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連衝進房間裡的時候,看到房間牆壁滿是裂痕,騎士們倒的倒,傷的傷。剩下還能站的圍繞在萊爾諾特旁邊。

萊爾諾特坐在地上,右手用木板固定,腰無法打直,呼吸也很困難。她擋下了賜信禮的爆炸,保護了其他騎士。

瑟連轉頭,看到破碎的白玉蛋掉在地上。

「這些節點是供應哪裡的法術?」萊爾諾特用嘶啞的聲音問趕來的法師。

「地下監獄。」擔任聖潔之盾總部技術人員的法師回答。

「相關節點還有幾個?」

「還剩一個就全破了。」

「要去節點防禦嗎?」旁邊的騎士問。

「不,去地下監獄撤離那裡的人,全部人撤出這棟大樓,然後封鎖起來。等支援趕到!」萊爾諾特下令:「那個法師是怪物!撤退並封鎖大樓!避免交戰!這是命令,避免交戰!」

瑟連轉頭,飛奔出房間。他對萊爾諾特指示的方針並不反對,但是他覺得撤離速度趕不上。

需要有人拖延時間。

 

耳邊全是牆壁、地板和防禦法術被破壞的聲音。可是「拉達德」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璽克在這種情況下還能聽清楚他說的話。

「高階騎士果然不容易殺。在賜信禮面前還能同時抵擋我的偷襲,不過這樣起碼她今天是動不了了吧。在格列塔那傢伙出現以前,我們還有十一分鐘。

「帶來的『炸藥』被騎士殺了一個,最後一個法力節點只好用自己的力氣打破了。真不想這麼麻煩呢。」

景物飛速掠過。要是「拉達德」突然放手,璽克應該會像從行進中的火車跳下去一樣摔得很慘。

幾個正在撤離途中的人不幸和「拉達德」碰上,當場被砍成數塊。一隻斷手打到璽克的頭又飛走。

「喔,不好意思。」「拉達德」笑說。

突然「拉達德」的速度慢了下來,他們衝另一個漂浮著白玉蛋的房間。還是有四個騎士不聽命令,跑到這裡阻擋「拉達德」。

那些騎士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死了。

誰來阻止這個傢伙。璽克想大喊出來,但是脖子被抓著,無法發出聲音。

「破壞掉這個就該你上場了。等等喔。」「拉達德」空著的另一隻手伸向白玉蛋。

突然一道金色鋒波穿透牆壁,砍向「拉達德」抓著璽克的手。

這瞬間「拉達德」正在對抗白玉蛋的防禦法術,力量集中到那裡去了,因此抓著璽克的手力量變弱。

金色鋒波砍過來,「拉達德」為了避免受傷,只能放開手防禦。

聖劍力量和「拉達德」的法術撞擊,發出響亮的「鏗」一聲,隨後是璽克的吼聲,牽引法術能量炸開來。

「拉達德」的反擊把瑟連藏身的牆壁擊碎,瑟連躲到另一片牆壁後面,然後感覺到一波更甚於「拉達德」法術的法力震盪從房內衝出。

法力震盪無視這裡的防禦法術,穿透牆壁,一層層擴散,覆蓋了大片區域卻沒有引起任何明顯的法術效果。

瑟連和法師合作的經驗也不少,但他從沒感受過這種震盪。

如果世界是水體,瑟連他們所處的真實世界就像是水面。這個震盪像是整個水體一起搖晃。從水面到水底都被撼動。

瑟連感覺到聖劍的波動從遠方靠近,他以為是同伴來支援,他朝來向一看,眼前景象卻讓他駭然。

他看到的人形物體勉強可以說是拿著聖劍的騎士。聖劍放出與瑟連腦中印象一致的純淨波動,彷彿能將空氣淨化,但是拿著聖劍的「人」卻是一團黑氣。人形的黑氣中有殘軀,待在就人體構造來說該在的位置。染血的騎士服也穿在身上。

那就像是用黑氣縫補起來的殭屍。

這不可能。瑟連心想。那些黑氣殭屍的騎士服上還別著聖潔之盾的徽章。徽章碰到不死者應該會反彈,卻毫無反應。

黑氣殭屍直接經過瑟連旁邊,衝進房間裡。

房內也出現了聖劍波動。瑟連看著那些被殺死的騎士屍體冒出黑氣,站了起來,然後手中出現聖劍。

 

璽克不確定自己做了什麼。他只是在吸到空氣的同時全力大喊,有沒有誰能來阻止這個怪物?

他曾經想過就算犧牲生命也要阻撓「拉達德」,現實是他想得太美了。他根本沒有能力阻止「拉達德」。他太弱了。

他需要騎士的力量。他需要正義勢力的幫助。

然後他聽到,有人透過耳朵以外的方式讓他聽到他們說的話:「謝謝你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璽克蹲著,抱著頭,在聽到這句話以後,他稍微抬起頭,看到染血的騎士服擋在他和「拉達德」中間。

騎士變成了殭屍,再次奮戰。

「喂,不該是這樣的吧?」「拉達德」的聲音還是在笑。

另一波大規模的法力震盪進入房內。璽克感覺壓力從四面八方傳來。封閉大樓的法術開始作用了。

與此同時,璽克聽到微弱的呼喚。那不是透過耳朵聽到的,所以就算周圍非常吵雜,他還是聽到了。但是那個聲音很模糊難懂,像是穿過厚重牆壁傳來一樣的微弱。璽克捕捉不到那個聲音的位置,只能大概知道是來自下方某處。

騎士殭屍擺出隊形,聖劍力場相接,結成強勁的網將「拉達德」困在中間。

殭屍和活人最大的差異,就是難以殺死。「拉達德」的法術不斷轟炸,只是將騎士殭屍的服裝撕碎、殘軀絞爛,無法打倒他們。黑氣只是稍微消散,立刻又聚攏。聖劍的光芒越來越亮,籠罩整個房間。

雖然有專門對付不死者的法術,但「拉達德」沒有使用。

「看來要浪費一點時間——」「拉達德」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然後因為沒有摸到某個該在那裡的東西,猛然想起自己現在外表不一樣而苦笑。

「拉達德」開始聚集力量,空氣發出劈啪聲。他一面施法一面用所尼語對璽克喊話:「喂,你真的要選這邊嗎?這不是真正聰明的選擇喔。好吧,也許你在東方學院的日子不好過,所以你討厭黑夜教團,但那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啊。人類的劣根性真的很難去除。不管再怎麼努力的告訴他們:『照正確答案做就好,不要自己胡思亂想!』他們還是會去想要做一些可惡的事情、悖德的事情,然後把本來好端端的社會搞得烏煙瘴氣。

「你真的那麼討厭黑夜教團嗎?你不能看到信仰的力量隱藏在那背後,為我們揭示了人類惟一正確道路的方向嗎?你不想讓世界變得完美嗎?還是我應該讓你去聖潔之盾統治的人間地獄打滾過,讓你知道世界需要什麼,你才會醒悟?」

「拉達德」的法術快要完成了。封鎖大樓的法術也將要完成。璽克覺得自己卡在這兩股力量中間,可能要被輾碎了。他用上所有的防禦魔藥,只求多活幾秒。

這時候,突然有金屬撞擊、刮擦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還有引擎的隆隆聲,鑽地機的咚咚聲。聽起來像是出現了一座忙碌的工地,或是工廠。

璽克看到周圍牆壁上浮現半透明的影像。看起來是很多的齒輪和絞鍊,組合成繁複的機器。那些機器的影像越來越有立體感,最後從牆壁裡浮出來,空中全是旋轉的齒輪。

「格列塔,居然提早了?」「拉達德」手一轉,在空中一捏,本來要用來摧毀騎士殭屍和白玉蛋的力量轉為破壞封鎖大樓的法術。光柱朝天衝出,擊碎天花板,一路打穿樓層,直到衝出大樓外,擊破最外層的隔絕護壁

不管是殭屍騎士和璽克、還有門外的瑟連,都被這股狂風吹得倒地亂滾。璽克覺得自己身體猛然變輕,往上移動一段距離以後又橫向移動,幾次轉彎後周圍景色改變。他發現他被「拉達德」抓住,進到傳送門裡了。

他絕望的朝「拉達德」揮拳,被輕鬆握住拳頭。

「拉達德」微笑說:「可惜,任務失敗。不管是你的還是我的。」

「放開我!」璽克直覺知道,「拉達德」要帶他回北方學院。他才不要回去。

「好可怕的表情啊。不過不能把你留在那裡,我又不想陪你見格列塔,何況還有更麻煩的東西靠近了。回去以後記得要裝作你認真和騎士作戰了喔。不然會有什麼下場,你知道的吧。」

璽克緊咬牙關,發出威脅的低鳴聲。

「拉達德」只是笑:「我們很努力想要殺死捺阿,可是騎士太強了,所以其他人都死了,你也盡力了。事情就是這樣,懂嗎?要配合我說話喔。」

 

瑟連在狂風停止之後,推開蓋在身上的瓦礫,看到一片藍天。他緊張的四下張望,沒有看到「拉達德」和璽克。他先把聖劍拿好,然後小心的移動腳步,到本來是白玉蛋房間的地方。

房間牆壁已經全部不見了,白玉蛋還浮在半空中,沒有損傷。

騎士的屍體倒在周圍。他們不久前還拿著的聖劍已經消失了,支持他們活動的黑氣也不見了。

瑟連皺眉,無語的看著這幅景象。

 

格列塔收到來自法師第一情報部的線報,說有人要入侵聖潔之盾總部暗殺捺阿,因此提早結束行程趕回來。在他抵達的時候敵人剛剛撤退。

聖潔之盾總部內部被敵人挖出長長的隧道,經過的地方防禦法術嚴重損壞。供應地下監獄防禦法術運作所需能量的四個法力節點壞了三個。

總部作戰死亡十七人。輕重傷五十四人,其中四人是高階騎士。

捺阿平安無事。

入侵的敵人一人被擊斃,三人自爆,兩人逃逸。

格列塔取消接下來所有行程,坐鎮總部指揮。

 

當天稍晚,在團長辦公室,瑟連向格列塔當面報告他看到的事情。

「騎士變成殭屍,這種事——」萊爾諾特包紮好以後堅持要回工作崗位。她的傷需要靜養,於是格列塔讓她待在辦公室一起聽報告,省得她亂跑。至少她在這裡會好好待在躺椅上。

「理論上是不可能的。我可以再跟魔法院確認一次,不過他們的答案應該也一樣。」格列塔單手支著頭,食指敲著頭皮。

聖劍、騎士徽章,還有總部的防禦法術,都有防禦死靈術的效果。不管哪一個都足以鎮壓現存於世的所有死靈法術。

騎士是不可能變成殭屍的。

「更誇張的是,騎士變成的殭屍還可以使用聖劍。」萊爾諾特說。

「雖然以前沒看過騎士殭屍,不過聖劍這種東西,跟使用者的靈魂緊密相連。或者也可以說是使用者的心靈、意志這一類東西。殭屍不是死者復活,沒有生前的心靈、意志、靈魂,不可能還能用聖劍。」格列塔說。

「我的確看到了。」瑟連手別在背後說。

「會不會是幻術?」萊爾諾特問。

「我不認為。」瑟連回答。

「當時偵測死靈術的警報沒有響。」萊爾諾特說。

「不過很多人都說他們感覺到消失的聖劍波動又回來了。」格列塔說。每把聖劍的波動都不一樣。熟悉的夥伴可以透過波動辨識那是誰的聖劍。那些死後又變成殭屍的騎士,他們常一起活動的同伴說他們有感覺到,朋友的聖劍波動一度消失又出現。

「有沒有可能是聖劍的奇蹟,協助死靈術發揮作用?」格列塔低聲說。

「不會吧,團長!」萊爾諾特猛的坐直身體,然後又痛到彎腰。

「妳再這麼激動,我就送妳回醫院去。」格列塔溫柔的微笑說。

「是。」

「考慮到同仁對職責的堅持,我覺得這並非不可能的事。他們也許非常想要再站起來作戰,於是產生了特殊的死靈術。」格列塔說:「騎士和死靈師是死敵,不過年輕的騎士比較知道變通。」他的語調帶著哀傷,這次死亡的騎士很多都是年輕人。

「不可能的。」這次換瑟連否認了。

「怎麼說?」

「要跟死靈師聯手,先要有正義一方的死靈師吧。根本沒有那種人。」瑟連說。

「如果有的話,肯定是逃逸的兩個犯人之一。」格列塔說:「他們離開以後,殭屍就變回屍體了。」

瑟連沉默。他知道當中哪一個人可能性比較高。他想起了璽克的奇怪舉動。他們已經找到了那些被冒名的人的下落,證實璽克說的話全部屬實。

瑟連覺得,「璽克想協助騎士」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這真的發生了。

「也有可能是聖劍奇蹟扭曲了死靈術。所以即使是敵人施展的死靈術,也成為我方的力量。奇蹟的效果很難說。總之,有太多疑點無法確認。還是等光明之杖的鑑定結果吧。」格列塔微笑說:「你可以退下了。」

「是。」

萊爾諾特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會不會是先天死靈師?法師們說過,先天法師的能力會超出他們已知的範圍。如果是先天死靈師,他的死靈法術可能不在現有死靈術的範圍裡,也就沒有防禦和偵測到。」

「嗯——」格列塔整個手掌撐著腦袋沉思。

「萊爾諾特女士。」瑟連停下腳步。

「什麼?」

「可能會一次出現兩個先天死靈師嗎?我是說,同一個時代有兩個——」

「不可能。先天死靈師非常罕見。一千年出一個就已經差不多了。一個時代不會出現兩個。機率太低了。」萊爾諾特說。

「我明白了。我告退了。」瑟連行禮,然後轉身離開房間。

他表面上平靜,但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想起了他還沒到騎士團以前,在深山裡發生的事情。

腦子不甘不願的開始運轉。他現在非常的想念班納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