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蘭因喜歡這個世界。

每天早上精神飽滿的醒來以後,就在這個世界裡活動。在溫柔的人們圍繞下,一點一滴的瞭解這個世界。像是陽光的溫暖、風的涼爽、花草的芳香。感受黑夜王者為他們準備的一切。

這個世界很溫柔。每個孩子都得到呵護。黑夜王者時時照看他們。

蘭因對此從未有過懷疑,也不需要懷疑。在這個世界裡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種世界觀是錯的。於是他從未對此感到不安;他從未對任何事情感到不安;他不知道什麼是不安。

所有事情都有答案,黑夜王者擁有全部答案。每當他感到疑惑,只要發問,就會馬上又覺得踏實。

人們一而再再而三,每天每天向他保證,他擁有絕對可靠的依靠。因此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最終他都能得到完美幸福的結局。

因此當他在書上讀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信奉偽神的異教徒時,他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要信仰偽神。這真是不可思議,竟然有人會做出這麼愚蠢、毫無道理的行為。他甚至為此質問老師,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人類怎麼可能這麼愚蠢?

老師給的答案不足以解除他的疑惑。

他的成績很好,他也為此高興。他認真苦讀黑夜王者的經典,取得更好的成績。他為此驕傲,結果老師告訴他:「你不應該驕傲自大。這是黑夜王者的功績,不是你的。」

蘭因第一次懷疑起了他受到的教誨。他記得他的成績會這麼好,是因為他的努力。即使黑夜王者賜給他天賦,難道他的努力就不重要嗎?

不過這件事很快就被他忘記了,有更大的事情佔據了他整個人生。他再也想不起來,自己曾經有過懷疑黑夜王者的時刻。

 

十歲那年,所有北方學院的孩子都要接受獻血禮,成為守護信仰的戰士。那是黑夜王者的子民一生一次的重要場合,所有人都會穿上最漂亮的衣服,身心都準備好站在黑夜王者面前。

蘭因是特別可愛的孩子,站在同齡人中總是特別引人注目。他就是有種不一樣的光芒,特別的吸引人。

為了獻血禮,他得到一件月白色純潔無瑕的長袍。那件袍子摸起來非常柔軟溫暖。蘭因愛不釋手。但還不可以穿上,要等獻血禮當天才能穿。

獻血禮前夜,所有孩子集合在一起,只有這一天他們可以不用準時上床。整個晚上他們聽著音樂和經典故事、吃著小點心,享受輕鬆的氣氛。

天亮的時候,他們所有人都去沐浴淨身,換上嶄新的月白長袍,進到禮拜堂以禱告度過早上。

由於期待,還有反映出大人們的期待,這時候的孩子看起來就像是花朵進入盛放的時刻,散發著光芒。

而在這些散發光芒的孩子之中,即使穿著同樣的衣服,蘭因就是特別出色,這樣的光芒引來了惡意。

在他排隊進禮拜堂的時候,有一個教師叫住了他。那個人是教師裡地位較高的一位,負責監督他們背誦最重要的典籍。

「你的衣服弄髒了。」那個教師說。

「咦?怎麼會?」

「過來,我幫你弄掉。」教師說。

蘭因猶豫了一下,他一瞬間有種奇異的感覺,不想跟著教師走。但是對方是黑夜王者忠誠的傳教者,他沒有理由不跟著去。更何況,他想乾乾淨淨的站在黑夜王者面前,必須把衣服上的污跡弄掉才行。

於是他離開禮拜堂前的隊伍,跟著教師走。

在場的所有教師都看到了,但沒有人阻止。當那個教師向其他教師報備時,他們只是揮揮手讓他們離開。

 

教師帶他回到空無一人的宿舍,拿了食用油,命令他脫掉衣服。

「你看,沒洗乾淨。真是的,好髒。這樣怎麼能站在黑夜王者面前呢?」

「讓我看你是怎麼洗的。」

「那裡要洗仔細一點。看吧,洗出髒東西了。我示範給你看。」

「我幫你洗好了,現在你要幫我洗乾淨。不是用手。過來。」

「你好髒。」

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場惡夢。

教師對待他彷彿他是一個滿足慾望用的人偶。逼迫蘭因做他不願意做的事情。

蘭因的衣服沾滿髒東西,他的身體也被注入髒東西。他反胃、想吐,卻被壓住什麼都不能做。

惡夢暫時結束的時候,教師扔了另一件新的長袍給他,讓他穿上,然後帶他回到禮拜堂,讓他加入同學之中,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衣服底下,蘭因身上還有髒東西。他一面跪著祈禱,一面覺得身體很痛,很想洗澡。但是從此之後,他不管怎麼洗澡,都不再覺得乾淨了。

蘭因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和同學一起唸誦給黑夜王者的禱詞。

「祢使我出生、使我長大,使我得智慧。我要向祢告白我的信仰,祢是世間惟一真正的神,只有透過祢才能拯救世界。我已經明白我因祢而得救,在偽神橫行的世間保護我的信仰。我的靈魂、我的身體、我的生命屬於祢。我向祢獻上我的一切——」

蘭因崩潰了。他這麼髒,怎麼能獻給黑夜王者。他無法控制的大哭起來。

教師們本來滿臉笑容,溫柔的協助孩子們一個一個完成儀式,看到蘭因的反應,表情卻一下變得冰冷。

「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你不要搗亂,蘭因.烏諾。」他們說。

「但是,你們聽我說——」

「我們才不聽你說!你這個不知羞恥的東西!」院長大聲怒吼。

有些調皮的學生會被院長吼,但蘭因是好學生,他從來沒有被院長吼過,一下子嚇得身體都僵硬了。

院長吼著:「你為什麼一定要挑這時候鬧事?啊?你居然在黑夜王者面前這麼沒規矩!」

「不是!」蘭因大哭。

「就是你!給我出來!」院長抓住蘭因的衣服,把他拖出禮拜堂。

於是蘭因沒有在禮拜堂經歷獻血禮。

他被丟進壞孩子待的陰暗房間裡。這段期間,那個教師又來找他好幾次,幫他洗了好幾次,也要蘭因替他洗。

甚至還有其他教師一起來。想要教育蘭因如何尊敬黑夜王者的教師越來越多。他們通常一次一個來房間探訪蘭因,有時是好幾個一起來。

蘭因肯定門外有人看守,那些教師進來時都有和外面的人說話。但是不管他怎麼哭喊,都沒有人來阻止。

過了將近一周,教師才想到應該替蘭因補辦獻血禮。

他們就在陰暗的房間裡,用曾經多次進出蘭因身體的廢鐵棒,和蘭因身體的一部份,造出蘭因的祭刀。

他們說:「這樣你就不會再洗出髒東西了,你應該高興啊。」

蘭因的祭刀看起來像是一根羽毛。這把祭刀沒有任何力量,幾乎是一碰就會缺口,根本無法使用。

蘭因離開壞孩子的房間以後,再也不是成績頂尖的優秀學生了。他整天恍恍惚惚,時常毫無原因的哭叫搗亂課堂。他成績墊底。在同學們飛速成長,學習各種魔法的時候,他只是一再被關到陰暗的房間裡。

學生們發現教師對他的態度轉變。孩子會敏感的反映大人的態度。他們不再和蘭因交朋友了,暗地裡破壞他的東西,罵他:「被詛咒的髒東西。」「給大家製造麻煩。」「怎麼還不去死?」

到了所有人都在學習召喚法術的年紀,蘭因還是被關在陰暗的房間裡。而且他並沒有在課堂上哭鬧,還是被關進來了,好讓關他進來的教師下課以後可以到這個房間來對他一對一補課。

蘭因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逃離這個世界,他討厭這個世界,他看不懂這個世界。他只能從他所知的範圍去尋找答案。他拼命向黑夜王者祈禱,求黑夜王者讓教師不要再這麼做。求黑夜王者保護他。求黑夜王者賜他平靜。

這一天,許多學生在練習召喚術。召喚術的法術波動和能量淡淡的覆蓋了北方學院。

蘭因強烈的祈禱,希望黑夜王者保護他,也就是希望有一個強大的力量無時無刻的看顧他。於是空氣回應了他,開始發光。

蘭因看著空氣中一閃一閃的光點,瞬間他的心走到了一條分岔路口。

如果他選了其中一邊,他會明白黑夜王者不存在,或者至少是沒有力量,因此無法保護他。他必須靠自己。

他會明白教師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不要幫蘭因伸張正義」對教師自己比較有利。他會明白他碰到這種事毫無道理,只是單純的不幸。世界就是這樣。

如果他選了另外一邊,他會明白黑夜王者的確存在,而且有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因此一定會保護他。他可以依賴黑夜王者。

他會明白教師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偽神汙染了他們的信仰。他會明白他碰到這種事也在黑夜王者的安排之中,即使他不能理解,他的遭遇也一定有重大意義。世間所有事情都是如此。

前者通往的世界混亂而恐怖,孤獨如影隨形。每個人都是血跡斑斑的奮戰,而且不保證有回報。

後者通往的世界有著秩序和溫暖,絕對不會孤單一人。每個人都擁有豐富的寶藏,努力一定有回報。

他只需要作出選擇。而前者的世界對他來說實在太恐怖。

蘭因選擇了後者。他相信黑夜王者存在。他從此只會從這個角度看待世界,也從此開始,他相信自己別無選擇。

光點在這時聚集成形。蘭因立刻將這視為黑夜王者的奇蹟,是祂的承諾實現了。

穆朗士出現在蘭因面前。

炎魔巨大的身軀燒穿了房子,把陰暗的房間整個吹散,包括那些骯髒的刑具,支架、皮帶和繩索全部摧毀。蘭因沐浴在熱風和赤紅的光芒中,仰頭看著他召喚來的惡魔。

在看到穆朗士的同時,他就明白到,這個人會聽他的話、完成他的一切願望;這個人屬於他,他可以讓他做任何事。他立刻把他的這些感受解釋為黑夜王者的啟示,認定穆朗士是黑夜王者派來的。他再也沒有機會知道,他這些感覺其實是意味著他和穆朗士之間有一種世界上最為珍貴的關係。

穆朗士問他:「你希望我做什麼?」

「判那些偽神的信徒死刑!讓真世恢復純淨!」蘭因下令。

由於灌注了穆朗士的力量,蘭因的祭刀變得強大。

他帶著穆朗士闖進教師會議。當時那些人正在開會討論接下來的課程。他們交換著諸如「要如何提高學生的道德意識」、「如何鼓勵他們幫助弱者」這類的意見,並且挑選傳達溫柔體貼思想的所尼語文章放進課本。

看到蘭因走進來,他們的臉色馬上變得兇狠:「你來幹什麼?回去!」

「我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向黑夜王者懺悔吧!」蘭因說。

「黑夜王者會譴責你這種行為。」教師們說。

「不,黑夜王者一直看顧著我。」蘭因說。

「你是說我戴著馬頭面具給你上課的時候嗎?」其中一個教師大笑起來。其他人即使覺得他這樣的發言不恰當,也不會制止他,而是罵蘭因:「出去!我們是怎麼教你的?聽話!」

「你們偽裝成黑夜王者的信徒,卻為偽神服務!」蘭因憤怒的說:「我不會讓你們流血償債,你們會死,但不會得到黑夜王者的恩賜!」

結果,蘭因讓他們在幻術中活活餓死。之後,蘭因成為北方學院實質上的統治者。

如今蘭因已經明白他曾經有過的疑問「為什麼會有人信仰偽神?」的答案是什麼了。因為那些人軟弱。他們達不到黑夜王者的要求,害怕自己會迎來恐怖的結局,才會轉而投向偽神的懷抱。他們用「不信黑夜王者」的方式保護自己軟弱的內心。否定黑夜王者全知全能,否定黑夜王者終究會審判他們,這樣他們才能繼續相信自己有美好的未來。

蘭因明白了,自己和他們不一樣。他夠堅強,能夠面對真理,所以他依然相信黑夜王者。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背棄信仰。

陰暗的房間仍然不時會化為惡夢,回到他的身邊。但是每一次他被惡夢糾纏的時候,都有穆朗士陪伴他,因此他知道黑夜王者不會拋棄他。於是漸漸的,他不由自主哭泣的時候越來越少,也慢慢的擺脫了惡夢。

他認為這都是黑夜王者的奇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