「總機先生。」局長大人笑說。

「你們原本的總機小姐呢?」璽克說。應該有個人光聽到璽克的聲音就會尖叫,看到本人現身反應會更大才對,怎麼都沒聽到她的聲音?

「喔,她啊。」局長大人的表情看不出來發生了什麼事:「她結婚了。」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