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埃文薩爾的傳人截斷了黑夜教團的物資供應,食物不容易弄到了。」穆朗士一面鋪地墊一面說:「我想你們肯定餓了。」

雖然莉絲娜顯得非常討厭穆朗士,不過她也沒有拒絕食物,還開始打包,直接摸走一大塊火腿和兩塊麵包:「這些要給主人。」

「沒問題,我本來就希望奈莫先生也能一起來。拿多一點,這個油紙給妳包。」穆朗士鋪好塑膠墊後,他又憑空從背後拿出矮桌、砧板和刀子,開始切麵包和火腿。璽克滿想繞到他背後看看那裡是怎麼回事,不過他想現在還是識相點吧。

在火蛋殼裡野餐雖然相當奇怪,感覺好像只是在有紅色牆壁和草皮地磚的室內,不過沒有這個蛋殼的話,這些食物肯定會引起騷動,所以璽克不計較這點。

從穆朗士手中接過夾著火腿的麵包,璽克立刻大口咬下。不是幻覺,真的是食物!

在璽克大嚼特嚼的時候,穆朗士說:「這些東西我也不能拿給蘭因,你們盡量吃。」

璽克的嘴為了這句話,停了兩秒才恢復咀嚼。蘭因吃的東西(至少在餐廳看到的部份)就和璽克一樣,所以蘭因應該和璽克一樣餓才對。

「蘭因不知道我有這些吃的。你們幫我個忙,不要告訴他喔。」穆朗士朝兩人擠擠眼睛。他這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炎魔,而像是普通的好客大叔。

璽克趁著剛吃完一塊麵包夾火腿,等待下一塊的空檔說:「抱歉,這麼問可能很冒犯,你瞞著你的主人請我們吃飯?」

「是啊。」穆朗士點頭。

「你們關係不好嗎?」璽克非常冒犯的問。

穆朗士沒有生氣,只是苦笑:「我們之間的關係比一般的主人和使魔更緊密。」

穆朗士塞了下一塊麵包夾火腿給璽克,再轉頭看莉絲娜:「或許更接近莉絲娜小姐和奈莫先生。」

「不要把我聰明偉大的主人和你們相比。」莉絲娜用汽水瓶口指著穆朗士說:「我也不是你這種廢物。」

「抱歉。」穆朗士低下頭。

璽克趁著咀嚼的時候思考,這些對話裡異常的地方太多了。就算璽克不熟惡魔文化,弱小的媚魔應該也沒理由把強大的炎魔視作廢物。穆朗士和蘭因既然關係緊密,為什麼不把主人餵飽?和他們相似的莉絲娜,看到食物就會想到要替奈莫帶一份。

璽克猛然想起,穆朗士說話時,是稱這裡為「黑夜教團」,而不是「我們」。

屬於旁觀者角度的稱呼。

璽克把嘴裡的東西吞下肚,空出嘴來問:「穆朗士大人,你——討厭黑夜教團嗎?」

「我就知道你會看出來。」穆朗士平靜的切著火腿:「雖然炎魔特別擅長辨識人類的謊言,不過到我這個年紀,有沒有這份能力其實不重要了。你們是什麼樣的人我看就知道了,不需要參考體溫。」他把刀停在砧板上,抬頭看璽克,目光有一瞬間彷彿又能噴出火焰:「是。我討厭黑夜教。你和奈莫先生也是。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我們可以聊聊。」

「蘭因很虔誠。」璽克說。

「完全的虔誠。」穆朗士低頭,接著切麵包:「他屬於黑夜王者,不屬於我。」語氣有些酸楚。

璽克突然懂了。他想了一下,問:「我能幫你什麼嗎?」

穆朗士笑了起來:「不,你幫不上我的忙。我遠比你強大太多。」他不是在譏諷璽克,只是單純的描述事實。「我想找人聊天,只是這樣而已。你不用回報我什麼。如果蘭因讓我和你戰鬥,你也應該使出全力,反正你不會有機會手下留情。」

「璽克大人,他就是個沒用的廢物。不用對他太好。」莉絲娜再次用汽水瓶口指著穆朗士說:「你應該把他綁回魔界圈養。這樣對他好,你也不用落到被剝奪爵位的下場。」

「謝謝妳的關心,但我做不出來那種事。光是想到他會為此生我的氣,我就受不了。」穆朗士苦笑。

莉絲娜怒罵:「你這個窩囊廢!你已經失去心了!沒有資格當惡魔!」

「這個也很多人跟我說過了。」穆朗士稍微轉頭,視線避開莉絲娜苦笑。他接著轉向璽克說:「你覺得這裡的溫度和濕度怎麼樣?還舒適嗎?」

「剛剛好。」璽克說。

「這所學院的空間用了我的力量支撐。如果你們想看雪,我也可以做給你們。」穆朗士說著,扭開一瓶汽水。裡面的飲料湧了出來,他慌慌張張的抽紙巾擦拭。

璽克忽然想起一件事:「如果想要所有的花同時開放呢?」

穆朗士嘴就著汽水瓶口喝了一大口,然後說:「我可以做到——不過你不是會想要那種事的人吧。」

「蘭因會高興吧。」璽克說。

「我不認為那種情緒可以形容作『高興。』雖然蘭因大概會這樣說。你所指的『高興』應該是收到了想要的禮物的情緒,但是蘭因的話,那只是本該發生的事情實現了而已。會讓他高興的事情的話——如果你肯和他作朋友,他會高興的吧。」

璽克有點猶豫的說出對蘭因的批評:「他只想對我傳教而已。」

「他只是沒有別的話題可說而已。」穆朗士灌完一口汽水,說:「他想宣揚黑夜王者的愛,和他想交朋友,說的話都差不多。」

「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嗎?」

穆朗士一臉痛苦的點頭。

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會被莉絲娜辱罵,穆朗士還是來找他們聊天的原因了。他很寂寞。

璽克覺得自己有點同情穆朗士,雖然穆朗士強大到璽克根本沒有資格同情他。

「火腿很好吃,麵包也是。如果有起司就更好了。」璽克努力找一些和黑夜王者無關的話題,和穆朗士交談。

「不錯吧。這個麵包是窩過玀都有名的有機食物店家做的喔。」穆朗士露出至今為止璽克看到最燦爛的笑容:「我假扮成那間店的常客,把她預約的那份領走了。」

「好壞。」莉絲娜也笑了起來。

他們就這樣一面聊天一面吃東西的消磨時間,直到穆朗士說:「奈莫先生回來了,我們該解散了。」

 

奈莫回來的時候,發現璽克和莉絲娜不在原本的位置,而是站在他走回那個地方的路線旁,兩個人看起來心情都很好的樣子朝他揮手。

「怎麼回事?」奈莫皺眉問。

「回去再說。」璽克笑說。

 

回到三人同住的房間後,璽克從包包裡掏出一個汽水瓶。那個瓶子是他和穆朗士野餐時喝光的,之後穆朗士往裡面裝了東西。瓶子裡有火焰在打轉,發出紅光。瓶子不燙,璽克徒手拿也沒事。

璽克打開瓶子,裡面的火焰冒出瓶口,聚集成一顆拳頭大的火球,然後脫離瓶子,在房內繞來繞去。經過櫃子旁邊和天花板其中一個角落時,火球膨大了一下,發生微小的爆炸。

把房間巡邏完畢後,火球回到璽克手中的瓶子裡。璽克把蓋子蓋好。

「可以了。」璽克說:「這是穆朗士給我的,他的一部份火焰。這個火球可以幫我們壓制監視法術。穆朗士保證使用法術監視我們的人不會發現。只要我們還在北方學院範圍裡,這個火焰就不會熄滅,可以一直使用。」

「穆朗士?你是說蘭因的炎魔?」奈莫驚訝的張大了嘴。

「對。」

璽克坐到床上,把下午的野餐經過說給奈莫聽。莉絲娜也把外帶的食物拿給奈莫。

奈莫聽了以後說:「他只保證阻止其他人監視我們,不過他還是會知道我們在房間裡說什麼吧。」

「我想應該沒關係吧。」璽克說。

奈莫大口吃著麵包夾火腿:「還是不要大意了。真是的,他怎麼就沒想到要弄番茄和生菜來?」

璽克點頭。不知是在同意哪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