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兩位學姊及伊蓮翠在魔草園會面後過了兩天,是北方學院孩子們的才藝發表會。所有人都要去給孩子們鼓勵。

璽克坐在觀眾席,看著不到十歲的孩童穿著戲服,在舞台上演出話劇。

即使最近吃得很差,這些孩子還是展現出精神和活力。他們以一種孩子特有的誇張語氣,大聲喊出台詞。伴奏者努力操作樂器追逐節奏。精心製作的歪曲道具將舞台裝飾得五顏六色,充滿了亮片和彩帶。

「我是萊爾諾特!」一個男孩演員舉著紙做的聖劍大喊:「我最喜歡淫亂!」

另一個男孩演員拿著另一把聖劍靠近那個「萊爾諾特」,大喊:「我是格列塔!我喜歡搞萊爾諾特!」

演員在舞台上擺出一些姿勢,代表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

「太棒了,萊爾諾特!只能給妳升官了!」

「長官!這就是我最喜歡的事情!只要能讓我屠殺那些值得尊敬的黑夜王者子民,我樂於和任何人上床!就算是狗也可以!」

「女騎士都是我的情婦!值得尊敬的黑夜王者子民想阻止我,我絕不允許!」

璽克不認識萊爾諾特和格列塔,隨便他們愛怎麼演就怎麼演。他和其他觀眾一起邊笑邊拍手,不錯過任何一個叫好的機會,但腦子裡已經飄到了圖書館,在整理他這段時間去翻閱的資料。

讀過北方學院收藏的資料,參考以前在東方學院學到的東西,自行判斷隱藏和扭曲的部份以後,璽克知道,黑夜教團一共有四所學院。成立時間很模糊,璽克只能肯定順序。

最早成立的是東方學院,是由來自「外界」的青少年組成。第二個成立的是西方學院,成員是「外界」的成年人,他們往往在「外界」協助黑夜教團。最後成立的是北方學院,這裡的成員是教徒的孩子。南方學院嚴格說起來不存在,那是同時具有其他學院身份的人聚集而成,在外界傳教的團體。

隨著新的學院成立,黑夜教團的權力核心跟著轉移。現在的權力核心在北方學院,最初是在東方學院。

怎麼會這樣,璽克不知道,也無法想像。總之每次成立新的學院,舊的學院就會失勢。他還以為由於權位是先搶先贏,古老的學院應該佔優勢才對。

照北方學院內部紀錄的說法,之所以成立新的學院,是因為舊的學院「背離了黑夜王者的道」,於是「在黑夜王者的啟示下成立新的宮廷」。

璽克也翻閱了近幾年的教師會議紀錄,特別是伊蓮翠要他找的,四年前蘭因做的事。

不需要更多提示,璽克很快就知道伊蓮翠想要他知道的是什麼。四年前蘭因在北方學院裡展開大屠殺,屠殺的結果改變了北方學院內部的權力結構。這等大事想必就是伊蓮翠要璽克知道的。

照紀錄上寫的,眾多教師犯下了「褻瀆信仰」、「失去信心」、「違背教誨」、「偷竊供品」等種種過錯,全部處以死刑。璽克根據他的人生經驗判斷,這些罪名應該都是隨便安上的。

真相應該是在四年前,本來很弱小、沒有任何力量的蘭因得到了穆朗士這個強大的使魔,之後便展開殺戮,鏟除了當時的權力持有者,自己登上權力顛峰。

舞台上,飾演黑夜王者子民的孩子宣判「萊爾諾特」和「格列塔」死刑。兩人下跪求饒,痛哭懺悔,最後為了贖罪而自殺。

全場歡聲雷動,猛烈鼓掌。

璽克一面拍手一面想,四年前,蘭因應該是十二歲。

 

萊爾諾特穿過開啟的門口,踏進佐羅克的帳篷,差點踩到地上的書而叫了一聲。

「佐羅克大人,我聽說——哇!」萊爾諾特趕緊蹲下來檢查。就她所知,法師的書都是他們的寶貝。還好沒有出現鞋印。

佐羅克坐在帳棚深處的簡易閱讀桌後面,頭都不抬的打招呼:「早安。重要的書我都有施保護咒語,就算您穿釘鞋踩上去也不會損壞。請放輕鬆吧。」

萊爾諾特還是小心選擇落腳處,避開地上的書堆們,靠近佐羅克:「我聽說你理清了黑夜教團的結構和發展史。請你務必要將這些內容整理給我。」

佐羅克抬起頭,皺眉的樣子像是有點困擾:「我不覺得已經理清了。只是大概能夠理解他們的演變模式而已。因為『黃鶯』唱歌了,所以得到不少一手資料,不過還是有很多部份是我基於人性進行的補完,沒有紀錄可以證明對錯。」

「那也沒關係,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怎麼能發展出這種可怕的東西!」萊爾諾特說。她已經知道了北方學院在嬰兒體內植入自爆法術的事情。佐羅克說的「黃鶯唱歌了」,指的是捺阿開口了。

「那我就以您最在意的賜信禮為例好了。那個東西剛開始只是給成年教徒自願植入的。那只是一個戰鬥的備用方案,讓他們擁有更多力量罷了。問題是,要植入這種魔法,卻不被本身的防衛系統排除掉,必須要受術者本身是有相當水準的法師,能控制自身防衛系統不去排除外來異物才行。這導致能夠接受法術的人不多。有一天,某個體內有自爆法術的權力者為了方便排除異己,把『接受過自爆法術』當成虔誠的象徵,來攻擊那些體內沒有自爆法術的人。他讓『體內有自爆法術』成為黑夜王者真正子民該有的模樣、一種定義虔誠的標準。

「可是,又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接受自爆法術,甚至很多人還會拒絕接受這個有死亡風險的法術,那要怎麼辦呢?身上沒有自爆法術的人,當然會攻擊這種奇怪的虔誠標準,想要強調『就算身上沒有自爆法術也一樣虔誠』。但是體內有自爆法術的人,已經因為這個虔誠標準享有『被認為虔誠』的優勢了,他們當然不能容許這個標準被推翻。

「體內有自爆法術的人,想到了解決方法,就是讓所有人體內都有自爆法術,就不會有人懷疑這個標準了。但是成人會抵抗植入有風險的法術,該怎麼辦呢?答案是更加強調這個虔誠標準,讓符合這個虔誠標準的人,和不符合這個虔誠標準的人受到差別對待。

「如此一來,這個虔誠標準受到強化,人們爭取這個虔誠標準的誘因也增強。於是開始有人想到,乾脆讓剛出生的嬰兒接受這個法術,不就能保障他符合虔誠的標準了嗎?這可是非常好的事情,能享有很大的利益呢。

「嬰兒無法抵抗、不會反對。他們只能接受父母為他們好而做的事,接受這份『禮物』。這個虔誠標準就這樣推廣開來。已經享有虔誠標準的好處的人,透過推廣這個虔誠標準,能讓支持這個虔誠標準的人增加,讓他們享有更多好處,於是積極爭取更多好處。

「這個過程裡還讓『替他人實行賜信禮』成為一種地位象徵,讓對孩子執行這個法術的人得到尊敬。如此一來,就可以得到一群不管這個法術對不對、好不好,都為了利益努力推廣賜信禮的堅定支持者。

「透過這些施行者和已經接受賜信禮的人的共同努力,可以讓拒絕接受的人成為少數、聲音消失,失去社會尊敬,於是所有人為了讓下一代能成為社會的一份子,得到尊敬,就會即使心有疑慮,仍為了孩子好而讓孩子接受賜信禮。

「既然已經不會再有人公開反對了,賜信禮就可以宣稱自己是所有人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並且應當同時成為制度與文化。

「接著就發展到了如今這個階段,每個嬰兒都要接受這份禮物。」

「你說『階段』,還會有下一個階段嗎?」萊爾諾特問。

「有的。嬰兒長大以後,他們會接受教育,相信自己和沒接受這個標準的人不一樣,並且透過這個標準去建立自己的自尊。為了不要失去自尊,他們只能選擇歧視那些不符合標準的人,繼續強化這個標準。」

「這也太扯了。」萊爾諾特小聲說:「打一開始身體裡有自爆法術就不可能是虔誠的標準吧?」

「反正事情就這麼發生了。」佐羅克微笑說。接著他問:「萊爾諾特女士,對於封鎖黑夜教團物資的計畫,您要改變方針嗎?」

先前攔截下來,黑夜教團打算送去北方學院的物資裡有嬰兒用品。捺阿說的話也證實了北方學院裡有很多嬰兒。繼續封鎖北方學院的物資,表示那些嬰兒會挨餓。

萊爾諾特沉默了。她注意佐羅克的表情。許多人對這件事都有自己的看法。有人支持繼續封鎖、呼籲北方學院為了孩子投降,也有人說要基於人道理由開放。這件事在他們心裡引起強烈的情緒,因此即使他們沒有說出口,只要提到這個話題,他們的眼神也會透出他們的想法。

但佐羅克只是靜靜的微笑,等萊爾諾特回答。似乎不管萊爾諾特回答什麼,他都無所謂。

「我和團長談過了。」萊爾諾特嘆氣:「我們解除封鎖。」

「那很好。我會支持您。」佐羅克說。

萊爾諾特覺得,就算她選了另一條道路,佐羅克也會這樣回答她吧。

 

這天北方學院有好幾個人昏倒。飢餓造成的影響在擴大。璽克注意到魔草園變禿了。有人偷偷拔草去煮了。

大家都消瘦了。璽克、奈莫和莉絲娜因為穆朗士持續提供食物,不受影響。為了避免事情曝光,穆朗士在他們身上施了幻術,讓他們看起來面黃肌瘦。

雖然穆朗士有細心的考慮到這一點,不過他還是沒有想到要弄番茄和生菜來。

這天的晚餐連粥都沒有了,每個人只有四片薄薄的餅乾。

反正下午穆朗士才在公園請客過,璽克吃了餅乾就準備離開餐廳。他走出去一段路後,蘭因小跑步追了上來。

那副樣子真的是讓璽克心驚。蘭因也瘦了非常多,臉色極為糟糕。穆朗士即使如此也不分他食物,就讓蘭因挨餓,他看起來也沒有利用自己的地位爭取更多食物。他跑起來的樣子像是隨時會倒下,腳盡量不要抬高,用最少的力氣移動。

「這個給你。」蘭因偷偷塞了一小包東西給璽克。他擠出一個微笑,把食指放在嘴唇前面說:「我偷偷存下來的,不要告訴別人喔。」

璽克稍微撥開包裝,看到裡面露出肉乾。

「你太瘦啦。」蘭因露出燦爛的笑容。即使快要倒下了,他看起來還是很美。

雖然無法排除蘭因和穆朗士聯合欺騙璽克的可能性,但此時在璽克看來,蘭因像是真誠的。

璽克想到四年前的事情。他突然有一股衝動,想要問蘭因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和平、沒有互相屠殺的傳統的北方學院,蘭因有什麼理由這麼做?

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問,總覺得即使問了也只會得到一連串關於黑夜王者的傳教,最後他說出口的是:「你才是真的太瘦了。給我拿回去。」

「欸?」蘭因扁嘴。璽克把東西硬塞到他手裡。

「不然這樣,一人一半,可以了吧。」蘭因嘟嘴說著,把東西撕開,把比較大的一塊塞給璽克。

「好吧。」璽克無法拒絕了。他嘆著氣收下。

一周後,新的物資送到,北方學院的餐桌變得豐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