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部隊會合後,璽克被班納圖扔在一台車上,隨便加上了一點可有可無的法術銬鐐,就放著不管了。

格列塔率領主力部隊殺進地下迷宮。這段期間璽克一直處於半昏迷狀態,躺著慢慢恢復力氣。

直到戰鬥的聲音在他附近響起,他才醒來。

他手握祭刀坐起來,看到周圍是一片惡魔和騎士、法師的混戰。

伊蓮翠手下的惡魔,在對佐羅克戰鬥時逃走的,和更早前沒有歸隊的那些,在主力部隊離開之後回來救她。

班納圖加在璽克身上的銬鐐不強,璽克拉扯一下就解除了。

留守在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傷兵或法力耗竭,璽克看到惡魔群把騎士和法師打得節節敗退。他們爬上關伊蓮翠的法術牢籠,從外部把牢籠破壞掉。

伊蓮翠伸了個懶腰,重獲自由。她站起來,微笑著從惡魔手裡接過搶回來的祭刀,啟動獻祭。

惡魔從眼睛和爪子上放出強光,力量一下子增強。原本待在伊蓮翠體內的惡魔也一一現身。

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被伊蓮翠殺掉,自己也遲早會落入伊蓮翠手中。璽克立刻明白到這一點,同時也想到他能做什麼。

他大吼:「救命!不要殺我!」然後拔腿朝禮拜堂狂奔。

伊蓮翠和惡魔們都聽到了。她眼睛發亮,起步跟著璽克走。

璽克感覺得到,伊蓮翠的意念像針一樣刺著他的背。反正要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伊蓮翠就豁出去了,盡情享受。她想逮到璽克,好好享樂一番。

璽克拚命跑,衝進地下迷宮。騎士和法師忙著對付惡魔,沒空攔他。

璽克上次進到這個地方時,這裡看起來只是普通的古老通道,現在這裡瀰漫著焦味,和各種法術材料的味道。護壁的碎片和塵土一起飄揚。

璽克跑不動了,大口喘氣,一股血腥味灌進他嘴裡。

伊蓮翠就要到了,他必須快逃。璽克催促自己,但他的腳沉重到無法移動半步。

一隻臉裂開成四片,裡面滿是牙齒的惡魔撲向他的背,此時騎士的聖劍閃光飛過來,削斷惡魔的長爪,接著一個人影跨步站到璽克身後,連續兩劍將惡魔斬殺。

是瑟連。他微收下巴,警戒的看著伊蓮翠。伊蓮翠對他露出微笑。

瑟連收到後方遭到攻擊的通報,和同伴回頭支援。他們組成陣形,對抗惡魔群。

瑟連劍指伊蓮翠說:「高危險對象,無法逮捕,就地處決!」

「誰處決誰還不知道!」伊蓮翠高聲大笑。惡魔擠滿了通道。

璽克在地上爬,移動到騎士陣形的中間,最安全的位置。騎士們雖然皺眉,但沒有攻擊他。他那破爛又龜縮,缺乏戰鬥意志的樣子,看起來威脅性低到可以忽略不計。

和瑟連一起趕來的騎士都參加過東方學院的戰鬥,他們對那個時候,想投降和失去戰鬥意志的人遭「同伴」殺光這件事印象深刻。伊蓮翠攻擊璽克這一幕,讓他們想到這件事,他們覺得璽克是打算投降,所以才被「同伴」追殺。

於是除非璽克對他們發動攻擊,否則他們會暫時保護璽克。

 

聖潔之盾陣地裡,幾乎所有人都撤退了。宮龐發現佐羅克沒跟過來,就從醫院打通訊石問:「佐羅克?你在做什麼?」

「萊爾諾特女士請我開傳送門送她去前線,快好了!」佐羅克用輕快的聲音回答。

「那個成功率只有兩成!玩夠了就快回來!」宮龐突然想到:「請萊爾諾特傳話給炎魔!通訊石給她,我教她怎麼說!她肯定比格列塔大叔會說話!」

 

雖然惡魔的數量遠比騎士要多,但是地下迷宮空間有限,對人少的一方有利。騎士組成的防禦陣形滴水不漏。伊蓮翠和惡魔一陣狂轟只是浪費法力。

原本騎士在持久戰方面就優於法師,他們幾乎沒有消耗,伊蓮翠卻感覺她的法術材料急速減少。

伊蓮翠將法力集中,擊打騎士的力場。這一擊足以劈開一座山。但是瑟連處於陣形中心,騎士抑制法術的奇蹟全開,雖然所有人都感受到沉重的壓力,手上的肌肉發出哀鳴,仍然擋下來了。

於是伊蓮翠決定換個方法。

她的惡魔從地面上抓了活人下來,展示給騎士看。

「不要躲在龜殼裡,出來跟我玩啊。」她大笑著,命令惡魔折磨那些人。

這個方法奏效了,陣形出現動搖,力場形成的龜甲出現隙縫。伊蓮翠立刻抓準機會,祭刀一揮,法術穿透力場。

火球在陣形中間炸開。騎士們被炸飛,璽克也被炸出去滾了好幾圈。惡魔群撲了上來。

惡魔不怕火,伊蓮翠也得到同樣的耐火能力,於是她把通道化為火海。火焰燒掉她的衣服,成為她的禮服,鮮紅搖曳的火舌裙襬無限延伸,舔拭天花板和牆壁。

地面融成岩漿,她赤腳踩著岩漿,浸入其中。同樣是通紅的液體,同樣纏繞著她,讓璽克想起他第一次看到伊蓮翠那一天,她腳下的血河。

這次她不只是拋給璽克眼珠,她朝著璽克走來。璽克能看到的一切都掌握在她手中,她是統治世界的女神。

騎士們趕緊再次組合力場,但是在陣形散亂的情況下,沒有達到完美無瑕的龜甲狀,弱點被伊蓮翠的火焰燒出裂口。

璽克用祭刀劃破騎士為他包紮的繃帶,吸取大量血液作為祭品,衝上前用護壁堵上裂口。

他踩著溫度逐漸上升的石磚,拚死維持住護壁。他看到伊蓮翠手中的祭刀不斷閃爍光芒,明白到這背後的原理。只要能切斷祭刀和惡魔的連結——

伊蓮翠的祭刀碰在璽克的護壁上,發出吱吱聲。

即使有騎士的力量幫忙支撐,璽克的護壁還是開始碎裂。他用全力控制每個碎塊,將他們硬是留在原位上。

璽克的祭刀溫度越來越高,一旦斷掉璽克就完了。

不能讓祭刀承受所有壓力,只能釋放一些。於是壓力從祭刀中流出,在璽克的手臂中流竄。他的雙手皮膚綻裂,噴出鮮血,噴得他滿臉。

他咬牙發出悶哼,伊蓮翠興奮的舔著嘴唇。

隔著兩把祭刀,璽克和伊蓮翠對看。璽克察覺,伊蓮翠看他的眼神和看其他人不一樣,有一種她不會平等賜給其他人的灼熱感。

伊蓮翠享受殺人的過程,貪得無厭的想要更多,下一個、再下一個。但在折磨璽克的過程裡,她希望時間永遠停在這一刻。

「璽克!」

伴隨著吼聲,金黃色的強光把紅色的通道分割成好幾塊。伊蓮翠驚愕的轉頭,她看到強光的來源是瑟連。

金黃色光芒包圍的區域,裡頭的惡魔無法將獻祭能量傳給伊蓮翠。瑟連衝向伊蓮翠,想攔他的惡魔都被他一劍砍開。瑟連從惡魔四處飛滾的屍塊中穿過。

伊蓮翠轉身,木聖劍和慈悲短劍祭刀硬碰硬。伊蓮翠還是有巨大的能量,向下砍將瑟連半個人壓進熔岩裡,附魔戰袍上面的保護符文一一消失。

騎士徽章發出鳴聲,光明之杖的頂級防護附魔,在極端環境下保護瑟連。瑟連腳穿透岩漿,踩到並未融化的地面,在火海中站起。聖劍力量猛然增強,把伊蓮翠的慈悲短劍彈飛。

瑟連的聖劍刺入伊蓮翠下腹部,接著一路往上切開她的身體。

璽克看到伊蓮翠祭刀脫手那瞬間驚愕的表情,隨即轉為一種仍然嘗試要取回主導權,壓抑的恐懼,直到最後一刻都不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伊蓮翠集中力量打破了金黃色的牆壁,但她最後的法術來不及施展。在終於明白命運無法迴避的瞬間,她看著璽克,好像還想說什麼。

瑟連剖開她的頭。她的腦漿噴到天花板上,立刻燒焦。

從地底神殿趕來更多支援,將火焰消除,追殺惡魔。

伊蓮翠的屍體被她自己放的火燒到一點不剩。

瑟連喘著氣,把腳從慢慢凝固的熔岩裡拔出來,然後走到璽克旁邊。

璽克癱坐在地。

「沒事吧?」瑟連朝璽克伸手。

「距離沒事遠得很。」璽克稍微移動腳,隨即痛到差點叫出來。他縮著成一團抱著腳嗚嗚哼叫,過了兩秒,他感覺到異常的波動,於是再次抬起頭:「糟了。」

伊蓮翠最後的法術獻祭了她蒐集的所有屍體,但是得到的能量沒有使用,全都被地底神殿的法陣吸收掉了。

能量充滿,迎接黑夜王者的準備完成了。

「聖潔之盾來得及阻止嗎?來不及了吧?」璽克強忍疼痛站起來,抓著瑟連的領口問。貧血讓他站不穩,不抓著瑟連的話,十之八九就倒地了。

旁邊的騎士見狀,緊張的用聖劍指著璽克,瑟連擺手叫他們別動手。

「對於這個法術,你知道什麼嗎?」瑟連問。

「我看過法術書,我知道法術結構是怎樣。」璽克說:「但是要阻止法陣,需要更多能量。」

璽克轉頭,看往地底神殿的方向。

「總之先過去。」瑟連說,他扶著璽克往地底神殿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