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天前,奈莫帶著莉絲娜逃出毀滅的東方學院。

他們離開黃寶石燈照亮的地下室,出現在某座城市的街角。

奈莫袍子底下本來就穿著外界的衣服,直接把東方學院的長袍扔了。他預先買好的薩國貨幣比璽克更多,立刻找到便宜旅館入住。

房內只有昏暗的黃色燈光照明,奈莫召喚出光球,立刻明白為什麼這麼暗。牆上眾多汙跡在光球底下現形。地板因為鋪了深色地毯,反正也看不出來。

奈莫的上衣正面寫著「我愛窩過玀」,「愛」這個字還是用一顆紅愛心圖案代替,背面是薩國國旗圖案,是深受外國觀光客喜愛的款式。還有亮藍色運動長褲、球鞋。全是二手的。莉絲娜穿著鵝黃襯衫、紅色及膝吊帶百褶裙,咖啡色短靴和編織裝飾髮箍,全是新品。奈莫把不多的預算都砸在莉絲娜身上了。

莉絲娜坐到床沿,藉著抬腿再放下,在床上上下彈跳了幾次,裙擺隨之微微掀起。

奈莫在房間各個角落施展保護法術,忙了半小時才停下來喘口氣。

莉絲娜煮了水,不過沒有茶葉,只能遞給奈莫開水。

奈莫喝了水,坐到床沿,手臂向後斜撐著上半身,仰面朝天吐出一口大氣。

莉絲娜靜靜的等奈莫休息夠了,才找他說話。

「主人,累了嗎?」莉絲娜抱住奈莫的手臂,把自己的頭靠上去。

奈莫也把頭靠在莉絲娜頭上:「稍微,不過目前為止是一切順利。」

沒把璽克帶出來不算不順利。奈莫就是這樣。他願意幫璽克一把,不過他不是他的責任。

「接下來是該找大城市的角落窩著呢,還是逃到鄉下去呢?」奈莫喃喃唸著。

「主人,你可以聽我說嗎?」莉絲娜說。

「可以啊。什麼事?」奈莫坐正。

奈莫和莉絲娜側轉上身,面對面坐在床沿,兩雙手握在一起。

「照這樣下去是不行的。」莉絲娜凝視奈莫的眼睛說:「不管是在大城市的角落還是偏僻的地方。」

「怎麼了嗎?」

「主人覺得黑夜教團和薩拉法邑朵,誰會贏得最終勝利?」

「當然是薩國。」奈莫說:「對手太龐大了,黑夜教團沒有勝算。」

「所以主人,你必需以薩國會獲勝為前提規劃未來。薩國有一種制度,叫『惡魔工作登記』,我沒有那個東西。沒有那個東西,只要碰到一次騎士或是魔法之手,我就會死。」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詳細告訴我。」奈莫眉頭皺了起來。

莉絲娜把光明之杖使魔登記的事情告訴奈莫。在黑夜教團學法術的奈莫不知道,但在魔界,這是所有有意到艾太羅來的惡魔都會知道的常識。

「不管躲得多好,主人你不可能一輩子不碰到任何執法者。你可以對他們打哈哈,假裝自己只是個普通的會法術的人,也可以把犯罪痕跡藏好,讓他們依法不能逮捕你,但是只要我沒有登記,我的處境就像通緝犯,而且是被下了誅殺令的那種。」

「不然我們躲到深山老林的洞穴裡去——」

「主人你想過那種生活嗎?」莉絲娜微收下巴,一雙澄澈的大眼看著奈莫說:「你覺得自己是那種人嗎?主人你做不到吧。」

奈莫啞口無言,仔細思考,莉絲娜說得沒錯。他無法想像自己活在罕無人煙的地方,一切東西都自製自足,穿獸皮住竹屋的日子。即使他可以跟路過商人交易,還是能用上一點文明產品,但那對他來說遠遠不夠。

他知道自己想過什麼生活。那種生活需要城市和金錢。必要的話他可以忍耐刻苦過日子很長一段時間,但他不能忍受一輩子不去追求他想要的生活。

「但是我沒有薩國身分證,沒辦法登記——」奈莫放開左手,按著額頭思考。

和莉絲娜分開這個選項,他們兩人不管是誰都沒有考慮過。

「要買假身分嗎?一定有地方賣這種東西的吧。那樣就要把妳藏到那時候。還是先找個人頭法師替我登記妳,問題是要怎麼做才能找到『那種』商人。還是——」

在奈莫思考的時候,莉絲娜突然站起來,張開雙手把奈莫擋在身後。

「怎麼回事?」奈莫開口問的瞬間,他也感覺到了,房間裡出現其他人的氣息。他立刻拔出祭刀站起來。

奈莫設的保護法術全都完好,也沒有發出警報。這表示入侵者的法術技巧遠在奈莫之上。

「打擾了。我聽到你們在討論合法性的問題。我想我可以提供不錯的建議,應該值得你們參考。」房內傳出男性聲音。

奈莫朝著聲音來向看,看到靠牆的矮桌上站著一顆小小的眼珠。

那顆眼珠直徑大約三公分,瞳孔是圓的。眼珠表面長出粗大的血管,像章魚的腳那樣支撐著眼珠站起來。

「魔神的眼球?」奈莫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這個。氣息像是魔界產物,卻又和一般的魔界眼球有點不同。

眼球發出「哼」的輕笑,接著繼續傳出聲音說:「這是『人工魔神眼球』,我的使魔。你不知道這個東西,表示你不是黑市的成員吧?」

「既然你在偷聽,應該早就知道我的身分了吧。」奈莫壓低眉毛說。

「失禮了。的確是已經可以猜到了。但是我想確認還是必要的。畢竟即使可能性極低,黑市成員涉入黑夜教團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我不想因為先入為主的看法而做出錯誤判斷。」

「那麼,你是不是該告訴我,如果我是黑市成員的話,應該會知道的事情是什麼?」

「當然。我是薩拉法邑朵魔法院法師第一情報部探員佐羅克.迪利希。人工魔神眼球是我的招牌,人們因此稱呼我為『百眼』。」

「這種東西居然有上百顆嗎?」奈莫裝出反胃的樣子,吐了下舌頭。莉絲娜倒是偷偷舔了下嘴唇。

「其實不只。如果真實數量會害你吃不下飯,你最好不要知道。」

「因為很多所以才抓到我的啊?」

「其實你在東方學院轉移的瞬間我看到了。所以就讓使魔盯著出口。我注意這種妖魔很久了。」

奈莫嘆了口氣。「言歸正傳。你有什麼建議?」

「為我們工作。」佐羅克說。

「工作內容是?幫忙抓逃犯嗎?」

「我們現在正因為找不到北方學院的位置而困擾。替我們潛入北方學院。協助我們找到北方學院的位置。」

「喂。你這是想讓我去送死嗎?」奈莫皺眉:「我才不去那個鬼地方。那裡正要變成地獄吧?」

「你說得沒錯。接下來在我們的施壓下,那裡必然會變成地獄。」

「這是說服人的時候該說的話嗎?」

「誠實是合作的基礎。如果我用誘騙的方式讓你接下工作,只會讓你之後背叛我們而已。」

「所以你還覺得可以說服我嗎?」

「除了我之外,你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合作對象。我能給你合法良民身份,讓你拋棄過去重新開始人生。我還可以給你金錢,你可以用那筆錢進入任何你感興趣的業界。」

「掛了就什麼都沒了吧。」奈莫口氣很差的回答。

「是的。不過每個人在風險面前會做出的決定都不同。我認為你是會選擇高風險高報酬的路的人。即使我現在沒有和你接觸,你也會主動來找我們的。只是到時候你不會有這麼好的交易條件。騎士只會把你關起來,讓你說出所有情報,換取身無分文的自由而已。說不定那份自由還要先在監獄等上許多年才能到手。你當然會選擇我開出的條件。」

「你怎麼這麼肯定啊?」奈莫挑釁的提高了最後幾個音的音調。

「『盜墓者寶石』是非賣品。你殺了妖魔,搶走寶石。這個東西讓你幾乎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迅速逃離現場,卻也為你帶來被妖魔追殺的風險。你做出了這個高風險高報酬的決定,也還會再做出下一個同樣的決定。」

奈莫不說話,只是瞪著眼珠。

佐羅克繼續說:「我現在人在東方學院的現場,工作走不開身。這顆眼珠雖然很擅長追蹤,不過沒有戰鬥能力。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工作,就殺了它,立刻逃跑。我一時半刻是追不上你的。如果你想要這個工作,就留著它,我工作告一段落會給你下一步指示。」

說完,眼珠突然皺縮起來,連同血管也變扁,失去血色,最後變成一塊皺巴巴的東西,停住不動了。

奈莫盯著那塊乾燥物,思考了一陣子,決定不要碰它。

「這傢伙個性絕對很差——」奈莫喃喃唸著,慢慢把祭刀放回刀鞘。

突然眼珠又充飽水,彈跳起來,嚇得奈莫肩膀縮了一下。

「我忘了說。請避免使用『盜墓者寶石』。妖魔已經在追蹤使用狀況了,你恐怕會在墓穴裡正面撞上它。那麼,晚安。」

眼珠又瞬間乾燥,縮起來了。

「怎麼辦啊?主人?」莉絲娜眨著眼睛看奈莫。她嘴角帶笑,知道奈莫已經決定好了。

「我們吃點東西,然後好好休息。」奈莫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抱怨:「這工作爛透了。」

莉絲娜輕輕的笑了幾聲。

 

之後奈莫找到南方學院的人,讓他們把他送到北方學院。

北方學院受到穆朗士控制,所有傳送法術沒有他的允許就沒有效果。連盜墓者寶石都失效。奈莫一方面找不到關於北方學院位置的資訊,另一方面也沒辦法和佐羅克聯絡。他經常單獨行動尋找穆朗士防壁的缺口,但找不到。

工作陷入僵局。

東方學院毀滅過了五十天後,奈莫今天還是在尋找缺口,還是找不到。

「被大人物耍著玩的感覺真討厭。」奈莫一面走,一面低聲說。莉絲娜跟在他旁邊苦笑。

奈莫覺得穆朗士肯定知道奈莫是間諜,但是故意放著不管。甚至也沒有追蹤奈莫的言行。

奈莫對璽克抱怨沒有生菜過了這麼久,穆朗士還是沒有想到要弄生菜來,奈莫認為這表示穆朗士沒有偷聽。那傢伙有喜歡擺出周到模樣的傾向,他如果得知麵包夾火腿有生菜和番茄會更好,應該不但會弄來,還會把起司、醃橄欖和美乃滋、黑胡椒等等所有配料一併弄來才對。

至於佐羅克,那傢伙這麼久沒收到奈莫的聯絡,八成也沒有絲毫不安吧。那傢伙就是把奈莫當成一個機會,投進北方學院試試看而已。失敗的話就算了。奈莫光聽聲音就覺得那傢伙肯定還在搞其他備案。

要是佐羅克的備案比奈莫先成功了,奈莫會失去交易的立場。

穆朗士的牆壁是霧霧的鏡面表面,隨著空氣流動微微振動。頭頂的部份比較透明,讓藍色的天空透過來。

「我看是需要用點創意了。」奈莫停下腳步,看著天空說。會沒想到要弄生菜來,穆朗士對地球應該不熟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