璽克和其他四個人穿過一道又一道紅色的傳送門。在其中一站,一棟屋子裡,有一個「同伴」加入他們。

那個人拿了五個盤狀魔器給他們。把這個魔器在體表上下移動,可以改變外貌,變成紀錄在魔器裡的那個人。這些魔器是某個曾經引起軒然大波的美容魔器的改良版本,不過這時候璽克還不知道那起殺人案的事。

「要仔細改變靈魂藍圖,不要遺漏了。不然會被門口的儀器發現。」那個「同伴」說。

大家一人拿一個魔器,脫了衣服,把魔器仔細的在身上移動。自己沒弄好的地方,那個「同伴」會再補上。

那個「同伴」外表是個青年,剪一顆循規蹈矩的西裝頭。他應該是已經改變好外貌了,所以沒有使用魔器。

他們完成這個步驟,然後換上另一身衣服繼續前進。西裝頭青年用幻術隱藏他們的祭刀,再告訴他們每個人他們的新身分,讓他們記住。還讓他們練習了一下,如何模仿這個身分原本的主人說話。

隨著越來越接近目的地,大家變得越來越緊張。緊張超過一定程度,大家開始談笑。

「有擊退騎士的英雄和我們同行,捺阿肯定活不了了。」

「偽神不能抵抗黑夜王者。我們一定會勝利。」

雖然說著這樣的話,但是璽克從他們語調的細微變化察覺,這些話快要騙不了他們自己了。

璽克察覺,他們心裡其實都知道,黑夜王者和他們所學的不一樣。根本不能期待祂會做到任何事。

他們也知道,使用賜信禮意味著死亡。他們的本能告訴他們應該要恐懼,應該要設法逃離,他們感覺得到。

璽克吞了下口水。他們遠離北方學院了。其他人,除了那個西裝頭青年經歷不明以外,都是北方學院無菌栽培出來的。璽克曾經和騎士作戰過,這段經歷經過炒作,他對那些人來說是特別的。

他們進入最後一道傳送門。現在開始沒有人監視他們了。

璽克仔細觀察他的「同伴」們。

一個同伴變成一個戴金邊眼鏡的矮個子中年男子。璽克記得這個人本來是嬌小可愛的女孩子,還有精心整理的髮型。現在正為了臉上的痘疤煩惱,一直用手去戳弄。她這個身分的名字是「哈路米」。

有一個同伴本來是苗條的美女,現在變成了身材乾瘦的青年。她這個身分的名字是「石狄」。她顯得相當鎮定,不說多餘的話,還阻止「哈路米」用法術改變膚質:「妳再弄,就不像了。小心過不了檢查哨。這是團體行動,不要拖累別人。」

「哈路米」皺眉扁嘴,放下手。

有一個同伴變化的時候一直大呼小叫,喊一些像是「這傢伙有刺青!」「我的胎記不見了!」之類的話。他似乎看到什麼就要說什麼,偏偏他化身成的這個中年男子不愛說話,總是板著一張臉,於是他相當困難的練習閉嘴,臉都扭曲了。他這個身分的名字是「英夫」。

一個同伴變化後的名字是「蔓可妮」。她本來是個身材豐滿的少女,變化以後身材超級瘦。她對此似乎相當滿意,變化的時候在全身鏡前面待得特別久,最後才依依不捨的穿上衣服。

還有那個西裝頭青年。他化身後的名字是「拉達德」。

璽克自己變成了高壯的男子,膚色是常曬陽光的深色。名字是「特羅」。

「這些人」都是法師,都穿著法師袍。照「拉達德」說的,他們是光明之杖的人,今天要到聖潔之盾總部檢修法術。

璽克想知道有沒有機會說服全員跟他一起投降。

 

在薩拉法邑朵建國以前,現在被稱作「王都」的萬芳醍是艾太羅最大國家的首都,也是這塊土地最繁華的地方,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萬芳醍適合發展河運,因此商業發達、大艾太羅地區的各種文化和貨品在此集結。但是大戰期間,這個優勢反而變成敵方軍艦入侵的管道。於是薩國改在窩過玀建立首都。在這裡蓋起了總理府、聖潔之盾總部和光明之杖總部。

從天上往下看的話,會看到總理府、聖潔之盾總部和光明之杖總部隔著大塊街區連成一條線,聖潔之盾總部在總理府和光明之杖總部中間。

仔細看的話,會發現聖潔之盾總部和總理府的大門是面對面的,光明之杖總部則在聖潔之盾總部背後。

璽克他們走出最後一個傳送門,進到某間屋子裡,他們再走出屋子。他們抵達的地點是聖潔之盾總部附近,靠近背後方向,一個被大樓包圍的小片空地。他們往前走一段路,離開建築群,眼前空間一下子變得寬廣。

他們來到圍繞聖潔之盾總部的廣場邊緣。從這個地方往前看,越過翠綠的草地,聳立其間的巨大要塞就是聖潔之盾總部。

作為最早進駐這片區域的建築之一,聖潔之盾總部不需要配合建地,佔據了一片完整的正圓形土地,在圓的中心,道路畫出巨大的十七芒星,在每塊分割的區域建立起連體大廈,加上中心的十七角大廈,集合起來形成一座城。

大廈的灰色霧面外牆看不到窗戶,全都被幻術隱藏起來。形狀和材質像是古老的石柱群。方正的三角石柱彷彿面無表情的守衛,除了執行任務之外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甚至給人沒有生命的感覺。他們身上配戴著玫瑰浮雕裝飾,荊棘從他們的腳邊往上生長,直到頂端,揭示出他們看得比生命更加重要的理念。

在十七芒星要塞外面有一圈一圈的檢查哨、倉庫、停機坪等各種設施。層層疊疊,像玫瑰花瓣包圍花心般,圍住十七芒星要塞。

看到這個場面,所有人都沉默了。這個地方散發出強大而徹底的機能性氛圍,看起來無懈可擊。他們突然覺得這個任務根本不可能達成。

璽克覺得現在就是好機會。他準備開口說話。

「崔格先生。」「拉達德」出聲說。

璽克趕緊把注意力轉到「拉達德」身上。

「拉達德」笑瞇瞇的對著璽克說:「曾經擊退騎士的英雄,看到敵人大本營也怕了嗎?」

「不怕才奇怪吧。我跟他們戰鬥,是在我已經準備好的情況下,我的地盤上。這裡是他們的地盤,他們在這裡準備好對付我們。而且人數也差太多了。這麼大的屋子,裡面不可能只有幾十人吧。」璽克回答。現在沒有人監視他們了,璽克說話大膽起來了。

「哈路米」的臉僵了。「石狄」抓著衣角。「英夫」反覆深呼吸。「蔓可妮」匆忙拿鏡子出來照。

只有「拉達德」沒有表示出受到冒犯或是出乎預料的反應。璽克不認為這個人早就猜到璽克會這麼說,他懷疑「拉達德」有足夠的歷練,因此不會受到驚嚇。

「不用怕。」「拉達德」笑說:「聖潔之盾的力量不如黑夜王者。你們當然會覺得害怕。聖潔之盾不只是偽神的其中一群信徒,他們還是當中的統治者,治理其他偽神的信徒。這個地方是薩國真正的權力中心。你們知道這棟屋子和總理府、光明之杖總部連成一條線嗎?這樣的安排是因為聖潔之盾監視著總理府、控制了總理,光明之杖則是聖潔之盾背後的支持力量。」

許多年以後璽克會聽到另一種說法:聖潔之盾總部和總理府面對面,是因為他們所處的那半邊是「薩拉法邑朵真正的首都」。重要的建築,像是行政院、司法院、國家音樂廳等等都在那裡。面對面是象徵聖潔之盾和總理代表的體制一起守護這個國家。而光明之杖總部位在連線的另一端,是要用騎士的力量形成壁壘,阻止法師破壞總理府。

光明之杖總部所在的那半個窩過玀,由於法師和法術相關設施密度過高,房價升不上來。但是只要越過聖潔之盾總部的防衛線,房價立刻大幅提高,為這種說法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不過,這種事是隨人說的。愛怎麼解釋都可以。人們可以輕易找到適合的觀看角度,撿起來強化自己中意的論述。

「拉達德」說:「聖潔之盾不是全知全能的,證據就是在他們統治的這個世界裡,每個角落都可以找到災厄、痛苦。你們看到這些雄偉的建築,懷疑自己所學是不是錯的;你們接著還會接觸到友善的人們,讓你們懷疑自己的信仰是不是搞錯了。

「你們不用害怕,只要堅定信心。你們看了報紙,或是實際在這裡生活過就會知道:在這個國家裡,有人被自己的父母強暴;有人努力工作卻拿不到工錢,還被老闆殺害;這個國家有搶劫、有貪污,也有人縱火;有疫病流行,也有人靠散播謊言賺到大把金錢。

「這裡不是黑夜王者的國。聖潔之盾不管多麼努力,都無法把這個國家治理得像黑夜王者的國那麼好。沒有黑夜王者,他們無法根除邪惡。等於是他們讓這國家長久沉浸在災厄中。

「這就是為什麼偽神的信徒必須被消滅。不管他們對你多麼友善,不管他們建立起多壯觀的城市,他們讓這個世界處在偽神的傷害裡,這就是他們的罪。

「我們有黑夜王者,他們沒有。治理完美的國的黑夜王者,力量當然是大過無法根除邪惡的聖潔之盾。因此我們不需要害怕,只要盡力而為,其他的,黑夜王者會完成一切。」

璽克聽不懂「拉達德」的邏輯,因為他的邏輯使用了璽克不接受的前提。

「拉達德」那番話的前提是「黑夜王者已經維持了完美的正義」,而璽克不認為黑夜王者有維持過正義。

但是那些出身北方學院的人聽懂了,紛紛露出會意的堅毅神情。他們腦中擁有和「拉達德」同樣的前提。

「所以只要有災難的地方就是偽神的影響?」璽克反問。

「是。為了讓所有人類不再承受痛苦,必須讓黑夜王者得到世界。」「拉達德」面對璽克說。他的目光灼灼,彷彿發亮。

「難道不可能是黑夜王者帶來災厄嗎?」璽克問。這句話非常大膽。璽克看到在「拉達德」背後,所有人都露出更甚於前的驚恐表情。彷彿腳下的基石瞬間崩解,讓他們墜入無底深淵。

「拉達德」這次沒有立刻回答,他停頓了一下,才說:「你對沒有痛苦、只有快樂的世界沒有期待嗎?」

「那種世界真的存在嗎?我很懷疑。」璽克說。

「你不認為那是值得付出任何代價追求的未來嗎?」「拉達德」咧嘴笑說:「人類啊,只要有選擇權,就會做出錯誤的選擇。當然他們有時候會選對,但是也會選錯。於是就帶來災難,感覺痛苦。如果能讓人們一直都只做出對的選擇,那樣的世界無論如何都會變得更好,是吧?」

「所以呢?」

「所以需要一個全知全能的存在,教人類停止思考,避免他們以自身判斷做出選擇。如此一來,就能確保所有人都選擇正確的選項,而且也不會再有人面對正確的選項時,拖延抵抗不接受。想想,當你已經知道什麼是對的的時候,卻還要一一反駁那些錯誤的論述,要呼籲、要說服,有時甚至還要動手,噴口水、流血流汗。只要讓黑夜王者宣布你是對的,這一切問題都不存在。這樣的世界難道不能吸引你嗎?」

北方學院出身的人一臉茫然,聽不懂「拉達德」在說什麼。這次是璽克聽懂了。

璽克回答:「那太恐怖了。」他打從心裡覺得那樣的世界很可怕,但是是為什麼,這個年紀的他還說不出來。

而且在此刻,璽克更介意的是,他發現「拉達德」很可能根本不信黑夜王者。他只是能夠自由採用不同的前提發表不同邏輯的論述,他開口時不需要相信自己說的話。

見多識廣就會知道,這種特質在人類裡其實不算罕見,但璽克此刻的確被震撼到了。

璽克懷疑,「拉達德」對北方學院的人說的,以「黑夜王者全知全能維持了正義」為前提的論述,和他對璽克說的,以「黑夜王者只是個強化正當性用的無敵藉口」為前提的論述,到底哪個是他的真心?

如果是後者的話,他的用意是什麼?

緊張之下,璽克用靈視看了「拉達德」。璽克無法看透「拉達德」,他身上籠罩著一層保護的法術。在他們這群人外圍,又籠罩著一層隱匿和隔音的法術。然後璽克看到遠方的天空有巨大的法力漩渦,替代了雲層。在靈視看到的世界裡,像是夜空裡所有的星辰都被拉了過去,糾結旋轉,發出強光。

璽克看著,愣住了。

「拉達德」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再看向璽克,笑說:「那是光明之杖總部。我們今天不去那裡。」

剛才在璽克和「拉達德」中間凝聚起來的緊張氣氛消失了。「拉達德」向一臉茫然的其他人揮揮手,大聲說:「讓我們給偽神信徒好看吧!」

然後他解除了隱匿和隔音的法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