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蓮翠的惡魔發現佐羅克入侵時打出來的洞,透過主從間的感應告訴伊蓮翠。

伊蓮翠表面上不動聲色,繼續監督其他人做好迎接黑夜王者的工作。

(這是逃跑的機會。)她想。

其實對於黑夜教團以外的世界,她了解得相當多。肯定是比璽克更多。穆朗士說的話她也懂。她是東方學院萬魔之首,但是出了東方學院、出了黑夜教團,世上多得是踩她像踩螞蟻似的強者。人會踩死自己行經路上的螞蟻,但不會大老遠特地跑一趟去踩死某隻特定的螞蟻,事情就是這樣。

然而她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看到她這種螞蟻在附近,會特別伸出腳踩下去的人。

她不是璽克那種螞蟻,可以安安分分的躲在無人的地方蓋自己的蟻丘,靠著蒐集昆蟲屍體之類的東西過活,可能還養養蚜蟲,正餐外有一點甜食可吃就心滿意足了。

她想咬人。想把她的毒液注入那些活生生的血肉裡,讓他們痛苦掙扎,直到承受不了而死去。

她無法停止這份慾望。這才是她逃不久的原因。

像她這樣的人在黑夜教團以外的世界一旦被辨識出來,立刻就會遭到整個社會的聯合攻擊,即使是心術不正的上層社會人士也不會用她,因為她無法被任何秩序——不管是正義或邪惡的秩序——所約束。她可以糾集一團容易受迷惑、缺乏主見的人當她的奴隸,建立自己的小樂園,但這總是暫時的。

這個「暫時」能夠維持多久,取決於秩序的力量有多龐大。

她會逃跑,不過她也要盡量確保蘭因會引爆北方學院,讓聖潔之盾和光明之杖的菁英都一起陪葬。

然後在權力真空導致的混亂中,就有她生存和自由揮灑的空間。

她監視其他人構築法陣。現在整個地下神殿已經畫滿了法術符號。這裡的地形完全符合施展這項法術所需的樣子,連底下的礦物位置都恰到好處。伊蓮翠不知道這是誰準備好的,也不在乎。穆朗士說的巫妖是什麼跟她無關。

即使她沒有仔細研究,也不覺得這個地方的歷史比艾太羅更久,她覺得這裡充其量幾十年的時間,可能有故意弄舊了些。反正蘭因相信就好了。

「相信」,多麼美的字眼。伊蓮翠對此嗤之以鼻,又因為這可以利用而喜愛這個字眼。

「相信」是她這種人最好的偽裝。「相信」讓這裡成為一灘死水。這裡人們對世界的認識永遠不會增長,永遠只認識他們相信的那個世界。人在死水裡學不會教訓,所以無法發現她的真面目。就像瑪法妲,即使有足以和伊蓮翠分庭抗禮的力量,她也永遠不會對伊蓮翠下手,因為她「相信」伊蓮翠是一同信仰黑夜王者的姊妹。伊蓮翠心想:愚蠢至極的白癡。

可能的話,伊蓮翠真希望全世界都由「相信」所統治。不是相信黑夜王者也無所謂,只要是「相信」,她就可以利用。

至於璽克那種不會相信的傢伙,去死就好了。伊蓮翠想著,不自覺的咬緊了牙關,呼吸變深,手摩娑著裙子。

在她做出更進一步的動作之前,茉卡和安哈拉走進地下神殿。

伊蓮翠放下手,露出笑容面對同樣來自東方學院的兩位學姊。

「妳在做什麼?」茉卡氣沖沖的向伊蓮翠質問。

「妳在說什麼?」伊蓮翠笑盈盈的回應。

「地面上現在全是惡魔!」茉卡說。

他們當然認得伊蓮翠的惡魔。

不過伊蓮翠知道蘭因不認得。

「是光明之杖的使魔!他們衝進來了!」伊蓮翠驚叫。

「穆朗士——」蘭因擔憂的皺眉。

「妳——」安哈拉驚訝的睜大眼睛。

「伊坦兀卡學姊、肯崔爾學姊!我們同為東方學院的姊妹,現在正是我們顯示團結的時刻。」伊蓮翠睜大眼睛說:「向黑夜王者證明我們的決心!」

伊蓮翠轉向蘭因,抿了下嘴唇,用氣音,楚楚動人的說:「我知道你一直都還是懷疑我們東方學院的忠誠。只要我們之中出了一個背叛者,你就會因此責難我們所有人。」

伊蓮翠提醒茉卡和安哈拉,在蘭因面前揭發她只會殃及自身。她繼續對蘭因說:「請你相信我。」

「我一直都相信你!」蘭因激動的說。

「讓我們出戰吧!必須阻止偽神的信徒!」伊蓮翠說。

「黑夜王者護佑妳。」蘭因說。

「黑夜王者護佑我們。」伊蓮翠回答。她轉身,順勢推著啞口無言的兩位學姊離開。

在地下迷宮裡,茉卡激動的問伊蓮翠:「妳到底想幹嘛?」

「噓,小心回音。」伊蓮翠淺笑著,把手指放在唇上。

兩位學姊警戒著,讓伊蓮翠走最前面。伊蓮翠也不在乎,大大方方的把毫無防備的背後對著他們。

「情況已經夠糟糕了,妳還做這種事!」茉卡拔出祭刀質問。她的祭刀在刀背上有一排孔洞,刀刃還有鋸齒。

安哈拉也拔出祭刀。她的祭刀是半月型的,看起來相當沉重,但她只用一手就穩穩的拿住。

伊蓮翠當然聽到了祭刀出鞘的聲響,不過她只是笑了笑,兩隻手別在背後,左手握著右手手腕,慢慢走。她的雙手都在後面的人的視野裡,就更沒辦法耍花樣了。

「情況糟糕?當然了!」伊蓮翠歡聲說:「聖潔之盾和光明之杖打過來了,我們沒有別的據點可以撤退了,這就是最終戰了。今天這場打完,黑夜教團就不存在了。」

「所以妳到底在——」

「我就是全力迎戰,或是扯自己人後腿,結果又有什麼差別呢?」

兩位學姊一時語塞。

「你們似乎覺得被攻擊就全力反抗是當然的,站在黑夜教團這一邊也是當然的,你們有想過更長遠的事情嗎?」伊蓮翠笑說:「太習慣在小地方裡進行權力鬥爭,到了這塊小蛋糕不能吃的時候,還想繼續爭嗎?為黑夜教團而戰已經沒有意義了。」

「這是——」

「我還挺喜歡這塊小蛋糕的,老實說,它養大了我的胃口。今天結束以後,我當然會活著,可是之後會怎麼樣呢?想逃過聖潔之盾的掌握,必須低調度日。我一輩子都要在社會的監視之下,不可能再有這麼多樂趣了。我才不要在和平裡庸庸碌碌,靠著回憶填塞無聊時光。」

伊蓮翠停了下,她不知道第幾次想著,或許可以逃到聖潔之盾觸角伸不到的地方,不過當她幻想得更深入時,她就知道那不可能。

她想要的獵物,是和她同種的安各沃人。安各沃人是艾太羅的主要種族,此外這個區域還有許多種族,她有時也會得到一些其他種族的人,那個感覺就是不對。無法擠壓、填滿她身體深處的水盆。

偏偏有安各沃人的地方,就有聖潔之盾的觸角。

到底是安各沃人身上的什麼地方對了,她不知道,反正就是要安各沃人才能帶給她滿足感,那種「就是這樣」的刺激。因此她無法離開這個糧食豐富的地方。

伊蓮翠舔了下嘴唇。她吸了一口氣,說:「我會主宰這個世界,打造我的王國。讓所有自以為強大的人都向我跪下、求我饒命。父母會爭先恐後的把孩子獻給我,求我虐殺他們的骨肉,好換得我的恩澤。這一切,將會從格列塔死在這裡開始。」

伊蓮翠回到地面,走出禮拜堂。兩把祭刀指著她的背,秋天的涼風吹起她的髮絲。

「背叛者,去死吧!」安哈拉的祭刀朝伊蓮翠砍過去。

從伊蓮翠的肩膀伸出惡魔之手,抓住安哈拉的祭刀。

安哈拉吃了一驚,她聚集力量,祭刀發出紅光,卻無法傷害那隻手分毫。

「我的力量明明在妳之上——」安哈拉用力壓下祭刀,冒出黑煙,惡魔的手還是沒事。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伊蓮翠笑著轉身。惡魔之手順勢轉動,仍然抓著安哈拉的祭刀。

伊蓮翠讓兩人看到,她腰間的祭刀在發光。

「妳到底和惡魔做了多深的聯結?」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的瞬間,茉卡開始發抖。

伊蓮翠將她的使魔——眾多肚子裡裝滿屍體的惡魔——和祭刀連接起來。於是她不需要把祭刀插進屍體裡,就可以完成獻祭。

靠著獻祭取得的法術能量,現在的她遠比兩位學姊更加強大。

她的惡魔們肚子裡有非常、非常多的屍體。

安哈拉猛力抽回祭刀,發出金屬摩擦的尖銳「嬰」聲。

無數惡魔在伊蓮翠周圍現身,撲向兩人。

茉卡施展法術,無數細針扎向惡魔和伊蓮翠身上的弱點。安哈拉也立刻施法,建造牢籠隔開惡魔、伊蓮翠和他們。

在壓倒性的巨大力量面前,他們的法術就像阻擋火車的螳螂。

細針被護壁彈開,牢籠直接原地輾平。

惡魔輕輕鬆鬆的將兩人撕成碎塊。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