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_文化衝突

 

 

 

 

兩個月後,進入夏天。

早晨,璽克坐在龍窩的客廳裡看《翻譯謬誤:看不到的文化異形》。這本書幾乎可以說是艾太羅語和羔恩地語,翻譯大戰歷史解說書。

光明之杖是由眾多學派組成的入世學術團體,真神教卻一口咬定他們是眾多教派組成的政教合一宗教團體,視之為在薩國傳教的最大阻礙。於是就成了光明之杖的「埃文薩爾教」(並沒有這個宗教)和教廷的達尼薩真神教對抗的局面。

書中提到,傳教士當年翻譯神諭經時,將羔恩地語「卓梗」的艾太羅語對應字直接決定為「龍」。因為垛洲文化是現在的強勢文化,羔恩地語是現在的強勢語言,這種翻譯法就這樣直接散播到全世界去了。「卓梗」是垛洲魔鬼的老大,邪惡之王。

璽克把書闔上,伸了個懶腰。

這個世界潛藏著很多危險,如果沒有提早意識到,就會演變成一場大災難。不過「如果沒有提早意識到」這點也就意味著,在大災難還沒降臨前的此刻,這個世界看起來是非常安全的。

彷彿就算什麼都不,這樣的生活也可以繼續下去。

璽克等到凱巳下樓,抬頭對他說:「凱巳,下午師父要教吉祿瑪寫達莫拉咒文,我們先去練習室地上畫能量鎮壓法陣。」能量鎮壓法陣是練習寫容易爆炸的咒文時必備的防護措施,因為需要技術,所以通常會由前輩先畫好,給後輩使用。

凱巳愣了一下,才說:「好。」

璽克對那個停頓感興趣的挑眉:「歐米迪拿沒有幫學弟妹作防護法術的習慣?」

凱巳走到一把椅子旁邊,手撐在椅背上:「歐米迪拿是學生花錢找人畫。」他站著說完這句話,才轉到前面坐下,伸手拿桌上的水壺和杯子:「我喜歡艾太羅這樣。」

「沒什麼好或不好吧。」璽克說。同樣的問題,歐米迪拿用資本主義的方式解決,艾太羅是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解決。這樣的文化差異連璽克這種沒出過國的人都聽聞過。璽克說:「以後吉祿瑪也要幫別人畫法陣。當然總有些笨蛋得到幫助卻不幫別人,就像有些人拿了商品不付錢一樣,那時候就狠狠的教訓他吧。」

「我喜歡艾太羅這樣。」凱巳咧嘴說。

連續聽到「喜歡」兩個字,雖然是對著艾太羅文化說的,璽克還是覺得有點害羞。他說:「反正,就當成吃早餐以前的準備,我們先去把法陣畫一畫吧。」

凱巳點點頭。

 

 

 

 

他們進到練習室去。練習室是在土山龍窩後面加蓋的房間,地面是壓硬了的土壤,可以直接把法陣刻在上面,不要時把表面剷起來弄平就好。今天因為要用顏料,所以上面鋪了大張的厚紙。

璽克打算畫一個國際通用的雙環法陣。這東西是有國際標準版的法術,想來他畫的和凱巳畫的不會差太多。璽克畫一邊,凱巳畫一邊,最後再接起來。

璽克拿出有紅點標記的棉繩跟釘子當成圓規,算好長度在地上畫出範圍,再分成十二等分。他接著要按照記憶把文字寫上去,最後再來檢查。

房間另一頭,凱巳拿出一個像蛋一樣的東西插在圓心上,那東西就投影出一個完整的彩色法陣圖案,他照著把線描上去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總之他們兩個都對對方的作法不滿意。

璽克說:「那樣雖然比較輕鬆,可是在畫法陣的時候不只是把圖案畫上去而已,還要注意整體的平衡性和場地的共鳴感,這必須一面畫一面調整。照描做不到這些事情。」

凱巳說:「法陣的形狀如果有歪斜,就算只有一點點,能量的流動也不會平均。全部用儀器定位才能避免這個問題,也能確保文字的大小一致。用背的是比較厲害,可是那樣能量會亂流。」

等到雙方拿筆出來的時候,又爆發第二次摩擦。璽克拿出一支毛筆跟一罐普通書店賣的墨水,就打算畫完他負責的區域。凱巳拿出跟工具箱沒兩樣的畫筆盒,裡面裝滿五顏六色各種成份不同粗細的法術專用筆。

凱巳說:「全都用相同的顏料不作區隔,能量無法分類。又使用這種粗細不固定的筆,能量流肯定會亂掉。法術通道要暢通寬度一定要經過精密計算,你這樣隨便畫會出問題。」

璽克說:「利用筆觸進行引導才是最乾淨俐落的。那麼多種成份只是增加出現非預期中效應的機率而已。搞得那麼花俏擾亂感官反而沒辦法統合起來。」

兩邊固執己見,在練習室裡吵了起來。吉祿瑪起床以後循聲進到練習室裡,發現兩個他還以為都是穩健型的師兄爆發爭執,嚇得逃回客廳去。直到安派特回來,把兩個人都拖到客廳去。

兩個人同一側一人坐一張椅子,安派特坐在他們對面。吉祿瑪坐另一邊。安派特十分頭大的把臉埋在手裡。

凱巳那是歐米迪拿行之有年的作法,儀器定位跟專用筆也算是工業大國的法師風範。璽克則是薩拉法邑朵的文明古國法師風骨,就算什麼工具都沒有,拿根樹枝在沙子上照樣把魔法完美的弄出來,是本地法師的驕傲。

兩個人都覺得自己這套才是對的。

安派特想了一陣子,把他帶回來的早餐材料推向兩個弟子,說:「你們一起早餐吧。」

兩個人暫時放下工作,一起進廚房去。

在廚房裡又發生了同樣的文化衝擊,只是作菜不是他們的專業項目,就放任對方用自己的方法去做,沒吵起來。

璽克驚訝的看凱巳拿出整組量杯跟有標記容量的湯匙,照著食譜,精準測量各種調味料的份量才扔下去。中間還一度拿出碼表計算加熱時間。

凱巳詫異的看著璽克直接抓起整瓶醬油,在鍋子上面歪一下瓶身就倒進去了,鹽巴也是用筷子沾個大概就下鍋,鹹度居然是用聞的。

全部弄好以後,他們帶著成品回客廳。兩人各吃了一口對方作的菜。

凱巳抬起頭說:「好吃。」

璽克臉上傳達出的也是同樣的意思。

兩位師兄法術上的歧見就這麼解決了。

安派特啥也沒說,他顧著給吉祿瑪塞肉。

 

 

 

 

他們從王都回來以後,吉祿瑪有振作起來用功一陣子,但好像還是哪裡不對勁,時不時又會突然像洩了氣一樣,又沒有動力了。

餐後,璽克逮到吉祿瑪說:「吉祿瑪,你真的有想要當法師嗎?」

吉祿瑪有點縮著脖子回答:「有啊。」

璽克看他回答的語氣,應該算是認真的,但是他的學習態度不夠認真。璽克說:「師父都配合你的學習速度排課程,配合得太過了。你這傢伙沒有個必須準時達成的目標就會偷懶。」

吉祿瑪不說話,他很清楚對璽克耍嘴皮子沒有用。

「我覺得他已經很努力了。」安派特說。

「師父,就是你把他寵壞了。」璽克瞇眼說:「這個人過慣了被服侍的生活,你把他照顧的這麼好,他只會把以前在教團的壞習慣通通養回來。有必要把他趕出去一陣子,讓他複習自己照顧自己。」

「疑?不要啦!」吉祿瑪哀求。

「是要把你放生到山裡去呢?還是乾脆把你送上鮪魚船出海呢?」璽克用低沉的聲音說:「放心吧,在你掛掉以前我會允許師父去救你的。」

「魔法鮪魚船的話我可以一起上船。」安派特說。

「師父你別插手。你是老師不是保母。」璽克說:「還是放你去惡魔的店打工呢?」

璽克本來只是打算嚇嚇吉祿瑪,讓他有點危機意識,想不到吉祿瑪其實比璽克想的更認真。

吉祿瑪說:「我想考法師大學。」

璽克停下來等吉祿瑪解釋。

吉祿瑪用指尖抓抓頭:「我的問題大概不是多用點功就能解決的。我需要個環境——我想我不是很適合一對一的師徒制。」

璽克問:「你適合去讀大學,被課程表追著跑,一整群老師蠶食鯨吞你的時間?」聽奈莫說,他就被摧殘過,只不過不是在大學裡。

讀過法師大學的安派特說:「啊,這個,讀法師大學比較會有預料之外的收穫,因為每個老師專長都不一樣。吉祿瑪不是很清楚自己的弱點在哪裡,去法師大學給多幾個老師看看比較好。法師大學的教學還是比較全面的。吉祿瑪可能比較適合這個學習管道。」

璽克想了一下,問:「所以要怎麼辦?」

「我出錢讓他去讀吧。」安派特說。他的跑船分紅都沒有使用。

璽克看著吉祿瑪說:「你知道報名費也要錢吧?」雖然因為是聯合招考的關係,報名費交一份就夠了,不貴。

吉祿瑪縮著脖子。他不是因為那筆錢而緊張,是因為璽克看他的眼神而緊張。吉祿瑪如果讓安派特出了錢,卻沒有好好準備考試,璽克很可能真的把他送上鮪魚船。吉祿瑪說:「我知道。」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和平的時光繼續下去。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