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的垂直深度只有三公尺,水平方向卻看不見底。璽克曾經大膽深入探勘過,進入黑暗中沒多久,就沒路了。
璽克往前走五步,用腳板在地上敲出暗號,差不多這個時候,地面上的人發現璽克不見了,也一個個跳下來,擠成一團。
黑暗中出現一團搖晃的黃光,越來越亮,照出一個十坪大的石室。璽克過去探勘的時候,很確定前方絕對沒有這種房間。這間房間的天花板高度超過三公尺,卻沒有突出地面,也不合理。
璽克感覺當黃光亮起的時候,並不是黃光照亮了這個房間,而是被黃光照到的地方土壤就退開來、長出石磚,變成這個房間。
黃光來自於一盞油燈,那盞燈造型華麗,是一個上寬下窄的金屬骨架鑲玻璃立方體,金屬表面作成霧面效果,再陰刻上無數的眼睛和手。裡頭放著一顆亮閃閃的黃寶石,是黃光的來源。
油燈放在一張長長的木桌上,橫向把房間切成兩半。璽克他們站在一邊,另一邊坐著一個全身長毛的妖精。他身高一公尺左右,寬度跟身高差不多,整體形狀類似酪梨,又厚又長的黑毛從頭頂一直蓋住腳,乍看之下像是大斗蓬,只露出鼻子以上的半張臉。慘白而且滿布皺紋的臉上長著兩顆半透明水藍色的大眼睛,澄澈晶亮到和他的整體形象配不起來。
「喔喔——璽克先生,奈莫先生,我們能為您做什麼嗎?」地下室妖怪用充滿熱忱的語氣,一邊顫抖一邊說。
「奈莫升上七年級了,我們要換一點好東西慶祝。」璽克說。
「喔喔——恭喜奈莫先生,恭喜啊恭喜——」地下室妖怪繼續用卑屈的語氣說:「請問哪些是客人呢?」
「四個都是客人。」璽克笑了一下:「兩個女孩不是商品。」
「喔喔——」
奈莫把璽克擠到一邊,把璽克和他要交換的東西都放上桌,開始和地下室妖怪討價還價起來。地下室妖怪雖然嘴上恭敬,做買賣的時候卻絲毫不留情,盡一切所能挑三揀四,所以璽克讓奈莫去談。兩個人一人拿一把檢測器,對著對方的商品從頭檢查到尾,氣氛劍拔弩張。
璽克完全不想介入,和兩個女孩子站在後頭看他們交易。
莉絲娜顧著玩尾巴。
「他是校方人員嗎?」舒伊洛奴指著地下室妖怪問。
璽克把舒伊洛奴的手指按下來,用手指著人不太禮貌:「不算是,不過教師默許他們在這裡做生意,教師自己也常跟他們交易。只要妳在這裡排名夠前面,他們覺得妳手上肯定有幾樣好東西,就會主動跟妳接觸。」
舒伊洛奴看著地下室妖怪的眼睛發亮。
璽克看了皺起眉頭說:「妳最好別想跟他們交易逃離這裡。」
「為什麼?」舒伊洛奴的心思被璽克猜中,有點驚慌,又有點憤怒的看向璽克。
「他們不是大眾交通工具,是商人,而且連人都賣。妳想用啞巴奴隸或是法術材料身分出去的話,儘管跟他們交易好了。」
「你怎麼知道?」
「看就知道了。」璽克說:「如果妳沒有能耐光靠觀察就知道該跟誰往來,非要把每個陷阱都踩上一輪才學到教訓,我想妳還是現在就去餵汪汪,還可以死得俐落一點。」
「我能啊。」舒伊洛奴說,她接著小聲的說了一句話,璽克沒聽到,只聽見她下一句又大聲說:「我只是很想出去。」
「那就當上教師,沒有別的辦法了!」璽克低頭看舒伊洛奴,嘴唇緊繃,眼光灼亮得可怕,像是惡魔的火焰在他靈魂裡燃燒。
看見這樣的璽克,舒伊洛奴一瞬間明顯受到驚嚇,但是就在一秒之內,舒伊洛奴平靜下來,就像璽克只是投了一顆石頭進到大海裡,噗通一聲起了漣漪,卻動不了整片海。
璽克感覺在這一瞬間,在他一不小心展露出情緒的瞬間,舒伊洛奴看穿了他。看穿璽克對這個地方的憤怒,看穿他也曾經尋找過所有離開這裡的方法,看穿他最終在絕望中指望當上教師能成為自由的途徑。
因為舒伊洛奴知道璽克的憤怒是向著這個地方,不是對她,所以她不害怕。
也許是出於衝動,舒伊洛奴伸手握住璽克的手。璽克的手很冰,因為練武和接觸魔藥的關係,又硬又粗,舒伊洛奴的小手卻是柔軟溫暖,璽克當下想到的是布丁之類軟嫩的食物。
因為舒伊洛奴的平靜,璽克也跟著平靜下來。
「成交。」另一邊,奈莫跟地下室妖怪用想捏碎對方手骨的氣勢,面帶笑容握手,完成交易。

這天晚上他們有許多外界的美食可以吃,其中有很多是他們以前沒看過的。他們四個在塔裡開宴會。
「這是什麼?你買了什麼鬼東西回來?你確定這是人類吃的?」
「那一包是莉絲娜的!這包才是人吃的!」
「我看沒比剛剛那包好多少!我要先用試紙測測看。」
「吃起來不錯啊,甜甜的。」
「真的嗎?嗯,真的不錯。」
「不公平,小舒說的話你就信!」
「因為主人沒有信用啊!」
這天晚上在東邊高塔裡,經常可以聽見璽克的喊聲、奈莫的大笑,偶爾穿插舒伊洛奴的發問聲,還有莉絲娜調侃奈莫的語句。
同樣在這個晚上,在包圍東方學院的森林之外,架起了數百座帳篷,這個巨大的營區裡插著兩種旗子:一種是銀盾上纏著白玫瑰的「聖潔之盾」旗幟,另一種是木法杖和四射光輝的「光明之杖」旗幟。
他們代表薩拉法邑朵帝國勢力最大的兩個武裝機構——皇家騎士團和魔法院。
他們是黑夜教團在外界的敵人。

奈莫升上七年級後又過了十天,璽克感覺學院裡的氣氛改變了。以往走在學院裡,經常可以看到教師探頭探腦,監視學生,想找理由吊死幾個人取樂。現在教師除非上課,不然總是躲在辦公室裡整備,導致近日中年級生死亡人數大減。
另一個異狀是以前只有教師參加的「獵彘宴」開始徵召高年級生同行。
學生常常要對同學下手,補足不夠的施法材料,教師的施法材料就很充裕,因為他們可以從外界獵取,同時也充作教材。
璽克作為高年級生,本來只要申請,就可以拿到很多施法材料,最近配額卻明顯減少。他並不清楚「獵彘宴」的詳細情形,只知道教師會組隊,通過傳送門前往外界,回來時就會帶著一群俘虜。最近教師好像很忙,而且神經緊繃,沒有足夠閒暇去狩獵,就推派代表率領高年級生獵彘。去過的高年級生也可以分到幾個俘虜,所以總是趾高氣昂的回來。
在這些日子裡,舒伊洛奴儼然已經成為東邊高塔的住民,房內有她的棉被和枕頭、個人行李箱,昨天甚至新增了一張她專用的矮書桌。
那時,奈莫一面把那東西搬上樓一面唸:「我們肯定是第一個飼養女法師的男法師。」
「這倒是。」璽克兩手空空的笑著上樓。奈莫雖然常常抱怨,舒伊洛奴的用品卻都是他拿回來的。
最近,在東塔等舒伊洛奴下課已經成為慣例。凌晨五點,低年級學生課程結束,舒伊洛奴不再回宿舍去,而是直奔璽克他們的東塔。
今天璽克要去「市場」,其他人則是不甘寂寞硬要跟。一行人往城堡西側過去。那裡有一片木造建築群,幾十公尺外就能聽見吵鬧聲。除了金屬相撞的聲音、不明語言的爭吵聲之外,還有偶爾出現拔高的尖叫。
教師有在課堂上告知低年級生這裡的事情。跟「地下室妖怪」不一樣,「市場」是學院附屬設施。每個學生都有配額,可以在這裡換取東西。配額的量依年級決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