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吧。回到黑夜王者的堡壘。」蘭因從桌面上跳下,輕輕拍打衣服抖去不存在的灰塵。

就在這時候,兩把聖劍自背後砍向蘭因。

其中一把聖劍看起來像是用布和棉花製作的長劍造型絨毛玩偶,顏色鮮豔使它更加像是兒童玩具。拿著這把聖劍的人有著一頭紅髮,臉上的殺氣跟手上軟綿綿的聖劍很不搭。

另一把聖劍看起來是在長長的脊椎骨刀背上,橫向長出一排牙齒作為鋒刃。持這把聖劍的人身材十分精實,以全身肌肉揮出聖劍的姿態優美而充滿力量。他綁著高馬尾,髮帶上裝飾木珠。

是班納圖和阿寇兒。這時候璽克還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蘭因反應很快,轉身的同時祭刀已經拿在手上。他的祭刀像是一片白水晶雕成的羽毛,長在同樣是水晶,和刀鋒一體成形的刀柄上。輕薄到應該會一碰即碎的程度。他用祭刀左右揮動格開聖劍,朝璽克的方向倒退兩步。

攻擊被輕鬆化解,兩名騎士臉上都出現驚訝的表情。周圍的花被聖劍發出的風壓吹落。一瞬間滿天都是花瓣飛舞。

蘭因重新站穩腳步,從他的手臂上冒出火焰,一直延伸到祭刀上,然後往外側移動,從手臂上分離開來。剛開始像是他長出了另一隻火焰的手臂,接著越來越多身體部位從蘭因身上冒出又分離。彷彿有個火焰形成的人要從他體內出來。

兩名騎士立刻追擊。他們合作無間,不間斷的輪流上前攻擊,一個人面對蘭因的時候,另一個人會警戒璽克。

聖劍和祭刀撞出無數火花。璽克注意到騎士的攻擊有時會揮空,砍向錯誤的位置。蘭因在戰鬥中使用幻術干擾他們。

璽克在他們衝出來的時候僵住了。不是因為反應不及,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他該幫蘭因,還是兩個騎士?

雖然猶豫不決,但他沒有閒著。雖然不知道該攻擊哪一邊,但他開始編織法術。這個舉動刺激到騎士。班納圖把蘭因交給阿寇兒一個人對付,轉頭過來砍向璽克。

璽克本來以為雙方中間還有距離,想不到班納圖的聖劍發出「啾」一聲,突然一顆紅色皮球出現在璽克頭頂上。璽克的頭被砸了一下。不會痛,但是因此分心了。在璽克反應過來之時,班納圖放出的衝擊波已經震散他聚集的法術能量,人也欺近身前。

小灰在璽克身前聚集。班納圖感覺到冷風逼近,手往腰間一摸,布偶聖劍消失的同時,一把有著手牽手跳舞的蘿蔔圖案的透明塑膠傘出現在他左手中。他把傘對著璽克一開,颳起一陣大風。吹得璽克雙腳離地,連同小灰都飛滾出去。

班納圖合起傘,轉動手腕把傘甩了兩圈,用收刀入鞘的姿勢把傘收進腰間。傘就這麼又不見了。

接著他手一張,布偶聖劍出現在手中。

這到底是什麼……璽克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騎士交手,但他還是無法理解班納圖用的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班納圖的聖劍,在每個人聖劍都不相同的騎士團裡也算是很奇怪的。強度和效果完全沒辦法從外觀判斷。

小灰聚攏起來保護璽克,一縷縷灰色煙霧纏繞著璽克身周。他們飛出去的時候撞進花壇裡,撞爛了支架。璽克掙扎著從斷裂的木條堆中站起。

班納圖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阿寇兒那邊,兩人還在纏鬥。火焰人已經冒出一半了。上半身掛在蘭因左肩上,揮舞火焰的手臂。

班納圖放棄璽克,回頭支援阿寇兒。

璽克緩了口氣,站起來。幸好祭刀沒有脫手。

他很快就明白班納圖為什麼趕去支援阿寇兒。

火焰人從蘭因的身上完全脫離出來。一瞬間,整個花園的氣溫陡然上升。

火焰人半分離的時候還像是蘭因的形狀,一完全分離開,馬上長出火焰的翅膀和尾巴,頭上長出角,手也冒出長長的爪子。身軀變大到十二公尺高。

火焰人發出一陣石頭滾動的咕嚕聲,從火焰裡浮出黑色的石塊,懸在胸前、手臂和雙腿等處,看起來像是黑色透出紅光的肌肉。

璽克認出來了,那是炎魔。非常危險的惡魔。

璽克突然想起其他人,他偏頭,視線向下快速的左右掃視。由於剛才他和班納圖的戰鬥,藏在花壇下的一些人露了出來。他們還是處於蘭因的幻術控制下,沒有動彈,對附近的騷動毫無所覺。

要是炎魔動起手來,這些人會有危險。

炎魔仰天咆哮,火焰以他為中心形成一個環朝外擴散。兩個騎士一起展開力場。炎魔於是把火焰集中噴向他們。

兩名騎士交叉聖劍,全力撐住保護力場。

「趁現在快離開!」璽克對著蘭因大叫:「這些人都是團體行動,支援馬上就會到了!不要纏鬥了快走!」

蘭因站在炎魔後面看戲。他看看璽克,又看看炎魔,似乎不覺得有什麼好緊張的。

出乎璽克意料之外,是炎魔對他說的話有反應。炎魔繼續朝兩個騎士噴火,轉頭對蘭因用所尼語說:「我擔心要是來了太多騎士,我會沒辦法保護你。我們離開吧。」

「雖然也沒有事情要做了——」蘭因話說到一半,炎魔單膝跪下,然後攬著他的腰把他抱起來。

璽克還來不及反應,炎魔用空出來的手,手指噴火在空中畫了一個圓。火停留在空中形成一個火環,火環中間的光被反射回來,變成一面鏡子。他就抱著蘭因潛進鏡子中,消失了。

璽克幾乎是本能的衝向鏡子,但他還來不及進去,班納圖和阿寇兒的聖劍衝擊波就把火環和鏡子一併擊碎。璽克差點被波及,急忙架起護壁防禦。

這下可好,璽克和兩個騎士一起留在這裡,而且可能很快就會有一群騎士過來了。

「您死定了!您死定了!您會死在這些人手上!他們絕對不會放過您!」蜜姷尖叫起來。

如果璽克心中還有一絲一毫投降的想法,也被這突然出現的尖叫沖走了。

被大火烤過,兩個騎士看起來相當狼狽,喘著氣,但還有精神,再打一場不成問題。

「動手的話,我就殺了他們。」璽克盡全力放出殺氣,瞪著兩個人。他揮動祭刀,切開看不見的法術結構,破壞籠罩這個花園的部份幻術。

兩個騎士馬上露出驚愕的表情。正如璽克所想,這兩個騎士直到剛剛都沒看到花叢底下有人。蘭因的法術把這些人都隱藏起來了。

「我隨時可以讓他們停止呼吸。」璽克威嚇。

這兩個騎士不知道是誰施的法術把這些人變成這樣,也不知道這些人身上的法術還能辦到什麼事。這就成了璽克欺騙他們的機會。

不過璽克知道這招撐不久。他只是要逼迫騎士思考該怎麼辦,為自己爭取一個編織法術的空檔而已。

「喂,你——」班納圖正要開口,璽克一把拉開腰上的布包,露出蜜姷的頭。他把祭刀插在蜜姷頭上,把這顆頭顱整個獻祭。

隨著咒語聲,狂風夾帶嗆鼻的黑煙爆發開來。幾乎布滿整個花園。璽克靠著小灰保護沒有吸到黑煙,兩個騎士雖然馬上用力場保護自己,卻聽到躺在地上的人們紛紛發出痛苦的咳嗽聲,只好趕緊集中力量保護人們。

璽克趁機逃跑了。

 

(居然吃虧了。)之後,在進行善後工作時,班納圖心想。雖然增援的人趕到了,卻陷入必須趕緊救援嗆咳的人們的情況,無法去追璽克。

他們忙著用沾了藥水的布擦拭人們的臉,依照傷勢和症狀輕重程度決定上救護車的順序。蘭因施下的幻術還在作用,騎士們勉強用聖劍的力量讓人們恢復到可以自己喝水,走路還是要人扶。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班納圖邊搬運擔架邊想。這個家的主人戈塔正交由法師解除幻術,似乎還要不少時間。他很想問清楚屋子裡發生了什麼事,但人們現在還是神智不清,說話邏輯混亂,根本聽不懂。

他終於看到了璽克的臉。對他來說璽克的長相算不上可怕,不就是個太陽曬不夠又沒吃飽的法師嗎?問題是璽克放出的殺氣,瞬間讓他起了雞皮疙瘩。這個人是貨真價實的戰場老手,殺過很多人了。更別提璽克就在他面前拿人頭當施法材料,能鎮定的做出這種事的人肯定是老手了。

不過,「戰場老手」跟「敵人」是兩回事。班納圖覺得要他就這樣判斷璽克是邪惡的,還差一點。

班納圖很清楚,生長環境不同會使人面對事情的反應產生巨大差別。能夠鎮定的獻祭人頭,代表他出身的環境不平常,但還不能代表他邪惡。

這一次璽克還是沒有殺人。有幾個太靠近炎魔的平民燒傷了,但這能算在璽克頭上嗎?班納圖抱持疑問。

之前說過在璽克旁邊的小女孩不見了,班納圖也記掛著這件事。

瑟連那邊的剷除警察局行動很順利。隔天他就回到班納圖的隊伍裡。

他們繼續搜尋璽克的下落,兩天後,班納圖收到上頭命令,要投注戰力抓捕璽克。

他得到了一支部隊執行這個任務。

 

和舒伊洛奴分離,逃出戈塔家,失去了蜜姷的頭。進入森林深處後,璽克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

只有一件事他非常清楚。

他要掙扎到最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