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用五公尺高的木牆包起來,看不到裡面,璽克等人在惟一的入口處,對看門的魔獸拔出祭刀。

那兩隻魔獸沒有眼睛,看起來像是兩隻用後腳站立的蜥蜴,但是頭特別扁,嘴裡伸出一大堆血紅色的觸鬚,尖端長著小吸盤。牠們用觸鬚在祭刀上吸來吸去,並不怕割傷,以此辨認來人是誰。

「崔格大人、席亞各大人,請進!」魔獸恭敬的說。

舒伊洛奴也拔出祭刀。魔獸檢查後,只說了一句:「進去。」

舒伊洛奴趕緊追上已經進入的三人。

圍牆裡的木屋高度都不超過三層樓,一樓延伸出長長的棚架,甚至刺到另一棟建築上去,因此大部份的空間都有遮蓋。有臉的藍色火球在屋頂下散步,用忽明忽暗的詭異火光將市場照亮。

各種商品,從魔法道具到生活用品都放在鋪著厚絨布的大桌上,只留下寬不到兩公尺的狹窄走道,學生的臉隱藏在斗篷下,只露出祭刀和眾多長相特異的魔獸交易。

一看到璽克和奈莫進來,場內響起一陣低語聲,所有學生都拉低兜帽,往角落躲,讓出一條路來。

璽克一面往深處走,一面看攤位上的東西,看到想要的就直接拿走,完全不用考慮配額夠不夠。奈莫也是,莉絲娜用奈莫的配額也拿了不少東西。

相反的,舒伊洛奴只是想要一小包傷藥,卻就配額不足,魔獸瞪了她一眼就把藥包收起來。

璽克連續摔爛三面鏡子,只因為形狀不符合他想要的。而魔獸在他摔爛第四面鏡子之後,還是盡力奉承,全力服務,幫他找來一面又一面鏡子。

「我說過要小一點的了吧?你拿這個不是比第一面還大嗎?」看到魔獸新拿過來的鏡子,璽克一揮手就把鏡子從魔獸手上拍掉,掉在地上碎成片片。

魔獸猛點頭,轉身又去找鏡子。

舒伊洛奴什麼也買不起,只能畏怯的躲在璽克後面,看他對魔獸發脾氣。

「這些傢伙,不吃點苦頭都不會好好做事。」奈莫左手手肘橫放在璽克肩上,貼近璽克說。

璽克搖搖頭,說:「算了,不買了。」

「哎呀?花太多時間了喔?」奈莫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對魔獸擺擺手:「你們好好收拾啊!」然後就跟著璽克轉身繼續往市場深處走。

舒伊洛奴只能緊跟著他們走。璽克他們走到哪裡,哪裡就一片寂靜,等他們離開,則會像是寂靜的反彈的一樣,突然冒出轟隆隆的私語聲。

這次璽克沒再停步,直接走到市場最深處。這裡有一棟正方型的石造建築,跟古堡比起來算是很新的,但是外表灰灰髒髒的,給人莫名的陰沉感,就像是巨大的墓碑。

這個地方飄散著消毒水的味道。門口排排站著八隻面目猙獰的魔獸,臉像是野豬,背上長滿尖刺,垂到地面的尾巴上也有堅硬的骨瘤。

璽克向他們亮出他的祭刀。

魔獸嚅動嘴唇,用一連串的咕嚕聲構成話語:「尊貴的殺戮之首,您的預定還沒輪到。」

「還沒?」璽克皺起眉頭:「距離我申請都多久了?」

「請您諒解,最近獵彘的次數變少了,『人材』不足,每個人都要等很久,絕無對您的不敬之意。」

「那我也還要等很久囉?」奈莫聽了上前一步。

「是的,席亞各大人。」

「我也要等很久啊?」從眾人背後傳來女子的聲音,璽克和奈莫猛然抽出祭刀轉身,對著距離他們還有四公尺遠的女子戒備。

舒伊洛奴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莉絲娜拉了她一把,才躲到奈莫後面。

現在看著他們的那名女子有一頭宛如黃金海浪的長髮,披散下來包覆著她,使她像是站在浪濤中的女神。她還有一雙鮮紅色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是通往血池地獄的入口。她穿著淺藍色的長裙,布料很薄,最薄處幾乎可以看到膚色,性感豐腴的身材一覽無遺。

她就站在那裡,用能夠撕裂魂魄的目光盯著他們,像是盯著她的糧食般,欲望在其中灼燒。

魔獸全部跪下,把頭貼在地上說:「尊貴的萬魔之首,我們跪求您的饒恕。您昨天已經取走一份了,求您再等上一些時間。」

這個女人是萬魔之首伊蓮翠,所有學生裡地位最高的一個。她朱唇微啟,抬高下巴環視周遭,每個被她看到的人都抱頭逃竄,躲到桌子或是布幕後方。

只有璽克他們仍然站著,璽克站在最前面,最靠近她的地方,微收下巴盯著伊蓮翠,像是在保護頸部要害。

「吶,你們都排在我前面吧?你們什麼時候會拿到呢?」伊蓮翠勾起嘴角,同時稍稍嘟起嘴唇,笑說。

「不知道。」璽克斬釘截鐵的說:「既然大家都還要再等,那請容我告退。」

「好啊。」伊蓮翠笑得更燦爛了,可是她眼裡卻一絲笑意也沒有:「唉,我看到有個小學妹也在啊?我能請她和我喝杯茶嗎?」

「我預約了。不行。」璽克說。

「那璽克你要——陪我嗎?」伊蓮翠說這句話的時候,眼周幾不可察的微微使力。

「我預約了,不行。」換奈莫站出來說。

「哼。」伊蓮翠只是發出一個小小的音,地上那些趴著的魔獸就顫抖起來。

「妳旁邊向來都很熱鬧,不需要再找人陪吧。」璽克說。

伊蓮翠的嘴角極慢極慢的揚起,同時,空氣中漸漸瀰漫起一股硫磺味,在伊蓮翠四周的陰影裡,出現無數雙發出紅光的眼瞳,以及喀喀、嘻嘻的聲響。

奈莫後退一步,躲到璽克後面,也把莉絲娜和舒伊洛奴往後拉。

璽克一手拔出祭刀,另一手夾著四個魔藥瓶,盯著伊蓮翠的眼睛發亮。氣氛劍拔弩張。

其他學生和魔獸都四散逃跑,只有有兩個女人往這邊走來。學生和魔獸看到她們也都避開,因此她們沒有被避難的人潮沖走。

那兩個女人一前一後的走了過來,領頭的女人拍了兩下手掌,高喊:「好了,同為黑夜王者的子民,不要起爭端。」

璽克先放下祭刀,伊蓮翠停了一秒,才擺擺手,她身邊所有的眼瞳都閉上,聲音也停了。

領頭的女人有一張肉感的圓臉,頭髮盤起,年紀比兩人都大,她在黑長袍外面加了一件馬甲束腰,強調她的細腰、豐滿的胸部和翹臀,臉上畫著濃艷但不會俗氣的妝,深紅色的唇膏和銀灰色眼影強調五官。

她是煉獄之首瑪法妲。

在她後面的女孩子穿著只蓋到大腿一半的黑色袍子,底下露出一雙長腿。綁著高馬尾,笑盈盈的看著這個局面。

「四首到了三個,今晚是什麼日子啊?」伊蓮翠後退一步。

「黑夜王者指引我們相遇,必是為了彰顯祂的榮光,弟妹們,請不要為了一時衝動,讓吾王之名蒙羞。」瑪法妲點點頭說。

「願吾王之能普照世界。」璽克跟著點頭。

「願吾王之名流傳萬里。」伊蓮翠說。

「請允許我們告退!」奈莫說,然後就一手拉莉絲娜,一手拉璽克,莉絲娜拉著舒伊洛奴,一夥人急急忙忙的開溜。

瑪法妲抿嘴微笑看他們離去,轉身對著身後的女孩說:「我們也走吧。」

在所有人都離開之後,伊蓮翠仍舊留在那裡,連魔獸都跑光了,現在這裡根本沒人看守,也沒有人會看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她擺了一下頭,甩順頭髮,然後走到石建築門前,手一拍,沉重的鐵門就碎成數塊,她走了進去。

沒多久,從那裡面飄散出濃重的血腥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