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二層護壁升起之後,北方學院裡惟一還站著的建築物,禮拜堂,上方升起了十五層樓高的半透明人形。由於其他建築都倒了,整個北方學院每個角落都能看見。

「那什麼見鬼的玩意兒?」班納圖大叫:「品味好差!」

「那是黑夜王者。」璽克硬撐著說話。那個人形跟東方學院樓梯間,還有地底神殿水晶裡的形象一樣。

「該不會真的邪神降臨了吧?」旁邊的騎士邊苦笑邊搖頭。

「那是魔法集現體。只是法術能量引發的現象而已。」法師說:「不過,連騎士都看得很清楚的話,是有點誇張了。」

「清楚到想把他的鬍子拔了。」班納圖說:「這是抄襲真神教教堂最愛擺的那種塑像吧?路口的神愛世人廣告也常常看到,再擺幾隻羊咩咩就一模一樣了。」

「害我開始想喝羊奶了。」瑟連苦笑。因為「牧羊人與羊」是真神教愛用的「神之子和信徒的關係」的譬喻,他們的廣告常常出現牧場景色,於是一不小心就會跟販售羊相關產品的農場廣告發生混淆。

「說得我也餓了。」班納圖嘆氣。接著注意到瑟連扛著的璽克要滑下去了:「我看把他揹起來吧。」

「嗯。」瑟連先把璽克放下,再在班納圖幫助下把他背到背上。

班納圖問瑟連:「你等一下要怎麼向萊爾諾特女士開口?」

「什麼?」瑟連偏了下頭。

「你要幫他說話吧?你從沒考慮過這點嗎?你不幫他爭取特別待遇嗎?」

「啊——」

「真是。」班納圖嘆氣:「算了,先回去,我再幫你想辦法。」

「拜託你了。」瑟連咧嘴一笑。有班納圖在真是太好了。

班納圖看璽克只剩一口氣的樣子,擔心他就這樣昏過去然後醒不過來,於是一直找璽克說話。

「撐住啊,想想家人吧。」班納圖說。這句話通常可以拿來對任何人說。

「我沒有家人。奈莫和莉絲娜都不見了,小灰也不在。」璽克擠出一點聲音說:「我只有一個人。」

璽克身體非常痛,他覺得自己快死了,沒有力氣去管自己說了什麼了。

「『奈莫』、『莉絲娜』、『小灰』。」班納圖把關鍵字記下來了:「他們怎麼了?」

「奈莫和莉絲娜被一顆大眼睛抓走了,小灰被聖潔之盾抓走了。」

「喔。」班納圖馬上想到佐羅克的使魔,不過他還不確定。「所以他們是你同學?」

雖然只有奈莫算是,不過璽克還是答了:「對。」

「那你來黑夜教團以前的家人呢?」

璽克回答之前,瑟連低聲喊著:「班納圖、班納圖。」

「什麼?」

「他們都死了。」瑟連壓低聲音說。

「欸?怎麼死的?」班納圖也低聲對瑟連說。

「他跟我同一座村莊的。」

「啊!不早說!」班納圖大叫。他踩到地雷了。由於成長環境,班納圖覺得親戚住得很遠、跨省跨國很正常,沒有立刻想到和瑟連血緣相近的人會住得很近。

「大家都死了。」璽克的聲音帶點嗚咽:「我只有一個人。」

「振作一點,活下來一定會有好事的。」班納圖繼續尋找能說的話。

「有什麼好事?他們都走了,我卻到了這種地方。只有可怕的事情。」璽克的聲音變得更小:「我討厭這個世界。」

「振作一點!」班納圖試著拍拍璽克的臉,沒啥反應。班納圖趕緊找話來說:「你看揹著你的這個大個子,他看起來混得還算可以吧?」

班納圖本來想接著告訴璽克這傢伙是他親戚,你還有家人云云,結果璽克打斷了他的話。

「那是因為被帶走的人是我。」

瑟連聽得一清二楚。他覺得這句話是對他說的。在大雪封閉了,被瘟疫毀滅的村莊裡,因為那時候被帶走的人是璽克,不是瑟連。所以璽克成了黑夜教團的一員,是罪犯,瑟連是聖潔之盾的一員,是騎士。

「你可以從現在開始啊。脫離黑夜教團,找個正常體面的工作,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加油啊,活下去事情才會有轉機。」班納圖繼續說。他開始向璽克大舉灌輸對於和平社會的美好想像,試圖激起璽克的求生意志:「大部份的工作都不需要打打殺殺,只要離軍隊和警察遠一點,你就不用再碰那些可怕的事了。每天做做研究、看看書,做些東西拿去賣,閒暇時間可以散散步,像個正常的法師一樣……」

班納圖說的話,讓璽克想起了他在薩拉法邑朵國小通用教材裡看到的世界。

這個世界很恐怖,而且這個世界本來就很恐怖。不是璽克誤會了這個世界,他經歷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但是在這個恐怖的世界裡,他可以做出選擇,並且從做出選擇開始,朝著未來努力。

當個奉公守法的良民吧。書上說的大概是這個意思。微微的,在璽克眼中點起了求生意志的光芒。

 

在北方學院的某個角落,莫耶注意到班納圖一行人了。

他皺眉想了一下,然後朝他們的方向走去。他手中握著祭刀,臉上微現怒意。

但他的腳步很快就被擋下。

他的周圍突然出現很多黑色的旗幟,漂浮在白色的霧中。四周傳來金屬鎖鍊的碰撞聲。

「命運的保護——」莫耶咬牙,收起祭刀,打開傳送門遠離了這個地方。

在他離開後,旗幟和金屬聲響就消失了。幾分鐘後趕到這個地點的,是個手持黃紙聖劍的騎士。

「逃掉了啊。」他嘆了口氣,轉身對著空無一人的地方說:「各位辛苦了,玄大人,收兵吧。」

構成他聖劍的黃紙,是仙道教的符紙,和黑曜石一樣有鎮邪的功能,對抗不死者的效果相當好。

 

「簡單說,就是北方學院成了一座陷阱。」在聖潔之盾陣地,宮龐解開了法術能量異常的謎底,他馬上告訴萊爾諾特:「你們要怎麼辦?不管怎樣都快點決定,距離爆炸的時間不遠了。而且這個機制充能的速度可能會突然加快。」

「來得及撤退嗎?」萊爾諾特問。

「這裡的人,沒問題。北方學院裡的人,難。」宮龐說:「造出那個護壁的傢伙根本是大法師,很可惜,我現在還破解不了。給我時間大概可以,不過就是沒有時間。」「大法師」是常用誇飾法,表示法術能力超群到難以形容的程度,並不是指造出護壁的人有大法師身分。人們也會用「巨崩滅術」形容強大的爆炸,不是指真的有人施展了崩滅術。

「總之,先連絡團長。告知情報。」萊爾諾特說:「這你有辦法嗎?」

「佐羅克!」宮龐轉頭朝帳篷外面喊。

佐羅克拿著吃到一半的麵包和罐裝果汁走進來。恢復法力最好的方法就是吃喝休息。

「你有法力能操縱使魔嗎?」

佐羅克點了下頭:「可以了。」

「你還聯繫得上眼球們嗎?」

「可能可以。」佐羅克說:「我前陣子才給他們加上新的連結系統,我發現可以——」

「那個回去再說。」宮龐說。

「我測試一下。」佐羅克閉上眼睛,兩秒後睜眼說:「還有三顆能接上,其中一顆很接近本隊。」

「就那顆吧。當成轉運站,幫萊爾諾特女士把訊號傳給團長大人。」

「好。訊息要精簡,我現在沒辦法幫使魔補充能量。」

在萊爾諾特和佐羅克忙碌的時候,宮龐逕自轉身指揮其他人撤退:「加快速度把傷員送回去。所有能量都用來運作傳送門,不用省法力了,全力撤退!」

 

格列塔的通訊石收到了萊爾諾特的傳訊:「北方學院將會爆炸,爆炸啟動法陣在最大建物下方。宮龐撤退了。」

「妳也撤退。帶其他人一起回去。」格列塔說。

「我想嘗試破壞護壁!」萊爾諾特回答。

「不用試了,連大砲都打不破。妳帶其他人撤退。這是命令。」格列塔嚴肅的說。然後通訊就斷了。

 

萊爾諾特看著通訊石,緊抿著嘴,一秒後,她問佐羅克:「你能打開通往護壁內的傳送門嗎?既然可以透過你的使魔連接通訊石,是不是也能穿越阻礙傳送門的法術?」

佐羅克眼睛一亮,問:「不過,團長大人要妳撤退?」

「多得是能替我指揮撤退的人,我要去前線。」萊爾諾特說。

「可以是可以,不過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而且沒辦法再開門讓妳回來。也只能送一個人過去喔。」

萊爾諾特靜下來,詢問自己的聖劍,聖劍的回答總是能讓她滿意。她露出自信的微笑:「加上我的奇蹟,成功率就是百分之百。」

「很好。」佐羅克也露出微笑。他揮動法杖,用他僅有的一點點法力,干預傳送門裡已經灌滿的能量。

格列塔身邊帶著用來建立連接北方學院和陣地的傳送門的定位器,上面表示接通程序的燈原本五顆都是紅的,其中一顆轉為綠色。

 

班納圖等人順利的和大部隊會合了。由於格列塔率隊往禮拜堂推進,他們會合的位置也就在禮拜堂前的廣場。

同一時間,地底神殿裡,迎接黑夜王者的準備完成了,只差最後一個步驟。

「吉祿瑪,這個榮耀的任務交給你。」蘭因笑著,將一份長長的名單遞給吉祿瑪。

吉祿瑪恭敬的接下名單,站到石棺前一一點名。他發現他很難維持鎮定莊嚴的語調,他的聲音開始發抖。

他每唸出一個名字,就有一個人走到中央的法陣上,被蘭因用祭刀割斷喉嚨獻祭。

他們整個人化為法術能量,被法陣吸收掉。

吉祿瑪完全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都作為施展法術的材料,被獻祭了。他知道哪裡不對,但他停不下來,他覺得如果他表現得像是不相信這一切的樣子,就會有很恐怖的事情降臨在他身上。於是他只能用發抖的聲音繼續唸。就像那些走向祭壇的人們一樣,繼續這整件事。

「我們很快就會重逢了。」蘭因微笑著安撫吉祿瑪。

突然,格列塔的聲音響徹地底神殿:「蘭因.烏諾!以及北方學院的所有人!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這是最後警告!立刻停止正在施展的法術,回到地面投降!」

蘭因揮動祭刀,把傳送聲音的法術斬斷,但是為格列塔施法傳導聲音的人技術在他之上,換了個方法再次把聲音傳進來。

格列塔的聲音繼續說:「你的女朋友伊蓮翠已經落網了!她會作為你的同謀受審!出來投降,不要讓她獨自承擔!」

宮龐的計畫原本是要威脅折磨伊蓮翠來給蘭因施加壓力的,不過陰錯陽差的,執行者變成了格列塔,他不會這麼做,就只剩下這種程度的喊話功能了。

不過格列塔說話直接了當,產生了宮龐沒有預料到的效果。蘭因不曾說過伊蓮翠是他的情人,現在格列塔說了。地底神殿裡一陣騷動,吉祿瑪停止點名。

人們由於對伊蓮翠不滿而浮躁,連喜歡伊蓮翠的人也不喜歡這層關係,全都在看蘭因打算怎麼回應。格列塔說的話傷害到蘭因的權威。

「穆朗士——」蘭因轉身喊。

「我拒絕。」穆朗士淡淡的說:「你不能命令我救人。」

蘭因露出受傷的眼神,穆朗士忍住了,沒有改變立場。

「伊蓮翠是我們的姊妹。不能讓騎士傷害她。」從穆朗士開始,蘭因感覺到周圍人們的反感。他想要安撫大家,但沒什麼效果。

「她是怪物。」吉祿瑪鼓起勇氣說:「她殺了我的朋友!」

「不要胡說!」蘭因大吼。

吉祿瑪聲音變得更大:「我偏要說!你為什麼不相信我?我看到了!人是她殺的!她還跟屍體做那檔事!」

伊蓮翠潛入學生宿舍殺的人裡,有吉祿瑪的朋友。

「啪」的一聲清響。蘭因賞了吉祿瑪一巴掌。

吉祿瑪按著臉,眼淚不停掉下來:「我不認識你了。你到底是誰?」

「我是黑夜王者的臣子。黑夜王者會拯救伊蓮翠!儀式繼續!」蘭因大喊。

地面上,格列塔下令:「我們等夠久了。開始攻堅。」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