璽克和瑟連進入地底神殿。由於拱門已經被戰鬥破壞了,本來在上面的石塊掉到底下,他們從「惟有全心信服黑夜王者之人方得通過」的破碎字樣上踩了過去。

蘭因等人守在水晶神像和石棺周圍,被格列塔的部隊包圍。穆朗士露出炎魔的真面目,火焰和格列塔的聖劍光芒交戰。

璽克走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巨大化的穆朗士朝人群噴出火柱。火焰燒過的地方浮現一大片蜂巢狀的力場抵擋。

這裡是戰場。騎士的聖劍光芒和法術的光輝接連不斷。戰吼和集體吟唱法術的聲音產生強烈回音。

璽克的皮膚發麻,遭到破壞的法術碎片一層層累積在這裡。還有活人和死者的哀鳴,繞過耳朵直接傳進他腦中。

空氣中充滿血腥味。刺激璽克的神經。

瑟連帶璽克到魔法樁構成的掩體後面,向同伴要了補血的魔藥,拿給璽克服用。

璽克喝了藥,坐著喘氣,看著天花板底下眾多旋轉著的聖域齒輪。然後瑟連又拿了提神醒腦的魔藥,直接從璽克頭上澆下去。

醒腦魔藥超級冰,一下子就揮發乾了。璽克趁乾掉以前用袖子把臉擦乾淨,抓抓頭髮,用稍微清醒些了的頭腦思考了幾秒,做出決定。

他對瑟連說:「拜託,護送我到前面去。」

「不找幾個法師幫你?」

「我沒時間教他們,只能我自己來了。交給我吧。」璽克看著瑟連的眼睛說。他現在整個人就是一塊破抹布,他知道自己說的話毫無根據,本人看起來也非常不可靠,但他只能找瑟連幫忙。

「好。」瑟連點頭。

璽克不知道瑟連為什麼會選擇信任自己,他有點驚訝,但他現在沒有時間探究這一點。

所有人都認識瑟連。即使有人皺眉存疑,也還是讓他帶著璽克通過防線,到最前方去。

璽克在瑟連的力場保護下,離開最後一道掩體。朝他們射來的法術被瑟連擋下。

前方是法術和奇蹟引起的暴風圈。騎士、正派和邪惡的法師屍體橫陳其中。和教師會議戰鬥後,騎士和正派法師已經很清楚要優先阻止對手將屍體獻祭,他們確實的封鎖敵人行動,因此屍體留了下來。

兩人衝入暴風圈中。瑟連連續擋下密密麻麻飛來的攻擊法術,砍倒每一個行進路線上的敵人。璽克跟著他跑,收拾掉瑟連漏掉的對手。他們在暴風圈中殺出一條路。

璽克現在全身都在痛,但是殺到第四個人以後,他感覺不到痛了。緊張感讓他亢奮,麻痺了他。

看著這一切,感覺這一切。他用眼睛以外的視覺看見死亡。

他知道,死亡會建築他的王國。

他能將死亡加諸於他以外的任何人身上。

「為了我——」璽克深呼吸,然後大吼:「起來吧,我是你們的王!」

就像在聖潔之盾總部時那樣,璽克聽到無數聲音回覆他的要求。有的興高采烈,為了可以重回人世而雀躍;有的義憤填膺,急於再次和惡徒開戰;有的悲傷哭泣,因為他只想永遠沉睡下去。

無論那些回應他的聲音帶著什麼樣的情緒,都被璽克的意志所整合。

殭屍大軍在滾滾沙塵中站起。還有那些被騎士和正派法師回收,放在防線後面保護的屍體,全都站了起來。

穆朗士可以一擊消滅所有的殭屍,但是他知道這是璽克做的,他沒有把璽克當成敵人,所以他沒出手。

格列塔也可以消滅所有殭屍,但是他想起在聖潔之盾總部時,那些拿著聖劍對抗入侵者的殭屍。他看到有殭屍拿著聖劍,他猶豫著是否要將他們視為友軍,於是他也沒出手。

交戰中的雙方都被突然現身的殭屍大軍所震懾。不死者帶有的死亡威懾力量,讓戰火短暫停了下來。

璽克就趁這段時間衝過戰線,衝到蘭因旁邊。由於戰場混亂,蘭因直到殭屍站起來以後才看到璽克。

「崔格同學,這是怎麼——」

蘭因正要問話,璽克直接打斷他。他衝著蘭因,用他所能做到最悲愴的語氣吼:「他們殺了慕茗!」

這句話效果十足,伊蓮翠的死訊讓蘭因整個人僵硬獃立,暫時沒心思管璽克。

璽克衝到了水晶神像前面,站在石棺前方。

法陣充滿了能量。法術運作引發的震動宛如心跳。隨著一聲巨響,水晶神像上方的洞頂炸開來,連同地面上的禮拜堂一併破壞掉。

在可以看見天空的大洞中,有著黑夜王者形貌的魔法集現體彎下腰,凝視腳下眾生。

慢慢的,他腰越彎越低,手也朝地底伸長了,要將所有人在他那雙手中消滅。

格列塔和穆朗士的力量在地底神殿中猛烈撞擊,把其他洞頂也掀了,地底神殿完全暴露在天空下。

騎士和正派法師再次開始全力轟炸,北方學院的人全力防禦和炸回去。瑟連不得不退回同伴旁邊。

所有人都在忙,沒人有空管璽克。蘭因也無心指揮,沒有改變任務分配。

璽克看著黑夜王者的眼睛。魔法集現體毫無生命的死寂雙瞳越來越近。

所有死者都和璽克極深極深的聯結起來,無以計數的死亡記憶從殭屍的靈魂傳到璽克身上,佔據他的心靈和頭腦。他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體驗了無數種死法。感受到火球焚身、切割肢體的痛苦,還有同伴血液濺在身上的溫度。

在無數死亡包圍下,在有如接連不斷一次又一次死去的過程中,璽克眼中燃燒著拚死求生的意志,他不讓自己被淹沒,他集中精神,唸起祈禱文。

「月光照耀鮮血浸透的大地,幽靈在凝固的風中呢喃。」

璽克右手持祭刀,朝天橫向舉高。左手掌五指併攏,掌心輕輕靠在祭刀刀背上,刀鋒對著黑夜王者。

「他們的魔法為世界訂立戒律。不能留下活口,不要妄圖求生,這是死亡起舞的時代。」

如同伊蓮翠將她的祭刀與惡魔聯結,璽克將他的祭刀與殭屍聯結。先天死靈師的未知死靈術穿過所有防護法術,不受阻礙。

「我把桃樹當成劍刃,寒光要讓花瓣掩埋;盛行於大地的瘟疫,轉眼在火焰中消失。」

透過聯結,殭屍一個個被璽克所獻祭。直接化為粉塵崩散。

「若夜裡還有月亮,請照亮我絕望的追尋。」

手持聖劍的殭屍朝同伴揮手告別。

「我的魔法穿過死寂大地,在災難的蹂躪下倖存。」

獻祭所得的能量全部聚集到璽克身上。他的身上放出強光,黑色法袍鼓起,電光上下流竄。

「就拿屍體填海造路,腐臭是指引我的道標。」

黑夜王者的雙手幾乎接觸地面,指尖朝中央收起,將會在璽克站著的位置相接觸。

「我的魔法平息遍野哭嚎,賜予枉死之人慈悲!」

所有殭屍消失,所有獻祭能量化為一道法術,鎮壓黑夜王者!

一道光柱以璽克為中心出現,直衝上雲霄。巨大的光柱把黑夜王者也包裹在裡面。

那是一道奇怪的灰色光柱。光柱應該是很亮的,它卻是讓這個空間、從這個空間看出去的天空,全部看起來都變暗了,因此它所在的地方相較之下,看起來成了發亮的光柱。

與此同時,色彩也消失了,光柱讓世界變成一片黯淡的灰色。

璽克咬緊牙關感受傳回的手感。幾乎是僵持不下。璽克稍微弱一點,時間久了的話,他會輸!

穆朗士收起所有火焰,於是格列塔的聖域威力全開,強力削弱黑夜王者的力量。

璽克感覺他稍微佔了點上風,但是撐不久,在他力量耗盡以前來不及把黑夜王者完全鎮壓住。

璽克看著黑夜王者,一直以來對這傢伙的所有憤怒湧上心頭。他被迫敬拜這東西、被迫讚揚這個東西,但這東西不就是個毫無作用的垃圾嗎?

出於憤怒,璽克不顧一切的大吼:「臣服於我,當我的使魔吧!」這東西才不是璽克生命的主宰,他才是黑夜王者的主宰!

有人說,在與使魔訂約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不是力量,而是勇氣。

先天法師激動失控時,力量會進一步提升。

腎上腺素逼出璽克最後的力氣,瞬間壓過構成黑夜王者的法術。

魔法集現體發出一聲怒吼,然後是悶哼,突然間,彷彿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消失了。

光柱變細,最終也不見了。包覆北方學院的護壁粉碎。色彩和陽光都恢復了。

「怎麼回事?」蘭因這時候才回過神來。迎接黑夜王者的法術停止了。風暴消失了。北方學院的人們驚慌失措,也停止了施展法術。

璽克垂下雙手,呼出一口氣。他的法袍不再鼓脹,法力耗盡了,所有疼痛和疲勞一口氣湧現。他覺得好累。

聖潔之盾和法師第一情報部的人立刻一擁而上。有些人驚慌之下又拿起祭刀抵抗,但是全都被格列塔的聖域壓制。

璽克看到吉祿瑪驚恐的唸著咒語。璽克對他大吼:「投降!不要抵抗!」

吉祿瑪哭喪著臉,聽話的扔下祭刀。他馬上被人放倒,加上法術銬鐐。緊接著璽克也被騎士抓住,加上銬鐐。

「穆朗士——」蘭因正打算下令,卻看到穆朗士在和萊爾諾特說話,然後穆朗士開了傳送門,自己離開了,連分給蘭因的力量都收回去了。

蘭因呆站著。他的祭刀被打掉,摔在地上粉碎。騎士壓制住他,加上銬鐐。

騎士團在對北方學院戰鬥中用的法術銬鐐是改良過的,可以阻止賜信禮發動。

 

萊爾諾特是璽克躲在掩體後面喝魔藥那時候,穿過傳送門過來的。

在璽克拚死阻止黑夜王者的期間,她遵照宮龐教的方法,對穆朗士喊話。

「如果你繼續保護蘭因,等於保護他的信仰,他會一直信黑夜王者下去!把他交給我們!我們保證不會傷害他!讓他在異教徒裡生活!讓他見識世面!讓他知道世上有多少不同的思想!這樣他才可能改變!」

萊爾諾特成功說服了穆朗士,免去一場苦戰。

聖潔之盾和光明之杖對北方學院的清剿行動結束了。

 

距離降祭結束,還有五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