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潔之盾總部周圍的草地看起來像是可以直接穿越,其實只有正面的柏油路可以走。其他地方都藏著法術障壁。

璽克等人繞到聖潔之盾總部正面,然後沿著柏油路慢慢前行。「拉達德」一直走在緊貼璽克的位置。如果璽克有什麼可疑舉動,「拉達德」大概會當場殺了他。

璽克不知道「拉達德」的實力如何,他可能無法抵擋。

只能先忍耐,等待時機。

聖潔之盾總部大門立著一排蛋形的白色圓環,尺寸比人大上一些,出入都要從圓環裡通過。

璽克他們要先和門邊的警衛確認身分,拿了通行證,然後才通過圓環。

「魔法院的維修團。好了,給你們登記好了。」警衛笑咪咪的說,給了他們通行證。

通過圓環的時候,璽克非常認真的希望圓環能有反應,但他失望了。

他只是簡簡單單的往前走,就到了聖潔之盾總部內部。

璽克不懂祭刀和小灰這樣的東西為什麼沒被偵測出來。惟一合理的解釋是「拉達德」施在他們身上的法術,不只是影響視覺的幻術而已。

聖潔之盾總部的大廳和質樸的外牆不同,十分華麗。每一代騎士都在這裡留下他們的痕跡,根據他們的品味改裝,組合出複雜的面貌。

蛋形檢查儀周圍是幾何立方體組成的置物櫃和接待處,絲綢紋理的金屬外殼反射出柔和的銀光或是消光黑。繼續往內,進入能夠停入整台大型飛船的大廳。

地板是花崗岩石材拼花,以玫瑰為主加上許多線條和方格裝飾。

頭頂是巨大的藻井,但不是傳統的八角型之類樣式,大概也沒有建築結構方面的功能。藻井的形式和地面呼應,是一層層的玫瑰花叢浮雕往上層疊。花叢中有安裝燈光,各色古風琉璃花瓣閃閃發光。藻井的正中央是一塊背後打了光的半透明藍天圖案玻璃。一條艾太羅龍的雕刻穿過玻璃探頭進來,做成從室外窺看這個大廳的樣子。龍的嘴裡咬著一顆發光珠子。珠子底下吊著用工業風格、鏡面金屬片結合成的吊燈,是大廳最主要的照明來源。

璽克走過一朵由黃色和紅色花崗岩拼成的玫瑰上頭,繼續深入。

大廳人來人往。相較於面露些許懼色的璽克一行人,那些人有的是對這個空間習以為常的鎮定。

兩邊的牆壁比較靠近出口的地方懸掛著大型印刷品,遮住大部份黑色牆面。做成卷軸的樣子,高達兩層樓。上面的內容包括年度報告的宣傳「謀殺案破案率上升」、「不再害怕說出性侵害」;騎士生招募廣告「掌握實現理想的力量」;衛生宣導「年度流感疫苗免費施打開始囉」等等。

璽克希望其他人看到這裡就會發現了,聖潔之盾花了多少時間精力在現實世界裡消滅邪惡。

想到這裡,璽克突然隱約想到為什麼「拉達德」說的世界對他來說太恐怖。在那樣的世界裡,人們一定不會再重視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拉達德」說可以用黑夜王者去贊成正確的選項,但是在那樣的世界裡,正確的選項一開始就不會有。於是黑夜王者只會重複贊成錯誤的選項而已。

他自己就做過這種事,在莉忒的審判中,他讓黑夜王者贊成自己。但是黑夜王者贊成的那些事,內容跟對錯毫無關係。那只是璽克根據自己的需求去讓黑夜王者贊成而已。

許多年以後璽克會知道更多事情:在那樣的世界實現之後,因為人們已經認為只有透過黑夜王者來看待世界才是好的,他們在黑夜王者的權威不敵現實挑戰,終於消磨殆盡,讓他們失望之後,會去找另一個黑夜王者。就像把金字塔的尖端換一塊,繼續蓋金字塔一樣。

其他人的反應讓璽克失望了。他們對這些展示對抗邪惡的努力的一切不屑一顧。依照「拉達德」對他們說過的話,聖潔之盾越是努力對抗邪惡,就越是代表他們讓世界承受傷害。只要聖潔之盾仍然努力對抗邪惡,就表示這個世界需要黑夜王者,表示要先消滅聖潔之盾才能真正消滅邪惡。

他們繼續往前走,過了掛著卷軸的地方,牆上掛的東西換成了講述聖潔之盾歷史的大型看板,包括大戰時的老照片。靠近牆邊的地方規劃成了文物展示區,最顯眼的展品是一台大戰時期的坦克,用紅色繩子圍了起來。

他們越來越接近大廳底部兩道厚重的大型旋轉梯。分別往左右延伸而去,樓梯底下還各有一條通道。兩道旋轉梯中間是前往另一個區域的大型通道。

璽克一抬頭,看到在兩道旋轉梯頂部深處的樑柱上寫著巨大書法字:「反躬自省致聖,清廉自持則潔,自強以為民之盾。」強勁有力的筆鋒,彷彿是用書寫的力道刻進石頭裡的。

「自」省、「自」持、「自」強——「人沒有神不行」這種思想,在這個地方沒有立足之地。聖劍是騎士自己的力量。不依賴他人,當然也不依賴神。自己的理想自己實現,這才是騎士。

璽克拚命尋找投降的機會。文物櫃台那裡有簽字簿,也許他可以藉口參觀,偷偷在上面寫東西?

突然有個人右手提著一個塑膠袋,左手舉高揮舞,跑了過來:「特羅!」

璽克想起這是他變成的人的名字。於是轉身,對那人微笑。

那個中年男子穿著導覽員的制服,胖胖的。他給璽克的笑容不是招待客人的笑,而是給熟人的笑臉。

「石狄」動了一下,想要把手伸向祭刀。璽克跨出一步,擋在「石狄」和那個人中間。「石狄」放下手。

「特羅,你們今天比較晚到。來。」導覽員把手上的塑膠袋遞給璽克:「冰都融了。」

璽克低頭一看,裡面是六個裝在紙杯裡的飲料。放在飲料底下用來支撐杯子的紙板被杯汗浸濕了。紙杯和塑膠袋上面都有同樣的長腿魚圖案,是飲料店的標誌。

「晚到可以先說一聲,我可以幫你們放在冰箱裡。拉達德先生,早啊。」導覽員對「拉達德」揮手打招呼。「拉達德」微笑點頭回應。

導覽員等了一下,看「拉達德」沒有下一步動作,他狐疑的皺了下眉頭,說:「一共是十五銀。買五送一。」

「當然。」「拉達德」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大了,掏出錢包給了導覽員錢。

「你家老大今天心情比較好,可是反應有點慢?」導覽員拿了錢,低聲對璽克說。

「好像是。」璽克反射性的曚混過去。

「該不會是家裡老婆怎樣了?」趁著「拉達德」把飲料分給其他人的時候,導覽員繼續和璽克說話:「說到這個,我老婆說下次連假想去銀雪溪谷玩。怎麼樣,我們兩家人一起去吧?你兒子那個年紀,應該會喜歡那裡的吧。」

璽克猛的倒吸一口氣。他在這一刻之前,從沒想過他偽裝用的身分是哪裡來的。他沒有想到,「特羅」是真實存在的人,至於這些被他們盜用身份的人現在怎麼了,璽克不敢想下去。他沒有心理準備,因此受到衝擊。

導覽員轉頭對「英夫」說:「不對,那杯是無糖的。上面有寫是黑咖啡。你拿走蔓可妮小姐的小心她生氣。今天店員跟我說,他們下個月開始有咖啡和甜甜圈的組合優惠,我拿了一份宣傳單,你們看看,要我幫忙買再告訴我。蔓可妮小姐,妳太瘦了,應該吃一些灑滿糖和巧克力的甜甜圈。」

「我不想變成你的身材。」「蔓可妮」笑著回答。璽克清楚知道,「蔓可妮」的笑臉裡,包含了她對自己完美扮演了「蔓可妮」的驕傲。璽克剛才經歷的震撼並沒有出現在「蔓可妮」身上。

「喔,今天小姐嘴特別利啊。」導覽員笑笑說:「好啦。我也不能離開太久,預約參觀的人快到了。今天有好幾班小鬼,我要注意別讓他們爬到坦克上。上次有個傢伙把漆刮掉了一片,害我被唸好久。」他向其他人揮揮手,轉回來,突然拍了一下璽克的背。

璽克嚇得差點整個人跳起來。

導覽員湊近璽克,壓低聲音說:「有什麼煩惱的話,下班以後我聽你說。老地方見。」

說完,導覽員笑了下,揮揮手離開,走向展示區。

璽克等人人手一杯咖啡,穿過兩道旋轉梯中間的通道。他們看到旁邊有垃圾桶。紛紛把手上的東西扔了進去,咖啡店的傳單也扔了。

「可能有毒。」「哈路米」低聲說。

(才不會。)璽克心想。他拿著特羅的咖啡,拆掉杯蓋舉杯喝了起來。咖啡加了很多糖和牛奶,足以蓋過咖啡的味道,璽克卻覺得味道非常苦。

除了璽克之外,只有「拉達德」也喝了咖啡。他邊喝邊觀察璽克,臉上的笑臉從來沒有消失過。

璽克暗地下定決心,就算會死在這裡,他也要阻撓這些人。

 

「幫我最後一個忙,讓你的使魔把我的使魔吃掉。炎魔在收網,我逃不了多久了。我不想讓他知道是誰。」在璽克和奈莫的房間裡,所有入侵北方學院的眼球齊聚在此,用光打在牆上寫字和奈莫溝通。

奈莫站著,低頭看地上的眼球群,嘴角鄙夷的往下壓。彷彿看到入侵他起居空間的害蟲。

「這些人工魔神眼球是『特級濃醇香.營養強化版』。不含過敏源,還有多種微量營養素,當然味道也是一等一的。我的得意之作。保證不會讓你的使魔生病,還可以強化精力,振奮精神,讓她的肌膚和頭髮更有光澤。」

奈莫雙手叉胸,嘴角壓得更低了。

莉絲娜蹲在地上,抓起一顆往嘴裡塞。

「等——啊,算了。好吃嗎?」奈莫無奈的垮下肩膀、垂下脖子問。

莉絲娜點點頭。

「吃慢點,我還有話想問他。」奈莫深吸一口氣,放下手,站直問殘存的眼球:「你這傢伙,這種事拜託隨便一個有惡魔使魔的人都可以吧。」

「你的意思是?」

「你沒有其他眼線嗎?」

眼球遲疑了一下,才開始打光:「沒有。」

「那還真是意外。」奈莫挑起一邊眉毛,勾起嘴角說:「你都混進來了,要招募眼線應該很容易。」

「招募的人越多,越容易被發現。我的判斷是質比量重要。」

「難道某些人不是明擺著很想被招募嗎?」奈莫笑說。

「考慮到招募到的人在清剿結束後將會得到良民身分,我必須先行過濾,只招募適合留下來的人。有些人給予良民身分會給國家留下禍根,不能錄用。這是清剿行動。在我的理解裡,目的包含了在過程裡盡量減少未來的危害種子。不能只是解散黑夜教團這個『團體』,還要將成員一個個獨立評估,消滅其中有害的『個人』。」

「所以你沒找伊蓮翠。」

「我將她列入要消滅的『個人』。」

「喔。我說完了,莉絲娜,吃吧。」

這時奈莫突然想到:「讓我推薦你一個『個人』。如果你夠了解他,就會想把他留下來。他叫璽克.崔格。現在正要去殺捺阿——」

奈莫還沒說完,莉絲娜雙眼變紅,把最後一顆眼珠塞進嘴裡了。

奈莫嘆了一口氣,說:「算了,重要的都說完了。剩下的,就是大家都要努力活下去。」

 

深想奇見正篇結束。明天是奈莫寫的星空故事,後天進入降祭最後一集:魔道聖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